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14  

2016-09-09 08: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1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995.欢欢粉黄色套房,夜

欢欢套房里,荒太坐在沙发上喝酒,欢欢坐在另一边矮床上望著他。

  欢:“你叫什么名字?

  太:“荒太。”

  欢:“哈哈!荒太?好奇怪的名字。”

  太:“欢欢,哼!你认为你的名字就不奇怪吗?”

  欢:“我的欢欢再奇怪,也没有你荒太奇怪。”

  太:“我是很奇怪,你又怎么样?”

  欢:“我不怎么样,但觉得很好玩。”

  太:鄙夷地,“你是很好玩,半夜三更绑架一个男人回家,你太好玩了!”

  欢:摇著头,“不,荒太。”

  太:“你为什么要叫我荒太?你应该称呼我先生。”

  欢:“你的样子不值得我称呼你先生。”

  太:气得脸发白,“欢欢,你……”

  欢:“你干吗要生气?”

  太:“你把我当作一个玩物捉到你家里,我为什么不生气?”

  欢:“你半夜三更在街上走路,很不安全。我把你捉到家里,给你吃,给你喝,而且还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你难道还不高兴?”

  太:相当生气,“我当然很高兴,我高兴得想跪下来感激你。”

  欢:“你是应该跪下来感激我。”

  太:“你等著吧,一百年以后我会感激你。”

  欢:“等不上十天你就会感激我。”

  太:“哼,你在说大话,不过我会把你的大话当耳边风。”

欢欢笑而不答。

  太:喝完酒之后把瓶子放在地板上,又坐在沙发上,到处东张西望一阵后问:“我睡哪里?”

  欢:“睡沙发上。”

  太:大吃一惊,“什么?我跟你睡在同一间屋子里?”

  欢:“我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你睡在沙发上已经很不错了,别再挑三捡四。”

  太:“可是我跟你都是陌生人,两个陌生人怎么可以睡在一个房间呢?”

  欢:“两个陌生人怎么不可以睡同一房间,这里又没有想杀你。”

  太:“也许两个陌生人是可以睡一个房间,但是两个陌生的男女就不应该睡在同一个房间。”

  欢:“真是老古懂!我们两个人是陌生的男女吗?”

  太:“我们不是陌生的男女是什么?”

  欢:“我们已经认识几个小时,我们不是陌生的男女,我们是两个相识的男女。”

  太:“即使两个相识的男女,也不应该同睡一个房间。”

  欢:奇怪地看他,“你到底是怎么啦?荒太。”

  太:“难道你不怕我使坏吗?年轻的女孩?”

  欢:“使坏?荒太,我门口还有阿猫阿狗守住,你要是敢使坏,他们只消几个拳头就叫你弊命。”

  太:瞪大眼睛,“什么?阿猫阿狗,还守在门口?”

  欢:“当然他们还守在门口,你以为他们去了哪里?”

随后欢欢睡下,荒太也睡下。

996.欢欢套房门口

欢欢套房门口,两个保镖坐在地上,各自手里拿一瓶酒,他们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两个人在比赛吐烟圈,看谁吐得又圆又远。后来吐完烟圈,就抱起胳膊斜靠在门口打盹。

997.欢欢粉黄色套房

欢欢套房里,欢欢已经睡过去,但荒太翻来覆去睡不著,他双手枕头回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回忆镜头,叶华别墅。

荒太躲在楼梯后面的阴影里,客厅里还亮著灯光,他就握住手枪小心翼翼走上楼梯,“楼下我已经逃不出来了,我只能从楼上前阳台逃出去。”他来到楼上叶英书房门口,突然不自觉地停下来,从半开半闭的门里,他看见叶英。“唔,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令人羡慕的孩子!只可惜他不是我的孩子,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也会骄傲,我也会满足!只可惜是狼女的孩子,狼女杀死过我的孩子,我也要杀死狼女的孩子。”说完他朝叶英举起手枪之后,叶英倒在白泊里。

  太:“啊!”他听见枪声后大叫一声,突然从沙发上滚下来,狼狈地摔在地上。

  欢:也吓得立即跳起来,来到他面前查看:“你怎么啦?荒太。”

  太:结结巴巴,“我……我刚才……做……了个梦。”他坐起来。

  欢:“什么梦?”她弯下腰问。

  太:“梦见别人拿手枪对谁我。”他撒谎道。

  欢:“谁拿手枪对准你啦?”

  太:“他不但对准我,还向我开枪。”

  欢:“荒太,你简直在胡说八道。”

998.叶华别墅

叶华和狼女站在二楼后阳台上。

  华:“根据军事法庭的调查,事发那天晚上,凶手是从这后阳台翻进到我卧室的,他偷走我的手枪之后就去枪杀叶英,杀完之后又从前阳台跳进花院逃去。”

  女:“我相信事情的经过会是如此,但凶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偷走手枪的,他偷走手枪时,我在不在卧室,如果我在卧室,他为什么不杀我,偏偏要去枪杀我们的孩子。”

  华:“我看你多半不在卧室,你如果呆在卧室里,那凶手偷枪就不会如此顺利。一旦他被人发觉,很可能就会枪杀你。”

  女:“别忘了,我也是一个枪手,我打子弹比谁都准,那天晚上要是他碰上我,根本不是他枪杀我,而是我要枪杀他。”

  华:“他非常狡猾,他没有让你有机会枪杀他。”

  女:几乎要哭,“叶华,我恨枪杀我们孩子的凶手,我恨!”

叶华立即将她拥抱在怀里。

999.殡仪馆

殡仪馆里,到处摆满白色的鲜花和花蓝,三边墙上也是白色鲜花,叶英微笑的大照片挂在正墙上,他的棺木放置在大厅中央,棺木周围又摆满白色鲜花,他本人睡在棺木里,身上盖著雪白的单子,叶华和狼女身穿黑衣,戴著白枝子花,站在棺木头上,脸色沉重地迎送每一位穿黑衣戴白花客人。

蒋经国:从门口走进来,向孩子鞠一躬后,站在叶华夫妇面前:“很对不起,我听说你们的孩子遭遇不幸,我向你们真诚致哀!”他向二人低下头。

  华:“谢谢你,经国先生。”他也还一个礼。

  女:“经国先生,谢谢你。”

然后蒋经国又从棺木那里绕一圈后走开。

蒋方良:跟在丈夫后面。她出向孩子鞠一躬后,来到狼女夫妇面前,“叶华总长,狼女小姐,他是一个很聪明很漂亮的孩子,他是你们的骄傲,他本有一个很不错的未来,可是如今他却遭遇到不幸,一个人孤零零地离开我们,要去另一个冰冷的世界,我希望他在那个世界里过得幸福,也希望你们夫妇二人节哀。”说完,她向二人低下头。

  华:“谢谢你,方良女士。”他还一个礼。

  女:“方良女士,谢谢你。”她也还一个礼。

蒋方良离开叶华夫妇,绕叶英棺木一圈才走开。

李少校:走进大厅时,向棺木中叶英鞠一躬,然后才走到叶华夫妇面前,“我虽然没有结婚,也从来不曾有过孩子,但是我理解你们夫去孩子的痛苦,我希望你们节哀自重。”说完,他向二人低下头示礼。

叶华夫妇也立即还礼。

  华:“谢谢你,李少校。”

  女:“李少校,谢谢你。”

李少校走过去,绕棺木一圈走开。

周军警:从门口走进大要,向叶英棺木鞠一躬后走上来,“叶英已经死了,他是我们人类的不幸,但我希望他走得安心,也希望叶华总长狼女小姐节哀自重。”他向二人低头示礼。

夫妇二人立即还礼。

  华:“谢谢你,周军警。”

  女:“周军警,谢谢你。”

周军警又绕叶英棺木一圈后走开。

多明哥:从门口走进大厅,向叶英棺木鞠躬后走向叶华夫妇,“向不幸孩子的父亲致敬!向不幸孩子的母亲致敬!”他向二人低头示礼,叶华夫妇立即还礼。

  华:“谢谢你,多明哥大使。”

  女:“多明哥大使,谢谢你。”

多明哥大使绕棺木一圈后走开。

  娜:跟在丈夫后面走进大厅,向叶英鞠一躬后走向叶华夫妇,“啊,我的主啊,他真是一个很不幸的孩子,我真诚希望这个孩子在爱里赛极乐世界过得愉快,我也真诚希望他的父母——你们能够节哀自重。”说完她低头致礼。

叶华夫妇立即还礼。

  华:“谢谢你,丽娜夫人。”

  女:“丽娜夫人,谢谢你。”

丽娜绕棺一圈后走开。

后面还有很多侍卫队员和宪兵,以及海军军人,他们穿著军服,排著长长的队伍,胸前戴著白花,走进大厅向叶英鞠躬,然后又向叶华夫妇二人致敬,接著又绕棺木一圈走出去。

整个告别叶英仪式非常华丽隆重,凝重。

最后连阿珠也来告别。

  珠:站在叶英棺木面前,哭得声泪俱下,“啊,我的小少爷,我漂亮的少爷,你怎么会躺在那里呀!”她还没有走到叶华夫妇面前,就哭昏在地上,工作人员立即既扶她走开。

叶华夫妇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著,无声地哭著。

1000.陈汤姆办公室

一间颇有些艺术色彩的电视台台长办公,陈汤姆坐在皮椅里,欢欢坐在他对面,她头上戴著假发,穿著卡通衣服。

陈汤姆:“怎么样?关于解决收视率的问题,你最近想出办法来了吗?”

  欢:笑著,“你很著急,是不是?台长。”

陈汤姆:“当然很著急,你知道那些广告商是靠收视率而付钱的,收视率太低,我们做电视这一行的就无法活下去。”

  欢:“我想很快会解决啦!”

陈汤姆:“唔,你怎么个痛快法?”

  欢:“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汤姆:很高兴,“到时候我一定要知道。”

第51集

1001.欢欢粉黄色套房

欢欢从门口进来,手里拿著假发,荒太看见她,立即站起来跳到她面前。

  太:相当不满,“你怎么把我丢家里,一个人跑出去呢?”

  欢:“你一个人在家里怎么啦?有人会吃你吗?”她走过去把假发挂在墙上。

  太:“这比有人吃我还严重。”

  欢:“你到底怎么啦?荒太。”

  太:很恼火地逼视她,“我问你,欢欢女疯子,你捉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喝酒而已吗?

  欢:“当然是喝酒啰,难道你还想做什么?”

  太:摇头,“哼!我看目的不会如此简单。”

  欢:“哪你说说,我想做什么?”

  太:“我怎么知道你想做什么?”

  欢:“你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干吗要瞎说。”

  太:看她一阵后,才说:“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

  欢:“我说过可以放你走吗?荒太。”

  太:“你没有说过,但是现在是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他转身走开。

  欢:立即跳过去挡在他面前,“你别走。”

  太:“我为什么不能走?”

  欢:嘻皮笑脸,“我还想留你在这里。怎么?我的法国酒不好喝吗?”

  太:“你的法国酒很好喝,可是我不想留在这里。”

  欢:“你想去哪里?”

  太:“除了流浪当乞丐,我还能去哪里?”

  欢:“你就在我这里流浪当乞丐好了,反正我这里有很多酒给你喝,还有沙发供你睡,你昨晚睡得不错吧。”

  太:“我睡惯牛棚草席,我睡不惯你的软和沙发。还有,我喝惯渗了水的劣质金门高梁酒,喝不惯你的法国酒。”

  欢:仍然笑著,“我不相信,你在说假话。”说完,她走进浴室去关上门洗澡。

1002.同上

欢欢在浴室里洗澡,传出哗哗流水声,荒太站在那里,纳闷地望著浴室门口,他的脸色很难看,站了一会儿,他突然打开门往外走。随及坐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立即拦住他,又扭住他。

  猫:“你不准走!”他大声斥责,掴他一耳光。

  狗:“你回去!”他大声斥责,掴他一耳光。

两个人又同时将他推回去,他又再次摔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欢欢从浴室出来时,看见他还躺在地上。

  欢:走过来笑望著他,“荒太,你刚才在做什么?你怎么摔倒在地上?”

荒太又狼狈又怨恨,不回答。

  欢:“哈哈,你真有意思,我猜你是在那里翻跟斗受伤。唔,荒太,你干吗要在我的卧室里翻跟斗?”

  太:“哼!我没有心情跟你说笑。”

  欢:蹲在他面前:“什么?我心情这么好,你竟然没有心情跟我说笑?唉,你为什么没有心情跟我笑?”

  太:躺在地上咧著嘴,“欢欢,女疯子,请你别来打扰我,我想躺在这里,唔,这里真舒服!”

  欢:“难道这里会比沙发上舒服吗?”

  太:“那是肯定的,你真啰嗦。”

  欢:“我找你就是为了跟你啰嗦,荒太,你逃避不了我对你的啰嗦。”

  太:愤怒地坐起来,“你到底要做什么?”他凶狠地瞪著她。

  欢:“跟你啰嗦呀!”她一本正经。

  太:“你简直无聊透了!”他恨得直咬牙。

  欢:“我就是天底下最无聊的人,你要怎么样?”

  太:“我烦死你了。”

  欢:“我照样烦死你了。”说完她离开他,走过穿上一身卡通衣服,又在镜子面前戴上假发,取下墙上的小提包拎在手里,一路蹦蹦跳跳出了门。荒太坐在地上诧异地看著她。

  太:立即扑过去抱住她脚,“你别出去,你别出去,欢欢,你别出去。”

  欢:“你别烦我!”她很生气地踢开他。

10号《台北爱情》11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1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官邸花园
10号《台北爱情》11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