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83  

2016-08-28 08:2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83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692. 军中乐园门口

荒太在军中乐园门口,追上周军警,他立即绕到他面前。

  太:十分严肃,“周军警,请你留步。”

周军警:相当尴尬,“荒太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也去那里。”他低下头。

  太:“我是最近才去那里的,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

周军警:“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去,她就请我喝交杯酒,你知道,做军人很无聊。”

  太:“她一定是看上了你,才这样做。我理解。”

周军警:“可我相信她对所有的男人都会这么做。”

  太:“这是她的职业,你不能埋怨她。”过了一人儿又说,“回去吧,她正在等你。”

周军警:“我相信她这会儿一定在等我,可是再过几天之后,她是否还会等我,那可就说不一定了。”

  太:“看来你已经爱上了她,是不是?”

周军警:“我想同这位美女共创爱情。”

  太:“她是公众人物,恐怕你与她共创爱情很难。”

周军警:“我想把一颗心献给她。”

  太:“你这样做会很愚蠢,不过,你给她开个玩笑是可以的。”

周军警:大吃一惊,“你叫我给她开爱情的玩笑?”荒太笑著点点头。

周军警:“哦,我才不干呢?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从来不开玩笑。”

  太:“那么你会自讨苦吃。”停一会儿又说:“俗话说,君子有情,婊子无义。即使她今天请你喝交杯酒,你要跟她交往,就不必计较她太多东西。”

周军警:“啊,我再也不追求她了,也再也不上她那里去了。我要把我的爱情留在心里,等到某一天献给我最钟爱的姑娘。”

  太:“台湾已经没有姑娘愿意等我们去追求。”

周军警:“那么我们就等著回大陆。”

  太:“别再天真啦,那位总统先生对于回大陆的事情,早都不提了。”

这时白玫瑰方方和英子突然出现在门口。

  方:有些生气,她上前拉住周军警,“走,我们回客厅去继续喝酒。”

  子:也立即换起荒太胳膊,“我已经煮好咖啡,荒太先生,去我的小房间喝咖啡。”

693.阿珍嫂稻草屋

厨房里,古罗马坐在稻草上,阿珍嫂正在烧火烤老鼠肉,她用木棒拨弄著柴禾。一会儿三个孩子从外面背书包进来,他们都穿上破衣服裤子,脸也洗干净了些。

古罗马:“唔,你的孩子都长大了。”他抬头望著他们,他们反而不认识他。过了一会儿又说:“怎么四个孩子只剩下三个呢?”

阿珍嫂:“最小的那个男孩被偷走。”

古罗马:“现在还有人偷小孩?”

阿珍嫂:“比较小的男孩能买钱。”

古罗马:“这么说,你的孩子是被别人偷走又买掉了。”

阿珍嫂:“情况大致是这样。”她又翻了一下铁架子上烤著的老鼠。“对了,那天我就是去基隆港码头寻找孩子时,才意外看见你受伤昏倒在地上。古罗马,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尽管它离台北不过三十公里,可我认为它还是很遥远,我双脚走过的路,不过方圆五公里。”

古罗马:“你找到那个孩子好吗?”

阿珍嫂:“我只找到你,古罗马。”停顿一会儿才说,“我到达基隆码头时,那艘船已经开走了,别人说它是一艘游轮,但我分不出来什么是游轮,什么是船,我统统称它们叫做船。有人说我的孩子就在那艘船上,小偷把我的孩子卖给人贩子,人贩子又把他卖给某一个人,那个某一个人把他带走了。我只看见船在海上消失的影子,我没有看见人。”

古罗马: “失去孩子,你很失望,是不是?”

阿珍嫂:“不,那艘船很漂亮,也许买他的人很有钱,我很放心。不过最令我高兴的事情,还是我把你捡了回来。古罗马,要知道那天我如果没有去基隆港码头,就不会把你捡回来,虽然我背你回来差点把我累死,可是我又重新跟你在一起,这会令我很高兴。”她立即叫孩子们吃烤老鼠肉。

694. 同上

古罗马:“可是这会令我不高兴。我一看见你们吃老鼠肉,就令我恶心。”

阿珍嫂:奇怪地看著他,“可是你以前就看见我们吃老鼠肉。”

古罗马:“我以前看见恶心,今天还是恶心。”

阿珍嫂:三个孩子已经吃完老鼠肉,“你们快进屋去睡觉。”她催促。然后又回过头,“我可不愿意当孩子面跟你吵架。他们以前就不喜欢家里有个大男人。”

古罗马:“哪你为什么还要背我回家?”

阿珍嫂:突然叫起来,“古罗马,你怎么老是对我大声吆喝?你以前可不是这副样子!”

古罗马:“我以前是什么样子?”

阿珍嫂:“ 你以前是个书呆子,很文雅,有礼貌。

古罗马:“我已经失去一只胳膊,你叫对我瞎嚷嚷,有什么用?”

阿珍嫂:“当然没有用。”

古罗马:“我心里很难受,我从此将成为废人。”

阿珍嫂:“可是,是谁让你成为废人的呢?你干吗不去找他报仇,你去找他报仇之后,心里就会很舒服。”

古罗马:叹口气,“唉,我这个样子,只剩下一只胳膊,怎么去找他报仇,我去找他报仇,恐怕还是他先杀死我,他的东洋大刀太厉害啦!”

阿珍嫂:莫名其妙,“你在说谁的大刀?”

古罗马:摇摇头,“没有说谁,你快去给我弄一碗米饭来,你说我已经三天没吃饭。啊!我简直饿得头昏眼共花,我要吃一餐饭,填一填肚子。”

阿珍嫂:“我这里从来没有米饭,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看他片刻,“要不要吃烤老鼠肉。”

古罗马:“别再向我提起你那恶心的东西,否则我的胃子即使没有东西,也会呕吐。”

阿珍嫂:摊开两只手,“我到哪里去给你找米饭呢?”

古罗马:“你不会上街去买,或者干脆到人家家里去偷?”

阿珍嫂:“我没有钱上街去买,也没有本事上别人家里去偷。”

古罗马:“那你就不会想点别的办法,既然你既没有钱,又不会偷。你就想点别的办法呀?”

阿珍嫂:“想别的什么办法?”

古罗马:“你这里有包谷棒吗?”

阿珍嫂:“我这里没有包谷棒。”停顿片刻,“不过山边的地里有很多包谷棒。”

古罗马:“去偷点包谷棒回来。”

695. 田野,山边包谷地,夜

天空很黑,天上挂著几颗星,田野里吹著风。阿珍嫂摸索著,东倒西歪走在田埂上,一路不停地抱怨。

阿珍嫂:“哼,真是奇怪,古罗马要我去偷包谷棒。天这么黑,路又这么难走,他自己干吗不去?要我去给他偷。我真是倒了大霉,把他辛辛苦苦从基隆港码头背回来,还要为他去偷人家的包谷棒,我真是愚蠢透顶!”又走到另一条田埂路,她又骂骂咧咧,“唔,我真的还喜欢他吗?真是活见鬼,古罗马有什么好喜欢的,他少了一只胳膊,看上去人模鬼样,我为什么还要把他背回家来?唔,背回家来就得了,我还要为他去偷包谷棒!他是什么人?国王?总统?我真正的丈夫?唔,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我从前的一个相好,帮过我八个儿子忙的相好,我干吗要对他这么热情,这么忠心耿耿,我真的很喜欢他吗?”她停下来喘息一会儿,“唔,做女人真是奇怪,不,做寡妇更是奇怪。我已经生过那么多孩子,我已经有好几男人跟我睡过觉,可我还是要喜欢男人,尤其是像古罗马这样年轻的男人,我一看见他就喜欢他,无论他多么讨厌我,我都喜欢他。”她又沉默地走了一段路,终于看见包谷地,“啊,天啦!好大一片包谷林啊!”她又瞪大眼睛叫道,一边用手摸住一块包谷棒,“这里的包谷棒也很大,停了一会儿,她又皱起眉头。这到底是谁家的包谷棒?”她仔细听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急忙扳下第一块包谷棒,“啊呀!这声音怎么这么大?”她立即吓得蹲在地上,紧张得刷刷发抖。

696. 阿珍嫂稻草屋

珂珍嫂怀里抱著几块包谷棒,跌跌撞撞地跑回院子,跑进屋内,她因紧张与高兴,一头碰开厨房门,整个人也向前扑了进去。

古罗马:大吃一惊,“啊,阿珍嫂,你这是在做什么?摔到了吗?”

阿珍嫂:所有包谷棒都摔到地上,“没有,古罗马,我是害怕后面有人追我。”

古罗马:“后面谁在追你?”

阿珍嫂:“我不知道。”她坐起来,将几个包谷棒一一捡起来。

古罗马:“你刚才进来时,看见有没有人在后面。”

阿珍嫂:“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古罗马,我第一次偷别人的东西,简直吓死我了。”

古罗马:“你并没有死啊,你现在还活得好好地回来。”

阿珍嫂:“你以后别再叫我去干这种事情,我真的没有这个胆量去偷东西。我宁愿一辈子吃老鼠肉,一辈子穷死,也不愿意去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古罗马:“可是我要留在这里,我就一定要你去偷包谷棒,没有包谷棒填饱肚子,我一定会饿死。你从基隆港码头背我回来,总不是为了把我饿死吧?”说完他拿一块生包谷棒用牙撕开,生吃起来。

阿珍嫂:大吃一惊,“你吃生的?”

古罗马:“我等不及你把把它烤熟。”

阿珍嫂:“生的吃了会拉肚子。”

古罗马:“即使拉肚子我也要吃生的。”他狠狠地咬下一口,“三天肚子里没有东西是什么滋味啊!你不知道,我都变成了猪,变成了狗,变成了牛。”

阿珍嫂默默地看著他狼吃虎啃。

阿珍嫂:过了很久才问,“好吃吗?”

古罗马:“好吃,当然要吃,比你吃老鼠肉还好吃。”他吃得吧滋吧滋。

阿珍嫂:又满脸不高兴,“可是……可是,古罗马,你连一声感激也没有。”

古罗马:“等会儿我吃饱了,再向你说一千声感激。”他又吃下一口,“唉呀,我是你的老相好,你拿这些感激做什么用?”

阿珍嫂:“你说了感激我心里会舒服。”

古罗马:“我们一起睡觉才舒服。”

过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躺在稻草上睡过去。古罗马身边满是吃后的包谷棒。

697.军中乐园客厅

镜头同前。方方和周军警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两人面前隔著一张小桌,桌上有酒瓶,有高脚杯,一个玻璃瓶子里还插著一朵鲜花。酒杯里倒满了酒。

  方:率先端起高脚杯喝一口,然后放下。“周军警先生,刚才那位美男子荒太说他认识你。”

周军警:“是的,我们两人互想认识。”他很不好意思地喝口酒。

  方:“这么说,你们两个人都住在台北。”周军警又点点头。

  方:又端起杯子喝一口酒后才说,“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他好像人长很很漂亮。”

周军警:“知道,他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

  方:相当吃惊,立即瞪大眼睛,“谁的贴身侍卫?周军警先生,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她将耳朵侧向他。

周军警:“当今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

  方:“你说他是……是姓蒋的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

周军警:“没错,就是他。”

方方立即站起来,涨红著娇脸,躲进自己的房间里。

698.军中乐园英子小房间

荒太坐在小圆桌前喝咖啡,英子也坐在一把椅子上陪著他,但是荒太的眼睛一直朝门口外面瞟著。

  子:皱起眉头生气,“荒太先生,你在看什么?喝了半天的咖啡,你一句话都不说。”

  太:漫不经心地看她一眼,“我说什么?”

  子:“不论你说什么都可以,你这样光看处面有什么意思?”荒太无语。

  子:“荒太先生!”她突然很不高兴。

  太:“什么事?”

  子:“你的眼睛里到底看见了谁?”

他的眼睛看见白玫瑰方方起身走向房间。

10号《台北爱情》83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83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