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1号《大陆新娘》26  

2016-10-17 17:1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新娘》剧  王娜《电影女郎》小说改编

                            献给40万在台湾的大陆新娘

11号《大陆新娘》2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10

181、摄影棚拍摄现场。林艳公寓阳台上

演员工作人员,各种道具,摄影师、化妆师等。白海浪正在给蓝妮雅说戏,口袋手机突然响起。他打开。

白海浪:“谁?”

  艳:“你知道我是谁。”手机声音很大。

白海浪:顿时变了脸色。急忙走到另一边。“我正在忙,你没有事别往这里打电话。”

  艳:“我问你几时到我这里来?”

白海浪:很生气。“我没空。”

  艳:“晚上也没空。”

白海浪:“晚上也没空,我必须加班。”

  艳:“骗人。我昨晚去过你的摄影棚,你的摄影棚里没有一盏灯火。”

白海浪:狡猾地。“昨晚我没有加班。”

  艳:“那么今晚要加班也是杜撰的。”

白海浪:“到时候你可以来视察。”

  艳:“我会的,别以为我不会。”

白海浪关掉手机走回去。

蓝妮雅:“谁打来的电话?”

白海浪:耸肩。“一个无聊者。”

蓝妮雅:怀疑地。“你好像在生气。”

摄影师:“蓝妮雅,准备好,开始工作。”

182、摄影棚外,夜

白海浪在拍摄现在给演员说完戏,突然想抽一支烟,起身走到外面去,站在一棵雪松旁,点燃雪茄,望著天空。

  艳:躲在阴影里,看见他后走出来。“亲爱的白海浪。”她柔声喊道。

白海浪:大吃一惊。“林艳小姐,你……”打量她。

  艳:“对不起,我是来看你的。”

白海浪:有些生气。“我有什么好看的。”

  艳:温柔地“亲爱白海浪,请你别这样嘛,求你别这样,好不好?”伸手拥抱他。

白海浪:退后一步,她的拥抱扑空。“你这是怎么啦?我说过我们不能在公共场合下公开亲热。你怎么老玩这套把戏。”他显得很生气。

  艳:眼角潮湿。“亲爱的白海浪,请你别这样责备我。我单身,我爱你,不管你在台北还是国外,你一直是我生活的乐趣和支柱。亲爱的白海浪。”

白海浪:“别说这些。”他突然也有些伤感。“说说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我现在工作这么忙碌。”

  艳:抬起泪眼。“我想见到你。亲爱的白海浪,我从来不在你面前流泪,我流泪就表示我的眼泪是真的。”

白海浪:“我现在已经结了婚……”

  艳:“婚姻与我爱你无关。”

白海浪:“你真的还爱我吗?”他很怀疑。

  艳:“不是真的还爱你,而是非常非常爱你”她用香纸擦脸。“亲爱的白海浪”

白海浪:责备。“你不该这样做,你这样做会使你很痛苦。唉,我也会很痛苦。”

  艳:伤心地。“可是我没能办法,我忘不了你,十三年的感情使我忘不了你。”

白海浪:又点燃一支雪茄,抽一口,呐呐地说。“其实我这个五十岁的男人并不值得你去爱。林艳小姐。”

  艳:“这不是简单的值不值得爱的问题,是我拥有太多的回忆。哦,可怕的回忆会撕碎我的心。白海浪,我的心太脆弱了。”

白海浪:“你老是记住这些回忆,为什么?有什么用呢?”

  艳:“这些回忆就是我的爱,我十三年生活的支柱。亲爱的白海浪。”

白海浪:“你叫我听见这些话心情很沉重,很不舒服。照理我不大相信这些话。”

  艳:“你相不相信都无关紧要。只是我很想拥抱你,吻你。”她用双手勾住他脖子,他没有反抗。但她吻他时,他转开脸。

白海浪:良久,拿开她手。“放开我,林艳小姐,今晚实在不方便,明晚我去你那里。”

  艳:“不,今晚要去,我等你。”

白海浪:“别胡闹,今晚我要送她回家。”

  艳:“谁?”

白海浪:“你知道她是谁。”

林艳突然离开他跑过去,扑在汽车上嘤嘤地哭。

白海浪在远处看著她。脸上表情很复杂。

183、路边

林艳在街上开车漫游,突然发现前面那辆车是白海浪的,大吃一惊,急忙追上去,到了郊外没有车辆时,她超过他突然横在他面。白海浪刹住车,钻出来,林艳也慢慢钻出来。

白海浪:很惊讶。“是你?”立即又很愤怒。

  艳:拿上脸上墨镜,冷冷地说:“我们好象在演电影。”

白海浪:“哼,电影演完了。”他准备钻进汽车。

  艳:过去阻拦他。“嘿,还没有开始上演,你别走啊。”

白海浪:“你还想做什么?”他瞪她。

  艳:傲慢地点燃一支烟,抽一口,“这该由我来问你。”

白海浪:“问我?由你?”

  艳:笑著,温柔地。“你昨晚为什么没来?”

白海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该来。”

  艳:“这是你为借债两千万签下的契约,你不能违约。白海浪。”

白海浪:“那只是口头契约,并没有真凭实据写在纸上。”他耍赖。

  艳:吃惊地。“所以你就敢违约?”

白海浪:耸肩。“连契约都谈不上,哪里来的违约?哼。”他傲慢地抱住胸口。

  艳:默默地抽著烟,望一会儿天,再转向他,看他半天。“亲爱的白海浪,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白海浪:很生气。“我怎么不是人?”

  艳:摇摇肩膀。“是人为什么胡说八道,信口开祸?”

白海浪:“你没完没了的纠缠使我恼火,使我恨你,使我不愿意见到你。”

  艳:“你为什么不恨那两千万,还有另外陈文西那两千万也是我为你争取来的。你应该恨那四千万才对。”

白海浪:“我也恨那四千万。”

  艳:“那你为什么不把钱还给我?”

白海浪:“等电影一上市我就还给你。”

  艳:“混仗,王八蛋!”她扭曲著脸。

白海浪:“随你怎么骂都行。我要走了。”他打开车门。

她立即上前关上。

  艳:“你不能走,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她很凶狠。

白海浪:“你一个人对著天空放屁吧,空气会听你说话,我很忙,没能时间奉陪。”

  艳:相当生气,她用身子死死抵住车门。“什么?你说我说话是放屁?”她气得流出眼泪。“亲爱的白海浪,你太过分了,你简直不像人在说话。”

白海浪:傲慢地耸耸肩。“不然你要我怎么样?”他也耍赖。

  艳:“哼,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

白海浪:大为震怒。“对,我白海浪说过太多的谎言,难道我都要一一负责到底吗?”

  艳:“我不管,我只你对我负责到底。”

白海浪:“可是别人也要求我负责,到底我又怎么办?”

  艳:相当生气。“你又在逃避问题,你像狼一样狡猾,白海浪。”

白海浪走过去,丧气地坐在路边石头上,耷拉著脑袋。

184、回忆画面

黄晓晓在陈家花园漫步,走走停停。回忆画面36,黄晓晓卧室,床头电话铃声,她惊喜地抓起电话。

黄晓晓:“是亲爱的阿辉吗?晚上好。”

陈阿辉:“当然是我,亲爱的晓晓,你在做什么?”

黄晓晓:“我在等你的电话。”

陈阿辉:“你终于等到了,是吗?”

黄晓晓:“不错,你的声音好亲切。”

陈阿辉:“你喜欢听我说话是不是。”

黄晓晓:“当然啰,你是我最亲爱的丈夫,我百听不厌。”

陈阿辉:“你真是乖巧得可怜。”

黄晓晓:“难道你不喜欢吗?”

陈阿辉:“当然喜欢得无以加复。”

黄晓晓:“你简直就是谈情说爱的老手。”

陈阿辉:“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与众不同。”

黄晓晓:“说说我在什么地方与众不同。”

陈阿辉:“你那漂亮的外表,还有你那张乖巧的嘴巴。”

黄晓晓:“真是一张痞子蔡的嘴巴。”

陈阿辉:吃惊。“你读过痞蔡的书?”

黄晓晓:“当然啰。台湾的每一部小说我都要看。”

陈阿辉:“我建议你别读台湾小说。”

黄晓晓:“为什么?”

陈阿辉:“读多?找不到爱情。”

黄晓晓:“我这不是找到了吗?”笑声。

回忆幻化为现实。

黄晓晓:“原来我找到的爱情是陈阿姆的爱情,陈阿姆不是我丈夫。”她边走也抬手擦眼泪,后来又伧然地站在一棵树下。

185、黄晓晓个人镜头

一、陈家午餐桌上,一家人吃得高兴快乐,黄晓晓端起碗,忘记吃饭,愣愣瞪著桌子,一动不动。

  母:“晓晓,你怎么啦?”她突然发现她。

黄晓晓没听见,无语。

  母:“是今天饭不好吃,是不是?”

一家人都纳闷地看她。

她才突然意思到自己走神。

二、坐在花园葡萄架下呆呆地看天,书从膝盖上滑下去落到地上,浑然不知。陈阿辉从远处走来。

陈阿辉:“你在看什么,晓晓。”

她没理会,也没听见。

陈阿辉:“那天上有一只老鹰,但它早不消失无踪影。”

她像大理石不动。

陈阿辉:伸手在她眼前晃动,她依然无感觉。突然大声喊。“晓晓!”

黄晓晓:“你吓我一跳。”她很生气,起身走开。

三、黄晓晓去商店买小孩衣服,挑上几件称心如意的,拿著就往外走。售货员看见她没有去收银台付钱就追上去。

售货员:一脸愤怒。“夫人,你买小孩衣服怎么不付钱呢,这里的东西不能白拿。”

黄晓晓:天真的地望著她。“我没有付钱吗?怎么我不记得啦。”

售货员:拉住她。“你还耍赖。你付过钱,你的付帐单呢?”她怒目圆瞪。

黄晓晓摸了半天,没有找到付帐单。

售货员:“我说你没付就是没付,走,去那边交钱。”她很不客气。

黄晓晓:“我一定付过,我把付帐单弄去丢了。”她固执地站著。

售货员:“丢?丢在哪儿呀?”她望望里面。“这里没有人,你也没有去过收银台,我看得很清楚。”

收银员:听见吵闹声走过来。“过去付钱,买东西要付钱,这是规矩,漂亮妈妈。”

黄晓晓:羞涩地红著脸。“好,我付。”跟二人走过去。东摸西找,掏半天口袋找不到一分钱。“我忘记带钱。很抱歉。”

售货员:“忘记带钱?”她很生气地看著她。“只有小偷才不带钱。可耻的小偷。”

黄晓晓:很狼狈。“我不是小偷。”

收银员:“你不是小偷又是什么?偷了东西就往门外走。”

  理:从楼上走下来。笑著。“二位小姐在吵什么。”

售货员:“我们抓住一位小偷。”

收银员:“我们抓住一位小偷。”

  理:笑著。“大概你们弄错了,她要做妈妈了,怎么会是小偷呢?”

收银员:抓起地上小孩衣物。“你瞧这些东西,都是她从衣架上偷走的。这个夫人很坏呀。”

售货员:“没错。经理,这一次是你看错人。以为她是大陆人,她会老实、善良、熟不知大陆女人有一半是小偷,连电视和报纸都是这么说的。”

  理:温和地瞟她。“年轻的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她们说的是不是事实,你可以告诉我。”他倒有些和善。

黄晓晓:“对不起,是事实,先生。”她低下头,显得很狼狈。

收银员:“我们要不要报警。”她问经理。

  理:摇头。“算啦,她像是初次犯过,放过她吧。即使她是一个小偷,挺起大肚子来偷小孩衣服,也很难为她。”

售货员:“我们可不是慈善团体。”她嘀嘀咕咕。

经理走后,两个女人偷偷打电话报警。“哼,我们可不能让她就这样跑掉。经理向著她,我们可不向著她。她做了坏事,她要向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186、国家剧院门口,夜

白海浪开车把蓝妮雅送到国家剧院门口,她打开门下车去。白海浪在车内递一张票给她。

蓝妮雅:“你怎么不下车。”她弯下腰向他。

白海浪:“你一个人看吧,美丽的蓝妮雅,我还有事。”

蓝妮雅:撒娇。“我一个人去看芭蕾舞多没意思,你一定要陪我进去。”

白海浪:一只手按住她车窗上的手。“我哪能每天晚上都陪著你。”

蓝妮雅:“你白天忙碌一天,一定很累,应该轻松轻松,明天再继续工作。”

白海浪:笑著。“我很想这么做。”他吻她手。“可惜我是导演,我在台北电影界有很多朋友。我不能因为结婚就忘了他们。噢,那些人也会骂我的。”

蓝妮雅:懊恼地。“噢,这么说你是属于他们的。我指的是那些朋友。”

白海浪:“我的一部分属于他们,那是我的生活,我过去的生活,我的将来也离开他们。”

蓝妮雅:“我……我确实不该提自己。你的生活中除了有电影,有女人,还应该有别的。”

白海浪:“正是,亲爱的蓝妮雅,进去吧,芭蕾舞散场时我来接你。”

蓝妮雅:犹犹豫豫。“可我……可我还是想要你陪伴我。”

白海浪:笑著刮她鼻子。“明天晚上吧,每周我拿四个晚上陪伴你,剩下三个晚上我去朋友那边。”

蓝妮雅:吃惊又天真。“你在台北真的有那么多朋友吗?”

白海浪:“如果你怀疑,那一天我就带你去参加他们的聚会。”

蓝妮雅:羞涩地。“不,不,我不怀疑,还是你一个人去吧,男人有男人自己的世界,何况你又是导演,应该去多了解一些别的生活。”

白海浪:又笑着著吻她手。“真看不出来,你才当几天电影演员,竟然说来动听的行话来。”

他在车内向她挥手。

她望著他向她挥手。

11号《大陆新娘》2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号《大陆新娘》2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