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84  

2016-08-29 07:2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8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699. 军中乐园方方房间

镜头同前。方方站在站在房间中央,透过玻璃窗惊喜地看著后花园。

  方:“周军警先生说他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天啦!他竟然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天啦!他竟然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她仍然微笑著不肯相信。“贴身侍卫,贴身侍卫,我连普通的侍卫还没有见过。难怪他那么傲慢,那么满不在乎,原来他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只有漂亮的男人才有资格做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

她又在房间里站一阵,后来又整理一下仪容后才走出去。

700.军中乐园客厅

镜头同前。周军警仍然坐在客厅里,方方又来到他对面坐下。她又给他倒满一杯酒。

  方:“喝酒吧,周军警先生。”

周军警:“谢谢你,白玫瑰方方小姐。”

  方:喝过一口之后放下酒杯,“对了,周军警先生,美男子荒太是不是大陆人。”

周军警:“当然是大陆人,上军中乐园来的军人统统是大陆人。”

  方:“他是大陆哪一省?”

周军警:“西康省。”

  方:“西康省?哪一定是挨西藏的地方。”

周军警:“对,西康省就在西藏与四川省之间,属于中国的西边。”

  方:“你和他是同一省的人吗?”

周军警:“不,我们不是同一省的,不过我很了解他。虽然他做侍卫队员不够出色,但他因为人长得漂亮,又有一个在大陆老家当省长的父亲,加之他又在我们总统先生逃亡的时候,救过他一命,所以他在我们军人当中还算是一个人物。”

  方:“你说他父亲是西康省的省长?”

周军警:“不错,这话可是他朋友说的,他的朋友还是他的侍卫队长。”

  方:“他的朋友来过军中乐园吗?”

周军警:“不,他的朋友从来军中乐园,他是个正人君子。”

  方:“来,再喝一杯。”她又给周军警倒满酒,“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消息。”

第35集

701. 军中乐园走廊上

英子站在走廊上,望著荒太在花园里走远。方方也从客厅里走出来,看著英子。

  方:“唔,你在看谁?”

  子:“荒太先生走了。”

  方:“你知道他是哪里的人吗?”

  子:“不知道,方方小姐。”

  方:“我猜你也不知道。”

  子:“他是哪里人?”她回过头问道。

  方:“他是西康人,他父亲是省长,他本人还是总统先生的侍卫队员。”

  子:几分吃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她很诧异,“你还连一个小时也没有跟他一起呆过。”

  方:骄傲地,“刚才周军警先生把他的身世告诉了我。”

  子:“哼,你又用白兰地老酒扳开他的舌头。”

  方:“因为他人长得很漂亮,所以我想弄清楚这个漂亮男人的来历,他到底是一个正人君子,还是一个坏蛋。”

  子:“他是正人君子,还是一个坏蛋?”

  方:“他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但绝不是坏蛋,我这个人一眼看透坏蛋。”

  子:“当年你可没有这个眼力,我记得你曾经告诉我,关于你的少女经历。”

  方:“一个女人在吃过很多苦头之后,眼力会变得犀利。英子小姐,我再也不是当年的方方了,那个不幸的方方已经长大,已经变成成熟而杰出的女人。”

  子:“你当然是很杰出的,就凭你的名字以及你的富有,台湾没有第二个女人比得上你。”

  方:“不过英子小姐,你以后千万别提我富有的事。我实际上是一个很平凡的女人,我之所以经营军中乐园,也是为了跟大家在一起快乐快乐。女人如果不结婚,关在家里会活活闷死的。对了,英子小姐,你会结婚吗?”

  子:“如果有男人爱我,我想我会结婚的。你呢?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方:“我的想法也是大致如此,不过,”她又笑著,“我敢肯定,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喜欢的男人。”

  子:“那是你每天见识了太多的男人,你认为他们个个一个样,人人是坏蛋。”

  方:笑著,“不,英子小姐,绝对不是这样的,我喜欢漂亮的男人,只要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我就会爱他。实际上我的条件非常简单。”

702. 阿珍嫂稻草屋

厨房里,阿珍嫂正在地上给古罗马换药,包扎纱布,她用手按了他一会儿胳膊,以此试验他的伤口。他身边还有一些包谷棒。

阿珍嫂:“这里还痛吗?古罗马。”

古罗马:“不痛了。”他坐在一堆稻草里。

阿珍嫂:“不痛的话,就证明你的伤口已经痊愈。”她继续包扎纱布。

古罗马无语。

阿珍嫂:“伤口完全痊愈了的话,古罗马,你再赖在这里就没有理由,你应该出去走一走。”古罗马无语。

阿珍嫂:“难道你不喜欢出去走一走吗?”

古罗马:“你别管我,我会出去走一走。”

阿珍嫂:包扎完毕后,继续跪在他面前,“我现在就要你出去走一走。”

古罗马:“我现在不出去。”他声音很粗。

阿珍嫂:有些吃惊,“你在这里已经呆了一个多月,难道不觉得厨房烦闷吗?”

古罗马:“当然觉得厨房烦闷,可是烦闷有什么办法呢?你以为我喜欢呆在这里吗?”

阿珍嫂:看他一阵,“古罗马,瞧你那副不耐烦的样子,你在跟谁说话?你在发谁的火?”她恼火地瞪他。

古罗马:“我哪敢发你的火?我住在你的稻草屋,吃著你偷回来的包谷棒,享受著你给我包扎伤口,我还是被你救回来又照顾的乞丐,我现在是寄人蓠下。”

阿珍嫂:愣怔一下,“古罗马,我可没有向你邀功,说我是救你回来的英雄。我只是建议你出去走一走,外面的阳光很温暖,外面的空气很新鲜。你到外面走一走,也许回来还会多吃几块包谷棒。”又停了一会儿再说:“你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月之后,瘦了很多,要多吃几块包谷棒补一补。古罗马,我看见你瘦下去很心疼。”

古罗马坐著,望著地面什么也没说,阿珍嫂撕开地上的包谷棒在火上烤,烤好之后递给他,古罗马接过去慢慢地吃著,她在一边幸福的望著他。

阿珍嫂:“包谷棒好吃吗?”

古罗马:“没有白米饭好吃。”

阿珍嫂:叹口气,“唉,只可惜,我给你偷不到白米饭。”

703. 稻草屋院子

古罗马站在院子,吹著田野的风,享受著阳光的温暖,后来他走到离院子远一点的地方,站了一会儿,又自言自语。

古罗马:“我在这里呆了五十天,简直很难想像。我竟在这里呆了五十天!”他望著阿珍嫂稻草屋。“五十天前我还是总统先生身边侍卫队员,五十天前我还有著非常幸福的爱情。我爱著日本艺妓真子小姐,我正同她一起准备乘游轮去夏威夷。夏威夷在太平洋的东北边,那里有很多日本人,她父亲那边的一个姨妈正住在那里。”停顿片刻,“可是她的那个残暴爸爸却用东洋大刀结束了她生命,同时也让我失去一只胳膊,可是我仍然还活著,然而我心爱的女人却死去。”他眼睛湿润,流出来泪水。“她死得多么悲惨!死得多么可怜!”他突然单手捂脸哭起来。“村野太郎那个坏蛋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天知道他太残忍了。”他又哭了一阵。“可怜的真子小姐,调坡的真子小姐,你虽然离开我,但我绝不忘记你,忘记我们过去交往中的点点滴滴,你知道我是作家。我会记住我们之间交往的每一个细小情节。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还要把它记录下来。将来再写进我的书里,我一定要让你的名字落进我的书,让我们的爱情永永远远存在于书中。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我也办得到。”又停了一会儿,再望一望在家。“亲爱的真子小姐,你别以为我这样做就会忘记村野太郎的罪恶,不!坦白地告诉你,我一刻也不曾忘记过,我必须为你复仇,也为我失去的胳膊复仇!我不是很善良的作家,我也不完全是个软蛋,我也会杀人,我一定要去杀人!”又停了一会儿,“我相信上帝会原谅我!我相信公正会原谅我!你放心吧,可爱的真子小姐,你爱的古罗马绝不会就此无动于衷,毫无作为!

阿珍嫂:在门口看见他,“古罗马,你在外面呆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啊!”

古罗马:什么也没听见,“我要复仇!我要复仇!”他仇恨地举起一只手,“我要复仇!”

704.阿珍嫂稻草屋,夜

厨房里,阿珍嫂和古罗马坐在稻草上。

阿珍嫂:“睡觉啦,古罗马。”她熄灯睡下,两个人在黑暗中睡过去。

后来半夜时,阿珍嫂醒过来,却不见身边的古罗马。

阿珍嫂:“古罗马?古罗马?”屋里没有人回答,她点灯东看西看一阵,“唔,这人到哪里去啦?”

705. 村野太郎日式房子,夜

一、卧室里,里面只有一盏小灯,很昏暗地照著卧室。卧室不大,也不算奢华,里面有几样家具,有一张榻榻米,村野太郎穿著睡衣睡在榻榻米上,他睡得很熟,还打著讨厌的呼噜。

二、客厅里,一把闪闪发光的东洋大刀挂在墙上。

三、古罗马在院子小心地跑动,后来跑到厨房旁边窗户下面。他在那里用石头轻轻敲碎玻璃,然后伸手进去打开玻璃窗,之后跳上窗台,翻了进去。但他又在厨房墙上蹲著聆听好一阵,才又小心翼翼打开客厅门。他又在客厅停留很久,突然看见那把挂在墙上的东洋大刀,他立即喜出望外,把它取下来拿在手里。

古罗马:“那一天他用这把大刀劈死真子小姐,今天我也要用它来结束他!”他将那刀拿在手里举了举。

之后他就轻手轻脚打开卧室门,非常小心地巡视室内,当他确信村野太郎不会醒来时,他向他仇恨地举起东洋大刀。

706. 电视屏幕显示:“古罗马杀人,遭军事法庭通缉。”

707. 侍卫院荒太套房门口

荒太刚要进门,叶华刚要出门。

  华:“古罗马杀人了,你知道吗?”

  太: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叶华。”

  华:“我说古罗马杀人了,你知不知道他藏在哪里?”

  太:“古罗马杀人了?他杀了什么人?”

  华:“他杀了日本人。”

  太:“他杀的哪个日本人?”

  华:“他叫……叫村野太郎,是个日语教授。”

  太:“唔,那个坏蛋该杀!”

  华:有些吃惊,“你说什么?那个坏蛋该杀?”

  太:“就是那个坏蛋向古罗马要三万美金。”

  华:“古罗马偷多明哥三万美金是付给他的?”

  太:“他要求古罗马要为真子小姐付这个数目的赎身费。”

  华:非常生气,“原来古罗马偷窃是为了买一个日本女人,可是他为什么又在买了这个女人之后,又为什么还要把他杀死呢?”

  太:“这个我就不知道。”

  华:“你现在知道他和那个女人藏身处吗?荒太摇了摇头。”

708. 侍卫院院子里

叶华刚走进院子里,迎面就碰上狼女。

  女:“你刚才跟荒太说什么?”她停下来。

  华:“说古罗马杀了人。”

  女:“古罗马杀了人?”她很吃惊。

  华:“对。”

  女:想了一会儿,“为什么你的朋友老是做坏事?”

  华:“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老做坏事。”

  女:“总之杀人不是一件好事情。”看他一会儿,“你们侍卫队打算怎么办?”

  华:“他已经离开侍了队快两个月。不过我们仍然要处理他。”

  女:“像他这种又好色又专做坏事的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他?”

  华:“至少像上一次那样把他关进军事监狱,然后再进行公开审判。不过眼下的首要任务,是必须尽快捕捉到他。”过了一会儿又说:“如果是前两个月,我们因为他偷多明哥大使的三万美金而捕捉到他,今天他就不会再去杀害日本人。现在日本人和我们中国人闹得很不愉快,说我们是战胜国,可是我们到现在还要欺服日本人,我们根本没有泱泱大国的风度。”

  女:“好吧,希望你和李少校早日捕捉到古啰这个坏蛋,他丢尽了你们侍卫队员的脸面。”

  华:“我们一天不捕捉到他,我就一天不放过他,因为只有捕捉到他,才能洗刷掉我们侍卫队的不良记录。”

  女:“你很公正,你做得很对,叶华队长。”

709.军中乐园走廊上

英子、方方、周军警三个人坐在走廊上,两个女人穿得花枝招展,在娇嫡嫡地吃葡萄,周军警在喝咖啡。

  子:“唔,荒太先生很久没有来军中乐园了。”

  方:“他为什么不来?”

周军警:“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来。”

  方:“我也是那次见到他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子:“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周军警:“做些什么?他每天跟在总统先生身边。”

  子:“你干吗不去跟在总统先生身边?”

周军警:“我又不是总统侍卫,干吗要跟在他身边?又不是人人都可以跟在他身边。”

  方:“你的工作大概很闲吧?”

周军警:“有时很闲,有时不闲。”

  方:“什么时候很闲,什么时候不闲?”

周军警:“没有人可捕捉时就很闲,有人捕捉时就不闲。”

  方:“现在是很闲还是不闲?”

周军警:“我马上就会不闲了。因为美男子荒太的一个朋友杀了人,我们马上就要去捕捉他。对了,那个人上次还跟荒太一起蹲过军事监狱。”

  方:“我记得你已经提起过这件事情。”

周军警:“荒太为什么会有那么坏蛋的朋友呢?真是想不透。”

  子:“他杀的什么人?”

周军警:“日本人。”

  方:“日本人该杀。”

周军警:大吃一惊,“什么?连你们台湾女人也很恨日本人?”

  方:“我的意思是说,如果那个日本人欺服了女人,他就该杀。”

周军警:“他没有欺服女人,他只是买了一个日本艺妓当情妇,那个情妇比他小四十岁。”

  方:相当不满地叫道:“天啦!这个残暴老头子不是欺服女人又是什么?他以为自己有钱就可以随便霸占年轻女人吗?”

周军警:大吃一惊,“白玫瑰方方,你到底怎么啦?”

  方:突然脸色大变,“你别再上我这里来啦!”

周军警:狼狈地站起来,“我不会再来啦!”

  子:跳起来站在他面前,“不,先生,你一定要来。”

710. 军中乐园

走廊上坐著几个姑娘,她们懒洋洋地躺著,无精打采。英子和方方站在花园里,回头望著走廊。

  子:“现在,军中乐园连最后一个客人都被你气走了,到处冷冷清清的。”

  方:“英子小姐,你不该责备我,有客人无客人,我会照样发薪水给你,而且一分不少。”

  子:低头半天,又抬起来。“白玫瑰方方小姐,我说的不是这个。”

  方:“哪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子:“我要说的是,为什么荒太先生一直不露面。”

  方:“你为什么这样关心他?”

  子:红著脸,“我是……是因为你而关心他。”

  方:大吃一惊,“你是因为我而关心他?”英子点点头。

  方:“你这种关心是不是假惺惺的?据我所知,你比我更喜欢他。”

  子:“不,虽然我也喜欢他,可我不敢与你竞争他。我很高兴把他让给你,让你把他变成你的情人,因为我的条件决定了我不能享受这样的情人,美男子荒太并不是省油的灯。”

  方:“他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他实际上是一个只会享乐的太子。不过这会是你的真心话吗?英子小姐。”

  子:“当然是我的真心话,白玫瑰方方姐,我很高兴你爱上美男子荒太,也高兴美男子荒太爱上你,你们两个才是这个世界上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不过他好像不一样。”

  方:“他没有消失,周军警说他住在侍卫院。”

  子:“我们又不能上侍卫院去找他。”

  方:“当然不能去,我们军中乐园的姑娘,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傲慢,没有傲慢,我们就没有尊严,如果我们缺少了尊严,我们就会落得跟妓女一样的下场。”

  子:“这个我知道。”她点点头。

  方:“别再想他啦,有心插柳柳会死,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们回去吧。”

  子:笑著,“我们回去喝点酒好不好?喝点酒上床好做梦。”

10号《台北爱情》8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湾风光
10号《台北爱情》8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