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19  

2016-09-10 07:5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34.台北河边

河边草坪上,母女两个人赌气似地看著河水。河水在静静地流淌,她们并排站著。

  欢:“你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我的父亲就是荒太?既然我有父亲。”

  女:“你没有资格问我这样的问题。”

  欢:“妈妈,你太专治了,你实在专治得令人害怕。”

  女:“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要跟那个老男人结婚?”

  欢:“还不是为了我那可怜的电视收视率,最近几个月,我的电视收视率老是下滑。”

  女:“哼!为了你的电视收视率,你就可以跟你的父亲结婚吗?是这样的吗?”

  欢:“我知道我错了,但是你的错误比我更大。”

  女:又突然生起气来,“你还想挨耳光是不是?”欢欢无语。

  女:忍无可忍,“你的大逆不道真使我寒心。”欢欢依然沉默。

1035.街边

欢欢在人行道上走路,狼女一直跟著她,欢欢显得很生气,狼女比她更生气。

  欢:突然停下来,“你跟著我做什么?我要回家。”

  女:“我要上你家里去。”

  欢:“那是我自己的家,我不要你去。”

  女:“我一定要去。”

  欢:改变主意,“如果你要去,我就不回家。”她突然在人行道上坐下来。

  女:又奇怪又愕然地瞪她,“我跟你去,你就不回家,这是什么意思?”

欢欢扭头望著别处,不理她。

  女:“难道你害怕我看见你跟你父亲住在一起吗?你害怕我看见你们两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人,拥抱在一起亲热吗?”

  欢:“妈妈!”她扭过头来相当生气。

1036.欢欢粉黄色套房

欢欢一脸怒气地打开门走进去,狼女跟在她后面走进去,她在那里东看西看。

  女:看了一阵后问:“你父亲呢?他现在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欢:“我早说过,他走了。”

  女:“你说什么?他走了?难道你们是假结婚?”她大吃一惊。

欢欢:“对,我们是假结婚。”

狼女:“我不相信你们是假结婚,你们在电视上让全台湾人都知道,怎么可能是假结婚呢?你别再骗我了,他人藏在哪里?”她走过去打开浴室门检查。

  欢:站著没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今天早晨他就走了。”

  女:“是你把他藏起来了,他没有走。”

  欢:相当生气,“妈妈!”气得浑身发抖。

  女:“快说出他在哪里,我要当面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有一个女儿,今年二十三岁。”

  欢:“你当年怎么不告诉他呢?他说他从来没有女儿。”

  女:“当年他是一个很不成熟的男人,当年我欺骗了他。”

  欢:“这么说,他真的是我的父亲?”她吃惊地问。

  女:“难道你还会有第二个父亲吗?”她斥责她。

1037.欢欢回忆镜头

欢欢粉黄色套房里,荒太穿起他从前的衣服,梳理好长发,收拾好胡子,准备离开。

  太:“美丽而热情的欢欢,我要走啦。谢谢你这些天来的热情招待,让我喝到很多美酒,也吃到不少丰盛食物,而且最最难得可贵的是,你还让我这个流浪乞丐跟你结婚,并且上了电视,你的心肠太好了,我真是对你感激不尽。”他向欢欢弯腰鞠躬。

  欢:很高兴地笑著,“没什么,荒太,真的没什么。我也应该感激你,是你让我的电视收率率在一夜之间爬上顶峰。我不会忘记你,虽然你是一个老疯子,一个流浪乞丐,我用极不公正的手段绑架了你,但你仍然帮助我缔造了生命的奇迹。”

  太:谦虚地笑著,“如果这奇迹让你高兴,我也很高兴,再见了,欢欢,愿你永远调皮,永远美丽!”

  欢:“你要去哪里,荒太先生。”

  太:“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总之,那里有自由,我就会在哪里住下来。”

  欢:“愿你的头发又长又粗,愿你的胡子永远浓密!”她向他弯腰致礼。

  太:“谢谢你,欢欢,真的很谢谢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再见!”他挥手走向门口。

  欢:也举起手,“再见!”

1038.欢欢回忆幻化为现实

镜头同1019。母女两个仍然面对面难堪地站著。

  欢:“妈妈,你该走了。”良久,她说。

  女:“我当然会走。既然你这个糊涂的孩子,在电视上公开侮辱自己,我也受不了这个侮辱,我这回是第一次来你家,也是最后一次来你家,我不想再见到你。”

  欢:“我也不想再见到你,虽然你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二十三年来,你把对父亲的恨,全部倾倒在我身上,你是天底下最没有良心的母亲。”

狼女又怒气满腔地掴她一个耳光。

  欢:摸住被她打痛的半边脸,射出憎恨的火光。“不管你如何打我,憎恨我,我都要仇恨你,是你造成了今天我这不幸的命运,造成了我父亲不幸的命运。如果当初你和父亲结婚,今天我们三个人的命运都会大不同,而你也不会因为失去叶英而烦恼,而仇恨全世界。可是你却是一个专门带给别人灾难的女人,你抛弃我父亲跟叶华爸爸结婚,你并没有带给叶华爸爸幸福,今天你同样给他制造了灾难,妈妈,不,狼女小姐,你是一个相当冷酷傲慢,而又不知道检讨和反醒的可怕女人,我们将从此势不两立。”

  女:“你说完了吗?”她声音很尖刻。

欢欢愕然地看著她。

1039.叶华别墅

叶英书房里,所有装饰摆设如前,叶华夫妇站在里面,狼女用手抚摸著叶英从前的书籍,脸色哀伤,悲痛。

  女:沉默良久后说:“时间过去这么久,军事法庭的人还没有把凶手调查出来吗?”

  华:“没有,我看他们好像是调查不出来了。”

  女:大吃一惊,“如果调查不出来,怎么办?难道我们漂亮的叶英就这样被冤枉死吗?”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们的叶英很善良,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他不应该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

  华:“耐心一点吧。”他握住妻子的手,“相信军事法庭的人,他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雁过会落下影子,我不相信那个枪杀叶英的人,不会在其它地方落下证据。”

  女:“除非他不小心,又在别的地方犯罪,否则,军事法庭的人一辈子也抓不到他。”

1040.欢欢粉黄色卧室

欢欢正坐在化妆镜前面梳妆打扮,因为高兴,她向镜子里面的人扮个鬼脸。

  欢:“我很快乐,你快乐吗?”

镜子里面的人不回答。

  欢:“我知道你很快乐,是不是?”突然门铃很惊慌地响起来。

  欢:急忙跳起来,“来啦,我来啦!”她边跑边说:可是当她打开门时,又大吃一惊,“你……你们是谁?”

五六个陌生人出现在门口。

周军警:“我们是军事法庭的调查人员。”

  欢:“我这里又没有坏人,你们来调查什么?”

周军警:“对不起,欢欢小姐,打扰你了,不过我们想进屋来看看。”他略点一下头。

  欢:非常生气,“你们有搜索票吗?”

周军警:“当然有搜票啰。”他将手里一张纸晃了晃,“你以为我们是乱闯私人民宅的强盗?”

  欢:“反正你们手里拿著枪,你们的行为就是十足的强盗行为。”她大声斥责。

周军警:“可是我们的行为是向被害人负责,是向叶华总长负责。”

  欢:又惊讶得不知所措,“叶华总长?你为什么要提到叶华总长?”

其它调查人员已经进到屋里去搜索,他们东翻西翻,打开浴室衣橱,连地上的假发杂志和啤酒瓶都不放过。

周军警:“是叶华总长要我们来搜索这里的。”

  欢:“啊,这是真的吗?”她瞪著大大的眼睛,所有调查人员继续掀开床铺沙发,翻箱倒柜。

第53集

1041.叶华办公室

叶华站在墙上聚精会神看地图,拿著笔在图上作演示。狼女突然从门口进来,满脸怒气。

  女:“你为什么叫军事法庭的人去搜索欢欢的住处?”

  华:转过头,冷漠地看她,沉思一阵才说:“我对欢欢的住处起了疑心。”

  女:“你过去从来没有对她起过疑心,为什么现在对她突然起疑心?”

  华:“我也看了电视,GOODTV电视台的实况转播引起了我的注意。”

  女:“你的意思是,你也看见了那场荒唐的世纪婚礼?”

  华:“不错,我从那个兽王打扮的人身上,认出了荒太。”

  女:“所以呢?”

  华:“所以我就跟踪你去了欢欢的楼下。”

  女:相当震惊,“什么?你一直都在跟踪我?”她气极败地瞪他。

叶华冷冷地点头。

  女:激动地涨红著脸,“叶华,你真卑鄙,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呢?你怎么可以对你的妻子起疑心呢?”

  华:“自从欢欢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我就开始起疑心,我认为欢欢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会找上门来认你这个母亲的,尽管你当时完全否认,可我认为你还是她的母亲,到后来我也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女:“欢欢不是我的孩子,到死我都不承认她是我的孩子。”

  华:“哪你为什么要去找她?尤其是当她跟老疯子荒太举行荒唐的婚礼后,你去找她做什么?”

  女:“我去找她,是指责她不应该拿自己的青春当儿戏,把自己嫁给那个老疯子。”

  华:“如果她不是你的女儿,她嫁不嫁荒太那个老疯子,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又何况她根本不是真的嫁给他,她不过是在演一场戏而已,你在她上司为她举行的庆祝酒会上,把她拉开是什么意思?”

  女:“哼,我为你这种跟踪行为感到丢脸!我竟然不知道你是这种心怀鬼胎的人。叶华,你不是正人君子!”

  华:同样怒气冲冲,“我当然不是正人君子,难道你是正人君子吗?如果你是正人君子,为什么十六年前,你不告诉我你有一个孩子,你和另一个男人生了一个孩子,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我认识的,为什么你要这一切都蒙在鼓里,不让我知道?”

  女:“我说过,我和荒太根本没有关系,你这样怒火连天地指责我,毫无理由!”

  华:“不管我有没有理由,我都怀疑过你,跟踪过你。我把我的怀疑和跟踪告诉了军事法庭,我要他们去搜索欢欢的住处,如果在她那里找不出任何证据,我就证明你与欢欢和荒太之间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找出来足丝蚂迹的证据,你的所有谎言就不攻自破。”

10号《台北爱情》1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官邸美龄画
10号《台北爱情》1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1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