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四章 苦肉计成功  

2017-03-08 08:1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四章  苦肉计成功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四章  苦肉计成功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老年chenjieru

又过了一年,那年chenafeng十五岁,婷婷玉立的她又长高和成熟许多,现在她不再是一个扎着蝴蝶小长辫的小姑娘,而是一个披着长发颇有几分姿色的出众女人,看上去宛如戏台上的服装模特尔,高高瘦瘦,走路摇摇摆摆,浑身充满迷人活力,很多男人看见她,都不由自主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她。

但这又是很艰难的一年,在这一年秋天,她的商人父亲陈雪峰突然因心脏病发而猝死,给家里带来难以承受的打击,尤其是女儿chenafeng,她相当钟爱父亲,可以说父亲爱她超过母亲,但他却在某一天离开她撒手人寰,独自躺在冷冰冰黑漆漆棺材里。

顿时,陈家门口挂出两个很大的白色灯笼,上面用黑墨写出一个超大的“奠”字,里面客厅布置成庄严灵堂,墙上挂出陈雪峰黑白遗照,他老先生静躺在百花丛中的棺材里,吊唁的人穿着黑衣,戴上白花,悲伤地从院子里走进去,在门口给陈老先生烧香膜拜,再到他棺材前面去低头绕一圈,表示与陈老先生告别。从此,阴间与阳世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陈雪峰生前交际很广,在商界也有一些影响力,那天来吊唁的朋友实在很多,但那天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他就是jiangjieshi。这一天他理着光头,穿着合身的黑西装,里面衬衫雪白而醒目,胸前戴着一朵百合花。他跟别人一般悲伤地走进院子,站在门口,对着灵堂里的陈雪峰遗像默默注视很久,仿佛遗像会与他低声交谈似的,他明亮而犀利的鹰眼睛渐渐湿润,后来他突然低下头,大概是因为难过而流泪,很久还将头耷拉在胸前。大概过了一刻钟,才从一个仆人手里接过香,那是他自己带来的,点燃后又弯腰膜拜了三下,将它颤颤兢兢插进香炉,接着又跪下去三扣首,他的举动非常合符礼仪而虔诚,仿佛那位死者是他自己的父亲。

因为伤心欲绝,chenafeng开始并没有看见他,她一味沉浸在回忆父亲过去的悲痛中,虽然他已经去了爱里赛极乐世界,但她希望他能够活转来,能够回到她和母亲身边,能够回到这个温馨的家里,她和母亲十二万分欢迎他。不过这时朱逸民却扯住衣服告诉她,说丈夫张静江先生的干儿子也来了。

“他在哪里?”chenafeng惊讶地抬头四下打量,可是jiangjieshi的便装使得她没有马上认出他来。

“灵堂里。”朱逸民用手指那边。

的确那里有一个非常年轻的吊唁者,他长得高大,穿得体面,面容悲凄,膜拜完毕后,他一直在围住死者转圈,同时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偶尔还掏出香水手帕频频擦脸,凡是看见他的人,无不为他的真诚态度而感动。

chenafeng那颗因爱情而死去的心,立即怦然跳动起来,从前她是那么憎恨jiangjieshi,认为他永远离开了她,从此不再来打扰她,没料到他竟然利用父亲的猝死而出现在陈家灵堂里。

“他做得太过分!”她苍白着脸恼火地说。

“恰巧相反,他做得极有礼貌,这才像个人人称颂的君子。”朱逸民羡慕在看着丈夫的干儿子,“你不是不喜欢他做流氓吗?”

“哼!你总是经常坦护他而跟我唱反调,一点也不够朋友。”看见朱逸民公开支持jiangjieshi,她心里更加痛苦,要不是当初朱逸民嫁给张静江,那个宁波奉化的浪荡子怎么会缠上她?这真是有什么样的朋友,就交什么样的人。

就在她准备逃走时,眼疾手快的朱逸民一把抓住把她,且拉了回去:“你想逃避他,是不是?他又没有在灵堂上当着众人追求你,甚至羞辱你,你瞧他连伤心都还来不及。”

“我们陈家办丧事,又没叫他来吊唁,他简直是多此一举!”chenafeng实在气不过,除了狠狠地白朱逸民,又在地上跺脚烦燥jiangjieshi,是他故意跑来陈家招惹她眼睛,让她再一次把他恨之入骨。

“别像幼稚的小女孩没礼貌,或许人家早把你忘得干干净净,他不过是为了你父亲而来,与你本人毫无关系。”

“当然与我有关,他是因我而认识父亲的,他来悲伤吊唁我父亲是假,招惹我去回忆他过去对我的厚颜无耻追求是真,我把他玩的鬼把戏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哦,迷人的chenafeng,你是多么心胸狭窄啊!”朱逸民奇怪地看着她,“要是这个上海滩最著名的男人真的爱上你,将会是你一生的幸运呢!只可惜他将来是不是爱上你,我始终持怀疑态度,因为你太过于骄傲与自信,根本配不上他。”

经朱逸民这么一说,chenafeng心里倒是轻松许多,实际上她可能是自作多情,想得太复杂。jiangjieshi进来后,还没看过她一眼,就是跟陈母握手,也显得礼貌而平淡,他跟别人一样,膜拜完之后又匆匆离去,不落下任何一点让人评论的地方。

但他悲伤难过的样子,一直深深地刻在chenafeng心里,似乎分别一年之后,他又再一次在她心中激起涟漪,不久,这小小的涟漪竟然变成大海波涛,几乎要铺天盖地淹灭她,最后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忘记他。因为chenafeng尤其喜欢他穿黑西装模样,他跟那些留学归来的洋人一般潇洒风流,英气逼人,他成了她心中最崇拜的偶相,第一个将自己少女感情奉献给他的人。他从前虽然在旅馆里强迫过她,但那个坏男人已经远去,她重新认识的jiangjieshi,已经是一个全新的男人,他代表着礼貌、高贵和教养。

…………………………

…………………………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