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JIANGJIESHIYUTADINVREN第十章 下野与出逃  

2017-02-22 10:2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下野与出逃

JIANGJIESHIYUTADINVREN第十章  下野与出逃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宋家公馆

虽然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但实际权力任然掌握在北京袁世凯手中,他天生就是个玩弄阴谋诡计的行家里手,尤其擅长搞暗杀。他坐在被外国列强承认的紫禁城,使用铁的手腕控制着那位有名无实的小皇帝,使他拒绝承认由革命者推举的南京总统,当然更不同意孙中山的南京建都计划,他憎恨明朝皇帝朱元璋,不久风风光光上台的孙中山,又黯然失色下台。接着他下令对革命者全部清除武装,解散组织,化整为零。孙中山被迫接受这个建议,他天真地以为用议会制度可以解决国内纷争,使中国得到长治久安,于是无奈地接受了袁世凯安排给他的职务——铁路总局局长。

这个工作相当悠闲,可以每天坐在高级办事房里喝茶读报,看看窗外的天空,数数飘走的白云。但孙中山却干得非常认真,他在美国呆过,认为搞建设比清除混乱更重要,建设是一个国家富强之本,是人民走上富裕的必经之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准备出外考察,不过他在出发前,照样去拜访住在上海的宋查理。

“为了遵照袁大总统的最高指示,我下野啦!”坐在宋查理豪华的书房里,孙中山说得一派轻松,看不出来他有太多的痛苦。

“我反对你莫名其妙下野,”宋查理笔直地站着拉长脸,这个总统的头衔是他给孙中山戴上去的,他希望孙中山建立一个全新的中国,消灭旧帝制的中国,把中华帝国彻底还给中华人民,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不是皇帝一个人的国家,国家政权应该由人民选举产生,军事独裁者袁世凯使用这种卑鄙手段夺得政权是肮脏的。“朋友,你应该拿起枪来跟他硬干下去!”他愤怒地摊开两只手。

“唔,我不是职业军人,在这个方面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看见昔日老友如此激动,孙中山也觉得很尴尬,他知道宋查理为了中国革命的决心,几乎赌进去自己全家人的性命。

“但是亲爱的孙文,你稀里胡涂下野后,会有很多革命者跟着遭殃的,他们甚至会家破人亡,你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吗?袁世凯那家伙不是好人,他是全中国公认的头号大坏蛋!”

“我也知道他是个坏蛋。”孙中山懊恼地说,“但问题的症结是我这个南京临时总统,是由革命者一手推选出来的,不是人民用合法选票选出的总统,一句话,我缺少民意基础。”

“别再自欺欺人啦,我昔日的老友,难道坐在北京总统交椅上的袁世凯是人民用合法选票选出来的合法总统吗?”宋查理涨红脸反驳,“他照样没有民意基础。”

“这个我清楚。”孙中山低下头嚅嚅嗫嗫,“但我还是愿意下野,希望得到政权的袁世凯会变成一个好总统,甚至是人人称颂的总统。”

“别做梦啦,亲爱的孙文,”宋查理将手里的《圣经》啪一声扔在书桌上,“到时候那位残忍的刽子手会拿起屠刀砍下你我的头,你我全家都会遭殃的,你太善良和太相信基督了,可是那个坏蛋跟我们这些革命者不是同类。”

“唔,大概他不会那么坏吧。”孙中山迟疑一下,因为他也被宋查理分析的结果所吓倒。老实说,他一个人起来革命,并不是全家人也跟着革命,可是当他一个人被杀时,他家的妻儿老小都会死在敌人闪光而恐怖的屠刀下。

“我不和你打赌,走着瞧好啦!”他气冲冲地走到窗前,恼怒地看着外面景色,他难过的心情会因美丽的绿色而好受许多。

宋查理原本要跟孙中山大吵一架,因为有很多道理想说服孙中山,昔日老友的软弱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不过他用背朝孙中山方式远离他,此刻他极不愿意看见孙中山,他一度希望孙中山是新中国的缔造者,开启者,像美国的华盛顿,更像夏朝时侯的大禹,可知识分子孙中山却让他希望全部落空,宋查理苍老的脸颊突然湿润起来。

很长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各自沉浸在遗憾与不幸的深渊中,文雅而风度潇洒的孙中山,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软弱,认为自己不过是对人宽容,以团结为重,以大局出发。而宋查理倒是把他缺点看得清清楚楚,认为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如果按照宋查理过去的脾气,他肯定会把孙中山老友轰出去,虽然他是一位牧师,但牧师做人做事都有原则,更何况孙中山这个革命者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难道他愿意看见孙中山刚才到达事业的高峰,转眼就跌入失败的深渊?

强忍住一肚子怒火,他还是要求妻子倪夫人准备一顿丰盛晚餐,虽然在豪华的餐厅用餐,宋查理低头吃着不发一语。孙中山看见昔日老友那副模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在倪夫人的热情陪伴下,勉强吃下几口鱼,喝了少量酒,只等到用香水餐巾擦干净嘴离席时,才面有赧色地说他明天要离开上海,希望牧师老友同意他带走一对儿女。

“你要去哪里?”宋查理显得很不耐烦。

“我也不知道。”

“一个铁路总局的局长,要出远门去考察,竟然不知道考察地点,这像铁路局长说的话吗?”他尖刻地嘲弄。

“凡是有铁路的地方,我想我都会去的。”

“没有铁路的地方呢?”

“如果能够骑马,我也会去。”

“唔,你们二位会去吗?”宋查理转过头不满地望着一对儿女,他们都被孙中山主义搞疯了。

“我当然要去。”宋霭龄说。

“你呢?”他又问宋子文。

“我本来就是孙总统的经济顾问,孙总统如果需要我,我一定会陪伴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你们都去了,我的工作谁来做?”他拉下脸瞪视他们。

……………………

……………………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