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82  

2016-08-28 08: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8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686. 同上

古罗马醒来后,他仍然躺在地上,奇怪地望著稻草屋顶,后来又奇怪地望著窗口,然后又坐起来奇怪地打量厨房。

这时恰巧阿珍嫂抱柴禾从门口进来。

古罗马:“我这是在哪里?”他望著阿珍嫂。

阿珍嫂:笑道,“在我家里,古罗马,你醒啦?”

古罗马:眨巴眼睛,“在你家里?我怎么会在你家里?我不是在基隆港码头吗?”

阿珍嫂:放下柴禾走到他面前,“你是在基隆港码头,不过我把你背了回来。”

古罗马:越发惊讶,“你把我背了回来?”

阿珍嫂:“对,你受伤了,我把你背回我家里。”这时古罗马才看见自已失去一只胳膊。

古罗马:脸色大变,“啊!天啦!”他望著他那只没有的手惊恐地叫道。

阿珍嫂:“你在家里昏迷了三天,现在才清醒过来。”她看他片刻,“现在你的伤口不痛吗?”

古罗马:“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阿珍嫂:“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哪它一定是麻木了。”

古罗马:“天啦!我从此失去了一只手,叫我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吗!”他相当难过。

阿珍嫂:充满同情地望著他,很久以后才小声说,“你那天是怎样失去这只胳膊的?”

古罗马:“我那天,我那天……”他突然望著她,“你问这个做什么?”

阿珍嫂:“我想知道这件惨案发生的经过。”

古罗马:很不耐烦,“没……没有经过。”他摇头。

阿珍嫂:相当怀疑地看著他,“会没有经过吗?古罗马,当你失去一只胳膊躺在地上的时候,身边还有半个女人的尸体。哪个女人是谁?”

古罗马:气恼地回答,“我怎么知道。”

阿珍嫂:很轻蔑,很恼火,“你不知道,哼,她跟你躺在一起,你竟然不知道?你在欺骗谁?”

古罗马无语。

阿珍嫂:“哼,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找我,你不可能没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很清楚你的德性,你这种所谓的读书人是离不开女人的,什么样的女人你都会要,瞎子跛子都会要,现在被你欺骗上当的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你又再一次落到我手中。”

古罗马:相当不满,“你在胡说些什么呀!”

阿珍嫂:“这一次我不会轻意放你走!”

687. 军中乐园

英子小房间里,荒太刚刚走出院子,方方就从外面走进来,她美丽的脸上飘著乌云,情绪也激动。

  方:“你怎么这样接待客人呢?她瞪著英子。“你连接待客人的规矩都不懂。”

  子:低著头,“是他……他一来就说他要喝咖啡。”

  方:“你管他说什么,你都应该先把他领到客厅去喝酒,来我们这里的客人一律先喝酒,至于咖啡,那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喝的。”

  子:有些生气:“既然什么时候都可以喝咖啡,你就不必责备我。”

  方:“但是他喝了咖啡就走掉,我就要责备你。”

  子:气得苍白著脸,“他整整呆了一天,他怎么会不走掉呢?”

  方:“整整一天,你们在房间做了些什么?难道光喝咖啡吗?”

  子:“除了喝咖啡,我们什么也没做。”

  方:“谁相信你们什么也没有做?”

  子:“我……我自己相信,还有荒太先生相信。”

  方:轻蔑地,“荒太先生?”停顿片刻,“既然他要上这里来,他就不是清白规矩的男人。”

  子:“可我相信我们刚才是清白规矩的,他除了喝咖啡,就是听我讲故事,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方:“听你讲故事?你讲了谁的故事?”

  子:涨红著脸,“啊!讲了……讲了……讲了一本书上的故事。”

  方:很怀疑,“哪本书上的故事?”

  子:“梁……梁山伯与祝英台。”

  方:“那个老掉牙的故事还用得住你讲给他听吗?英子小姐,你分明在撒谎!”

  子:相当不高兴,“我……我没有撒谎。”

688. 同上

方方走后,英子一个人还站在那里,她看著老板娘离去的背影很不满。

  子:“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她为什么要找我的岔子呢?”过一会儿又说:“我知道她是因为荒太先生找我,才找我的岔子。凭良心说,荒太先生长得英俊,很帅气,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帅气的人,我很喜欢他。”

689. 军中乐园方方房间

所有装饰一律系红色,家具地铺和床全系红色。白玫瑰方方站在窗前,茫然地望著后花园。

  方:“那天荒太先生来军中乐园,为什么不来找我反找英子小姐呢?英子小姐是我手下最丑陋的姑娘,他为什么偏偏挑中她呢?”停顿片刻,“难道我不够美丽吗?难道我不够年轻吗?可是我才二十六岁,显然我比荒太先生本人还要年轻,他至少也有三十岁了吧。唔,三十岁的男人不能算年轻。”又停了一会儿才说,“荒太先生长得太英俊太帅气,我第一眼看见他就很喜欢他。”又停了一会儿才说,“我是因为他第一眼看上英子小姐,我才故意找英子的岔子。”

690. 军中乐园走廊上

英子一个人坐在走廊椅上,懒洋洋地吃著葡萄。荒太从花园里走来,来到走廊上,后来站在她身边,显得很高兴。

  太:“英子小姐,你好。”

  子:并没有回头理他,“我很好。”

  太:站了一会儿,“你很好,为什么不理我呢?”

  子:“我不想理你。”她仍然在吃葡萄。

  太:有些吃惊,“你不想我?难道你已经忘记我了吗?几天前我们还见过面。”

  子:“对不起,我已经忘记了你。请你去找白玫瑰方方,她正在客厅等你。”

  太:皱起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子:“没有什么意思。”

  太:“哪你怎么叫我去找白玫瑰方方呢?”

  子:“白玫瑰方方是我们这里的老板娘,你应该先去找她。”

  太:“我知道她是这里的老板娘,但她手下还有别的姑娘,上这里来的客人可以随心所欲,想找那个姑娘就找哪个姑娘就找哪个姑娘。还有上这里来的规矩,是客人挑选姑娘,不是姑娘挑选客人。”

  子:“可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刚巧相反。”

  太:愣怔一阵,“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可以挑选客人,而客人不可以挑选你们。”

  子:终于回过头,“就是这个意思。”

  太:满脸不高兴,“可是我反对这个意思。”说完,他气休休走进英子小房间。

  子:立即跳起来追到门口,然后站在门外,“你出来,荒太先生。”

荒太不理她,故意做出傲慢样子坐在红皮沙发上。

  子:气极败坏,“你出来!”

  太:“我要喝咖啡,快进来给我煮咖啡。”

  子:“除非你先去客厅喝酒,否则我决不给你煮咖啡。”

  太:“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喝过酒,我不想再喝酒。”

  子:“那么随你的便,反正今天我不会给你煮咖啡。”她又回到走廊上坐下。荒太在小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躺在沙发上睡著了,后来英子又走进来,“荒太先生,起来!”

荒太被吓醒过来,奇怪地看著她。

  子:“已经太阳落山,你还在睡觉。”

  太:“我睡了几个小时?”

  子:“六个小时。”

  太:“我还没有喝咖啡,我要喝完咖啡才回家。”

  子:“你去客厅里喝酒,你在那里开始喝酒就会有咖啡。”

  太:“是你亲自煮的吗?”

  子:“当然。”

  太:又皱起眉头,“可你怎么一整天都在劝我喝酒呢?我不喜欢喝酒。”

  子:“可我们的老板娘喜欢你喝酒。”

  太:“她是不是想认识我,故意给我出难题?”

  子:“她不是故意给你出难题,她是故意给我出难题,她喜欢所有的美男子都先上她的客厅,她的客厅里有五花八门的老酒。”

   太:“我懂你的意思了,她喜欢所有的男人都看上她,追求她,可是我荒太绝不会这么做。”

691. 军中乐园客厅

英子领著荒太走进客厅时,正巧看见白玫瑰方方在跟一个军人一起喝酒,他们在一张矮桌前,面对面地坐著,桌上有酒瓶,有鲜花,还有漂亮的高脚酒杯。英子和荒太走进去时,看见两个人正在喝交杯酒。但英子把他领到一张矮桌前就走开,而他奇怪的头一直看著他们。

周军警:突然惊惶失措站起来,“对不起,白玫瑰方方小姐,我要走了。”他向她点头示礼,脸色十分难看。

  方:大惊失色。“周军警先生!”

周军警:已经走到门口。“我很遗憾。”他又怆然回过头来。

  方:立即朝他追过去。“你这是怎么啦?周军警先生。”

周军警:“再见,白玫瑰方方小姐。”他在走廊上边走边说。

白玫瑰方方站在门口,她失望地看著他走过走廊,走进花园,一直消失。良久她才转过头来,用很奇怪的眼睛瞪着荒太。

  方:气得涨红著脸。“你怎么偏挑这个时候进来?”

        荒太也很不高兴地瞪她,但无语。

  方:“你这样一来,就赶走了我的客人,这个刚走的年轻人是我的客人。”

  太:“你不是很高兴我进来吗?”

  方:“谁说我很高兴你进来?”

  太:“英子小姐告诉我,说我来这里应该先来喝酒,你会很细心很热情地照顾每一个客人。”

  方:“我是会很细很热情地照顾每一个客人,但是今天我已经有客人,我不会再照顾你。”停了一会儿尖刻地说,“今天你赶走了我的客人。”

  太:也很傲慢,“我认识他,我有他的电话,你打个电话就可以叫他来。”他写个电话递给她。

  方:低头看看电话,然后又看看他,她很轻蔑,“我很怀疑这个电话的真实性。”

  太:“什么?你怀疑我写给你的电话号码?”他是做什么的,我比你更清楚。

  方:“他是做什么的?”

  太:“你自己去调查,我不会告诉你。”

  方:“我马上去打电话,你等著,如果电话出差错,我马上会揭穿你说谎。”

  太:“你去打好啦,我等著。”

  方:“英子小姐,进来领他出去。”

  子:立即跑进来,“是,方方小姐。”然后又转向荒太,“走吧,先生。”

但是荒太刚走出客厅,就离开英子扬长而去。

10号《台北爱情》82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阿里山神树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