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96  

2016-09-02 07: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9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813.阿珍嫂稻草屋

书房里,荒太垂头丧气地坐著,古罗马站在他面前。阿珍嫂站在旁边。

古罗马:“美男子荒太,你刚才说什么?你要跟白玫瑰方方结婚,这当然很好,我希望你跟她结婚,我希望你早点结婚。”

  太:沮丧地抬起头,“可是我现在什么婚也结不成了。”

古罗马:“这是为什么?荒太,这是为什么?”

  太:“刚才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结婚申请李少校不批准,总统先生不批准。”

古罗马:“到底是谁不批准?”

  太:“两个人都不批准。”

古罗马:“不对,两个人当中有先有后,到底谁是先,谁是后。”

  太:“李少校是先,总统先生是后。”

古罗马:“那么不是总统先生不批准你,是李少校不批准你。”

  太:“我也看出来,其实就是他一个人在那里阻碍我。”

古罗马:“他阻碍你的理由是什么?”

  太:“他说白玫瑰方方小姐是公众人物,我不能找军中乐园的公众人物结婚。”

古罗马:“真是岂有此理,哪军中乐园的女人就永远不结婚?”

  太:“他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古罗马:“他在放狗屁!”

荒太一阵沉默。

古罗马:“他完全是在利用权势欺骗人,丈势他是总统的狗秘书,把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美男子荒太,你不要听他的,你自己去向总统递交申请书,我肯定他一定会批准。”

  太:“可是李少校阻止我去见他,他叫侍卫把我拖离开总统办公室门口,还派人不分白天黑夜地监视我,说一旦我敢接近总统,他们就会暗中把我杀掉。”

古罗马:“他有什么权利要这么做?”

  太:“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权利要这么做,可是他就是在这么做。”

古罗马:“你怎么知道有人在监视你?”

  太:“我发现了监视者,他们把监视的内容和目的都告诉了我。”

古罗马:“那和你就去见他的夫人吧,求她在这件事情上帮帮你的忙,她 前帮助过你。”

  太:“不,我照样不准去见他的夫人。”

古罗民:“什么?你连他的夫人也不能见?”他相当吃惊。

814.同上,院子

荒太坐了一会儿,前苦地站起来。

  太:“古罗民,我要走了。”

古罗民:有些吃惊。“你要去哪里?”

  太:“除了回侍卫院,我还有去哪里?”

古罗马:“你不是很讨厌侍卫院吗?你一看见叶华和狼女两个人就生气。”

  太:“我是很讨厌侍卫院,我是一看见叶华和狼女两个人就生气,但我必须回去。我准备结婚离开侍卫院的美梦破灭了,我必须回去。”

古罗马:“你别回去!你就留在我这里。虽然我这里条件很差,没有咖啡喝,也许让你吃不饱饭,但是这里的空气是自由的,而且你在这里也看不见叶华和狼女。”

  太:“自由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只要我不能跟白玫瑰方芳结婚,我拿自由来做什么?我还是要回侍院,留在你这里,我只会更加痛苦。”

古罗马:“美男子荒太,你回侍卫院去不会幸福的,就留在我这里,我会放下写作来照顾你。”

  太:“谢谢你,古罗马,我会受不了你的照顾,我会非常痛苦,我现在就非常痛苦!”

古罗马:相当震惊,“美男子荒太!”

阿珍嫂:“你就留下来吧,他可是好心好意让你留下不。”

  太:突然伤痛地哭起来,“阿珍嫂,我很想留在你这里,可是我的心飞到侍卫院,飞至痛苦的爱情身上,我天生就不是勇敢的男人,我是一个爱情的奴隶。我这个不幸的奴隶被拴在奴隶主身上,我一刻也离不开它,我每时每刻都必须接受它的折磨,它的煎熬,请你原谅我。”

阿珍嫂:“可是你这副样子真让人担心啊,在经历了这样的打击之后,你是否还有力量走回侍卫院去?”

古罗马:“阿珍嫂说得对,你多呆两个小时再走,等吃过午餐再走,到那时你就会有力量了。”

  太:“不,我现在就要走,趁我身上还有点力量,我要赶快走掉。”说完他走出门,走进院子里,一直往外走。

古罗马和阿珍嫂站在院子里目送著他。

阿珍嫂:“唉,他真是一个可怜的人。”

古罗马:“在南方大学时,他是多么风流,多么骄傲啊,如今他完全被爱情击败啦!”

815. 路边

荒太坐在路边石头上,双手肘在双膝上,无助地托起头看著地面。

白玫瑰方方开著她的豪华汽车,恰巧从他面前经过,她看见他,大吃一惊,之后急忙刹住车,从车里跳出来。

  方:“荒太先生!”她站在他面前,“这些天你去了哪里?我在城里到处找你。”

荒太冷漠地抬起头,什么也没说。

  方:相当诧异,“你到底怎么啦?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著我?”她很温柔。

他还是不说话,一味看著她。

  方:“你为什么不呆在家里?你为什么要坐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去军中乐园和方方大厦找我?”她在面前蹲下来。

荒太还是不发一语。

  方:“荒太先生,你为什么不说话?”她苍白著娇验,又恼火又怜爱。

816. 阿珍嫂稻草屋

阿珍嫂和古罗马走进书房,古罗马坐在椅子里,阿珍嫂站著。

阿珍嫂:“荒太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他对她哪样著迷?”

古罗马:“我也没有看见过那个女人,不过听荒太说,她是全台湾最美的美人。”

阿珍嫂:很惊讶,“她是全台湾最美的女人?”

古罗马:“当然啰,要不是最美的女人,我的朋友怎么会对她那么著迷。”

817. 汽车上

荒太坐在方方汽车上,但方方并没有开车,两个人沉默地坐著。

  方:转过头问荒太,“现在我们去哪里?”

荒太没有回答。

  方:她的温柔立即转为生气,“你怎么这么没用呢?一个小小的打击就把你的傲气击败。”

  太:“我就是这么没用,一个小小的打击就把我的傲气击败。”

  方:“真正的男子汉是打不到的,荒太先生,为了我们永恒的爱情,你振作起来吧。”

  太:“我不是真正的男子汉,我一旦被打倒下去,就再也振作不起来。”

   方:“你说什么?”她很惊讶。

  太:“你饶了我吧,美丽的方方小姐,虽然我曾经爱过你,但是别人不承认我与你的爱情,请你把我们过去的爱情忘掉吧。”

  方:“我忘不掉它,荒太先生,我肯定忘不了它。不管我们过去的爱情是多么短暂,多么不够深刻,甚至多么微不足道,我还是会记住它,我相信你也会记住它。”

  太:“记住它只会使我们更加痛苦,更加不幸。”

  方:“即使记住它会痛苦而不幸,我也要记住它,因为它是我心中最美好的爱情,我应该把最美好的爱情留置在心中。”

  太:“你何必要那样做呢?方方小姐。”

  方:“女人一生最幸福的事业,就是寻找爱情,我从过去一直寻找到现在,我终于寻找到你,我怎么舍得轻易放弃你呢?”

  太:“你真固执。我都已经放弃了,你还要死死地抱住它。”

  方:相当生气,“我不要你放弃,我要你跟我一样死死地抱住它。”

  太:“你要死死地抱住它,你一个人抱住它吧,别把我也拖进来。”

  方:“我偏要把你拖进来,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它是两个人的事情。”

  太:很生气,“我不想再跟你谈论爱情,爱情像奢侈的金雨,它已经下过了,并且湿了我的身子,现在它又飘走了,消失了。”

  方:“它没有飘走,也没有消失,它仍然还落在你身上,你摸一摸,这衣服还是很湿的。”

  太:提高声调,“你别再安慰我啦!”方方惊骇得瞪大眼睛。

818. 街上

荒太和方方站在街边一处花园旁边,两个人同时都在生气,方方表现得很矜持文雅。

  方:“眼下你到底要怎么做?”好亲切地问。

  太:“我要跟你分手。”他态度很不好。

  方:“可是我不会跟你分手。”

  太:“你不会跟我分手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他气乎乎地走路。

  方:她跟著他走几步,上去拦住他,“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太:沉下脸,“你还要做什么?”

  方:“我心中的美男子荒太先生,请接受我做你的妻子吧。”她柔声说,一边在他面前跪下来。

   太:“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方:“我心永远不会死,只要你还留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只要你还活著,我的心就不会死。”

  太:“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方:“请你做我永恒的主人吧,荒太先生,我已经厌倦了过去终日与众多男人为伍的生活,我想有个家,有一个有你和我组成的家,一个非常幸福的家。”

  太:“你大概是在做梦。”

  方:“这不是梦,荒太先生,只要你点头同意就会实现它。”

  太:“我早就点过头,可是结果怎么样?爱情,家庭,我们的总统根本不关心我。”

  方:“再去求他一次吧,我相信人心都是向善的,再去求他一次后,他肯定会答应你。”

  太:“你太天真了,方方小姐,你根本不懂军营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我每天都会见到总统先生,每天都呆在他身边,可是我要接触到他本人,这比登天还要难。”

  方:很失望,“照你这么说来,他根本不可能帮助你?”

  太:“他要帮助我,也必须经过李少校那一关才可以帮助我,李少校的权利比总统本人还要大。”过了一会儿又说:“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好啦。”

  方:“分手?啊,下辈子我也不会跟你分手。”

   太:“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方:“是的,我一定要抓住你,我绝不放过你,美男子荒太先生,我绝不放过你!”

819. 李少校办公室

李少校和狼女各自坐在写字桌前办公。

叶华从外面进来。

  华:神情很严肃,“李少校,我找到古罗马的住址了。”

李少校:急忙抬起头,“他住在哪里?”

  华:“他跟他从前的情妇在一起。”

李少校:大吃一惊,“古罗马从前有情妇?”

  华:“不是情妇,是姘头,他过去的情妇是真子小姐,但是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李少校:看他一阵后问:“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女:她已经走过去过来站在叶华身边,“他是从出版商那里找到他的,他刚再版过古罗马的书,这个主意还是我告诉他的。”

李少校:“是吗?狼女,你这个主意倒是很不错,当初我怎么没有想到它呢?”

  华:“可是我不是从出版商那里找到他的,出版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李少校:“哪你从哪里找到他的。”

  华:“我是跟踪美男子荒太找到他的。”

  女:大吃一惊,“什么?你去跟踪美男子荒太?”

  华:“他的结婚申请没有批准以后,他没有脸面去见白玫瑰方方,可是他却有脸面去见古罗马,我跟在他后面去了他和那个姘头的稻草屋。”

李少校:相当惊讶,“古罗马现在住在稻草屋?”

  华:“他的稻草屋连牛棚还莫如。”

  女:很奇怪,“他怎么在哪里住得下去呢?”

  华:“而且很令人惊奇的是,古罗马已经残废了,他失去一只胳膊。”

李少校:“这有可能吗?”他不相信。

  女:“这会是真的吗?”她不相信。

  华:“我不可能欺骗你们。”

三个人沉默一阵。

李少校:“即使他残废了,我们仍然要去捕捉他,他的残废不能抵消他攻击总统先生的罪行,相反,我们要认清楚他过去的残忍和恶毒。他是过去埋藏在总统身边一个最凶恶最狡猾的敌人。”

  华:“什么时候去捕捉他?”

李少校:“明天。”说完他抓起电话,拨几个号码,“是军事法庭吗?我是李少校,给我送一张古罗马的逮捕令过来,总统要我去捕捉他。”他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起来,“什么事?”他听了片刻后又放下。

  华:看见他脸色惊慌,便问:“出了什么事?”

李少校:“总统先生在电话里说,有人包围了士林官邸?”

820. 士林官邸

士林官邸外面的草坪上,聚集著几十个军人,虽然他们内衣穿著军服,但外套都是各种各样兽皮外套,还有很多人戴著狐狸帽子,吊起长长的尾巴,总之他们穿得非常夸张,非常可笑,就像一群动物在开表演会。另外他们手里高举著抗议牌,牌上写着:“反攻大陆!”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块这样的牌子,有的写成英语。

众军人:“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请总统先生出来与我们对话!”

“请总统先生出来与我们对话!”

“我们要回大陆。”

“我们要回大陆去!”

“我们要回大陆去!”

一个人带头高呼口号,所有的人都在激动地高呼口号。他们非常恼怒,非常激动。

众军人:“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我们要求总统先生出来对话!”

“我们要回大陆去!”

“还我们的土地!”

“还我们的妻子?”

“还我们的工厂!”

“还我们的中华!”

第42集

821. 士林官邸绘画室

绘画室里,总统和美苓正坐在沙发里休息,两个人没有说话,忽然兰花儿从外面跑进来,满脸惊慌。

兰花儿:“不好啦,不好啦!总统先生,外面来了很多军人。”

  统:“你说什么?外面来了很多军人,他们在做什么?”

兰花儿:“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我看见他们在花园里聚集。”

822.士林官邸草坪上

镜头同708

众军人:“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我们要求反攻大陆!”

“请总统先生出来对话!”

“请总统先生出来对话!”

“我们要回大陆去!”

“我们要回大陆去!”

823. 士林官邸绘画室

绘画室,脸色苍白 总统站起来,走过去打开窗户,他从那里惊讶地看著草坪上一群奇怪的怪兽军人。

  统:眨巴著眼睛,“他们是军人吗?”

兰花儿:“我也不清楚。”

  苓:“他们是军人,我认出来江上尉。”

  统:大吃一惊,“又是他?”过了一会儿,他走到桌子上抓起电话,“李少校吗?请你和叶华队长火速来士林官邸一趟。”

824. 士林官邸草坪

草坪上那些奇装异服的军人仍然在抗议。

众军人:“请总统先生出来对话!”

“请总统先生出来对话!”

激动的口号声冲击著士林官邸,包围著士林官邸,直冲云宵。

众军人:“如果拒绝出来对话,我们就要放火烧毁士林官邸!”

果然抗议队伍中有几个点燃火把,并高高地举起起来,然后一步步逼近士林官邸。

825.士林官邸绘画室

绘画室里。

  苓:十分焦急,“怎么办?”她看看外面,又扭过头望著丈夫,“你不打算出去与他们对话吗?”

总统沉默不语,但脸色很阴沉。

外面又有一阵高昂的口号声传进来。

  苓:“达令,你怎么不说话?亲爱的达令。”

  统:“他们做事那么荒唐,我不想与他们对话。”他很生气。

  苓:“可是你至少要跟一个代表对话,以此遏制住他们的残暴行为。”

  统:“他们不是我的弟兄,他们是一群卑鄙无耻的暴民。”

  苓:“但是为了赶走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暴民,我还是认为你应该下去与他们对话。”

  统:相当火气,“不,我反对与任何暴民对话,不管他们抗议的理由有多么充足。因为士林官邸是我的私人住宅,他们跑来这里抗议毫无理由,他们应该去总统府广场抗议。”

  苓:“达令,下去吧,你下去之后他们火气就会消一些。他们毕竟还是大陆人,大陆军人都是你的弟兄。”

  统:非常激动,“别说了,美苓夫人。”

美苓大吃一惊。

10号《台北爱情》9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9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士林官邸花园
10号《台北爱情》96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