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七章 xiao妻子眼泪  

2017-03-16 08:4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七章  xiao妻子眼泪
JIANGJIESHIHETADINVREN第七章  xiao妻子眼泪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少女chenjieru

这是他们婚后第一次最难忘的旅行,杭州西子给他们留下最深刻印象,两个人回去都写了日记,chenjieru尤其感动,她把自己比作千娇百媚的西施,心想她一定会迷住丈夫,这个男人绝不会像越王勾践,最后在灭掉吴国后抛弃西施,她相信jiangjieshi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宁波男子。

因而在那段时间里,chenjieru爱得他无以加复,尤其在得知他会吹奏银竹笛后,她对他之爱升华到最高度,她除了晓得他是一个军事家之外,还不知道他是一个业余民间音乐爱好者,现在才得知他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时,惊讶地发现她差点失去他,她发誓要把自己写下的日记永远珍藏在皮箱里,那些将来都会成为最珍贵的历史。

接着jiangjieshi又带她去昆山,在游过西子后,登山望远却是最心旷神怡的体验,他们坐在高险峻峭的灰色岩石上,望着脚下一展千里平川的原野,在那里回忆古战场时候的狂野,千百万马奔腾瞬间的疾风,穿过宇宙的时空与光速,他还看见原野上扬起弥天的滚滚红尘,旌旗在哗啦啦飘拂,喊杀声如同惊雷震天,jiangjieshi一脸刚毅严肃,心里自语描述:唔,这就是伟大的战争,这就是刚毅的将军与他的士兵!”

即使在与小妻子chenjieru度蜜月,他仍然带着每天必读的《孙子兵法》书籍,他生命中有两个爱人,第一个是《孙子兵法》,第二个才是chenjieru,所以每天夜里上床,他都要先看一会儿书才跟她亲热,jiangjieshi婚前一直是上海滩单身汉,不可能因为结婚就改变原来的老习惯,而年轻的chenjieru也只好依他,谁叫他是大丈夫,她是小妻子呢。

昆山之旅当然玩得十分快乐,chenjieru还在旅途中,就开始写日记,她要把自己对jiangjieshi的深情厚爱记载在字里行间,害怕回家后忘掉任何一个小细节,这样的话她会懊悔一辈子,她写完还喜滋滋地递给心爱的丈夫,jiangjieshi阅读后笑逐颜开在上面签下名字。

的确,婚后生活幸福得令人难忘,他们每天都形影不离地呆在一起,时常手握手相视而笑,抑或互相拥抱长时间亲吻。身体极棒的jiangjieshiqingyu,令这位美丽的小妻子非常满意,原来两年前发生在旅馆里的那一幕令她害怕,如今她却完全改变了看法,巴不得他一直留在她的生命深处,她会在那里向他献出少女最美的情爱。

jiangjieshi获得的爱情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虽然他与毛福梅和姚怡诚结过婚,又与jiyuan一些女人谈过恋爱,但那些露水爱情的记忆却是断断续续,完全不像现在这般直截了当,眼下他住在自己喜欢的小洋楼里,想与心爱的女人爱抚多久就多久,想怎样吻她就怎样吻她,一切都由他随心所欲。

两个人在美妙的爱巢小窝里,整整窝居半个月才出门,在这之前谁也不敢上门打扰,甚至连打来电话也不接,jiangjieshi在结婚的第一天就拔掉电话线,也让门口的士兵离得远远的,除了表示对小妻子的尊重,更多的还是出于爱情,他对chenjieru长达两年时间的追求,几乎耗尽他一生的心血,如今他不能好好地深刻地享受她,他会对不起自己三十二岁时的青春岁月。

说来也很奇怪,他们刚从昆山回来,还没有在爱巢小窝居住几天,jiangjieshi身上就开始长出疹子,起初粉红如针尖般大小,后来渐渐成发肿的水豆,但最奇怪的是连chenjieru身上也长起来,仿佛是被丈夫传染的,所幸的是并不严重,只是这些毛毛小疹却奇痒无比,chenjieru有些愕然,跑到街上药房买了几支皮肤消炎膏,拿回来拼命往身上涂抹。

很可笑的是,这些讨厌疹子除了长在身上显眼的地方,连腋下和阴部都不放过,由于腋毛与阴毛太浓密的关系,那里长出的疹子却是最多的,chenjieru心烦意乱几乎抓破十指,还是没有办法让难受的奇痒停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呀?有一天,她懊恼地问丈夫,有没有其它方法止痒?

jiangjieshi阴沉着脸,没回答。

哦,我的鹰,我会被痒死的。她把两只血汪汪小手伸到他面前,可怜楚楚地说。

多涂点药膏就没事了。”他提醒。

我已经涂了很多,但一点也不管用,那些药膏都要快被我用完,再过两个小时,我又要上街去买它。我到底患了什么病呢?”

jiangjieshi冰冷的目光落在窗外,任身边的chenjieru怎样摇晃他都一动不动,其实他身上患着比她更严重的疹子,但他就是咬紧牙关,冷酷得不发一语。

介石,带我上医院吧。直到第五天上午,chenjieru第一百次恳求他时,jiangjieshi才勉强点头答应,不过这时他对小妻子的温柔态度已经转为愤懑,两个人一起坐车出门时,他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所幸chenjieru没在意,自己身上的小疹子正在折磨她,坐在车上还前抓后搔,忙得不可开交。

他们一起去找一位姓李的医生,他是jiangjieshi从前的一位熟人,跟jiangjieshi关系很密切,对于夫妻二人找他看病,态度自然很亲切,他跟jiangjieshi拉很长家话才开始看病,他很仔细地为夫妻二人量了体温和血压,后来又仔细听过心脏与肺部,末了开一大包消炎抗生素药,叫他们三天后来看血液化验结果。

专业李医生的药要比那些药膏好一些,服过后奇痒难受的局面得到部份控制,不过离彻底治好还很遥远,chenjieru度过每一天都感到特别漫长:这是啥怪病啊,怎么会在我身上长出来?她老是天真地拿这个问题去问心爱的丈夫。

jiangjieshi什么也不会告诉她,甚至三天后拿回来化验结果也把它藏起来,一心想瞒住那位纯洁的小妻子,只说她被传染简单的小水豆,因为这种病人人都会得,得了以后会痊愈,根本用不住大惊小怪。

我果真得了小水豆吗?已经过去半个月,身上的疹子连一半也未消失过,这时她才突然警觉起来,一方面缠住jiangjieshi要看化验结果,一方面要他回答这到底是什么病,因为她是被他身上传染的,从前她没得过这种病。

jiangjieshi被她弄得心烦意乱后,眼看自己逃不过她,才将藏在抽屉已经上锁的化验结果重新拿出来,不耐烦地扔给她。

看吧看吧,什么病统统都写在上面。他第一次对小妻子如此憎恨,只差没有把她活吞下去。

……………………

……………………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