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1号《大陆新娘》16  

2016-10-02 07: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新娘》剧  王娜《电影女郎》小说改编

                            献给40万在台湾的大陆新娘

11号《大陆新娘》1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7、林艳公寓客厅

客厅地毯,沙发,窗帘,一切系粉红色装饰。林艳坐在沙发上,跷起脚,用一根银色短烟管抽烟,一边心不在蔫地看电视,突然她脸色凝重。停止抽烟。

  艳:立即坐正。“嘿,这婊子又在玩什么鬼花样?”等看清楚之后,脸上表情又十分愤怒。“哼,又是该死的白海浪陪著她。哦,还是陪著她签名呢。她签什么名?我都没有签过名。”张大嘴看一会儿。“哼,一册乱七八糟的写真集也值得签名,真无聊,吃饱饭没事干。噢,吃饱饭没事干可以去做义工啊。”她把烟管摔在烟缸里,气乎乎地站起来,在客厅里烦燥地走来走去,走去走来,之后又停下来。“这个该死的白海浪,这个该死的白海浪,哼。”她立即跑到阳台上,张开嘴紧张地呼吸。

108、白宫客厅

白海浪坐在沙发上看稿,蓝妮雅坐著翻书,两人相距不远。

白海浪:“你已经获得成功,蓝妮雅。嘿。”他突然笑著向她转过头。看累了,伸了个懒腰。

蓝妮雅:放下书本。“是的,白海浪先生,不过我应该叫你亲爱的。”她确实很高兴。

白海浪:“成功会带给人意想不到的喜悦。”

蓝妮雅:“确实是这样。”

白海浪:“成功会叫人充满自信,我年轻时就是这样,认为成功真的很棒。”

蓝妮雅:“真羡慕你,你三十年前就成功了,你是个天才大导演。”

白海浪:“我那时候的成功可比你现在艰难得多,没有一个人帮助过我。”

蓝妮雅:“哦,你妈妈也没有帮助过你。”

白海浪:“没有,她不肯帮助我,她专门跟我唱反调。”他沉下脸,回忆往事。

蓝妮雅:很吃惊。“为什么她不喜欢你拍电影,人人都认为拍电影大有前途。很棒很棒。”

白海浪:“可我起初拍电影几乎让她经营的白氏公司倒闭,她很恨我。”

蓝妮雅:“你家原来是开公司的。”

白海浪:“开榨油公司的。我就是靠了那个榨油公司才可以拍电影的。母亲对我把钱大部份扔在电影公司气得要死。”大笑。

蓝妮雅:“哦,那时候她没有阻止你。”

白海浪:“阻止了我,但最后她没有阻止成功。”他一边说话一边笑著挤眼睛。

蓝妮雅:“她的势力莫如你大,对不对?”

白海浪:“她的势力比我大。她把我弄得走投无路。我为了拍摄第一部失败多次的电影,卖了戒指,卖了别墅,卖了摩托车,银行举债累累。警察局还限制我出境。

可我最后几乎是在发疯情况下把她告上法庭。“

蓝妮雅:“啊,你怎么会那样狠心呢?亲爱的白海浪先生。”

白海浪:“如果当时我不那样做,我拍了四年的电影就要泡汤,我的生命就要消失灭亡。”他脸上呈现出痛苦。

蓝妮雅:“天啦,你为了电影自杀过?”

白海浪:“失败带给我很多痛苦,我在痛苦中认为电影而生,也为电影而亡。”他把手中稿子放在桌子上。

蓝妮雅:“哦,是这样。”深思片刻又说:“后来你是如何拍成电影的。”

白海浪:“把母亲告上法庭就拍成了。”

蓝妮雅:思考片刻。“有这种怪事情吗?把母亲告上法庭会让电影成功。”

白海浪:“表面情况看起来是这样,实际是另一回事。我母亲那时是白氏榨油公司总老板,但那个榨油公司实际上是我的。父亲死时我还没有成年,所以那个公司由母亲代管,可是我成年后,母亲拒绝把那个公司交给我,我因为到处弄不到钱拍电影,就一状把她告上法庭。”

蓝妮雅:“我记得获得金马奖那个晚上,你告诉我她死了。”

白海浪:“她死在美国。自从那场官司打输之后,她就愤然离开我去了美国。”

两人一阵沉默。后来蓝妮雅又先开口。

蓝妮雅:“哦。事实上她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我很钦佩她。”她同情地望著他。

白海浪:“可她生了一个伟大的儿子,所以两人才闹得水火不相容。”

蓝妮雅:“拍摄写真集已经达到预期效果。下一步你准备做什么。”

白海浪:“凑集资金拍电影。”

蓝妮雅:“哦,了不起的电影!我们终于要做事情了。”她兴奋地舞著手站起来。

109、长型汽车上。林艳粉红色客厅。

白海浪:打手机。“林艳小姐吗?很久不见啦,我想请你出来喝咖啡。”

  艳:站在客厅窗口,听见电话铃声,过来接听。一听见是白海浪,沉下脸什么也不说。

白海浪:“怎么啦,你没听见?”

  艳:沉默。冷漠地耸耸肩。

白海浪:“我打错电话是不是?可是你得说话呀。”

  艳:挂断电话。

白海浪:生气地关上手机。把车停在路边。过了几分钟又打。对方电话里传出。“林艳小姐不在,请留言。”

白海浪:“我是白海浪。我请她喝咖啡。我很想与她见面。”

110、陈阿辉卧室

黄晓晓:陈阿辉从外面进来。黄晓晓从椅子上站起来。“陈阿辉,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她走到他面前。

陈阿辉:“什么事情?”他显得很高兴。

黄晓晓:“你一定要答应我啰。”

陈阿辉:“我还不知道什么事情,怎么答应你?”

黄晓晓:“你要首先答应我,我才告诉你。”她歪著头。

陈阿辉:“什么事情这么神秘?想往大陆寄钱吗?”他头几乎碰著她。

黄晓晓:“钱已经寄过了。”

陈阿辉:“那是什么?”

黄晓晓:“你就答应我嘛。”她撒娇哀求。

陈阿辉:“好,好,我答应你,你说吧。”

黄晓晓:“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老公。”

陈阿辉:“别拍马屁,快说。我都等不及了。”

黄晓晓:“我想……我想要一台电脑。”

陈阿辉:“电脑?”他看著她。“听说电脑有辐射。你现在正在怀孩子,不能用电脑。”

黄晓晓:“笔记本电脑没有辐射,电视上是这么说的。”她噘嘴反驳。

陈阿辉:“那得很贵呢。”

黄晓晓:“不过买一件英国三件套衣服而已。我想去买旧货。”

陈阿辉:“哼,我家人从来不用旧货。”

黄晓晓:无语。却很生气。

陈阿辉:沉默一阵。“你要电脑做什么?”

黄晓晓:“我怕把电脑忘掉,练习练习,难道不可以吗?阿辉。”

陈阿辉:“不可以。我不能开口答应你。”

黄晓晓:脸色很难看。“哼,你刚才还答应我呢,这回说话又算数。”她绕过他气恼地走出去。

111、白海浪各地打电话

白海浪:在白宫跟林艳打电话。

对方电话传出。“林艳小姐不在,请留言。”

白海浪:“我是白海浪,我请她喝咖啡。”

白海浪:在长型汽车上打手机。对方电话传出。“林艳小姐不在,请留言。”

白海浪:“我是白海浪,我要与她见面。”

白海浪:在饭厅打手机。对方电话传出。“林艳不小姐不在,请留言。”

白海浪:“告诉她,我是白海浪,我要请出去喝咖啡,还要与她见面。”

白海浪:早晨穿著晨衣在白宫阳台上打手机,对方电话传出。“对不起,林艳小姐语音信箱已满。”

白海浪:中午打电话,对方电话传出。“对不起,林艳小姐语音信箱已满。”

112、陈阿辉家

黄晓晓隆起肚子,在卧室里懒懒地收拾衣物,被子,用鸡毛掸子掸灰尘。后来又拎个水壶,没精打彩在阳台上浇花。陈母从外面走进卧室,又走上阳台,看见她在做事,立即沉下脸。

  母:夺过她手中水壶。“谁叫你做这些事情的?交给阿秀去做。”

黄晓晓:“阿秀忙不过来。由我来照顾这些花。”她望著婆婆。

  母:“可你大著肚子,做这些事会伤著孩子。我不高兴看见你做事。”

黄晓晓:“妈妈,我若不做事情,心里会闷得发慌。”

  母:“闷就去看书吧,你不是很喜欢小说吗?你爸爸还说你是个书虫呢。”

黄晓晓:“天天看书也觉得闷。我想这样走一走,动一动,医生说这样对生产有帮助。”她哀求婆婆原谅她。

  母:“那你就跟我一起出去吧,我正有事去拜访客人。”

黄晓晓:“妈妈,我不喜欢去拜访客人。”

  母:“谁喜欢去拜访客人?但是做人也不能没有社交呀,人家来拜访你,你就得去拜访人家。这是规矩。”

黄晓晓:“就让我在家里看书吧。我听不懂台语,别人也不喜欢我这个大陆人。”她低下眼竭力推脱。

  母:“不,你要跟我一起去。你必须学一点做人的规矩。”她拉著媳妇转身就走。

113、陈阿辉家

一、晚上睡觉,黄晓晓陈阿辉同床不说话。

二、早餐桌上,黄晓晓陈阿辉同桌不说话。

三、黄晓晓看电话,看见陈阿辉走来她便无声走开。

四、在花园里两个人冷不防碰面,黄晓晓沉下脸掉过头。

五、黄晓晓坐在葡萄架下看书,听见陈阿辉脚步声,她急忙闭上眼睛,深深地叹口气。

114、白宫客厅

蓝妮雅:白海浪坐在沙发上烦燥地抽雪茄。她用手关切地抚摸他。“你非得要给林艳打电话不可吗?”

白海浪:“我非得要跟她联络上,我必须跟她联络上。”

蓝妮雅:胆怯地。“哦。”

白海浪:“我已经跟陈文西离婚,这一次拍摄《最后的辉煌》投资全靠她。”

蓝妮雅:不解地瞟著他,没说话。

白海浪:“她过去一直是我拍摄电影的第二收入者和投资人。”

蓝妮雅:“噢,是这样啊。”

白海浪:“如果我跟她联系不上,我开机拍电影的计划就要延期,本来这次拍摄写真集就已经将电影计划延期,我不能再将计划拖延下去。我的时间跟黄金一样宝贵。”

蓝妮雅:“可你又怎样才能找到林艳小姐呢?她躲在哪里?”她发愁地问道。

白海浪:“谁知道她在干什么。”

蓝妮雅:“她不会出国去吧?”

白海浪:“出国?她出什么国?她去哪里出国?”

蓝妮雅:“你可以上门去找她,如果没有人开门的话,这就证明她不在台北,你去找她吧。”她摇晃著白海浪。

115、陈阿辉卧室

黄晓晓坐在书桌前生气。陈阿辉从外面进来打招呼,她不理睬,把脸歪向一边。

陈阿辉:“好啦,别生气啦,我把我那台笔记本电脑送给你。”他也沉下脸。

黄晓晓:“我不要,我要去买旧的。”她反驳。

陈阿辉:“妈妈知道你买旧货,三个月都不会让你安宁。你干吗要买旧货惹人生气呢?”

黄晓晓:“可我不能要你的电脑,我要我自己的电脑。”

陈阿辉:“你拿去用吧,我不会用你的电脑。过一段时间,我跟妈妈说我那台电脑坏了,再去买一台。”

黄晓晓:“你也要欺骗你妈妈吗?”

陈阿辉:“如果不欺骗,你又怎么可以获得那台电脑呢?晓晓。”

黄晓晓:微笑。“好啦,我的好老公。”在他脸上亲一下。陈阿辉将电脑抱给她,然后出去。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电脑,打开电脑。微笑,点头。“噢,我终于有电脑啦,而且是个人电脑,不是公用电脑……公用电脑,那是大家都要用的电脑,我的电脑只有我一个人用……多棒啊,笔记本电脑,还是日本的,不是台湾的。”她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字。“唉哟,黄晓晓胜利啦,黄晓晓好棒啊,黄晓晓你真了不起。”她当他面又笑又闹,又过去抱住他。“我可爱的老公啊。”

11号《大陆新娘》1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若尔盖花湖

11号《大陆新娘》1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