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12  

2016-09-09 08:4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1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975.疯人院三号病房

三号病房里,荒太和大块头人坐在各自的床上,看著床,荒太神情十分沮丧。男护理出现在门口时,他并没有抬起头。

男护理:“大块头,荒太,快下床整理一下,等一会儿去院子里集合。”他催促。

大块头:“集合?是去放风吗?”

男护理:“你别管,出来就是啦!”

976.疯人院院子里

院子里草坪上,一群人模鬼样的疯子排成队站在那里,他们站没站相,看没看样,身子和双手被五花大绑。男护理拿根打人棒站在他们面前。那里还有一辆汽车。

男护理:“听著,讨厌的疯子们,该死的疯子们,今天我们疯人院要搬家,我送你们去一个新的地方。”

大块头:“疯人院为什么要搬家?”

男护理:“这里的房子太破旧了,我们在山里修了新的痪人院,所以要搬家。”

大块头:“我们要去新的疯人院吗?”

男护理:“是的,我们要去新的疯人院。”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一阵。

“新的疯人院,它是什么样子的?”

“荒太,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太:“我不知道。”他摇头。

于是大家又七嘴八舌反抗。

“我们不去新的疯人院。”

“我们不去新的疯人院!”

“我们不去山里疯人院!”

“我们就呆在这里!”

“我们就呆在这里!”

  太:也说,“我们就呆在这里吧。”

男护理:突然凶狠地举起木棒,“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就上车。”

可是没有人肯上车,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男护理:气极败坏,“你们是不是不上车?”

没有人回答。

男护理:“荒太,你先上车。”

荒太走汽车。

男护理:“大块头,你上车。”

大块头:“我不上车。”

男护理:“来人,把他抬上去。”他高声怒吼。接著就有几个人走过来,把大块头抬上汽车,别人抬他时,他还在挣扎。

后来所有疯子一个个被抬上汽车。

977.汽车里

疯子们坐在汽车里,仍然在挣扎,在反抗,在高声抱怨。汽车在山间公路上行驶。

众疯子:“我们不去新疯人院!”

“我们不去新疯人院!”

“我们要回去!”

“我们要回去!”

男护理:站在汽车走道上咆哮,“该死的疯子你们大叫大喊些什么?那个地方是天堂!我保准你们去了就不想走。”

大块头:“我们不要天堂,我们拒绝天堂!”

众疯子:“我们不要天堂,我们拒绝天堂!”

男护理:“那你们就下地狱!该死的,你们统统都该下地狱!”

大块头:“你才该下地狱!”

众疯子:“你才该下地狱!”

“你才该下地狱!”

男护理:“哼,你们这些家伙敢骂人!”他立即挥舞起木棒打打这个的头,敲敲那个的脑袋,踹踹那个的脚。但是依然有人在反抗,在咒骂,也有人用头撞坏玻璃窗,有的用脚踢起同伴,打起群架,一时间车厢内乱成一团。

荒太在这场混乱中奇怪地看著大家,他没有加入他们打架和咒骂,汽车玻璃几乎全部被打坏,他不时地看看外面,又看看车内,自言自语。

  太:“难道我也要去新的疯人院吗?他们这些人都不想去,为什么我要去?我在那座老疯人院里呆了十六年,难道我还要去新的疯人院再呆十六年吗?这个十六年是多么漫长,多么可怕啊!我在这里受尽了折磨,受尽了委屈,我在这里把自己变成了人模鬼样!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呆下去呢?继续去遭受人世间最不人道的折磨呢?我讨厌疯人院,十六年来我恨透了疯人院,尤其是眼前这个该死的男护理,以及那个莫名其妙的大块头,我怎么能够跟这些奇怪的人在一起呢?他们才是真正的疯子,我不是疯子,我是一个正常人,我是被叶华当成疯子送到这里来的。别人都以为我是疯子,可我知道自己不是疯子,我是一个相当正常的人,可是十六年的疯人院生活,我几乎也快要变成疯子。”他一会儿看看他们,一会儿又看看窗外,后来他突然趁车内一片混乱时,用玻璃片割断绳子,灵机一动,飞快从窗口跳出去。那时汽车正在转弯处爬坡。

978.汽车里

叶华和狼女坐在汽车里,狼女手握方向盘,但她没有开动汽车,而是拿凶狠的目光瞪著前方。

  女:“总统先生为什么只宣布他儿子做总统,不宣布你做副总统。”

  华:大吃一惊,“他说过要宣布我做副总统吗?”

  女:“不是他说过要宣布你做副总统,而是他应该让你做副总统。”

  华:张口结舌,“连李少校都没有做成副总统,我有什么资格可以去做副总统。”

  女:“李少校不是他家的亲戚,他不能做副总统,你是他家的亲戚,你才有资格做副总统。”

叶华:相当惊讶,“做副总统的人,一定要是他家的亲亲戚才行吗?”

979.叶华卧室,士林官邸卧室

狼女坐在卧室里,面无表情地给美苓打电话。

  苓:拉起电话,“是我,美苓夫人,请讲话。”

  女:“我是狼女。”

  苓:“我知道啦。”

  女:“总统先生刚才宣布经国先生做总统时,为什么不宣布叶华做副总统?”

  苓:大吃一惊,“总统先生以前说过要宣布叶华做副总统吗?”

  女:“没有,但是我的丈夫叶华是做副总统的最佳人选,他应该在这个时候宣布他做副总统。”

980.士林官邸卧室

蒋方良惊讶地看著美苓讲话,然后又放下电话。

蒋方良:“刚才谁在跟你讲电话?美苓夫人?”

  苓:满脸不高兴,“狼女。”

蒋方良:“她在电话里要谁做副总统?”

  苓:“她在要求她丈夫做副总统?这有可能吗?总统先生会答应吗?”

  苓:“这完全是她个人的一厢情愿,突发异想,总统先生不会答应她。”

蒋方良:沉默一阵,“她怎么会突然提起这种奇怪的事情来?”

  苓:“谁知道?”过了一会儿又补充,“这些年来我总算把狼女看清楚了,她虽然是我的远房亲戚,可她一向野心勃勃,冷酷自私,总统先生遭遇到这么严重的打击,而她想到的不是他的打击,而是她丈夫的权力。”

第50集

981.叶华卧室

叶华卧室里,狼女刚打完电话,叶华就问。

  华:“你真的愿意我去做副总统吗?”

  女:“我自从跟结婚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做这个梦。”

  华:“可是这个梦并不是由我就可以完成,它必须由总统点头才可以完成。”

  女:“所以现在我就要美苓夫人答应我。”

982.士林官邸卧室

蒋方良和美苓仍然站在卧室里,总统先生仍然睡在床上。

美苓:“狼女的美梦不会成真的,即使总统先生不会醒来,我也一定会阻止这件事情。”

蒋方良:“你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美苓夫人,我听说叶华总长这个人其实品质很差,他以前对小淘气的事情不但没有处理好,据说他和他朋友的关系也处不好,他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离开了他。”

  苓:“对,辛棋夫人当初离开台湾,就是跟他个人的操守有关系。还有他过去的两位朋友,据说是他亲手处理的,可是眼下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很显然,这样有问题的人不可能做副总统。”

蒋方良:“经国先生以后即使需要一位副总统,他也是要很善良的副总统,很得民心的副总统。”

两个人正在说话,突然总统的头朝左边一歪,立即,床头柜上心脏监视仪现出一道直线。

  苓:吓得惊惶失措,立即朝他扑下去,“啊,达令,我亲爱的达令呀!”她哭得很悲痛,浑身发抖。

蒋方良:也立即擦著眼泪,“哦,爸爸,亲爱的爸爸!”

983.同上

卧室内,总统平静地躺在床上,他穿著五星上将的笔挺军服,戴著勋章,显得无比庄严纵容,高贵威武,卧室里,他的儿子媳妇、妻子,还有多明哥夫妇,狼女夫妇,李少校以及仆人管家厨师们,还有平时一些侍卫和宪兵们,他们从卧室门口一直排到楼下,紧接著那些排在院子里的无数士兵,全体人都在低下头向总统默哀。悲伤沉痛的音乐,由军乐队缓缓奏出,军乐队设在楼下的花园里。这座官邸以及花园,到处都是白色的玫瑰花蓝,以及别人敬献的鲜花,鲜花多到难以计数。

卧室里的女人男人,统统穿著黑衣,戴著白玫瑰花,在美苓夫人的带领下虔诚致哀。

该镜头要拍得宏大、华丽、哀凄,而富有创意。

984.森林中

荒太从汽车上跳下来时,刚巧落到路边一棵树叉上,那真是相当惊险,他因为衣服而倒挂在树上,最后费了好多力气才勉强能够坐在树叉上。

  太:“天啦,我没有摔死在地上,简直是个奇迹。”他抱住树喘息,后来休息一会儿才慢慢爬下树,站在地上。“这儿是哪里?”他又在那里东张西望,“我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后来他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走了很久,终于看见一条小河。“我口很渴。”他走到河边去弯下腰喝水。喝完水,又看了一会儿河水,然后又在森林中走路。太阳落山时,他爬上一座光秃秃山顶,上面到处乱石堆积,他挑一块很大的石头上坐下来,又四下张望著。

  太:“台北在哪里?”他自言自语,“我与人类隔绝了十六年,我已经不记得台北在哪里?”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也不知道这儿是哪里,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过了一会又说:“我猜它大概就是中央山脉吧。”

太阳落入大海,黑暗即将来临,他因为疲倦躺在冰冷的岩石上。天空离得很特近,星星就在他头上,“一、二、三、四、五……”他数著星星睡著了。

太阳从东方升起时,第一道霞光照耀山顶,他在早晨的凉爽微风中醒过来,伸著懒腰。

  太:“啊!十六年,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自由的空气是如此清新,站在这山顶上呼吸新鲜空气真是太好了。”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今天该做什么呢?”片刻之后又回答,“对了,我该下山去,该回到台北去,该去找叶华算帐,十六年前他把我当疯子送进疯人院,今天这笔帐我一定要算到他头上。”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们两个人曾经是南山三结义朋友,如今他变成什么模样,我又变成什么模样。他为总统献出过一条腿,而我也差点也为总统丢掉小命,可是,可是他得到官职,妻儿,别墅,而我得到的却是衣不遮体,屈辱冤屈,人模鬼样。”

“对,我一定要把这笔乱麻帐算到叶华头上,彻彻底底算到他头上,是他一手造成我一生的不幸与灾难。当初我本应该杀死总统,从此改写台湾的历史,事后我们可能会扬名世界,也可能被杀头,但总比十六年来关进疯人院好受得多。我知道把我投进这种苦难深渊的,不是天的报应,而是人的仇恨。我要杀死叶华!我一定要杀死他!我如果不杀死他,我就不叫荒太!”

985.叶华别墅

别墅客厅内,早上叶华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狼女站在离他不远的楼梯旁。

  华:“今天我要去高雄,跟经国先生一起巡视高雄海军基地。”

  女:冷冷地,“什么时候回来?”

  华:“说不准,大概晚上可以回来吧。”

  女:“我希望你早点回来,明天叶英要参加大学联考。”

  华:“我知道啦!”他说完走出去。

叶英也从楼梯上下来,微笑著看母亲。

  英:“妈妈,我今天不去学校,就留在家里复习。”

  女:点点头,“你做得对,叶英,我马上要去上班,可能要很晚才回来,晚餐你就和阿珠一起吃,别等我。”

  英:“好的,妈妈,再见。”他朝他挥挥手。

  女:“再见,叶英,我漂亮的儿子。”她也走出门去。

986.叶华别墅后院,夜

一道高墙外面,荒太在那里走来走去,走了很久,他不时地望著高墙。

  太:“天啦,海军大院的院墙为什么这么高?上面还 有铁丝网,这里又不是监狱,干吗要架上铁丝网?”他在那里观察半天后,突然发现院墙外有一根电线杆,他拼足力气从那根电线杆爬上院墙,后来很小心地穿过铁丝岗,跳进院子里,他在院子里摔坏一片花草地,爬起来理了理花草,然后又趁黑暗来到叶华别墅后院子。

叶华家别墅内,楼上书房和楼下客厅亮著灯。楼上叶英在看书,楼下仆人在看电视,走廊和楼梯上到处都有灯光。

荒太在楼下后阳台上,透过玻璃窗观察客厅。

  太:“怎么我没有看见叶华和狼女呢?”他奇怪地眨巴起眼睛,“难道他们现在还没有回家吗?”他在那里观察一阵之后,又从后阳台攀爬上二楼阳台,他爬得很轻,很小心,爬上二楼后阳台时,他说:“幸喜得这里没有灯,否则我怎么进得了叶华卧室。”他蹲在阳台上听一阵室内动静后,突然推开门很轻地走过去。“这里是他和狼女的卧室,不用猜,我一眼便看出来,不过天啦!这里实在太豪华了,太不像普通人住的房间了。它几乎跟总统先生住的房子一模一样。”过了片刻又说:“可叶华不是总统先生,他只是一个海军总长,他为什么住如此奢华的房子呢?”借著昏暗光线,打开衣柜,或拉开抽屉,后来他在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一支银色小手枪。“我知道它在这里,”他把手枪上下抛著。“叶华放手枪的习惯我是知道的。”他把手枪插进衣服下面,然后又望了一眼墙上挂著的小提琴,从半开半闭的门走出去。“我要去寻找叶华,看看他是否在那间亮著灯的书房里。”

荒太站在楼上小客厅门口的阴影里,看著书房里面正在看书的年轻人。

  太:眨巴起眼睛,“这个人是谁?”他又奇怪地看他很久,“他是不是叶华和狼女的孩子?”他又再看一阵,“唔,他长得很像叶华,不过他比叶华漂亮几十倍,我猜他一定是他的孩子,令人羡慕的孩子。人见人爱的孩子!这个孩子有多大?十六?还是十七?”

正当荒太躲在那里自言自语时,楼梯上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荒太听见有人上楼来,急忙从刚才的路上退回去躲在阳台上,侧耳细听。

  女:从书房门口伸出头,“叶英,你还在看书吗?”

  英:“是的,妈妈,你回来啦?”他从书上扭过头,快乐地笑著。

  女:“你爸爸他回来了吗?”

  英:“还没有,妈妈。”

  女:“你吃过晚餐了吗?”

  英:“吃过了。”

  女:“还想吃吗?我叫阿珠再给你准备一份。”

  英:“不要啦,妈妈。”

狼女问候完毕又走下楼去,在客厅里打电话,荒太听见她下了楼,也从阳台上走出来,悄悄走过叶英书房门口,像猫那样飞快地溜下楼。这时荒太站在前门廊阴影里,他从半开半闭的门口看著狼女。

  太:内心独白,“狼女还是那么冷酷,那么高贵,她一点也没有改变,她还是十六年前那副模样。不过,她好像比那个时候还冷酷还高贵,她很像是一尊大理石雕像。”

狼女讲完电话,又坐在客厅皮沙发上喝咖啡,荒太久久地看著她模样。

后来荒太又要梯下走廊走来走去,东看看,西瞧瞧。

  太:百思不解,“怎么所有的房间里都没有叶华呢?”停顿片刻又说:“他躲到哪里去了?我要找的人是叶华,我必须找到他,我要杀的人是他,我不能让他活过今天晚上十二点,十二点之前,是他活在世上的最后期限,十二点之后,他应该滚到地狱接受魔鬼对他的惩罚!”

狼女喝完咖啡,又走过去打一个电话,之后放下电话。

  女:对阿珠说:“我要上楼睡觉啦,你关好门。”

  珠:“我知道了。晚安,狼女小姐。”

  女:“对啦,你给少爷送一杯咖啡和一盘点心上楼去吧,少爷他还在看书。”

  珠:“是,狼女小姐。”过了一会儿又说:“你不等叶华总长回来啦?”

  女:“不了,他今晚可能不回来。”

  太:在门廊上阴影里紧张地皱起眉头,“什么?叶华今天晚上不回来?”

  女:上楼来到叶英书房门口,又在那里从门口伸进头,“叶英,早点上床睡觉,明天我送你去参加考试。”

  英:“怎么?爸爸不回来了吗?”

  女:“也许他明天早上会回来,可他一定赶不上你去参加考试,我开车送你去。”

  英:“叫爸爸的司机送我就好了嘛。”

  女:“我更喜欢亲自送你去,叶英。”

  英:笑著,“好吧,妈妈,谢谢你。”

  女:“再见,叶英。”

  英:“妈妈,晚安。”

狼女离开叶英走回卧室,她在床上坐了片刻,然后熄灯睡觉。

  太:躲在楼梯后面的阴影里,“怎么办?怎么办?”他不停地抓耳搔腮。“叶华今晚不回来怎么办?难道我的复仇计划会泡汤吗?难道天意在帮助他逃避我对他的惩罚吗?”过了一会儿他又反驳,“不,不,叶华逃不掉,叶华必须接受我对他的惩罚,他是我和古罗马两个人的敌人,他必须接受处罚。”停顿片刻又问,“我可不可以把事情拖到明天晚上才解决?明天晚上叶华一定会在家里,今天晚上我已经偷到他手枪,明天晚上我只需要远距离对他开枪。”他又在那里看了看仆人,“这楼下的仆人还没关灯,我没有办法逃出去。”说完他戴上手套举著枪爬上二楼,“我只能从楼上的前阳台逃出去,刚才我已经观察过,前阳台没有人。”但是他来到叶英书房门口时,又不自觉停下来。“唔,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令人羡慕的孩子!只可惜他不是我的孩子,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也会骄傲,我也会满足!只可惜他是狼女的孩子,狼女杀死过我的孩子,我也要杀死她的孩子。”说完他朝叶英举起手枪,一声枪响后,叶英倒卧在一滩血泊里。

10号《台北爱情》11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1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1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