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1号《大陆新娘》4  

2016-09-25 07: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新娘》剧本

王娜《电影女郎》小说改编

献给40万在台湾的大陆新娘

11号《大陆新娘》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2

21、金沙江边。

白海浪:“你猜不出来我是做什么的对吧,老实说我是导演。”他突然向她坦诚。

蓝妮雅:“导演是做什么的?是不是跟写诗有关?”她还是百思不解。

白海浪:“导演就是导演电影。”

蓝妮雅:“什么,你可以导演电影?”停顿片刻。“可我还以为电影是演员演的。”她朝他皱起眉头。

白海浪:“电影确实是演员演的,可它也是导演导出来的。”

蓝妮雅:“这么说……这么说你不是演员啰。”

白海浪:“但所有演员都归我指挥。”

蓝妮雅:惊讶地。“你指挥演员?你不会是他们的老总吧?”

白海浪:“我就是他们的老总。”

蓝妮雅:“这么说你比电影学院的教授还要大?”

白海浪:“我与电影学院的教授性质完全不同,他们负责教书,而我是专门指挥演电影的。”

蓝妮雅:越发惊讶。“这么说,你的权利比他们大得多。”

白海浪:“当然。美丽的姑娘。”

蓝妮雅:“可我还一直认为他们最了不起呢,原来他们不过是坐在讲台上的教授而已。”

白海浪:“最了不起的人应该要创造历史,就像我拍下的那些电影。”

蓝妮雅:羡慕地看他很久,眼神里充满崇拜。

白海浪:看天色。“好啦,天快黑下来,我们就此分手吧。”他伸出手。

蓝妮雅:拒握他手。“不,我还想跟你谈一谈。”

白海浪:“谈什么呢?谈刚才想跳江的理由吗?”

蓝妮雅:“对,我确实是有理由才跳江的,我并不想无缘无故跳进金沙江。”

白海浪:“天黑之前,我必须赶到金沙江县城,金沙江县城还很远呢。”

蓝妮雅:“噢,那我跟你一起去。”她果断地说。

白海浪:“什么?我刚才阻止了你跳江,等会儿还要为你开旅馆?”

蓝妮雅:“谁要你莫名其妙救了我的,你既然喜欢做善事就做个彻底好啦。”

白海浪:“我真倒霉,不过我不会带你去。”他有生气。

蓝妮雅:“你的固执与反对更令我信心百倍。”

白海浪:惊讶地。“这么说你不打算放过我,姑娘?”

蓝妮雅:“你猜对了,先生。”

白海浪:看她一阵。“我们无亲无故,我又从来不认识你。”

蓝妮雅:“这有什么关系呢,今天以后,我们就认识啦。”

白海浪:“不,我还是不想带你去,我们不能在饭店同居一室。”

蓝妮雅:“我们为什么要同居一室?”她不解。

白海浪:“有很多事情你根本不懂。”说完他跳上马背扬长而去。她犹豫片刻,也飞快地跃上马背,跟著他追赶而去。

22、蓝妮雅家

暮色朦胧的院子里,两只牧羊犬前后赶著稀稀落落羊群走回来。

  母:“女儿她爸,你瞧两只小可爱竟然把羊群赶回来啦。”她惊讶地笑著。

  父:“啊是吗?我们的牧羊犬真是听话至极。”

  母:“快过去打开羊圈让它们进去。”

  父:“我去弄个灯来,快看不见啦,天很黑。”

  母:“你真啰嗦。快去快来呀。”

蓝父将灯举到院子里,蓝母弯腰将羊群一只只赶进羊圈,后来又关上门,回头分别拍拍两只狗头。

  母:“羊群倒是自个儿回家了,可蓝妮雅这野丫头怎么不回家?”

  父:“你问我,我又去问谁?”他又没有好脸色。

  母:“她过去从来没有离开过家。”她狠狠地斥责。

  父:“她今天是第一次离家,真是个混仗丫头。”

  母:“她会不会被哪家小伙子勾引,跟别人去谈情说爱。”

  父:“被哪家幸运的小伙子勾引?”

  母:“哼哪家小伙子都不会勾引她,因为她压根儿就瞧不起他们,她的眼睛可高著啦。”

  父:“你说她是金沙江边骄傲的女神,不过这话倒是别的小伙子说的。”

  母:“她至少是草原上一朵鲜艳的野花。”

  父:“哼,我看是一朵喜欢招惹事非的野花。”

两人一起点著灯进屋去。

    母:“哼,我不允许她去招惹别人。”

23、金沙江饭店,一座很普通饭店

白海浪在院子里翻身下马,一仆人牵走马。蓝妮雅也在院子下马。白海浪随即走进大厅。

小姐甲:弯腰。“欢迎光临。”

白海浪:走近柜台。“请问登记小姐,还有房间吗?我需要一间。”

小姐乙:“当然还有,先生。不过很遗憾,现在只剩下两间房,你大概不愿意住楼下吧。”

白海浪:“刚巧相反,我什么都愿意住,只要有洗澡间就行。”

小姐乙:“那是一定有的,先生,你等著,我马上为你办理。”

       他站著等待。

24、金沙江饭店卧室

白海浪走进浴室洗澡,里面传出哗啦啦水声。一会儿出来时身上穿一件睡衣,溜跶一圈后坐在沙发上抽雪茄。他眼睛瞟著窗户外面躲在雪松后面的蓝妮雅,她正偷偷地胆怯地注视他。他将双腿潇洒地跷在茶几上,移回视线,不再看她,望著天花板,思考,吞云吐雾。

她又紧张又恐惧又兴奋。而他脸上毫无表情。

25、金沙江饭店咖啡馆

白海浪沉下脸坐在一张小圆桌前。侍者朝他走过来。

男侍者:“先生,你要点什么?”他弯腰问。

白海浪:“一杯咖啡。”他回答很冷漠。

男侍者:“还有呢?”

白海浪:“再来一盘披萨饼。”

男侍者:“你等著。”侍者走开。一会儿,他用托盘送来咖啡和披萨饼。

白海浪:披萨饼吃剩一半时,突然抬起头瞧著窗外,又看见蓝妮雅,犹豫一阵,走过去打开窗户。“进来吃一点披萨饼吧。”他注视她很久后才冷冷地说。

蓝妮雅:不好意思。“噢,我不饿,先生。”她尴尬地笑著。

白海浪:“撒谎。你早已饿昏了头。”他责备。

蓝妮雅:“这是我自己的事。”她又狼狈地微笑。

白海浪:“既然救人要救彻底,我不打算让你饿死。”

蓝妮雅:摇头。“我不会饿死的,先生。”

白海浪:思考片刻。“你今晚打算与花园为伍吗?固执的姑娘。”

蓝妮雅:“是的,先生,我想与花园为伍。这花园很不错。”

白海浪:“春天的夜晚这么寒冷,你一点也不留念房间的温暖吗?”

蓝妮雅:悲伤地摇头,思考片刻。“温暖的房间?它或许有幸属于你,但它不属于我,先生。”

白海浪:“真可怜。”他走回去,坐下,考虑一阵,又走回来。

蓝妮雅:胆怯地望著他,无语。

白海浪:“假如我至诚邀请你去我房间呢。”他试探著问她。

蓝妮雅:“你说过大陆房间禁止不相干男女同居。”

白海浪:“假如我们坐在沙发上彻底长谈,那又另当别论了。”

26、蓝妮雅家

院子里很黑。一个男孩从外面走进院子,又走上走廊抬手敲门。

  孩:“这是蓝伯父家吗?”

  母:打开门。“是呀。这不是新搬来的小董吗?你找谁?”

  孩:“蓝妮雅姐姐呢?她在哪里?”

  母:“她还没有回家。进来坐一下好吗?我们正在做晚餐。”

  孩:“什么?她还没回家?”

  母:“你这么急找她有啥事。”

  孩:“今天早晨她偷了我一匹马。”

  母:吃惊地。“你是说我家蓝妮雅偷了你的马。”她瞪著他。

  孩:“不,是借了一匹白马。起初我没有认出她来,还以为她是可耻的偷马贼。”

  母:“她借你的白马去了哪里?”

  孩:“不知道。”他摇头。

  母:“她是往哪个方向走的?”

  孩:“天边。”

  母:冲屋里。“女儿她爸,你快来听听这孩子说,我们的蓝妮雅去了天边。”

  父:“那天边有什么好去的。”

  母:“对,那天边有什么好去的?”

  孩:“我怎么知道。”

  母:思考片刻。“你先回去吧,等她回来我就叫她来还你的白马。”

  孩:“谢谢。”离开走廊,走进院子。

  母:在门口愣怔一阵,看见男孩走远,才进到屋里。“真奇怪,蓝妮雅这丫头今天借马去了哪里?”

  父:“难怪她今天没有回来吃中餐,刚才下倾盆大雨也没有回家。”

  母:“今晚回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父:凶狠地。“你必须问个清楚,让我们的羊群生了病要拿她问罪。”

27、金沙江饭店卧室

蓝妮雅坐在沙发上低头小口吃著披萨饼,一边看脚上旧靴子。白海浪望著天花板抽雪茄。

白海浪:“披萨饼好吃吗?”他幽幽地问。

蓝妮雅:“我认为它是最美味的食物,好吃不得了。”

白海浪:“可这里的东西做得跟猪食一样差劲。”他反唇相讥。

蓝妮雅:惊讶地瞪他。“台湾的披萨饼很好吃是不是?”

白海浪:“至少喉咙可以接受。”

蓝妮雅吃完披萨饼,没说话。

白海浪:“那边有矿泉水,冰箱里还有饮料。”

蓝妮雅喝矿泉水,白海浪抽完雪茄后看书,后又打盹。天亮后他走到窗前伸懒腰,打电话要侍者送早餐来卧室。两人用餐。

白海浪:用纸巾擦嘴。“今天我要回台湾去了。美丽的姑娘,你呢?”

蓝妮雅:大惊失色地抬起头。“什么,你今天就要走?”手里汤匙掉在桌上。

白海浪:“家里有很多工作等著我。”

蓝妮雅:“我……该怎么办?”她伧促地问。

白海浪:“对不起。”他转身收拾东西。

蓝妮雅:“那……那我要跟你一起去台湾。”犹豫一阵。她突然鼓起勇气说。

白海浪:收拾完东西,他突然转过身来对她说。“我根本没有办法把你带到台湾,因为台湾不是谁都可以去的。”

蓝妮雅:犹豫一阵,态度坚决地说。“脚长在我身上,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白海浪:“那是不可能的,台湾的法令禁止大陆人入境。”他很认真地看她。

蓝妮雅:“我跟在你后面,我入不了境,你同样也入不了境。”

白海浪:“我是台湾人,我怎么入不了境呢?只有大陆人才入不了境。”他认为她很可笑。

蓝妮雅:“你们是这样歧视大陆人,是不是?”

白海浪:“不是歧视,是法令。”

蓝妮雅:思考片刻。“那我怎样才去得了台湾呢?”

白海浪:“找一个男人结婚。”他想了想回答。

蓝妮雅:“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白海浪:“没有。”

蓝妮雅:思考片刻。“那我跟谁结婚呢?”

白海浪:“你还是乖乖地留在金沙江吧,碧绿的草原很不错。还有那些可爱的山水。”

蓝妮雅:“哼,我才不喜欢碧绿的草原和可爱的山水呢。我跟你走定了,无论如何你都把我甩不掉。”她比刚才还坚决。

白海浪:他又看她一阵。“你真是纠缠人有方。除非你跟我结婚,否则你还是去不了。”

蓝妮雅:“那么我就跟你结婚吧。我一定要去你手下演电影。”她突然软下来哀求。

白海浪:“可是我很讨厌结婚。”脸色很难看。

蓝妮雅:“跟我结婚你不会讨厌的。”

白海浪:“跟谁结婚我都讨厌。我才刚刚离婚一个月。”

蓝妮雅:“既然你已经离婚,那就再结一次吧。”她得寸进尺地说。

白海浪:厌烦地。“我说过我很讨厌婚烟、家庭,包括孩子在内。”

蓝妮雅:“那我们结婚一年就离婚吧。等我做了电影演员,我就不再妨碍你了。”

白海浪:“不,你的想法太幼稚可笑。”

蓝妮雅捂住脸,站起来,突然跑进洗澡间里呜呜咽咽哭起来,转眼便哭得很伤心。

白海浪在外面惊讶地望著她。

28、婚姻介绍所

办公桌前坐著一位中年妇女,她是一位婚姻介绍者,正在翻阅文件,一会儿之后,手里举著一张照片。

介绍者:“黄晓晓,我给你介绍好几个年轻人你都不同意。这里有一位台湾的青年,你拿照片去看看吧。”

黄晓晓:惊喜地接地照片。“是吗?阿姨,他果真是台湾青年吗?”急忙低头看著。

介绍者:“家住在台北,本人还在读书。”她翻著文件说。

黄晓晓:“哦,他本人还是大学生啊!”又再一次惊喜。

介绍者:“人家台湾人人是大学生,他本人是硕士生,家境也很不错呢。”

黄晓晓:“天啦,我怎么会有这样美气的好运呢?”她看著中看妇女,笑得合不拢嘴。

介绍者:“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上帝就在暗中帮助你。”

黄晓晓:“感谢上帝啊。这张照片上的青年简直帅极了,我好喜欢啊。”她把照片贴在胸口。

介绍者:“嗯,台湾青年一向都这么帅。你真是走运啦!”她恭喜道。

黄蓝晓:“我就答应这一个,阿姨。我喜欢他。”

介绍者:“好的,我立即用电话通知他。”她抓起电话机拨号。

黄晓晓:“他要来得越快越好。”她笑嘻嘻地亲介绍者脸颊。“我对这个相当满意。”

介绍者:“这个我知道。”笑著点头。

29、民政厅涉外婚姻登记处

一座高耸的大楼。一处宽敞的办公室。

陈阿辉和黄晓晓从出租汽车钻出来,陈阿辉挽住黄晓晓纤腰走向登记处。

陈阿辉:“亲爱的黄晓晓,你长得真漂亮。”他边走边说。

黄晓晓:“谢谢。我只能算中看,不缺胳膊不少腿罢了。”她幸福地笑著。

陈阿辉:“你很谦虚,这又是美德。”

黄晓晓:“谢谢你美誉夸讲,陈阿辉先生。”她笑得很幸福。

陈阿辉:“别称呼我先生,我马上就要成你的丈夫啦。”

黄晓晓:“我可不习惯称你老公。”

陈阿辉:“就叫我阿辉好啦。”他在她脸上亲一下。

婚姻登记处坐著一位中年男人。

黄晓晓:“吴先生,请你帮助我们登记一下。我要同这位先生结婚。”

先生:“你先生漂亮得象电影演员。我看过白海浪先生的好几部电影,他很像某部电影里的男主角……”

黄晓:“我想你一谈起电影就忘了登记,对吧,先生。”

先生:“没有,亲爱的小姐,还有这位先生,请你们双方拿出证明文件来。我只不过喜欢看电影罢了。”

陈阿辉:“台湾电影好看吗?”

先生:“简直棒极啦,尤其是白海浪导演那部《恶者称霸》的枪战片,真是叫绝。”

陈阿辉:“那部电影演过很久了。它至少是二十五年前拍的。”

先生:“我也是在五年前看过,不过那种宏大激动的场面仍然激励人心,非常棒。”

陈阿辉:“白海浪先生是一个很不错的导演,华人导演中没有人能及他。”

先生:“要是我能够见见他人就好了,我一定要他在我额头上签字留念。”

黄晓晓:噗哧一笑。“岂不你成了大花猫。”

先生:夸张地。“为了伟大的电影艺术家,我宁愿做一次傻瓜大花猫。”

黄晓晓:“你真逗趣,又很可爱,先生。”

先生:“做我这一行的,整天沉下脸不说话,多无聊啊。好啦,一切手续登记完毕。预祝你们婚姻美满,爱情幸福。”

黄晓晓:趁机送上一包糖。“谢谢。”

先生:吃著糖,挥著手。“再见,台湾先生,再见,大陆新娘。我至诚送上一百个祝福。”

陈阿辉:“再见。”他向吴先生挥挥手。

          二人转身离开登记处。

30、金沙江饭店卧室

白海浪被蓝妮雅缠得相当头痛,他递给她纸巾要她擦脸。

白海浪:沉默一阵。“如果我答应跟你结婚,一年后你敢保证同意离婚吗?”

蓝妮雅:“只要能够到台湾,什么时候离婚都可以。”她立即高兴起来。

白海浪:“我可是在打赌。你说话要算数,因为我确实厌倦了婚姻,我甚至一听见婚姻这个字就害怕。”

蓝妮雅:“到了台北以后,不,一年以后我绝不再纠缠,我向你发誓。”

白海浪:“那你先签下一份离婚协议书。”他递给她笔纸。

蓝妮雅:大惊失色。“怎么?你不相信我?”她不接笔纸。

白海浪:“我不喜欢发誓。以书为凭。”

蓝妮雅:“签就签吧,这样做多简单。”她突然很生气。

白海浪:收起笔纸。“好吗,美丽的姑娘,你做得对。现在我们应该去省城。”

蓝妮雅:“还要去省城?去省城做什么?省城很远呢。”

白海浪:“去省城结婚呀。瞧,我才离婚一个月又要结婚,多无聊的白查理,别人会嘲笑我的,我是一个傻瓜。”

蓝妮雅:“为什么要去省城结婚,金沙江县城不行吗?”她踌躇地问。

白海浪:“当然不行啰,这是涉外婚姻。”他耐心告诉她。“涉外婚姻要去省城办理。”

11号《大陆新娘》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号《大陆新娘》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