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1号《大陆新娘》 2  

2016-09-23 07:3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新娘》剧本

王娜《电影女郎》小说改编

献给40万在台湾的大陆新娘

11号《大陆新娘》 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1

1、金沙江边

高高的红棕色岩石下面,是奔腾不息的金沙江水,江边是一望无际的千里草原,草原边际群山起伏。天空正乌云翻滚,下著倾盆大雨,雨帘把天空大地染成灰蒙蒙一片。蓝妮雅站在滂沱大雨中,扭曲著愤怒的娇脸,面对滔滔江水。

蓝妮雅:“啊,我恨死金沙江,恨死它啦,它竟然不知人间愁烦。”接著她闭上眼睛,汹涌的泪水从脸颊挂下。“我恨不得杀死它,如果金沙江是一个男人,我一定要杀死它。它的无忧无虑令我痛苦,它的不知愁烦令我伤心,使我伤心啊!”她紧握的双手在颤抖。

2、蓝妮雅回忆画面

金沙江边早晨,蓝妮雅赶著一群雪白羊群来到千里草原。羊群在地上吃草,天真快乐的蓝妮雅走著舞步朝太阳微笑,扮鬼脸,又弯下腰一边唱歌一边采野花,这个动作做了很久,厌烦了,才又吆喝牧羊犬一起去追赶打架的公羊。

蓝妮雅:“天啦,你们又为了爱情和交配权在打架。”她怒气地对两只公羊斥责。“小可爱,快冲上去咬它们。”她拍著其中一只牧羊犬说,“真不知害羞,这有什么好打架的,那边的母羊那么多,就你们两只公羊,一只至少可以分得十五位妃子,嘿,十五位妃子还不够你们享受?”牧羊犬终于把两只公羊驱散,她又带著牧羊犬去散步采野花。但一会儿之后,两只公羊又寻戏打架。蓝妮雅听见打架声又朝这边跑来,边跑边怒斥公羊。“该死的家伙,你们实在是够折磨人呢!”她冲上去挥起皮鞭狠狠地抽打公羊。“我讨厌公羊,我讨厌雄性。”虽然抽打得很凶狠,但她动作很可爱,令人羡慕。

3、同是金沙江边

蓝妮雅正在草地上弯腰采野花,一个披著卷发的三十五岁男人突然递给她一张纸。

蓝妮雅:大吃一惊:“这是什么?”

广告商:“一张广告。”

蓝妮雅:“什么广告?”她看著他。

广告商:“北京电影学院要在金沙江县城招生。”

蓝妮雅:“北京电影学院来这里招生?” 她越发吃惊。

广告商:“一点也不错。美丽的姑娘。”

蓝妮雅:“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广告商:“关系大大的有呢,你可以去报考电影学院,那所学校棒极了。”

蓝妮雅:“我去报考电影学院?一个金沙江边的放牧姑娘?”

广告商:“金沙江边放牧姑娘去报考电影学院,比很多城市姑娘都要棒。”他咧嘴笑起来。

蓝妮雅:似信非信,扭怩很久才胆怯地说:“你看我行吗?”

广告商:“怎么不行?”他上下打量她很久,“我看你挺可爱的。”

蓝妮雅:“可是……”低头看著身上破衣烂衫,“可是我很土里巴俗,甚至没有一双象样的靴子穿在脚上。人家电影学院要的是……是……是城市现代美。”

广告商:“可你也有大自然原始之美呀,你这种美是所有城市姑娘都没有的。”

蓝妮雅:惊讶地说:“我不懂什么叫做大自然原始之美。先生。”

广告商:“这个嘛,说来很简单。”他望著远处鄙夷地耸耸肩,“就是不懂得娇揉造作和未施脂粉的姑娘。”

蓝妮雅:“未施脂粉我懂,可是矫揉造作我不懂。”她摇著头。

广告商:“就跟施了脂粉同一个道理。”广告商回头重新打量她,“啊,可爱的姑娘,你是草原上一朵最迷人的野花,最自然的野花,最芳香又最令人激动的野花。如果我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者,马上就可以发一张入学通知书给你,让你进入那座所有姑娘梦想的殿堂。”他有些夸张地说,又笑了笑。“对,梦想的殿堂。”

蓝妮雅:有几分不悦:“很遗憾,可惜你不是,要是你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老师多好,那样的话我会很高兴,甚至会高兴得跳起来。”

广告商:“是啊,真叫丧气。不过美丽的姑娘,一个月之后你可以去试一试。演电影可比在这千里草原放牧有意思哦,那里是另一个五彩缤纷的梦幻世界呢。”他又神秘地笑著。“你会在那个世界里神魂颠倒。”

蓝妮雅:“犹豫一阵。她说:”我可以去试试看。

广告商:“你一定要去,千万别错过机会。北京电影学院还从来没有在这里招过生哦。”

蓝妮雅:“谢谢你,好心的先生。”她弯腰鞠躬以示礼貌。

广告商:“再见,美丽的金沙江姑娘,祝你美梦成真。”

蓝妮雅:“再见。”目送他走远,在草原上伫立很久。一边迈步一边问。“我的美梦会成真吗?”她望著那些羊群。

4、蓝妮雅卧室

早晨天刚亮,蓝妮雅在衣柜翻半天,才勉强找到一件象样的素色裙子穿上,接著又拿来一双旧红靴套在脚上。对著镜子梳头,梳成新疆姑娘数十条小辫子。头发染成火红色。往娇脸上画眉施粉抹胭脂。五十岁的母亲早已起床,正行走在走廊上。

  氏:在门口敲门:“天都大亮啦,还耐在床上,简直是懒丫头。”她沉下脸抱怨。

蓝妮雅:“没有,妈妈,我已经起床啦。”

  氏:“起床怎么不开门。”她气哼哼说,仍然在敲门。

蓝妮雅:“我……我还在穿衣服。”

  氏:“你穿衣服要多久?”不耐烦打门,里面没动静,生气地推开门,往里看了看。“奇怪,你穿得那么干净去哪里?”

蓝妮雅:惊慌失措地逃避著她尖利的眼睛。“不,不去哪里。”

  氏:又看她一阵。“不去哪里?为什么穿得象过节一样?你过节还没有穿这么好呢?”

蓝妮雅:“我……今天想过节。”

  氏:“刚过完农历新年,你简直是胡闹。”走进屋凶狠地斥责:“把衣服脱下来,谁叫你穿上这些衣服的。”

蓝妮雅:急忙逃开:“不,妈妈。”几乎要哭。

  氏:“快脱下来!”

蓝妮雅:“我要穿著它去放牧。”

  氏:“放牧穿旧衣服,这身衣服还有七成新,你不能穿它。”

蓝妮雅:她生气地反驳:“我就是要穿它。”

  氏:“你还化了妆,天啦,你今天到底要去跟谁约会?”

蓝妮雅:“谁也不约会,除了那群雪白的羊群。”委屈的眼泪在眼窝里打转。

  氏:“谁肯相信你,撒谎!”她对女儿不客气。

蓝妮雅:拿起放羊皮鞭,“妈妈,我要走了,请你别挡在门口。”

  氏:“你今天不脱下这身衣服,休想从这道门口出去。”她非常凶狠。

蓝妮雅:“亲爱的妈妈,你别那么残忍嘛,我是你唯一的女儿,我要出去放牧。”

  氏:“我的残忍对你有好处,你这个死丫头。穿得这么好,画得这么美。”

蓝妮雅:“可是太阳升起很高,我该出去放羊了。”说完突然打开窗户,从桌子和窗户跳出去。

  氏:破口大骂,“好个野姑娘,简直是一个没有教养的野家伙,你这辈子会遭孽的。蓝妮雅,你会造孽的。”她在那里气得发抖。

5、金沙江边

蓝妮雅赶著羊群来到江边,让羊群在江边吃草,自己则在四处张望,突然发现远处有马在吃草,便朝那边小心走去。那里有一个放马男孩在打盹,蓝妮雅张望很久,才小心翼翼走向一匹白马,然后抓住尾巴一跃跳上去,立即拍马扬鞭,不一会儿便跑出一段距离。

  孩:突然醒来。“偷马贼,停下!我叫你停下!”

蓝妮雅听见了,但一种路狂奔。男孩立即跳起来冲向一匹黑马,骑上猛追。“停下,可恶的偷马贼!你是什么人,竟敢偷我的马。”

蓝妮雅:回头看他一眼:“小兄弟,我借用一下,等会儿还给你,你别著急。”

  孩:“见鬼,偷马贼还给还马的道理。停下。”

蓝妮雅:“我不是偷马贼,我只是向你借马。”

  孩:“你分明就是偷马贼。”气极败坏地追赶。

蓝妮雅拉开距离奔驰在远处,然后是爬上山顶,又俯冲下山腰,再涉水过河,行走在一片绿色草原上。

6、金沙江县城

蓝妮雅:在一处寄马处拴马,马累出一身汗,她抚摸一阵。“亲爱的,走了这么长的路,你很累,是不是。”后来又找来草料喂马。

离开马棚,在金沙江县城东张西望走著。

7、县城招生办门外

门口悬挂“招生办公室”字牌。

门外走廊和院子里站著很多风华青春姑娘,穿得花花绿绿非常时髦,在那里挤来挤去,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吵闹声像麻雀。招生工作进行得很慢。不时有人在骂骂咧咧。

昆明姑娘:“天啦,我们还要等多久呀?”

县城姑娘:“谁知道呢。”

昆明姑娘:“我们整整等了两个小时。”

县城姑娘:“那就再等两个小时吧。”

昆明姑娘:“我可没有那个耐心。”

县城姑娘:“我也没有。”

昆明姑娘:“他们到底在里面做什么?”

县城姑娘:“看姑娘的娇脸吧,不然怎么会耽误这么久。”

昆明姑娘:“看一百个姑娘的娇脸也等不了这么久。简直太奇怪了。”

县城姑娘:“可他们就是要用那么久。哼”

昆明姑娘:“真气死人啦。”跺脚生气。两个姑娘转过头望着别人。

8、招生办公室

一张木桌前坐著三个四十岁左右神情严肃招生者。对面坐著一个羞红著娇脸的应考女孩。

招生者:“嗯,你刚才的回答还不错,现在请你站起来走几步路。”

姑娘甲:作难地“怎么个走法?我不会走路。”

招生者:“什么?你连走路都不会?”

姑娘甲:羞愧地“当然会,可你是要我走舞步,难道不是吗?”

招生者:“你若不走舞步,叫我如何看你的身材?”他沉下脸。

姑娘甲:“我你非得要看我的身材吗?”

招生者:“我不看你的身材,去看谁的身材?岂有此理。”

姑娘甲:丧气地、歪歪倒倒走几步,回头望著招生者,非常狼狈。

招生者:很厌烦地。“你被淘汰啦。”另一个招生者挥手:“你出去!下一个进来,快一点,你耽误太多的时间。我们的工作慢得象蜗牛。”

9、办公室外面

蓝妮雅:她看见众多等待考试者皱起眉头。“哦,这么多姑娘应考,而且她们都很美丽呢。”说著她便往人堆里挤去。

昆明姑娘:很生气,蓝妮雅鲁莽地撞到她身上。“哼,你在挤什么呀?瞧你这个乡巴佬。”

蓝妮雅:“不好意思,很对不起。”她弯一弯腰。“我很抱歉。”

昆明姑娘:“光对不起就算啦,你弄皱我的漂亮衣服。”她突然发起火来。

蓝妮雅:“我向你道歉。”她又鞠躬。

昆明姑娘:“我不要你道歉。”她双手叉腰。

蓝妮雅:“那我为你理理平。”她很尴尬。

县城姑娘:“她不要你理理平。”

昆明姑娘:“你那双手太脏,不配理理平。”

蓝妮雅无言,羞涩,红著娇脸。

昆明姑娘狠狠地瞪蓝妮雅

蓝妮雅急忙低下头,显得十分狼狈。

10、办公室内

三个招生者对面坐著一个神色慌张的姑娘,那姑娘涨红脸几乎要哭出声。

招生者:“接连问十个问题,你连其中一个也回答不上。那么我再问你,孙道临是谁。”

姑娘乙:“不知道。”她狼狈地摇头。

招生者:“刘晓庆呢?”

姑娘乙:“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她皱起眉头问。

两个招生者大笑不止,仿佛很开心。

招生者:“那么我再问你一个,唐国强呢?”

姑娘乙:“我认识唐国强,他是我表哥,他在乡下开著一台拖拉机耕地。”

两个招生者齐声大笑。

招生者:很生气地。“你被淘汰啦。出去。”他厌烦地挥手。

另一个招生者又朝门口喊:“下一个进来,快一点。”接著又转过头。“你还没有出去呀,你怎么这么慢呢?”

11、办公室外面

昆明姑娘:等得不耐烦,跟蓝妮雅搭话。“你是来参加招生考试的吗?我猜。”

蓝妮雅:怯怯的。“是的,你也一样吗?”

昆明姑娘:“当然啰,不然来这个鬼地方做什么。”她傲慢地耸肩,脸上神色难看。

县城姑娘:“她住在四季如春的昆明大都市,不是为了参加招生考试,她才不来这种小地方呢。”

昆明姑娘:“确实是小地方,哼,小得不能再小了,只有小指头这么大。”

蓝妮雅:吃惊地。“你住在美丽的昆明吗?”她停顿一会。“听说那里风光如画。”

昆明姑娘:“天底下就数那儿最迷人。”她颇骄傲。

蓝妮雅:眨巴眼睛。“哪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当然啰,我是说来金沙江。”

昆明姑娘:“得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参加考试,我想到电影学院读书和演电影。”

蓝妮雅:“昆明那里没有电影学院招生吗?”

昆明姑娘:“当然有,可那里考试的人太多,我没有考上。”

县城姑娘:“所以她就来到金沙江县城参加考试。”

蓝妮雅:“可是你 样做,不就占了金沙江姑娘的名额吗?”她有些不悦。

昆明姑娘:生气地说。“这年头谁有本事谁上,我占谁的名额啦?你这个人好奇怪耶。”

县城姑娘:“电影学院招生很挑剔,即使你有本事,也不一定考得上。”她在旁边补充。

昆明姑娘:“即使你有本事考上,如果你土气巴俗的也会被淘汰。”

蓝妮雅:“真的?”她又很惊讶地发问。

县城姑娘:“她骗你做什么。演电影又不是在草原上放牧。”

昆明姑娘:“象你这种土里巴俗的姑娘,大概一辈子也只能在草原上放牧。”

蓝妮雅立即不高兴起来,羞红著脸低下头,用脚踢著地面。

11号《大陆新娘》 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北风光

 11号《大陆新娘》 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号《大陆新娘》 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11号《大陆新娘》 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