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1号《大陆新娘》22  

2016-10-04 10:4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新娘》剧  王娜《电影女郎》小说改编

                            献给40万在台湾的大陆新娘

11号《大陆新娘》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55、摄影棚门口

墙上挂著彩色汽球,拉起各色流苏。墙上贴有“开机记者会”几个字。一张桌子上摆有鲜花,桌前坐著白海浪和蓝妮雅,周围挤满电台记者,报社记者,摄影记者。

白海浪:笑著。对著很多话筒。“今天召开记者会之所以请大家来,是我的《最后辉煌》在历经数月之后要开机啦。”

蓝妮雅:点头微笑。“对,终于要开机了,各位关心我们的朋友,我首先向你们表示感谢。”起身,向三个方向鞠躬。

白海浪:“对,她是我妻子,也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她代表我向你们致敬。”

蓝妮雅:又点头向大家微笑。

白海浪:“我知道各位对我的电影有信心,多年来一直是我传介的好帮手,我衷心地感谢大家。”他起身鞠一躬。大伙拍起快乐的掌声。“谢谢。今天我也想在这里告诉大家,很快我就会把这部有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的电影推向市场,以供广大电影爱好者欣赏。”

中视记者:“白海浪先生,我想问你这部电影什么时候可以投入市场。”

白海浪:“秋天。”他肯地回答。

中天记者:“现在离秋天只有四个月。”

白海浪:“我想两个月拍摄,两个月制作,时间上完全达得到。”

中视记者:“别人从拍摄电影到最后推出电影至少要半年或一年时间,你的时间未免太快了吧。”

白海浪:“一点也不快,相反我还嫌太慢。”

中天记者:“我听说这次是一部历史巨片,又是大制作电影,这么短时间会不会太伧促了。”

白海浪:微笑。摇头。“不会太伧促,我的时间比黄金宝贵。”

蓝妮雅:“对于他来说。黄金并不宝贵,时间比黄金宝贵。”

中视记者:“黄金一钱不值。流逝的时间才宝贵,它是艺术家生命。”

白海浪:“还有提问的吗?”他又笑著问。

女记者:“没有啦。总之你提供的拍片消息,会给我们报纸的娱乐版增加很多情趣,让台北人茶余饭后有更多谈论的话题。”

白海浪:“没有就开香槟,让法国香槟来庆祝我们的开机记者会。各位记者,各位朋友,如果你们愿意祝我开机大吉,就拿起一瓶香槟来打开塞子,拼命喷射吧,这种东西会增加沸腾的喜气。”

顿时会场上每一个人都抱著香槟嘻嘻哈哈喷射,说话,大笑,香槟水柱喷到老高,快齐棚顶。有人在一边广场上放鞭炮。一群染发和穿短衣短裤的辣妹在迪斯科舞曲伴奏下跳舞。跳得非常快乐,非常热情。

白海浪:等香槟喷射完毕,白海浪又叫仆人用托盘送来几十个高脚杯,里面装著XO。“女士们,先生们,请过来享受一杯英国名酒吧,我祝大家身体健康,事业顺利。”大家举起酒杯“祝大导演日后电影惊爆新闻。”

白海浪:“谢谢!谢谢!”向四下举著酒杯,微笑著点头致意。

156、酒吧

上等酒吧。一张长方形小桌,两边是华丽的蓝色沙发。桌上摆著几样菜,未动,有两瓶酒,其中一杯已喝光。林艳扑在桌子上痛苦非凡。

陈文西:“别这样嘛,”她隔桌子拍著对方。“你要邀我出来喝酒,可是你却醉成这个样子。”

  艳:拍打桌子。“我没醉,夫人,我没醉。”

陈文西:“还说没醉。”

林艳倒酒时,陈文西夺过酒瓶。

  艳:“我真的没有喝醉,你知道抽烟的女人喝一瓶酒不会醉。我只是心里很难受。哦,我好难受啊。”她痛苦地转著头。

陈文西:“你不是很高兴把钱借给白海浪吗?现在又说心里难受。”她责备。

  艳: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我并不是因为他而难受,我是因为他那个婊子而难受。哼,该死的婊子。”

陈文西:往后一靠。“为什么?”

  艳:“因为她马上就要拍电影了,拍电影之后就要成为小影星了,成为小影星之后名气就很大了。”

陈文西:“她名气大了又怎么样?你还不是照样是白海浪的情妇。”

  艳:“等她名气大了,恐怕我就破坏不了白海浪的家庭。”

陈文西:恼火地。“那么趁她现在名气还不大,你就拼命地抓住他,纠缠他,别让他从你指缝中滑掉。”

  艳:“我原来叫他每周来两次,但钱一到他手里,他就每周来一次。你说这坏蛋多没良心啊。”

陈文西:“男人统统都没良心。林艳小姐。”

  艳:“你说我该怎么办?”又喝下半杯酒。“陈文西夫人。”

陈文西:“打电话告诉他,叫他不履行契约就退钱。”她态度很强硬。

  艳:“钱已经到了他手里,那个坏蛋不会这么做,他找钱找得像蚂蚁。”

陈文西:“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穷光蛋。”她轻蔑地晃肩膀,笑得很残酷。

  艳:“是我们共同把他变成穷光蛋的,其中你的功劳最大。”她用指头指著对方。

陈文西:“他活该如此。”又喝下一口酒。

  艳:思考片刻。“你说我到底怎么办?”

陈文西:“你真是愚蠢得很,可笑得很。”

  艳:“所以我才问你。”

陈文西:望著酒杯,又看看天花板。“打电话告诉蓝妮雅你和白海浪的通奸关系。”

  艳:“不行。这个肯定不行。”

陈文西:恼火地。“你真想跟他一起睡觉?”

  艳:羞涩地。“不是,我只是想减少他与妻子的睡觉次数。我讨厌他们两人在一起睡觉。”

陈文西:“这跟喜欢跟他睡觉又有什么区别?”

  艳:反驳。“当然是有区别的。我是想让他筋疲力尽后没有办法亲近那婊子,让她尝尝找老男人独守空房的滋味。”

陈文西:不以为然地。“这还不好办吗?等他下次来,进卧室前你让他吃下几颗蓝色小药丸。保准半夜他连开车回家都办不到。”

  艳:笑著。“哼,这是好主意。”她一个人拍著手。“这个主意很不错。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陈文西:“你又没有早些来问我。”她轻蔑地看著林艳。

157、破屋

三个人睡在草席上,只有村子妃一个人盖被子,其余两个光身子裸腿。

白小兔:率先坐起。伸伸懒腰,望著两个妃子。突然拍打著腿。“起床起床,都下午两点钟啦,还不起床。”

雅子妃:懒懒地睁开眼睛。“才两点钟,天还没有黑呢。还早得很呀。”

村子妃:“天黑了再叫我们起床。”她揉著眼皮。一副懒相。

白小兔:很生气。“天黑了要叫你们睡觉。拜托起来。”

雅子妃:嘟哝。“反正现在我们又不用去学校。你急什么?”

村子妃:抱怨。“反正我们现在时间多的是,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雅子妃:打阿欠。“我还没有睡够耶。”

村子妃:“我大概三天后才会醒过来。”

白小兔:“那你们睡吧,我要起床啦,我要出去啦。拜拜。”他爬起来。

村子妃:突然醒来。“你要去哪里?白小兔王子。”

白小兔:“回家。”他站起来看著她们。

雅子妃:也醒过来。“你叫我们起床你还要回家。这是什么话?”

白小兔:“你们两人都睡在床上,不然我做什么。”

村子妃:“去找被子,你瞧昨晚三人谁也没有盖被子。”

白小兔:“你一个人是盖了的。”他反驳。

村子妃:“半夜之前你们两个人都盖了,我可没有盖。”她回答。

雅子妃:“你半夜从我们身上拉走被子。”她惊讶。

村子妃:“没错。前半夜我冷得发抖?”

雅子妃:“后半夜我冷得发抖。白小兔王子。我们应该去弄床被子来。”她瞪了瞪村子妃,又望著白小兔。

白小兔:“到哪里去弄。”他没有好脸色。

村子妃:“当然出门去弄。”她声音很大。一边踢开被子站起来。

158、郊区

白小兔开著敞蓬老爷车在郊区公路上行驶,强劲的海风吹拂著他们,两边是绿油油稻田,三人在车上又叫又笑,手舞足蹈。一瓶黑松莎士在三人嘴里传来传去。

村子妃:举手大叫:“春天万岁!”

雅子妃:笑著:“三月万岁!”

白小兔:“村子妃,雅子妃万岁!”

村子妃:雅子妃:同声。“白小兔王子万岁!”

三人同声:“万岁,万岁,万万岁!”

村子妃:车行一会,又说:“路边有很多蝴蝶,那里有很多花草。”她歪头笑著。

雅子妃:“稻田里有很多燕子,燕子拍起尖尖的翅膀。”她露出白牙笑著。

白小兔:扳著方向盘:“你们两个就是蝴蝶和燕子。一路吵个不停。好讨厌哦。”

村子妃:“你不喜欢吗,可是春天这么美丽,阳光这么灿烂,一切都好美好美哦。”

雅子妃:“这郊区景色这么迷人呀。”

村子妃:“台北人真愚蠢,他们怎么不出来玩呢?春天踏青多好多棒啊。”

雅子妃:“台北人是傻瓜,他们根本就不懂得玩这个字。”

白小兔:“二位妖精,别人要工作,要养家糊口。你们两个什么都不懂,还要叽叽咕咕讲别人。”

村子妃:鄙夷地说。“整天工作多没意思哟。”

雅子妃:摇头。“叫我去拼命挣钱养家糊口我才不干呢。”

白小兔:“工作和养家糊口都有很多乐趣,你们不懂。”

村子妃:回过头。“有什么乐趣呢,你说说看。到底有什么乐趣?”

雅子妃:“像天上的雨水一样有乐趣。”她耸肩。“无味。”

白小兔:“你们两个才没有乐趣。无味。”他白她们各一眼,继续开车。

159、垃圾场

一座山头似的垃圾场,堆著各种家庭用的垃圾,工厂用的垃圾,办公室学校用的垃圾。白小兔携两位妃子走向垃圾场。然后手脚并用爬上垃圾山头,在冰箱前寻找,在木板前寻找,在电视机里寻找。

雅子妃:高喊。“我找到一只塑料桶啦,是一只很好的塑料桶。”

白小兔:冲她喊。“拿回去装水用。雅子妃。”

雅子妃:“还可以用它来洗澡呢,当然也可以洗头。”

村子妃:过一会也喊。“我找到沙发,要不要沙发。”她冲白小兔问。

白小兔:“能用就要。村子妃。”

村子妃:“还很好,有五寸新。白小兔王子。”

白小兔:“搬回去吧。”

村子妃:“我搬不动,你过来帮助我。”

白小兔:“可以。”随后又喊:“雅子妃过来帮忙。”

雅子妃:跑过来。“什么,这烂沙发也要搬回去呀?白小兔王子。”她噘起嘴。

白小兔:“烂沙发总比没有好。你没有见家里什么都没有吗?”

村子妃:“这烂沙发还能用。”

雅子妃:大笑。“我们成了垃圾收废工啦。”

白小兔:“这有什么不好。沙发塑料桶,那边还有音响电视呢。”

雅子妃:“哦,我还在那边看见旧席梦思。”

白小兔:“噢,一起搬回去,一起搬回去。”

村子妃:“一分钱不花,全部捡垃圾啰。”三个人嘻嘻哈哈笑一阵,吃力地抬起沙发下山。“唉哟,怎么这么重?”

雅子妃:“噢,破东西还这么重,真是奇怪。”

白小兔:“世界上奇怪的事情多著呢。”

村子妃:“但一定没有这沙发奇怪。”

三人抬下去,坐在地上休息片刻,白小兔又站起来。

白小兔:“走吧,再累也要去抬。”

村子妃:“好累哦。”她甩了甩手。

雅子妃:“不累才怪呢。”

白小兔在前面爬上山头,雅子妃和村子妃跟在后面。后来三人又抬起床垫慢慢下山,慢慢抬上车折腾一阵,敞蓬汽车装得满满当当。

雅子妃:“唯独找不到被子。”她噘起嘴抱怨。

村子妃:“看来只好到别处去找了。”

白小兔:收拾完家具、转过身。“上车吧,快乐的小鸟们,回去安排我们的城堡。”

村子妃:调皮地。“是,白小兔王子。”

三人又坐上汽车,一路快乐地唱著歌:

“春天的蝴蝶在轻舞飞扬

年轻的王子在花丛中微笑

身边有美丽的妃子在陪伴

一辆破车载著他们疯跑

…………啦啦啦啦啦……

一辆破车载著他们疯跑”

160、餐厅

上等小餐室。墙上贴著纸,挂著画。灯光是柔和的蓝色。沙发,木桌,长方形木桌上摆著几样菜,一瓶外国酒。白蓝二人手里举著杯子。

白海浪:望著妻子。“来,碰一下,祝贺今天记者会成功,祝贺明天你开始演电影。美丽的蓝妮雅。”

蓝妮雅:微笑,从桌上与他碰杯。“谢谢你,谢谢我最亲爱的白海浪先生,不,是最伟大的电影艺术家。”两人喝酒,放下杯子。

白海浪:“在明天到来之前,你有什么感想。”

蓝妮雅:“很高兴”想想又说。“一切很不可思议。白海浪先生。”

白海浪:一边用餐刀切肉一边说。“是啊,当初你还是金沙江千里草原上的放牧姑娘,眼下变成台北大都市女人。一切都很突然,很不可思议。”

蓝妮雅:吃下一口菜。“噢,现在回忆起来,这变化好象一瞬间就完成了。”

白海浪:吃菜。“其实不然,你已经过很长时间等待。亲爱的蓝妮雅,难道不是吗?”

蓝妮雅:“不错,那册写真集的拍摄与出版,叫人等待得很难受,很不耐烦。”

白海浪:“不过你还算幸运的。”他沉默一阵。后又说。

蓝妮雅:“这是因为有你的帮助。”

白海浪:两人又碰杯。“不对,这是因为你跟我结婚的缘故,没有婚姻,你就没有在台北的今天。”

蓝妮雅:点头。“对,我除了感谢你,还要感激另外那两位夫人。”

白海浪:“你的话是否出真心?”他怀疑地看著她。

蓝妮雅:“当然是真心。我不记恨她们,一年后我将会跟她们一样会离开你。”她吃下一口菜。

白海浪:“你怎么老想著一年以后?你应该去想电影。”他有些生气。

蓝妮雅:笑著。“我只是说说而已,并不真正去想它。”

白海浪:“好,这才是我最美丽的蓝妮雅。吃菜。今天不能打包回去。这些菜你认为很好吃吗?”

蓝妮雅:“当然啰,美酒、佳肴,这些都很不错呢。”

11号《大陆新娘》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号《大陆新娘》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号《大陆新娘》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