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八章 两个儿子  

2017-03-16 08:5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八章  两个儿子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八章  两个儿子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chenjieru和鲍夫人

结婚还不到两个月,就发生这么多令人惊骇的事情,chenjieru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从一个最天真无邪的姑娘,一下子跌入痛苦的万丈深渊,且偷了拥有两个妻子的丈夫,害得两个善良女人从此没有丈夫,她感到十二万分的懊悔与难过,如果jiangjieshi同意,她情愿马上与他离婚,把属于她们原来的幸福还给她们。

但宁波的jiangjieshi不但拒绝离婚,还把她像上海那般关进乡下卧室,连门窗都上了锁,还夸张地派了一个班士兵轮流看守她,宛如她是他关进监狱的特殊囚犯。chenjieru在这间昏暗的卧室里哭红双眼,jiangjieshi根本不理睬她,一个人坐在溪口河边,跟初升的太阳一起悠哉游哉地垂钓,他便钓鱼边看《孙子兵法》,有时还对着天空高声朗诵。

当晚的餐桌上,jiangjieshi发挥他在上海的厨艺,殷勤地做了烤鱼要大家品尝,他跟母亲王采玉有说有笑,跟两个前妻也谈笑风生,还不时地举杯要大家一起共饮。但不幸关在卧室里的chenjieru却无缘享受家庭聚餐,jiangjieshi认为她出现在餐桌上会破坏家庭的快乐,莫如让她在那里一个人受罪好些。

无疑chenjieru的高贵与骄傲,被jiangjieshi的凶狠与冷酷击得一败涂地,从前他以为她是很了不起的女人,如今得到她之后,才知道她是一个心胸狭窄,动辄嫉妒的小妇人,除了识字、美貌与年轻,无论哪个方面都莫如他前妻,为了惩罚她那假装的高傲,他在乡下绝不与她同居,故意跟两个前妻抱成一团。

为此,天真的chenjieru又流出更多的眼泪,因为在夜里,隔壁的jiangjieshi故意把那张木床弄得吱吱嘎嘎响,那可怕的声音传入耳朵,非常恐怖地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

“啊,天啦!这个遭天杀的男人太放肆了!”她一只手捂住耳朵,另一只手猛抓秀发,她的整个身体几乎要因那可怕的响声而爆炸。

jiangjieshi仿佛知道她难过似的,第二天夜里,他恶毒地将她绑了手脚扔在卧室门口,要她在那里看他如何跟两个乡下女人亲热。原本毛福梅和姚怡诚是非常羞涩的,jiangjieshi却喝令她们脱个精光,毛福梅在粗腰上缠了一条布带,他不由分说一把扯断。两个女人像死猪并排躺着,害怕羞涩的眼睛紧闭着。jiangjieshi却拍她们大腿要求睁开,两个女人战战颤颤看着他,仿佛看见狮子。他赤身裸体在她们身上行事,还故意把臀部翘得高高的,无数次把硬硬的东西亮给chenjieru看。

“你想一个人拥有我吗?你想一个人霸占我吗?没门!”他恶狠狠地斥责,“我就是上海滩大骗子,我就是宁波浪奉化的浪荡子,你要怎么样?”

chenjieru一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她的心在淌血,她的眼泪早已哭干,但jiangjieshi与两个妻子窝居一室的事情并未停止,他每晚都要跟她们做那件事,而她照样要在卧室门口观看他们的丑恶行为。要不是她的手脚被牢牢捆绑,她会冲上去一口咬掉他那害人的东西。

“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就必须习惯我!”

“我不会习惯的,”她心说,“只有母狗才会习惯公狗的烂情。”

她不知道自己在溪口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每一天她都在盼望jiangjieshi别那般折磨她,她才十五岁,还是个小姑娘,完全受不了jiangjieshi那种没完没了的惩罚,可那个宁波奉化的浪荡子就是不理睬她,每天夜里都把她当成最可恨的奴隶来侮辱。

“让我去死吧,佛主啊,离开这个世界,结束所有苦难!”

这般可怕囚禁的日子结束后,jiangjieshi携小妻子回到上海,她以为窝居在爱巢里,就再也没有女人来打扰他们,两个人的幸福又会恢复到从前,她对jiangjieshi的强烈憎恨也会一笔勾销。谁知刚过两个月,某一天她从外面拎一包东西回到家里,刚进门就发现jiangjieshi怀里抱住一个男孩,顿时瞪大愕然的黑眼睛,因为那个男孩正在叫他爸爸,天真的chenjieru几乎整个脑袋都要炸掉。

“小家伙,爸爸喜欢你,是不是?”

“他是……你的……孩子?”半天,她才鼓足勇气嚅嗫。

“当然是我的。”他没有看她,而是在低头高兴地逗弄孩子。

“这是什么意思,我实在闹不懂。”他的心不在焉更加激怒她。

“叫她姆妈,亲爱的小蒋纬国,你已经六岁啦,应该到了懂事的年龄。”他在亲切地鼓励男孩。

“姆妈。”那男孩斜起眼睛怪异地看她,叫出的话宛如炒黄豆干巴巴,是被jiangjieshi逼出来的。他人长得精瘦矮小,极像一只流浪猫而楚楚可怜。

“他姓蒋?到底是谁生的?”chenjieru的脑袋又再一次炸响,几乎要因可怕的旋晕而跌倒,幸喜得她背靠住门板才勉强稳住双脚,末了又拉长娇脸问,“是毛福梅还是姚怡诚?上一次回奉化溪口老家时,她们为什么要把他故意藏起来。”

“没有人藏他。”

“难道他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他不回答,她又越发生气,“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好讨厌哦!”他对蒋小纬国说,然后转向chenjieru,“你问这个干吗?”

“如果你拒绝告诉我,今天我就……”

“唔,他是美丽的重松金子生的。”对男孩极富耐心的jiangjieshi又低下头,当她的气恼视而不见,“对啦,不幸的小猫儿来自遥远的日本,日不落帝国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国家,我在那里前前后后总共蹲了好几年,那里的女人尤其温柔和漂亮……”

……………………

……………………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