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85  

2016-08-29 07:2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85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11. 军中乐园方方卧室,夜

方方喝得醉醺醺的,被英子吃力地扶进卧室,但英子扶不动她,两人停在门口,东倒西歪。

  方:“唉呀,我还要喝酒!”她闭上眼睛说话,浑身无力。

  子:“你已经喝得太多了。”

  方:“不多,我才喝了一瓶酒,一瓶白兰地不多。”

  子:“一瓶白兰地不多,你还要喝几瓶。”

  方:“我平时酒量很好,至少喝两瓶。”

  子:“你在瞎吹牛,方方小姐。”她终于扶她到床边,“你睡下吧。”

白玫瑰方方滚到床上。

方:“我还要喝酒,英子小姐。”

  子:“你在梦里除了喝酒,还可以见到美男子荒太先生。”

  方:“啊,我不睡觉,我要起来!美男子荒太在哪里?”

  子:有些生气,“睡下,我的头也很昏,我也要走了。天啦,我为什么要跟她一起喝酒呢?”她拍拍自己的脑袋。

712.同上

英子走后,方方一个人睡在床上,她睡得很熟,突然她梦见了狗,她看见一条恶狗在追著她汪汪狂吠,她突然吓醒转来。

  方:看见自己坐在床上,奇怪地说:“我做梦了吗?”但就在这时,后面院子里隐隐约约传来狗吠声,“汪汪……汪汪……”

  方:眨巴著眼睛,“这是什么东西在叫?”

室内十分清楚,没有人回答她。

后院子里,狗吠声仍然在叫,“汪汪……汪汪……”

后院子里,狗吠声仍然在叫,“汪汪……汪汪……汪汪汪……”方方又坐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走下床,再轻手轻脚打开窗户,可是她打开窗户的声音仍然很响,随后那只狗再也不叫了。

713.军中乐园英子小房间

方方穿上衣服来到英子小房间,早晨英子也才起床,正在穿衣服。

  方:“昨晚你睡得怎么样?”

  子:“很好,我一觉就睡到大天亮,现在精神很爽,很舒服。”

  方:“这么说,你半夜没有醒来过?”

  子:“没有。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玫瑰方方小姐。”

  方:“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不过我听见后院子里有狗叫。”

  子:“狗叫?”她显得很惊讶,“后院子围墙那么高,谁家的狗进得来?”

  方:“我就是奇怪这个问题,谁家的狗会翻进比人还要高的围墙来?”

  子:想了想,“你一定是听错了,昨晚睡觉你喝醉了,躺在床上做怪梦。”

  方:“我昨晚是喝醉了,但是我躺在床上并没有做梦。”

  子:“你说你听见狗叫声,这难道不是做梦,又是什么?”

  方:“我真的听见狗叫声,我甚至还下床打开窗户,但是狗叫声在我打开窗户后就不见了。”

  子:噗哧一笑,“它害怕你溜走了。”

714. 军中乐园后院子

后院子实际是一个花园,那里有韩国草坪,有绿树,有玫瑰,有竹子。方方走在草坪当中的石头路上,东看看,西瞧,好像想发现什么东西。

  子:从卧室打开的窗口望著她。“她看见那只狗了吗?方方小姐。”

方方朝她摇了摇头。

  子:“唔,它一定是藏起来啦!”

  方:“我要找找看,如果它真的翻进院子,哪它一定跑不掉。”

方方在树丛下面寻找,在竹子下面寻找,英子也从屋里跑出来,跟在她后面,拿手这里弄弄,那里扒扒,仔细寻找。

  子:边找边说,“没有,没有,统统都没有。”

  方:竭力反驳,“我听见它就在这里狂吠,它声音很大,是一条活力十足的大狗。”

  子:“别说是大狗,这儿连小狗的影子也没有。”

715. 荒太套房

荒太回到家里,他看见桌子上摆著一封信,随便拿起来启开。但是他刚一续信,眉头就皱起来。

  太:问厨娘:“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娘:“我不知道,大概是邮差吧。”

  太:“这上面没有邮票。”接著他打火把这封信烧掉,之后又亲自倒掉盘子里的灰烬。

  娘:看著他烧信很吃惊,“我的小宝贝,哪是谁写来的信?”

  太:“谁写来的?……你什么都爱问,闭上你的嘴。”

  娘:“你怎么啦?荒太先生。”她奇怪地看他一阵,“听说古罗马先生在外面杀了人,你很不高兴是不是?”

716.北国酒吧,夜

北国酒吧,所有装饰与布置如前。酒吧里还有很多人,荒太一个人坐在从前喝过酒的桌子上,桌子上放著扁瓶子XO白兰地,还有两个杯子,玻璃瓶子里还有鲜花。他一个人在慢慢饮酒。

饮了一会儿,他看见古啰出现在门口,后者在门口东张西望一阵之后,才朝他走过来。古罗马头发很乱,一身穿得破坡烂烂,像个乞丐,他在荒太面前坐下。

  太:大吃一惊,“唉呀,古罗马,你这是怎么搞好,我简直都认不出来啦!”

古罗马:“你认不出来才好,要是你认得出来,这可是要惹大麻烦。”他端起酒杯喝酒。

  太:“这两个月里,你都躲到哪里去?”

古罗马:“你瞧我这副模样,还能躲到哪里去?”

  太:“难道你躲到森林里吗?古罗马。”

古罗马不回答,光喝酒。

  太:“唉呀!”他给古罗马倒酒,“你怎么不说话。”

古罗马:“唔,这酒真好喝。”他又喝下一杯。

  太:“别喝啦!”他按住古罗马酒杯。“先告诉我,你那只胳膊是如何丢掉的。说完再喝酒。”

古罗马:“我这只胳膊是被村野太郎砍掉的。”

  太:相当震惊,“你说什么?那个坏蛋砍掉了你的胳膊?”

古罗马:“他出尔反尔拿走了三万美金,他还杀死了真子小姐。”

  太:“他还把真子小姐也杀死了?”

古罗马:“你以为我会莫名其妙杀死他吗?”

  太:深深地叹口气:“唉,我还以为你那三万美金还来了真子小姐的幸福,你们两人已经远走高飞,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共度你们的蜜月。”

古罗马:“不满你说,我们已经成功地逃到基隆港码头。快要登上一艘白色的游轮,邀游在美丽的太平洋上。如果不是村野太郎那个坏蛋来搅局,我和真子小姐共度蜜月的目的就达到了,只可惜,那个该死的日本人把一切都毁了。”说完他又自己倒酒。

717. 同上

两个人正在喝酒,李少校突然带著叶华、周军警、几个侍卫队员和宪兵出现在门口。荒太首先看见他们。

  太:“快点,古罗马,赶快钻到桌子下面”去。

古罗马:也看见他们,“唉呀!不好了!”他脸色大变。

荒太起身走过去,一把把古罗马按到桌子下面,然后用坠下的桌布将他掩护。之后他坐回椅子,装得若无其事。

李少校:在门口问山田:“山田老板,古罗马来过这里吗?”他手里握住手枪。

  田:歪著头,“哪个古罗马?”他很反感那把枪。

李少校:恶狠狠地,“你别装算,你知道那个古罗马。”

  田:并不尴尬,“是不是以前那个大作家?”

李少校:“他是个作家,但根本不是大作家。”

山田:“对不起,李少校,我没有看见他。”

李少校:“可是有线报说他来过这里。”

  田:摇头,“没有,一定没有,他要是来过这里,我一定会看见,而且也全告诉你们。”

李少校:“你可不能庇护坏人。”

  田:“他杀了我们日本人,我怎么会庇护他呢?”

李少校:相当不客气,“这很难说,你们这些在台北做生意的日本人,心里想些什么我们并不清楚,你们为了讨好我们中国人,即使眼睛看见了坏人,你们也说没有看见,我可是很清楚你们的歪性。”

   田:“唉呀,李少校:你可是冤枉我了呀!”

718.同上

李少校、叶华、周军警、几个持枪的侍卫和宪兵,走进来站在荒太面前,态度很凶。

李少校:“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太:不卑不亢。“我经常一个人在这是里喝酒。”

李少校:“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荒太无语。

李少校:又相当冷酷地瞪他。“你今天跟谁一起喝酒。”

  太:“没有跟谁,就我一个人。”

李少校:“你一个人?怎么人有两个酒杯?而且你们已经喝了两瓶酒。”

  太:同样冷淡地。“我喜欢一个人喝两个酒杯。”他又端起杯子喝酒。

李少校:怀疑地。“恐怕不是你一个人在喝酒,而是两个人在喝酒。”过了片刻又问。“古罗马是不是来过这里?”

  太:“我很希望他来这里,可是他还没有来过这里。”他把两个杯子倒满,一杯一杯地喝。

李少校:“他会来这里吗?”他看得荒太眼睛冒火。

  太:“这话该我来问你。他什么时候来这里?李少校。”

李少校:“真是岂有此理!我在问你,你反而问我,我要是知道他的行踪,我还会带人跑来这家酒吧来找他吗?”停了一会了。“哼,我直奔他躲藏的老窝就会捕捉到他。”

  太:“别发怒,李少校,你和弟兄们愿意坐下来喝一杯酒吗?我请客,法国的老酒味道很不错。”

李少校:“你别打岔,我们不是来喝酒的,我们有任务在身。不像你整天调儿郎当,混三混四,除了去总统先生身边执行勤务,别的义务事情一概不干。美男子荒太,你会喝成糊涂鬼!”说完,他带领一群人大摇大摆走开。

719同上

直到那一群人从门口消失,荒太才把古罗马从桌子下面抓出来。

  太:“好啦,他们走啦,你坐下吧。”

古罗马:一脸苍白,“好危险啊!”他看著荒太,“刚才他们就站在这里。”

  太:“可他们是一群糊涂鬼,即使他们的脚已经踢到你,还是捕捉不到你。”

古罗马:“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你刚才面不改色心不跳,把他们欺骗得口服心服。”

  太:“可有一个人并不口服心服。”

古罗马:“谁?”

  太:“叶华。”

古罗马:“他是个坏蛋,他巴想不得立即把我抓住,我看出来他比李少校还著急。”

古罗马:“我们三个朋友当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叛徒呢?”

  太:“古罗马,赶快喝完这一杯酒吧,我们得马上结束这次见面,很显然我已经被怀疑了,这对你不是一件好事情,我以后再想办法与你见面。”

古罗马:喝完最后一点酒站起来,“好的,我们分开好了。”

可是两人走到门口时,山田老板冲古罗马神秘地笑了笑,古罗马也笑了笑。

720. 街边人行道上

街边人行道上,荒太和古罗马又停下来。荒太塞了一把钱给古罗马。

  太:“拿这些钱去买一身衣服,买一顶假发,然后再刮光胡子,把你从前的模样完完全全遮盖起来。”停顿一会儿,“如果你还不想离开台湾,如果你还想留在台北,你就不能让别人认出你来。你现在是一个死刑犯,你已经被台北军事法庭通辑过两次,你已经没有第三次了。”

古罗马:“我知道了,谢谢你,美男子荒太。”

  太:“你也千万别再跟我写信,那些信一有闪失就会落到叶华手里。”

古罗马:“我记住了。”

  太:“再见,古罗马。”

古罗马:“后会有期。”说完他就走掉。

古罗马走掉不久,荒太也一个人走路,但他很快又碰上叶华。

  太:有些诧异,“叶华!”

  华:“你刚才跟谁说话?”他很冷酷。

  太:“我跟谁说话?”

  华:“我在街对面看见你跟一个人说话。”

  太:“哦,一个问路的。”

  华:“可我看他的背景很像古罗马。”

  太:“古罗马?你说那个人是古罗马?”他装得很认真。

  华:“我说那个人像古罗马,我并没有说他是古罗马。”

  太:大为不满,“我还以为你看见古罗马。”

第36集

721. 阿珍嫂稻草屋

古罗马戴著假发,刮了脸,鼻梁上架著眼睛,又穿了一身新衣,大摇大摆走进院子,阿珍嫂在门口看著他。

阿珍嫂:“你是谁?”

古罗马:“嘿,我是谁,你连我都不认识啦?”

他走到她面前笑著。

阿珍嫂:“古罗马?你是古罗马吗?”

古罗马:“我当然是古罗马,阿珍嫂。”

阿珍嫂:“可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我简直都认不出来了。”

古罗马:“是我的朋友要我变成这副样子的。”

阿珍嫂:“你的朋友?昨天晚上我半夜醒来不见你,你就是去见你的朋友吗?”古罗马点了点头。

阿珍嫂:皱起眉头,“你干吗半夜去见你的朋友?白天去见你的朋友不行吗?”

古罗马:愣怔一下,“我是白天去见他的,不过昨晚半夜,我因为睡不著觉,才溜到外面去散步。”

阿珍嫂:“我认为你睡眠一向都很好,从来没有睡不著觉的时候。你不会是在撒谎吧?我觉得你脸上的神色很奇怪。”

古罗马:摸住脸,“我脸上怎么啦?”

阿珍嫂:“我认为你变成一个很神秘,又好像在劫逃难的人。你做过什么坏事情?”

古罗马:“你别胡说,我仍然还是昨天的古罗马,前天的古罗马,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停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一些东西递给她,“对了,这里有一点钱,你拿去买几斤米回来,我想吃一点白米饭。”

阿珍嫂:喜滋滋地接地钱,“古罗马,这是你朋友给你的吗?”

古罗马:“是啊,我除了朋友相助我,没有别的人肯相助我。”

阿珍嫂:“你的朋友真好!”停了一会儿,“他也是侍卫队员吗?”

古罗马:“当然啰,他既有钱,又是美男子。”

阿珍嫂:“他有女朋友吗?”

古罗马:“以前有过,现在还没有。”

阿珍嫂:“祝他将来能够找到女朋友。”

古罗马:“你心肠真好,阿珍嫂。”

阿珍嫂:“可是我要去买米啦!”

722. 阿珍嫂稻草屋

阿珍嫂从外面拎著一小袋米走回来,刚走进院子就大声嚷嚷,一边举起米袋。

阿珍嫂:“古罗马,古罗马,我买米回来啦!”

古罗马:站在门口,“我知道啦!买几颗米,有什么好高兴的,又不是买回来肉。”

阿珍嫂:“可是我很高兴,我已经有十几个孩子,我就连一次米也没有买过,今天我能够去买米,心里真是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古罗马:“哪你就从街上一直高兴到家?”

阿珍嫂:“不错,我就是从街上一直高兴到家。”

古罗马:“好吧,你去煮米吧,我在这里看一看院子。”

阿珍嫂走进屋去,古罗马仍然站在门口。

阿珍嫂在厨房里忙碌,一会儿她就煮好稠,用碗盛上,端上桌子。

阿珍嫂:“古罗马,进来喝稠啦!”

古罗马:从外面走进来,坐在桌子前,端过碗开始喝稠,喝了一会儿又停下,“怎么,你不喝一碗吗?”

阿珍嫂:心疼地看著他,“古罗马,白米太少,我不能喝稠。”

古罗马:“你可以少喝一点。”

阿珍嫂:“少喝一点也不行,本来就只给你煮了一碗稠,没有多余的。”

古罗马:沉默一会儿,“我很对不起你,我拖累了你。”

阿珍嫂:“不准你说这种话,古罗马。我原本已经习惯了吃老鼠肉,现在要吃白米稠还会不习惯。”她笑起来。

古罗马:“不是不习惯,是没有白米稠可吃。”

停了片刻,“阿珍嫂,我真是一个坏情夫。”

阿珍嫂:大吃一惊,“你终于承认你是情夫啦?”

古罗马:“承不承认情况都一样,不过我现在要一直在这里住下来,再也不走了。”

阿珍嫂:“我就巴不得你说这句话,事实上我从来不希望你走。”

古罗马:“可是我绝不会走,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我是到了走投无路才不能走。”

阿珍嫂:“管你走投无路还是走投有路,我都喜欢你留在这里,而不是留在别处。现在三个孩子都在学校里,你尽可以留在家里,想读书就读书,想睡觉就睡觉,由你随心所欲。”

古罗马:“可我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书可读。”

10号《台北爱情》85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湾风光
10号《台北爱情》85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