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22  

2016-09-13 07:4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58.街边一家露天餐馆

街边一家露天餐馆,荒太从商店退出来以后,站了一会儿,又走到露天餐馆访问一位掌厨的师傅,那人戴起高高的桶帽,穿起白衣服。

  太:向那人礼貌地鞠一躬,“师傅,你好,你知道以前这个地方吗?”

  傅:“不太清楚,你要问什么,朋友。”那人停止工作。

  太:“以前这个地方是一座军中乐园,军中乐园里有一位美丽的女人。”

  傅:“我听说过军中乐园,还听说过军中乐园里全是美丽的女人。”

  太:“对,她们都些美丽的女人,但这些美丽的女人中还有一个最美丽的女人,她叫白玫瑰方方小姐,你认识她吗?”

  傅:摇头,“我不认识她,我只是听说这里以前是军中乐园,这里是很多军人与女人快乐的地方。”

  太:“你说得不错,这个地方确实很快乐。可是这里改建成街道之后,那些女人搬到哪里去了呢?”

  傅:“我不知道,朋友,也许,她们已经改行。”

  太:大吃一惊,“改行?”

  傅:“我的意思是说,当这些街道以及建筑物修建和兴起的时候,昔日的军中乐园就完全消失了。因为现在很多大陆老兵死的死,病的病,不死不病的也结了婚,生了子,他们再也不需要军中乐园了,过去的军中乐园早已成为历史。”

  太:大吃一惊,瞪大眼睛。“军中乐园已经成为历史?”

  傅:“是啊,难道你还不相信吗?”他看了荒太一阵,“可是那是一段很有人文气息的历史,很得军心的历史,虽然那段曾经存在过的历史消失了,不见了,可是听说很多大陆军人都很怀念那段历史,你该不是怀念那段历史才来这里的吧?”

  太:“我就是因为怀念那段宝贝历史才来这里的。师傅,我可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

  傅:“是吗?”他上上 下下打量荒太,“那段历史对你的影响很深刻吗?”

  太:点头,“当然很深刻。”过了片刻又说:“我在那段富有人文气息的历史中爱上一位美丽女人,而且她还非常富有。”

  傅:“对啦,你刚才说过,她叫白玫瑰方方小姐。”

  太:“是的,就是她,十六年来,我一直在心里清清楚楚地刻上她的名字。”

  傅:笑著拍拍他,“啊!你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不过这么多年来,你在做什么?”

  太:“我一直都在远离她。”

  傅:“你为什么要远离她,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两个相爱的人要在一起,那才叫甜蜜的爱情,白头偕老的爱情。”

  太:“可是一只魔鬼的手把我们活生生分开了,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

  傅:“看样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头,遭受了不少冤屈,朋友。”

  太:“是的,别人把我当成疯子关进疯人院,我在那里度过了十六年岁月,现在我的样子几乎像疯子。”

  傅:相当吃惊,“啊,朋友!”

  太:“你别一副惊讶与不相信的样子,从前我也一个美貌的人物,而且还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可是我的今天卑贱如狗,连街边的路人也不肯理我。”

  傅:“我会理你的,朋友,请你别介意。对了,我祝愿你能够找到那位美丽的白玫瑰方方小姐。”

  太:“谢谢你,愿你长寿快乐!”他向他鞠一躬。

1059.街头路上

荒太又摇摇晃晃走了一会儿,停在街头路上。

第54集

  太:“我上哪里去找她呢?”

1060.乡间田野里

  太:“白玫瑰方方小姐,我心中最美丽的女人,你到底藏在哪里呀!”停在街头路上。

  太:“我上哪里去找她呢?”

1061.乡间田野里

  太:“白玫瑰方方小姐,我心中最美丽的女人,你到底藏在哪里呀!”停下来,望著远天说完,又狼狈失望地走路,后来走过一座小桥。

1062.方方豪华大厦门口

过去方方的豪华大厦不见了,变成一堆石头山,石头山上长著小树灌木和杂草,里面还有鸟雀野兔等动物。原来的大门也变成废墟,只留下几根铁桩在那里。

荒太站在那里,奇怪的眼睛瞪成铜铃。

  太:“啊!天啦,难道我走错了路吗?难道这里从前不是白玫瑰方方小姐的豪华大厦吗?”他眨巴起眼睛,看了很久,“可是我分明又没有走错路,它就是在这里呀!我还看见那些昔日的天梯,昔日的断垣墙壁,它过去可是美仑美奂的呢,无与伦比的呢?”又看了一会儿再说:“天啦,它是如何变成这副模样的呢?是什么东西让它变成这副模样的呢?”过了半晌又说:“这里怎么会变成一片废墟呢?不,它已经不是一片废墟,它已经变成一座荒山,一座石头山,被世人永远忘记和丢弃的石头山。可是心爱的白玫瑰方方小姐,当你的豪华大厦变成一座荒无人迹的石头山之后,你又去了哪里?”他相当悲伤,相当绝望,潮润的眼睛闪烁出泪花。

1063.荒太回忆镜头

一、方方和荒太站在石头大厦外花园走道上,两个人抬头注视著大厦。

  太:相当惊讶,“哦,白玫瑰方方小姐,这是一座多么漂亮而又坚固的石头房子啊!”

  方:很骄傲地望著他,“你喜欢吗?”

  太:“当然喜欢啰,我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这么漂亮的房子。”

  方:“其实它的外表一点也不漂亮,它的内部装饰才称得上漂亮。”

  太;“是吗?”他发出疑问,“方方小姐。”

  方:“我们进去看看吧,进去你就知道啦!”她笑得相当甜蜜。

二、大自然客厅

镜头同681。五楼是一间大自然客厅,里面种著各种美丽花草,摆设起各种绿树盆景,连天花板下也吊起许多青绿葡萄藤,还有巨大的山芋莲和国王树。其间有好几张皮沙发。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太:相当高兴地惊呼,“唔,这些花草真漂亮,这些绿树真好看。”

  方:得意地笑著,“是吗?荒太先生。”

  太:“看来你很喜欢园艺,可能对这种东西还颇有研究。”

  方:“老实说,我对这些东西没有研究,不过我超喜欢把大自然当中的东西搬进客厅里来,尽量使客厅看起来不像客厅,而更像大自然。”

  太:走过去高兴地坐在一张沙发上,“啊!坐在这里真舒服,好像有一种享受春天的感觉。”

  方:笑著,“荒太先生,这里永远是春天,没有夏天,也没有冬天。”

荒太:“春天的感觉懒洋洋的,我好想在这上面睡上一觉。”

  方:“你想睡就睡吧。”

荒太闭上眼睛睡过去。

  太:很久后又一跃坐起来,“天啦!我怎么在这里睡著啦?”他揉著眼睛。

  方:温柔地笑著,“你已经睡了四个小时。”

  太:“什么?四个小时?”

  方:“是啊,一分都不少。”她笑著点头。

三、三楼油画餐厅

镜头同619。一间巨大的凝脂色餐厅,餐厅的墙上挂著很多油画,贝里拉和李比利的作品极多,其中还有雷尼和米开朗基啰的。荒太跟方方走进餐厅时,立即被这里的奢华气氛吸引住,然后停下来。

  太:相当吃惊,“啊!我仿佛突然走进美丽女人博物馆。”

  子:“我所说,荒太先生是美丽女人博物馆的馆长。”

  方:“是吗?”她看著荒太。“这么说你也喜欢西洋油画啰?”

  太:“老实告诉你,我迷上西洋油画。”他点头。

  方:“你是什么时候迷上的?荒太先生。”

  太:“过去一位西方传教士到过我老家,他送过我一本《圣经故事》书籍,我经常翻看那些故事,久而久之爱上西方东西。”

  方:“这么说,我与你的爱好是一致的,我也因为经常爱翻看一些西方的书籍,久而久之爱上西方的东西。我认为这些中世纪的西方艺术,是世界艺术最顶级真品,不管你从哪个方面去看它,它们都是那么真实伟大,完美无缺。”

  太:“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他转过头望她。

  方:“我说的是伟大的勇士大卫,他是男人中最顶级男人。”

四、华丽的温泉池,镜头同621

华丽的温泉池全系白色大理石镶嵌,温泉池很大,池水中间堆起黑石头假山,温泉从假山顶部流出,形成瀑布飞流下来,聚成白花花水帘,两个人站在温泉池边上。

  太:又相当惊讶,“啊,好大一个池子呀!”

接著,两个人就一起跳进池子里游开了,他们一会儿游到这边,一会儿游到那边,游得非常幸福,非常自在。拍摄一组两个游泳的各种姿式镜头。后来两个人游到瀑布下面,坐在黑假山石头上淋著水帘。

  太:“哦,这样淋雨帘真舒服,方方小姐。”

  方:从雨帘中望著他,“是吗?你回家以后会想念这里吗?荒太先生。”

  太:闭著眼睛,“当然会想念。”接著又笑著睁开眼睛,“这条水帘真美。”

  方:“倘若你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游泳。虽然这里不算什么奇水美景,可是这里的幽静也会使人赏心悦目。”

  太:“如果我经常来这里,难道你不会生气吗?这里是你的私人禁地,这里到处有你身体的芳香,一个男人闯到这里来,总是不太适合的。”

  方:“合适与不合适完全是事在人为,我说它合适它就合适,我说它不合适,它就不合适。”

  太:“那么我闯到这里来,你认为它合适吗?方方小姐。”

  方:“是的,荒太先生,我也很寂寞,我也想有一个男朋友,偶儿在一起说一说话,散一散心,这样对生活会有帮助。”她笑著。

  太:停了一会儿才回答,“你认为我有资格做你这位幸运的朋友吗?”

  方:“虽然目前我不认为你有资格,但是你可以试一试,反正时间还很长,荒太先生。”

五、方方奢华的大卧室

一间巨大的卧室里,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白色,天花板下有美丽的黄金灯饰,地毯是白色长毛地毯,黄金大床上的被子枕头床单全系白色,从天花板倾下的蚊帐也是白色。

  太;惊讶地站在地毯上,“这里是王后的卧室?还是公主的卧室?”他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很调皮。

  方:“管它是王后还是公主,反正它是我的卧室。”她站在他身边,很得意地笑著。

  太:“你平时睡在这间卧室里,一定很舒服吧?”

  方:“其实也不太舒服。”

  太;“什么?不太舒服?你一个人睡在这里,夜里会做梦吗?”

  方:“我从来不做梦。”她摇头。

  太:幸福地笑著,“那么让我来叫你做梦,做很多很多的梦。”说完他拦腰抱起她走向大床,将她放在床上。他扑在床上吻她,捉弄她,方方一边挣扎,一边半推半就。两个人玩得高兴,玩得快乐,玩得拥抱住从床这头滚到床那头,又从床那头滚到床这头。方方弄乱了头发,荒太也衣不遮体,两个人仍然难舍难分,后来他们干脆从床上滚到地上,又在地上滚来滚去,双方不停地亲吻,不停地捉弄,非常浪漫,非常有趣。两人滚著滚著,又突然停下来深深地看著对方,头抵住头。

  方:“荒太先生,你爱我吗?”

  太:“你说呢?”

  方:“我不知道。”

  太:“我当然爱你啰,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爱得你很深很深。”

  方:“有巴士海峡深吗?”

  太:“比巴士海峡还要深,方方小姐!”

  方:“谢谢你,荒太先生。”

1064.回忆幻化为现实

荒太老态龙钟地站在那里,眼睛流著眼泪,神色十分沮丧。

  太:“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一位高山阿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在打猎,一只手拎枪,另一只手拎著野兔。

  人:“它是一个女人的石头大厦。”

  太:抬起头有些吃惊,“我知道它是一个女人的石头大厦,可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吗?”

  太:摇头,“我不知道。”

  人:“十三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地震。”

  太:“什么?这里发生过地震?”

  人:沉下脸,“它是九点四级的地震,是全世界最强烈的地震,而且地震中心就在这一带。你没有看见那边山峰也被震塌了吗?”他指著一个方向。“它过去可是桧木林立,绿得青翠的地方,如今变成一座光秃秃山头。”

  太:“啊,太可怕了!”他打个寒战,“难道那场地震让这里的一切都改变籽吗?”

  人:“一切都改变了,这里原来的样子完全不复存在了。”

  太:“是吗?”

  人:“你不是看见到处都是石头废墟,到处都是杂草丛生吗?”

荒太绝望地点点头。

  人:用枪戳了戳下巴颏儿,“听说这堆石头底下还埋葬著一个女人。”

  太:“她是不是叫白玫瑰方方?”他急忙问。

  人:“我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

  太:“她从前是军中乐园的一位名妓。”

  人:“对,好像有人说过她是一位名妓。”

  太:“她真的埋葬在这堆石头底下吗?”

  人:“我还是不清楚,我是听别人说的。”

  太:突然双手抓住他,“你是听什么人说的?快告诉我。”

  人:“我是听打猎的人说的,那个打猎的人早不在这里打猎了。”

  太:“他在哪里打猎,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他。”

  人:“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在打猎时遭到台湾黑熊的攻击而死了。”

荒太深深地叹口气,之后又软弱地垂下双手。

1065.同上

高山阿哥走后,荒太坐在一块石头上,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膝上,沮丧地看著地面。

  太:“白玫瑰方方小姐真的死了吗?”过了一会又说:“如果她真的死了,我又应该为她做些什么呢?”又停顿片刻,“白玫瑰方方小姐活著时那么美丽,那么光彩照人,她的存在犹如一位高贵的王后,我怎么忘得掉她呢?”他轻轻地哭著,哭了一阵之后,又站起来慢步徘徊,一边走一边观察那些沉醒的石头,有时又弯腰用手去摸石头,摸那些灌木小树,摸著摸著,又哭起来。于是他又将头脸紧贴在石头上。

“啊!白玫瑰方方小姐,我心中最美丽的恋人!我已经来到你的身边,我对你的深切呼唤,你听得见吗?”他的悲伤眼泪又涌出来。“我是过去的荒太,那个又傻又可爱的美男子荒太!”他贴了一会儿,又开始沿著石头山转圈,他像个疯子似地,一路叫著:“白玫瑰方方小姐!白玫瑰方方小姐!……我最心爱的白玫瑰方方小姐!我最美丽的白玫瑰方方小姐!……白玫瑰方方小姐,白玫瑰方方小姐……”他一直在那里走来走去。

“啊!亲爱的白玫瑰方方小姐,你为什么还要沉睡呢?为什么不推开石头走出来呢?那些石头就像门一样,你只消轻轻一推,门就会打开。走出来见见我呀,为了你,我趁台中疯人院搬迁时,千辛万苦逃了出来,为什么不走出来看我一眼呢?”

“我不想告诉你,我是为了你才进台中疯人院的,因为那没有意思。我只想说:I  LOVE  YOU。如果说十六年前我没有爱过你,那么今天我是爱你的,我崇高的爱带著我去复仇,又带著我来寻找你,我为这个复仇和寻找你等了十六年,为何你不肯像从前那样,微笑著走出来欢迎我呢?”

“啊!那是怎样漫长的十六年呀,如何可怕难熬的十六年呀!我承认自己很笨,读书极少,但是我也看过《基度山伯爵》电影,那个倒霉的被人类抛弃的邓蒂斯也只坐过十三年监狱。美丽的方方小姐,绝世无双的方方小姐,台中疯人院比残暴的监狱还要残暴一百倍!”他这样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流出了悲伤的泪水。天也渐渐黑下来,进入黑夜。
10号《台北爱情》1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2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