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9  

2016-08-03 13:3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12. 叶华套房

叶华坐在沙发上,正莫名其妙望著墙上小提琴发呆。荒太从外面走进来,他扭头冷冷地打量他。

  太:不卑不亢地,“叶华,我想送你一件东西。”

  华:“什么东西?”

  太:“一幅画。”

  华:“谁的画。”

  太:“你拿去就知道。”他把画给他。

  华:展开画。“啊,它是美苓夫人的签名画。”他大吃一惊。

  太:“美苓夫人酷爱画牡丹画。”

  华:看一阵,“你为什么要拿给我。”

  太:“我不喜欢收藏画。”

  华:“可这画是她送给你的,你拿它来送人,恐怕不妥。”

  太:“没有什么不妥。”轻描淡泻地。

  华:鄙夷地。“要是她知道你这么做,大概会对你产生不好的印象。”

  太:“这件事情你不讲出去,谁也不会知道。”他耸了耸肩膀。

  华:“我当然不会讲出去。”

  太:“那么它就是你的了。”

  华:“你硬要拿它送我?”

  太:满不在乎地。“我拿它当垃圾处理掉。”

  华:瞪大眼睛。“什么?你说它是垃圾?”荒太已经转身冷漠地走出去。

113. 叶华个人镜头

叶华骑一辆自行车,兴高采烈从侍卫院出去,接著又来到街上,后来又骑进小巷子。

  华:看见一家木工房,便停下车问,“老板,你这里可以做画框吗?”

  板:摇头。“年轻人,我们只做门框,不做画框。”

  华:又上车骑到第二家木工房,下车问,“老板,我想做一个画框,你是否愿意接货。”

  板:又摇头,“我们这里只做床和家具,不做画框。”

  华:“如果我多付钱呢!”

  板:“多付钱也不做。”

  华:“为什么?”

  板:“我们没有做画框的木料和尺码。”

  华:又骑到第三家木工房。“老板,恳求一下,请你帮我想办法做一个画框。”

  板:“我们这里不做画框,街对面那一家木工厂专做画框,你只要走过去几步路,他们就会满足你。”

  华:弯一下腰。“谢谢你。”他又朝街对面走去。一会儿停在门口,“老板,听说你们这里可以做画框。”

  板:拉下脸,“街对面那家才做画框。”

  华:大吃一惊。“他说他那里不做画框,你这里才做画框。”

  板:相当生气。“他骗人,我们这里不做画框,他因为自己生意不好,老是说别人的坏话,不认识他的人都会上当受骗。”

  华:很尴尬。“哪……我到什么地主才能找到木工做画框。”

  板:指着一个方向。“那条街尽头的第三家,那一家小木工厂专门做画框。”

  华:“谢谢你,老板。”

  板:“别客气。”

114、叶华套房

叶华找来钉子榔头,敲一阵,然后把画框工工整整地挂在墙上。

  华:站在地上左看右看。“这是美苓夫人绝妙的杰作。”他自言自语。“我懂艺术,我知道什么是杰作。”他走近看,又走远看。“荒太是傻瓜,他只懂得如何穿衣服,买衣服。只懂得如何跟欧巴桑睡觉。他不懂艺术,也不看重艺术,他把艺术当成麻烦,当成垃圾。”过一会儿。“美芩夫人的画非常了不起,它看似平庸,普通,实则透露出非凡与伟大,只有真正的慧眼才有可机认识她,只有真正具有艺术才干的人,才会认清楚她是什么人,可以这么说,她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她的艺术修养与她丈夫的统治才能并驾齐驱,共同闪光!”他又注视片刻,走过去取下墙上的小提琴,心花怒放地笑着说。“美丽的美苓夫人,我要为你的牡丹画拉小提琴,你喜欢我的音乐吗?”过一会儿。“你不会反对我为你拉小提琴吧。唔,我可是高兴才为你的画拉小提琴。”他拉几个音符,又望着牡丹花画,越望越高兴。“怎么样?我的音乐好听吗?

  一:小兵从门外走进来,诧异地问。“叶华队长,你在跟谁说话?”

  华:“墙上那幅画。”

  一:“啊!”

115. 士林官邸,圣诞节,下午

天上飘著雪,地上,花园里,草坪上,房顶上,到处白雪皑皑。士林官邸到处张灯结彩,火树映花,每一个地方都显示出圣诞节气氛。楼下很大的客厅里,四周都有闪烁小灯的圣诞树,形状美丽,非常奇妙,空中水晶灯下面,还成幅射状拉起很多条金绳子,金绳子上挂满各色流苏,在圣诞树与圣诞树之间,是大片大片的盆栽紫玫瑰、蓝玫瑰、白玫瑰,还有形状非常美丽的国王棕榈。此外,大家都穿著红色白毛边的圣诞衣服,戴着圣诞帽子。

  统:挽住美苓从外面进来。“亲爱的达令,这一切都是按照你的美国色彩布置的。”

  苓:高兴地笑著。“达令,我应该向你致谢!你是我最心爱的人。”

  统:摇头。“不,你应该向经国和方良致谢。”他指著他儿媳!“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

  苓:礼貌地点一点头。“经国先生,方良女士,我向你们二位致谢!”

蒋经国:“美苓夫人,莫用你夸奖,只要你高兴,我们就很高兴。”

蒋方良:“你的美国味和我的俄啰斯味,其实是一样的,我们都很重视圣诞节。”

  苓:笑著。“方良女士,你很会说话和做事,难怪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

蒋方良:笑著。“谢谢夫人夸奖。”

蒋经国:“大家都过来坐下吧。”

蒋方良:“天很冷,叫兰花儿往壁炉里多加一些阿里山桧木,把火烧得旺一些。”

  苓:转过身和丈夫一起坐在嵌金边的弯腿白色沙发上。“我们来喝下午咖啡吧。”她对蒋方良说,“喝下午咖啡暖暖身子。”

蒋方良:“吩咐人送咖啡。”

留在客厅里的兰花儿急忙转身走开。

蒋方良:咖啡送来时,她又说,“把厨师准备好的点心统统送来。”

“是,夫人。”兰花儿和另一个仆人一边回答一边退下。

后来两个孙子孝勇和孝花跑进来,他们一个在玩球,另一个在玩洋娃娃。但转眼,他们就跳到总统与美苓夫人怀里。

蒋方良:喝斥。“下来,别弄脏爷爷奶奶的衣服。”

  统:笑著。“让他弄脏好啦!”他拍他。

  苓:“今天是圣诞节,让他们也快乐快乐。”

  统:“圣诞节,圣诞爷爷会发糖。来,我就是圣诞爷爷,给你三颗糖。”

  勇:嘟起嘴。“圣诞爷爷好小气。”他手里拿著糖。

  苓:“来,奶奶给你一大袋。”她随手递一包糖给他。

  勇:立即笑起来。“啊,奶奶好大方,奶奶好大方!”

  花:离开美苓。她手里拿著一包糖。“爷爷我也要三颗,你还没有给我的糖。”

  统:逗她。“我给你四颗,比你哥哥多一颗。”

  花:抓住糖。“啊,我比哥哥多一颗,我比哥哥多一颗。”

  勇:狠劲地瞪妹妹。“奶奶,再给我一袋糖,我要好好把她气一气。”

  苓:“好的。”又给他一袋糖。

  花:几乎要哭。“奶奶,我还要一袋,他多我一袋,这不公平。”

  苓:笑著,“过来奶奶给你一袋。”她举著糖。

孝勇大吃一惊,接著他眼疾手快抢走那袋糖,孝花立即又哭又叫。

美苓赶快又拿一袋糖塞给她。

  统:“你到底为他们准备了多少糖。”

  苓:“十袋。”

  统:“看来你比我还要爱他们。”

  苓:“当然啰,我没有孩子,我肯定比你更爱他们。”

  统:“我没有怪你。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统:“经国和方良比你小不了几岁,然而,他们夫妇两人都非常尊敬你,爱戴你。”

  苓:点头。“确实如此。”

全家人沉默,安安静静地喝咖啡,吃点心,非常温馨。

116. 士林官邸花园,傍晚

院子里到处白雪皑皑,一片银色世界。

总统和美苓站在官邸走廊上,凭眺远望。

  统:“听人说台北从来不下雪。”

  苓:“可你来到这里的第二年就下雪。”

  统:他望著她。“下雪不好吗?美苓夫人。”

  苓:“下雪当然好,瑞雪丰年。”

  统:“那今年的丰收一定很不错。”

  苓:“肯定不错。”

  统:“我的弟兄们再也不会饿肚子啦!”

  苓:笑著 “你整天想著你的弟兄们,连走路睡觉都在说你的弟兄们,你简直就是个热爱士兵的拿破仑。”

  统:“我比拿破化还要爱士兵!”

  苓:挽住他。“好啦,我去花园散步。”

总统和美苓走后,蒋经国夫妇又来到走廊上。

蒋方良:“啊,我以为台湾不会下雪,只有俄啰斯才会有皑皑白雪。”

蒋经国:“它不是下了雪了吗?”

蒋方良:“下了,哦,我好喜欢好喜欢白雪啊!”

蒋经国:笑著。“你的好喜欢跟白雪一样多。”

蒋方良:“经国先生,你不要批评我嘛,我是来自白雪的国度。”

蒋经国:“好,好,我不批评你。走,我们去寻找两个顽皮的孩子。”

原来两个孩子正在后院堆雪人,玩得兴高采烈,但由于天黑太冷,夫妇二人将他们领进屋。

总统和美苓缓步走在花园里。他们也边走边看,边看边走。花园里非常塞冷,两人冻得脸发红。

天黑下来,路灯发出惨白的光。

  统:突然停下来。“我们不能这样无限制地走下去。”

  苓:沉下娇脸。“可是,这个圣诞节之夜好寂寞。”

  统:有些吃惊。“士林官邸有一大家人,你还寂寞?”

  苓:“他们是你的人,不是我的人。”

  统:“我的人就等于你的人。”

  苓:摇头。“他们与我毫无血缘关系。”

  统:“好吧,说说你以前在美国是如何度过圣诞之夜的。”

  苓:“听音乐度过。”

  统:“你喜欢听音乐?”

  苓:点头。

  统:“回去叫方良女士放几张俄啰斯版音乐给你听。”

  苓:“我不要柴可夫斯基的,我要听真正的演奏。”

  统:“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可以叫军乐队来演奏。”

  苓:愁眉苦脸。“现在可以叫他们来吗?”

  统:“现在为时已晚。”但两人走到门口时,他又改口说,“我打电话问问李少校。”

117. 侍卫院

李少校开车来到侍卫院,下车径直走进叶华套房。叶华在桌前翻看乐谱。李少校上前合上乐谱。

李少校:神色严肃地,“走,带上你的小提琴,跟我一起出去。”

  华:大吃一惊,“要去哪里?”

李少校:“去了就知道。”

  华:犹豫,“我从来没有晚上外出的习惯,李少校。”

李少校:“今天你就打破惯例吧!”

  华:愁眉苦脸。“可是外面在下雪,天色这么晚,我真的不想出门口。”

李少校不由分说,一只手取下墙上小提琴,一只手拉住叶华往处走。

在院子里,叶华坐在汽车里。

一、拍摄一组叶华和李少校坐在汽车里的神色以及开车行驶的镜头。

10号《台北爱情》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宋美龄画

10号《台北爱情》19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