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8  

2016-08-03 13:3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1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3.博物馆内办事房

阿林将一个大信封递给荒太,他抽出来看一眼。

  太:“啊,这么多钱?”他有些吃惊。

  林:笑着。“这是第一个月的,以后收入好的话,还会更多。”

他把钱揣在身上,转身走出来。

他站在街边兴高采烈地招呼汽车,然后坐进去。

104. 高档精品店

荒太在橱窗里看一阵男模特尔,然后大摇大摆走进去。

  者:弯腰。“欢迎光临。”

他连鼻子都不哼一下。

侍者甲:“你买衣服吗?先生。”

他还是不搭理,径直走到一套西班牙牛仔服前,看一阵。

  太:“这套衣服我买。”然后又指著一个男模特尔身上的黑色镶金边王子服。“这套衣服我买。”然后又指着日本男人古服。“这套Japan的衣服我买。”

侍者甲:跟在他后面。“是,先生……谢谢你,先生。”她不停地弯腰致礼。

  太:假装没听见。“这套西装我买。”

侍者甲:“是,先生。”

  太:仍然不理她。又走到另一边,那里的架子上挂著很多帽子。“这顶西班牙牛仔帽我买。这顶英国博士帽我买。这顶苏格兰瓜皮帽我买。”

侍者乙:跟在他后面,不停地弯腰。“谢谢,先生,谢谢你,先生……”

  太:根本不理睬。后来又走到买领巾的地方,一口气买了十条领巾。

侍者乙:跟在后面不停地弯腰。“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105.同上

荒太走后,侍者甲和持者乙凑到一起。

侍者甲:望著他背影,羡慕他。“啊,他好漂亮啊!他好有钱啊!”

侍者乙:“哦,他像个太子!”

侍者甲:“要是能够找到这样的男人,我宁愿一生不吃不喝。”

侍者乙:“要是不吃不喝就能够我上他,我宁愿死一百次。”

侍者甲:叹口气。“可惜,即使死一百次,我们还是无缘找上他。”

“啊,好悲惨啊!”两个人同声说,假装伤心地哭哭啼啼。

106.荒太套房

五六个男性工人,胸前捧起高高一叠纸盒子,排成队走进荒太套房。

  娘:大吃一惊。“你们是做什么的?”

二人甲:“这里是荒太先生的家吗?”

  娘:冷冷地。“当然是。但他不在家。”

工人甲:“我们给他送衣服来。”另一位说:“我们给他送帽子来。”第三位说,“我们给他送领巾来。”

  娘:瞪大眼睛。“什么?什么?”她看著桌上那一大堆纸盒。“他买了这么多衣服帽子。”

工人甲:“是的,高档精品店老板说,这些东西全是他的,我们按照他写的地址送来。”

  娘:“天啦,他买这么多衣服帽子怎么穿戴得完呀?”

工人甲:“你家的少爷一定是位花花太子。”

  娘:鄙夷地。“他是花花太子。”工人走了之后,她又在那里瞪著盒子发呆。后来她端一个盆子打开,拿出一顶帽子。

  娘:“哼,买这种东西做什么?又不遮太阳又不遮雨,戴在头上难看死了。”她拿它戴在自己头上,试一试,干脆跑进荒太卧室去照镜子,发现镜子里面的她又滑稽又丑陋,她笑弯了腰,觉得很好看。后来又出来打开一个盒子,拿出一张彩色领巾,翻来覆去看一阵。“唔,这个东西让我围还差不多,男人家围在脖子上不像话。”她又颠儿颠儿走进荒太卧室,照着镜子摇头晃脑围领巾。“老实说,我围上它还真好看呢。”过一会又看著脸。“唔,我应该抹一点粉,把自己打扮得像少妇一样年轻。”过后又说:“其实我一点也不老。”她用手揉著脸,一边把荒太的化妆品往脸上抹。

  太:冷不也出现在卧室门口。看见她打扮成一副怪相,大吃一惊,他在门口愣怔半响。“你这是在做什么?”

  娘:吓得惊慌失措,急忙转过身。“没……没……没做什么?”

  太:“没做什么?你手里还拿著化妆品。”

  娘:脸色难看。“我……我……我……”她想逃走。

  太:拦住她。“你好像在演戏。”

  娘:“我……我……我是想演戏,只可惜我演不成戏。”

  太:笑著,好玩的。“你怎么戴我的帽子,围我的领巾?”

  娘:“唔……唔,我想试试它们到底好不好用。”

  太:“到底好不好用?”

  娘:“不好用,不用好,一点也不好用。”

  太:“那么,我就不送你。”

  娘:她愣怔片刻。“好用好用。”

  太:“拿去用吧。”

  娘:“谢谢你,荒太先生。”她弯下九十度腰。

107. 古罗马套房

古罗马:正在一张桌子摆跳棋,看见荒太走进来,便问,“你是来下跳棋的吗?”

  太:“不,今天我不想不棋。”他来到古罗马身边。“今天我去书店买了一套书,送给你。”

古罗马:有些吃惊。“你送我书?”他看一阵,我很喜欢这套书。

  太:笑著。“我早就知道你喜欢它。今天我领了薪水就买了它。”

古罗马:看他一会儿。“今天不是侍卫队发薪水的日子。”

  太:“今天是我就职美丽女人博物馆馆长一个月的日子。”

古罗马:搔搔脑袋。“我忘了你是美丽女人博物馆馆长,这是你的第二份薪水。”

  太:骄傲地“第二份薪水比第一份薪水多很多,所以我就买了这套书。”

古罗马:“你很够朋友,荒太,自己有了钱,也不忘帮助别人。”他低头翻几页书。突然抬起头。“不对,荒太,叶华说你当上美丽女人博物馆长,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抢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太:立即锁紧眉头,看对方一阵,“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古罗马:也看他一阵,“他真的是胡说八道吗?”回忆镜头101,叶华套房。

  华:“我的头衔是我自己努力挣来的。”

古罗马:“难道荒太的头衔不是他自己努力挣来的吗?”

  华:“不是。”

古罗马:“不是?”

  华:“他是利用一种极不光彩的手段抢来的。”

回忆幻化为现实。

荒太拉下脸很生气。

108.侍卫院草坪

草坪上绿草如菌,叶华坐在一棵松树旁边拉小提琴。古罗马在远处看书,看累了,站起来,伸个懒腰,准备往回走,路过叶华身边时停下来,这时厨娘也恰好走过两人面前。

  华:抬起头,冷漠地瞅她。“现在荒太有了钱,连她也穿得花枝招展。”

古罗马:大吃一惊。“她那身衣服是荒太给她买的吗?”

  华:“她是他的厨娘。”

古罗马:“荒太厨娘的薪水由部队发给她本人。”

  华:“荒太可以送钱给她,如果他钱多得用不完的话。”古罗马无语。

  华:“她是他的同居者,他有责任供养她。”

古罗马:“他们两人是主仆关系。”他反驳。

  华:“他们两人是不清不白的关系。”

古罗马:很生气,“你在侮辱荒太!”

  华:回忆镜头74。他站在荒太门口,聆听古罗马与厨娘的对话。

  娘:“是你的朋友主动向我求欢的,你的朋友是坏朋友。”

古罗马:摇头。“不,我的朋友是好朋友,他绝对不会向你这个欧巴桑求欢。”

  娘:讥笑,指著卧室。“很可惜,他主动向我求欢的事情就留在那张床上。”

  华:“清清白白的人是你和我,并不是荒太。”

古罗马:很生气。“对不起,我不跟你议论,既然他是我的朋友,他即使做了坏事情,我也可以包容与宽恕他。”

  华:“恰巧相反。我却无法包容与宽恕他。”

古罗马:“你太正派太严肃。”

  华:“你是十足的书呆子。”

109. 博物馆咖啡厅                                                                             

荒太和阿林愁眉苦脸坐在一张圆桌前,两人默默地喝咖啡。

  林:“唔,美苓夫人好久没来美丽女人博物馆了。”

  太:叹口气。“是呀,她好像把这里忘了。”

  林:想一阵。“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太:“谁知道。”

  林:“她对美丽女人博物馆的热情是不是已经减退?”

  太:有些吃惊。“减退?这里还有她的绘画展览室。”

  林:“不错。她那些画还挂在那里。”

  太:“照我看来,她的画不算太出色。”

  林:“唔,你的口气好大!仿佛你是一位十足的艺术评论家。”

  太:“别人买画是看重她的名气,绝非看中她的画。”

  林:“对,她卖的是她的名气,绝非看中她的画。”

  太:“可是,她这样长期不露面,对她卖画有影响吗?”

  林:“当然有影响。”停顿一会儿。“不过她的画是否能卖出去,我并不担心,因为她的画卖不出去可以送人。但我担心的是,她减少来我这里的次数,会影响别人上这来参观的次数。你也知道,我是靠别人来参观而增加收入的。在过去那些日子里,她和她丈夫经常来,而别人也就因为能看见他们而经常来,可是现在,她和他不经常光顾这里,连咖啡厅的收入也减少不少。”

  太:点头。“的确过去这里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如今这里变得客人稀少,冷冷清清。”

  林:焦急地。“怎么办?”见荒太无语,又问。“你能不能再请她光顾?”

  太:沉下脸。“我不知道。”喝半杯咖啡。

  林:“我希望她是善良的天使,希望她迷人的光环始终照耀美丽女人博物馆。”

  太:“我试试看。”

  林:拍拍他。“我就全靠你啦,荒太馆长!”

110. 士林官邸美苓画室,荒太套房

美苓正扑在桌子上聚精会神作画,突然门旁边电话铃响起,响过几声,她才走过去。

  苓:抓起电话。“唔,你是谁?”

  太:“我,美苓夫人。对不起,打扰你了。”

  苓:笑著。“是美男子荒太吗?”

  太:心情极好。“正是鄙人。”

  苓:“有什么事情?”

  太:“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去美丽女人博物馆喝咖啡。”

  苓:“今晚没空,对不起。”

  太:沉默半响。“明晚呢?”

  苓:“明晚我也没空。”

荒太无语。

美苓无语。

  太:“那……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苓:“我什么时候都没空,美男子荒太。”美苓讲电话时,总统从门外走进来。

  统:诧异地看她。“你在跟谁讲电话?”

  苓:脸一红。“美男子荒太。”

  统:“他有什么资格跟你打电话?”

  苓:急忙撒谎,“也许是他打错电话。”

  统:“什么?他会打错电话?”

111. 荒太套房

荒太坐在沙发上,丧气地挂断电话,低头瞪著地下。

  太:“哼,她把我忘了,她把我忘了,我对她没有吸引力,也没有用途了。”他把手中没有点燃的烟,生气地摔在桌上,后来站起来,来到一张写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画,展开来看著。“这是她的画,我从前为她干活时送我的画,这张画比其它的画都要好,她把它送给我。”停一会儿。“唔,她从前送我画时,显得多么可爱,多么高贵,多么令人尊敬,可是如今她变得多么傲慢,多么不可思议!她拒人千里远,她不再是美丽女人博物馆的常客!”他把画恼火地扔在地上,“我恨她!我恨她!”又瞪一会儿。“她自认为是女艺术家,是高贵的总统夫人,她有权利对小侍卫冷酷骄傲!”他弯腰拾起牡丹画,准备从中间撕开它。

  娘:见状急忙阻止他。“荒太先生,我的小宝贝,别撕它,别撕它,拿它去送人也别撕它。”停一会她又说:“好漂亮的画儿,撕掉实在可惜。”

10号《台北爱情》1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宋美龄画

10号《台北爱情》1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