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91  

2016-08-31 08:5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9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70. 军中乐园院子里

院子里一棵树下,荒太和方方站在那里,那里停著荒太的汽车。

  方:大吃一惊,“什么?明天是你三十岁的生日?”

  太:“对,我已经三十岁了,为了告别明天以前的日子,我想搞一个生日派对。”

  方:“嘿,生日派对!我一听见这个名词就很高兴。美男子荒太先生,请你告诉我,你搞派对的内容易是什么?”

  太:“白天室外野宴,晚上室外舞会。”

  方:“室外野宴?室外舞会?”

  太:“对,就这两样。”

  方:“你真想得出来,荒太先生。”

  太:“你有时间来参加吗?”

  方:“白天我没有时间,不过晚上我到是有时间。”

  太:“我希望你晚上来参加,不过我很希望你带三十个姑娘来。”

  方:笑著,“这件小事包在我身上。”

  太:“如果开舞会没有女人参加,这种舞会不会成功!”

  方:“你放心好了,荒太先生,到时候你侍卫院有多少男人,我就带多少女人来,一个也不会少。”

  太:“谢谢你,白玫瑰方方小姐。”

771. 美丽女人博物馆

博物馆内阿林办事房。阿林坐在办事房里,正在埋头用笔做帐本,荒太从门口走进来,他朝荒太抬起头。

  林:“什么事,荒太馆长,你竟然亲自走进我的办事房。”

荒太递一张大红请柬给他。

  林:“这是什么东西?”他仔细看著。

  太:“明天请你到侍卫院吃免费午餐。”

  林:眨巴著眼睛,“吃免费午餐。”

  太:点点头,“晚上还有免费舞会。”

  林:有些吃惊,“晚上还会有免费舞会?”荒太又点点头。

  林:“有女人吗?”

  太:“当然有女人,开舞会怎么会没有女人?”

  林:“我一定来,荒太馆长。”

772. 士林官邸门口

门口外面草坪上,美苓独自坐在阳伞下面,她的脚下卧著一群哈巴狗,她怀中也抱住一只哈巴狗。她看见荒太把汽车停在草坪上,又看著他朝她走来,恭恭敬敬向她递上请柬。

  太:“美苓夫人,你好。”

  苓:“我很好,荒太,谢谢你。听说你明天要举行生日派对,是吗?”‘

  太:大吃一惊,“你都已经知道啦?”他看她一眼,“这消息传得真快!”

  苓:亲切地笑著,“美男子荒太,其实你也是侍卫院的名人,现在你总是在制造新闻。”

  太:有些不自在,“我制造了什么新闻?”

  苓:指著草坪上的汽车,“是那辆车让你制造了新闻。”

荒太无语。

  苓:“总之,我听别人说,你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物。”

  太:有些尴尬,“美苓夫人,你是在嘲笑我吗?”过了一会儿又说:“我自己没有能力,我开著别人送我的车,可是别人心甘情愿送给我,我也不能拂别人好意。”

  苓:严肃地瞪著他,“美男子荒太,我并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是在为你而高兴,即使有人送你一辆车,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我要说的是,你越来越像一个风流骄傲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会受到众多人的崇拜,当然也会受到一些人的嫉妒。”

  太:“你认为我会受到别人的嫉妒吗?”

  苓:“我说不准。”她笑著,“不过,明天我和总统先生都会来参加你的室外野宴。”

  太:“谢谢你和总统先生!”他点头致礼。

773. 辛棋别墅

辛其别墅客厅里,辛其抱住一只狗坐在沙发里,眼睛茫然地瞪著地面。荒太从外面走进来时,她不怀好意地看著他。

  棋:“你进来做什么?”

  太:“我进来邀请你,明天去侍卫院坐一坐。我知道你一直心情不好。”

  棋:“你知道我一直心情不好,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

她丈夫了闻声从书房里走出来。

  太:“我邀请你明天上我那里去,是为了让你散散心,明天美苓夫人也会去。”

  棋:“我不想见到美苓夫人。”

  太:有些吃惊,“怎么,你们两人吵架啦?”

  棋:“我们两人没有吵架,可是她害死了我的女儿。”

辛先生:“不是害死了我们女儿,是她叫叶华上门来演奏音乐,害死了我们的女儿。”

  太:有些尴尬,沉思一会儿,“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你们两个人还没有忘记?”

  棋:“事情虽然过去这么久,但我们没有办法忘记。”

  太:停片刻。“这么说,你们夫妻二人明天不会去侍卫院罗?”

  棋:“我们当然不会去侍卫院,只要叶华一天呆在侍卫院,我们就一天不会踏进侍卫院。”

  太:“你现在还在生叶华的气?”

  棋:“我永远都会生他的气。”停顿片刻,“不,我永远都会谊咒他,我认为他这个人会不得好死!”

  太:“可是他到现在还一直活得好好的,也就是说他的一切都还顺顺当当。”

  棋:“总有一天,上帝会瞪开眼睛惩罚他的,他是所有男人中最坏的坏蛋。我们走著瞧好了。”

  太:又犹豫一阵,“辛棋夫人,你真的不想去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吗?”

  棋:“真的不想去,美男子荒太,请你原谅我。自从我的女儿小淘气不幸死去之后,我什么样的派对都没有参加过。我的小淘气夺走了我的幸福,该死的叶华夺走了我的幸福,这座别墅成为我躲避痛苦的避难场所,这间客厅让我与世人隔绝。我不想见任何人,更不想见到美苓夫人和叶华,我打心里痛恨他们!痛恨他们!”

774. 辛棋别墅门口

辛先生从客厅一直把荒太推到门口,站在院子里与他告别。

辛先生:“荒太先生,你回去吧。谢谢你的邀请,我心领了就是了。”

  太:“连你也不想去吗?”

辛先生:“的是,夫人不想去,我也不想去。”

  太:“可是你们每天呆在家里也很沉闷。小淘气既然已经死了,也没有办法让她复活,你们为何不出去走一走?”

辛先生:“辛棋夫人不肯出门,我也没有办法出门,你知道她脾气很固执。”

  太:“你们老是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如果小淘气知道你们这样为她伤心,大概她也不会很高兴。”

辛先生:“我劝过她很多次,可她就是不听,她不仅跟我作对,她也要跟她自己作对,她天生就是这样脾气的怪人。”

  太:唉口气,“好吧,你回去。”

辛先生:“谢谢你来看我们。”

775. 辛棋别墅内

客厅里,辛棋仍然怒气冲冲地坐著,辛先生从外面走进来,站在她面前。

辛先生:“你怎么不答应他的邀请,这样你就不必每天坐在这里发呆,唔,你每天坐在这里发呆,真让我受不了。”

  棋:“我答应他的邀请?”她狠狠地看著他,“你要让我去看叶华那张得意的脸庞吗?叶华那个坏蛋还没有死,我一看见他就会恨得咬牙切齿。他是杀死我女儿小淘气的凶手。我不是宽容大度的女人,我根本不能去见他,因为我无法原谅他,即使你要原谅他,我也不会原谅他。”

辛先生:相当生气,“你不是不肯原谅他,你是不肯原谅你自己,是自己故意跟别人过不去。好啦,你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抱起你心爱的狗儿,这样的生活对你来说也不错。”停顿一会儿又说,“不过,你要是早这样规规矩矩,安份守已,不到美苓夫人家去招惹事非,把叶华弄到家里来演奏什么音乐,那么今天的小淘气仍然在家里,今天的叶华也不会认识我们的小淘气。”

  棋:“我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情。”

辛先生:“难道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误而导致的吗?”

  棋:激动地苍白著脸,“我没有错,是美苓夫人的错!是叶华的错!是叶华的错!你听清楚了吗?”她霍地站起来。

776. 侍卫院门口

侍卫院门口草坪上,摆著十几个长型铁炉,铁炉里烧著红彤彤炭火,炭火上面放著烤肉架,肉架上面烤著各种肉类,有牛肉羊肉,还有鱼和大虾,在铁炉的两边,还摆著很多张长条形餐桌,餐桌上面放著酒、饮料,刀叉和筷子,还有盐和各种佐料,旁边还有椅子,可以供人坐下。此处草坪上还摆有成箱成箱的酒和饮料,还有太多太多的肉类。另外荒太还请来十来个厨师帮忙,厨师们都穿著白衣服,头上戴著白色高桶帽。

草坪上站著很多人,他们分别是荒太、厨娘、张一、叶华、陆儿、狼女和她的仆人阿秀、周军警、李少校、侍卫队全体队员,十几个宪兵队员,阿林副馆长。

野宴开始时,所有人都在那里烤肉或吃肉,或喝酒,或说话,或自己调配佐料,场面非常热闹。

叶华、狼女和李少校三个坐在一起,他们的仆人在身边侍候他们,其余的人坐在另一边,有的有人侍候,有的则自己动手。

野宴开始不久,美苓和总统也来了,他们的汽车直接开进侍卫院,两人下车走过来,立即引起一阵骚动。

  人:“总统先生好。”大家站起来。

  统:“弟兄们好。”他摆一摆手。

  人:“美苓夫人好。”

  苓:“大家好。”

  太:“向总统先生致敬。”微微弯腰示礼。

  统:“谢谢。野宴开得怎么样?”

  太:“很好。谢谢你的光临。”

  苓:笑著,“你真有意思,荒太。”

  太:又行一个礼,“谢谢美苓夫人。”之后又说“二人请这边坐。”

总统夫妇在荒太指定的位置上坐下。立即就有侍者在他们面前的长条桌上铺上桌布,摆上鲜花和餐具,那些餐具是刀叉和盘子,一些佐料瓶子。转眼又有人送上烤肉。两人慢慢地斯文地吃著,但不时有人来向他们问好。

  林:走过来向他们谦虚地弯腰,“总统先生,我向你致敬。美苓夫人,我向你致敬。”

总统和夫人说:“我们向你致敬。”

  苓:对他笑著,“你今天能来这里参加野宴,我很高兴。”

  林:也笑著,“我能够在这里见到你,我很高兴。”之后他退到另一边坐下。

大家沉默一阵后,厨娘突然有些尴尬地走过来。

  娘:她向总统鞠一躬。“我是荒太先生的厨娘,你是总统先生吗?”

  统:笑著点点头,“对,我就是总统先生。”

  娘:“你好。我听荒太先生无数次地谈起过你,可是直到今天才有幸见到你。”

   统:“是吗?你今天见到我后觉得怎么样?”

  娘:“很好,我觉得你很亲切。”

  统:指著美苓:“这是我的夫人。”

  娘:“美苓夫人,你好。”她向她弯腰示礼。

  苓:“你好。”

  娘:“美苓夫人好漂亮啊!”

  苓:“谢谢你的夸奖。”

  娘:“还有你肩膀上这条披肩,简直精致极了。”

美苓淡然一笑。

厨娘又站了一会儿才退回去。

  太:这时荒太端起酒杯走过来,首先望了大家一眼,然后又望著总统夫妇,“朋友们,弟兄们,举起酒杯吧,为了我们总统先生和他夫人的健康干杯!”

  人:“干杯,干杯,干杯!……”

  人:“干杯,干杯,干杯!……”

有的人端起酒杯,有的人举起罐头瓶子,还有些人举著碗或瓷盅,叮叮当当碰成一片。

  人:“Cheers!  Cheers!……”

  人:“Toast!  Toast……”

  人:“为荒太Cheers!  Cheers!……”

  人:“为荒太Toast!  Toast……”

  太:“总统先生和他的夫人万岁!”

  人:“荒太万岁!”

   人:“明天万岁!”

   人:“未来万岁!”

草坪上顿时一片热闹。

777.同上

野宴接近尾声时,天已经黑下来,总统夫妇起身离去,荒太将他们送上车。另一边很多人在收拾铁炉、桌椅,逐一将那些东西搬开,清理干净。另外,草坪的四周除了有灯光照明,还插起很多火把,把一个圆形草坪照得非常明亮。

另外草坪的另一端还有一个乐队。乐队人员穿青一色黑礼服,白花边内衣,坐在白色椅子上,手拿乐器,面前是金属乐谱架。

舞会开始之前,白玫瑰方方带来了三十个姑娘,她们个个穿得花枝招展,艳丽芬芳,娇气迷人。她们的到来,使会场一下子活跃起来。

  太:走到方方面前,“我害怕你不来,看来你是说话算话。”他温柔地笑著。

  方:笑得很高兴,“你太小看我啦,美男子荒太先生。”

她因为穿著一身白玫瑰花,很入时,很夸张,惹得众人的目光一直在朝她看。

叶华、狼女和李少校也在往她看。

但是方方除了荒太,谁也不理睬。

音乐响起时,众人开始跳舞,这时候大家跳的是南方大学的圆环舞,这种简单舞蹈只需手拉手,踏著音乐节拍跳来跳去就行。大家跳得很起劲,很热闹。叶华、狼女、李少校三个人在一起。厨娘和阿林在一起。英子和周军警在一起,方方和荒太在一起。众侍卫宪兵和众姑娘在一起。大家这种欢乐的跳法,仿佛是当年的大学生。

  太:对方方说,“当年在南方大学,我们就是这样跳舞的。那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夜晚。”

  方:笑著,“是吗?荒太先生,你竟然也上过大学,真了不起。”

  太:“可是我连一天大学也没有读过,就阴差阳错来到台湾,你说奇怪不奇怪。”

  方:“确实有点奇怪,不过你来到台湾也不错呀,否则你怎么会认识我呢?”

  太:“当然啰,我如果没有来台湾,确实没有机会认识你。”他一直笑著。

  方:“你应该为认识我而高兴,荒太先生。”

圆环舞跳完之后,音乐突然换成华尔兹。于是舞者们又开始一对一对地跳舞。这时李少校有事突然走开。叶华跟狼女跳舞,方方和荒太跳舞。所有的姑娘都在跟侍卫宪兵跳舞。

  娘:很谦虚地搂住阿林,“啊,阿林副馆长,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跳舞了,今天跟你在一起跳舞,一定跳不好,请你原谅。”她在向他卖弄风情。

  林:“你太谦虚了,厨娘,其实你跳得不错。”他被她迷得很高兴。

  娘:“是吗?阿林副馆长。”她笑看著他,一边眨巴眼睛。

  林:紧紧地搂住她腰,“是的。”他边在故意挑逗她。

  娘:“你喜欢我跟你一起跳舞吗?阿林。”

  林:“喜欢。”他又捏了捏她腰。“你还还很年轻。”

  娘:笑著,“当然啰,跟你相比我是还年轻。不过你也不老呀,阿林。”

  林:“是吗?我也不老吗?”

  娘:“是的,只要你还能跳舞,你就不算老,你在我的眼睛里,一点也不老。”

这边荒太和方方也在说话。

  方:“你喜欢华尔兹吗?”她笑得很美。

  太:“喜欢,不过我很少跳它。”

  方:“为什么喜欢又很少跳它呢?”

  太:“没有舞伴,怎么跳?”

  方:“你上舞厅去跳舞,自然会有舞伴。”

  太:“我从来不去舞厅跳舞。”

  方:眼睛一亮,“是吗?你太洁身自好了。”

两个人继续跳舞,他们是今晚舞会的国王和王后,两个人不但跳得出色,服装也穿得很出色,不管他们跳到哪里,都有惊讶或友好的目光在注视他们。

狼女和叶华也在那边跳舞。

  女:“现在你已经看见了吧,他爱上一个军中乐园的妓女。”她眼睛瞟著那边。

  华:“不,是军中乐园的妓女迷上他。”他也瞟著那边。

  女:鄙夷地,“不管他们两个谁迷上谁,反正事情最后都一个样。”

  华:“你还在嫉妒荒太吗?”

  女:“我是憎恨他没有男子汉骨气。”

  华:“军中最著名的妓女都让他迷住了,应该说他是有男子汉骨气的。”

  女:“哼,他那种骨气算什么骨气呀?她相当鄙视荒太。”

那边阿林也正在同厨娘说放。

  林:“厨娘,你在荒太这里工作愉快吗?”

  娘:“不愉快。”

  林:“那么从明天起,我将雇你去我的美丽女人博物馆咖啡厅工作。”

  娘:“好极了,阿林,我一定去。”

  林:“可是,你千万别说是我雇你的,知道吗?美男子荒太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拐走好朋友的厨娘。”

  娘:“我当然知道,不过。”她又冲他神秘一笑,“事实上你正在拐走好朋友的厨娘。”

  林:“可是,这是你心甘情愿让我拐走的,难道不是吗?”他又捏捏她手。

厨娘将自己的胸部顶住他胸口。

  林:很得意地笑著,“真看不出来,你这个年纪还会玩这种把戏。”

  娘:“这都是你在诱惑我,勾引我。阿林副馆长,你越来越放肆,越来越风流。”

10号《台北爱情》9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士林官邸
 10号《台北爱情》9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9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