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78  

2016-08-27 07: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7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647.同上

阿秀沉默一会儿,突然走走过去解开放在桌上的小包,找来一个小碗,倒出来小碗药水。

  秀:“这是施主叫我带来的退烧约,说是非常有效,请你在她醒来时喂她。”

黄阿妈:望著她,“放著吧,她还没有醒来,醒来之后我一定喂她。”停顿一会儿,“唔,慷慨的施主真关心这个可怜的孩子。”

  秀:得意地点点头,“我早说过,欢欢的施主非常好心,非常善良。”

黄阿妈:“愿上帝保佑她长命百岁!”停一会儿,“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你是如何捡到她的?我想再听一听你捡人的故事。”

  秀:脸色变得凝重,“我……我……”她正在说话的同时,一只猫咪突然从高柜子上跳下来,它越过桌子时打翻了药碗,那个小碗和药水一起掉到地上,药水流了一地,猫咪闻了药水的甜味突然吃起来。

黄阿妈和阿秀不约而同看著那只猫咪,脸上露出惊讶神色。

黄阿妈:立即走过去举手打它。“唉呀,你竟然打翻药碗!”她气哼哼地咒骂。

  秀:她皱起眉头惋惜,“施主说那瓶退烧药很有效,欢欢吃过后一定会退烧。”

可是那只猫咪吃了几口之后,便倒在地上不动弹,嘴边冒出血泡。

黄阿妈:百思不解,“这是怎么一回来?”她仔细看著猫咪。

  秀:也相当惊讶,“这只猫怎么会死?”

黄阿妈:“天啦!它果然死啦!”她又摇了摇那只猫咪。之后她又看著阿秀。“你拿来的退烧药水?还是杀死老鼠的药水?”

  秀:非常狼狈,“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它是什么药水,施主说它是退烧药水。”她摇著头,几乎要哭。

648. 狼女套房

狼女站在窗前,冷漠地看著后院。阿秀从外面回来,走进屋子时用手取下草帽,狼女转过身看见她。

  女:关切地询问,“欢欢她情况怎么样?”

  秀:拉下脸,“她情况很糟,差点死了。”

  女:故作惊讶,“她差点死了?”

  秀:“如果她喝下那碗退烧药,现在一定死得很僵硬。”

  女:“这么说她还没有死?”

649. 狼女回忆镜头

街上一家老鼠药店,狼女又停下汽车,打开车门走进去,她脸上戴著墨镜。

  女:“老板,我要买点老鼠药,我家里有很多的老鼠,晚上老是打架,让我睡不著觉。”

老板:“我这里的老鼠药很有效,你买去让你家的老鼠吃下后,保证你夜夜睡得著觉。”

女:“好吧,拿五包给我,对了,五包能杀死多少只老鼠?”

  板:“少则五十只,多则一百只。”

  女:“那么你再多给我五包。”

老板:摇头,“不,五包已经足够。你家里绝对没有一百只老鼠。它们吃下你这五包药,连下辈子也不敢再来啦!”

  女:态度很轻蔑。“讨厌的老鼠又脏又臭,而且还带汉他病菌,我希望下辈子都不要见到它们。”

老板收过钱,把五包老鼠药拿给她。

  女:“这些药粉是不是绝对无色无味?”

  板:“如果有色有味,老鼠根本不会上当受骗,绝对无色无味,小姐。”

狼女拿著老鼠药走出来,然后打开车门坐进汽车里,她先坐了一会儿,后来才咬住下巴打开那瓶退烧药水,然后又打开老鼠药粉,一包一包慢慢小心地将药粉倒进退烧药水里,再盖上瓶盖,收拾好之后,她又镇静自若地将汽车开走。

650.台北河河边

狼女不悦地站在河边,一动不动地望著河水,望了一阵后自言自语。

  女:“我原本是要杀死欢欢的,杀死这个我与美男子荒太生的孩子,可是魔鬼伸出奇怪的手阻止了这件事情。”过了一会儿又说:“欢欢没有死,她要留下来继续纠缠我。”她面无表情。

651. 村野太郎院门口山路上

真子小姐和古罗马离开村野太郎院子里,之后走在院门口外面的山路上,路两边是青绿的树林,路上有浓阴,偶儿有汽车经过。两人愉快地手拉住手,真子小姐笑得很灿烂。

  子:“唔,亲爱的古罗马先生,我好高兴好快乐啊!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快乐过,我的身子都要飞起来。”她丢开他,做了一个快要飞起来的动作。“啊!飞起来,只可惜我飞不起来。要是我能够变成鸟儿飞起来,那该是多么快乐啊!那样的话,古罗马先生,我要飞向蓝天,飞上白云,我要在白云下面向你招手。不,不对,招手不对,我要带著你一起飞上兰天,飞上白云,飞向快乐的天堂,住在终年四季鸟语花香的伊甸园里。”她突然丢开他,蹦蹦跳跳跑出一段路,然后又在那里停下来等他。古罗马终于笑著走到她身边,真子小姐又急忙抱住他胳膊。“唔,亲爱的古罗马先生,你付给村野太郎的那三万美金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古罗马:突然沉下脸,“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子:“唉呀,那是好大一笑钱呀!”古罗马无语。

  子:“唉,你是不是向荒太老先生借的?”

古罗马:“荒太没有钱。”

  子:“他的美丽女人博物馆有钱。”

古罗马:“他那里是有钱,但我没有向他借钱。”

  子:想了一阵,“可是这么多的钱,你是哪里弄来?我相信你在银行里没有这么多存款。”

古罗马:有些生气,“真子小姐,不许你再说三万美金的事情,我是个作家,在外面也有一结朋友,三万美金这个小数目,总是有办法借到手。”

  子:大吃一惊,“三万美金是个小数目?”

古罗马点点头。

  子:怀疑地看著他,“照你这么说,这三万美金不会是偷来的?”

古罗马:相当生气,“你怎么会想到偷来这两个字?我古罗马大名鼎鼎,至少在台湾有一半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的样子像小偷吗?”

  子:有些尴尬,调坡地噘著嘴,“好吧,就算你不是小偷,就算这些钱是你借来的,我们走吧。”她拉住他走一段路之后,来到三贫路口,真子小姐停下,“我们现在去哪里?”

古罗马:“去你的住处。”

  子:“为什么不回侍卫院,你应该先回侍卫院子,难道你今天不去执行勤务了吗?”

652. 大使官邸,士林官邸

大使官邸,丽娜正在客厅里激动地打电话。士林官邸,美苓正在纳闷地接电话。

多明哥站在丽娜身边,脸色很难看。

总统站在美苓夫人。

  娜:“唉呀,美苓夫人,我昨晚遭小偷。”

  苓:“你说什么?丽娜夫人,对不起,我没有听清楚,你说慢一点。”

  娜:“我说我遭遇到小偷,那个不知名的坏蛋偷走了我的手提包。”

  苓:“你的手提包里有东西吗?”

  娜:“有,是三万美金。”

  苓:“什么?三万美金,那是你回家乡去的钱呢!”她愕然地瞪大眼睛。

  娜:几乎要哭,“是啊,我和多明哥三年没有回过家,那些钱是我们拿回去,一部照顾他年迈的父母,一部门是管理牧场用的,不知哪个坏蛋将它全部偷走,连同我的手提包一同拿走。”

  苓:“你报警了吗?如果没有报警的话,赶快报警,警察来得越快越好。”

  娜:“刚才多明哥已经报警了。”

  苓:“你们做得对,不过丽娜夫人,你们千万别走动,以免破坏小偷线索现场。”

  娜:“你放心,我们不从会破坏现场,我们只希望警察早一点来收证,免得那个坏蛋拿了钱从台北溜掉。”说完她放下电话,仍然愁眉苦脸。

多明哥:相当生气,“唔,台北的社会秩序太糟糕了,小偷连戒备森严的大使馆都要偷,外面老百姓什么不可以偷?”

  娜:“我们怎么办?”她绝望地望著丈夫。

多明哥:“除了静候警察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娜:非常不满,“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三万美金丢失了,我们怎么回家去?”

多明哥:“我们回不去了。”

  娜:“啊!”她突然伤痛地哭倒在丈夫怀里。

在士林官邸书房里,美苓夫人也放下电话。

  统:“丽娜夫人跟你说些什么?”

  苓:“说她三万美金突然丢了,说她再也回不去家乡了。”

  统:也很吃惊,“她三万美金丢了?”

  苓:“是小偷偷走的,昨晚夫妇二人的卧室里,小偷胆大包天地闯了进去。”

  统:“唔,哪个小偷是谁?”

  苓:“警察收证之后才会知道。”

  统:“难道台北警察还没有去收证吗?”

  苓:“他们做事情总是拖拖拉拉。”同时拍出两官邸镜头。

653.真子小姐套房

套房餐厅里,真子小姐和古罗马坐在餐桌前,两个人埋头吃著简单阳春面,吃了一阵,古罗马抬起头。

古罗马:“真子小姐,我不能再回侍卫院了。”

  子:“是吗?”她停止吃面,“你为什么不能回去?”

古罗马:淡然地,“我已经写了辞职书。”

子:穷追不舍,“你干吗要写辞职书。”

古罗马:“我想做一个自由作家,并且去云游天涯。”

  子:“你做总统先生侍卫和当自由作家并不矛盾,为什么你不继续留在台北?云游天涯不是你一生的事业,它不过花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做完的,你心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古罗马:沉默片刻才说:“我的主意就是要离开台北,我实在不愿意呆在这个地方,倘若我选择留在这里,我的想像力会变得很迟顿。”

  子:相当惊讶地看他很久,“古罗马先生,你怎么啦?我记得你以前从来没有谈起过你要离开台北,你说台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你十分怀念台北河,十分怀念樱花林,你说你在台北的每一天,你都过得很愉快,今天你怎么就突然过得不愉快,突然想起要离开它呢?”

古罗马:十分丧气,“可爱的真子小姐。”

  子:“古罗马先生,你有什么心事对我隐藏著?”

古罗马:“真子小姐。”

  子:你敞开喉咙说出来吧,我保证能够接受它。

古罗马:“你在美国有亲戚吗?”

  子:“没有。”过了一会儿又说:“不过我在夏威夷还有个姨妈。”

654.大使官邸,士林官邸

大使官邸客厅,士林官邸书房。丽娜和美苓正在讲话,两旁丈夫站在她们身边。

  娜:“美苓夫人,我是丽娜。”

  苓:“丽娜夫人,我是美苓夫人。”

  娜:“刚才警察来收证后,很快那个小偷就调查出来。因为他身上的电话本掉在客厅墙脚下,他是从树上爬进窗台跳进客厅时弄掉的。”

  苓:“是吗?哪个小偷是谁?”

  娜:“你再也猜不到他是谁?”

  苓:“他到底是谁?”

  娜:“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古罗马。”

  苓:瞪大眼睛,相当吃惊,“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

  娜:“贴身侍卫古罗马是小偷。”

  苓:“这……这怎么可能?”

  娜:“我也认为不可能。”

  统:眨巴眼睛,“她在说什么?”

  苓:“她说古罗马是小偷。”

  统:大吃一惊,“古罗马偷了她三万美金?”

  苓:摇著头,“很可能是丽娜夫人弄错了,古罗马怎么会偷她的钱呢?”

  统:“听说古罗马很喜欢女人。但他有可能去书店偷书,绝不会偷钱。”

  苓:“你可能弄错了,丽娜夫人,我和总统先生都一致认为,古罗马不可能偷钱。十年来他的操守与道德一直没有出现过问题。”

  娜:相当生气,“可是这一次他确实偷了钱,警察已经在到处派人捉拿他。”她挂下电话。

美苓也挂下电话。

  统:“丽娜夫人还说了些什么?”

  苓:“她说警察在侍卫院捕捉古罗马。”

  统:“李少校知道这件事情吗?”

  苓:“就是他带著警察去了侍卫院。”

655. 侍卫院荒太套房

荒太正斜在白皮弯腿沙发上,拿著一根烟杆抽纸烟,然后对著天花板吐白雾。

他的双腿叠在一起晃荡著。

李少校带著叶华、周军警和一些宪兵走进来时,他依然斜在沙发上没动,懒洋洋地瞟他们一眼。

李少校:“美男子荒太,坐正!”他见状大为恼火。

  太:“什么事,李少校。”他漫不经心地坐起来。

李少校:“你的朋友古罗马呢?他藏到哪里去了。”

  太:“我怎么知道。”

  华:“他是不是藏到你的卧室里?”

  太:白他一眼,“你在胡说什么?”

李少校:“古罗马突然不见了,我们总统府正在派人到处捉拿他,你一定知道他的下落,快说出来。”

  太:“我今天没有见过古罗马。”

李少校:“昨天你总见过他。”

  太:“昨天当然见过他。”

李少校:“在哪里见过他?”

  太:“他的套房里。”

  华:“你知道他今天在哪里?”

  太:“我说过我今天没有见到他,你们先去他套房找他好了。”

李少校:“他套房里没有人。”

  太:相当不满地看著他们,“古罗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值得你们如此大动肝火?”

李少校:“他闯进大使馆官邸,偷走多明哥大使的三万美金,还拿走丽娜夫人那个乖巧昂贵的手提提包。”

  太: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古罗马闯进多明哥大使的家里?”

李少校:“别装模做样,快说出他藏身在哪里,我们可以去哪里捕捉到他。”

  太:狼狈地望著总统秘书,“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古罗马虽然是我的朋友,可他要做这种事情,绝对不会通知我。你们上别处去找他吧。”

  华:也很生气,“美男子荒太,你是不是在故意撒谎包庇他。”

  太:“你说话要负责任,我为什么要撒谎包庇他?叶华。”

  华:“因为你们两个人总是互相包庇。”

  太:气极败坏,他苍白著脸,“你出去!你不配在这里跟我说话!”

李少校:很轻蔑地看著他:“荒太,你不可以用这种粗俗的态度侮辱你的上级!”

  太:非常恼火,“我并没有侮辱他,是他跑来这里侮辱我,连你一起跑来侮辱我,我的套房不欢迎你们。”

李少校和叶华仇视地看著荒太。

荒太也很仇视地看著他们。

李少校和叶华看了很久,才领著警察和宪兵走出去,他们志高气扬地走在院子里。

656. 真子小姐套房内外

真子小姐和古罗马仍然坐在餐厅里吃阳春面,吃著吃著,古罗马眼角突然从玻璃窗那里,看见李少校、叶华、周军警正领著一群警察和宪兵走进花园里,他们正在朝这间套房门口走来。

古罗马:“不好啦!”他突然脸色煞白地叫一声之后他就一跃跳起来,拉住真子小姐的手朝门口冲去。

  子:因为弄不清楚事情,便问:“古罗马先生,你在做什么?”

古罗马:已进冲进厨房,他停下来看片刻,突然灵机一动打开窗户,“真子小姐,快点,我们得从这里逃出去。”

  子:百思不解地望著他,“我们从这里逃出去做什么?”

古罗马:“唉呀,你跳呀!跳出去演电影。”

  子:“我们两个人演什么电影?”

古罗马:“真子小姐,你干吗变得越来越啰嗦?”

他相当恼火地斥责。

  子:红著脸,“你不说清楚,我怎么会跳出去?我这人从来没有跳窗户的不良记录。”他却不管她,把她抱起来举到窗台上,接著自己也一跃跳上去,之后又抱住她立即跳进后院里,接著他又拉她跑步躲进一处矮树丛中。

这一边,李少校也带著人走进客厅,叶华、周军警以及宪兵和侍卫们也在客厅里东看西找,后来他们有人进了卧室,有人进了浴室,也有人进了厨房。李少校在各个房间东查西看,踢踢这里的家具,又翻那里的书籍或化妆品。后来听见叶华喊他,才来到餐厅。

  华:“这里有两碗刚吃剩下的阳春面。”

李少校:“是不是古罗马和他情妇吃剩的?”他看了一会儿后说。

  华:“很有可能。”

李少校:“看样子他们在我们来之前已经逃走。”

  华:点头。“很有可能逃走,古罗马不会等著我们白白来捕捉他。”

657. 同上

真子小姐和古罗马躲在矮树丛中,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直等到那些人从门口出来走远,真子小姐才从地上坐起来,她浑身仍然吓得抖抖索索。

  子:“哪些人到我家里来做什么?”她看著古罗马,过了片刻又问,“他们是来找你的吗?”

古罗马仍然目送著那些人,没有回答。

  子:怀疑地看著他,“古罗马先生,你的脸色很难看。”见他不作声,她又说:“你真的有什么秘密瞒著我。”

古罗马:又沉默良久,“索性告诉你好啦!”但又没有下文。

  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又摇了摇他胳膊。

古罗马:“我偷了多明哥大使三万美金,现在总统先生秘书正带著人来捕捉我。”

  子:大吃一惊,“什么?你偷了多明哥大使三万美金?”

古罗马郑重地点点头。

  子:脸色大变,“你怎么会偷多明哥大使的美金呢?他是一个外国大使。”

古罗马:“不然,我付给村野太郎的那三万美金从哪里来?天上不可能掉下美金。”

  子:“古罗马先生!”

古罗马:相当生气,“你没有批评我的权利,我是利用这笔钱来拯救你。”

  子:相当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古罗马先生,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李少校到处带著人捕捉你,他就不会放过你。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古罗马:“你说怎么办?”

  子:“我不知道。”

古罗马:“我很想回大陆老家,可是回不去。海上封锁得很厉害,连鸟儿也很难飞过去。”

  子:“哪我们躲到高雄去,也许那里可以躲过一阵子。”

古罗马:摇头,“不行,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我绝对不能再留在台湾,李少校和叶华绝不会放过我,因为我的恶劣名声,他们会在全台湾到处捕捉我。”

  子:愁眉苦脸,“我们怎么办?”

古罗马:歪头想一阵,“去夏威夷你姨妈那里,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后,我们再从美国转向大陆西方。”

  子:“我还没有给姨妈写过信,不知她是否同意接受我们。”

古罗马:“我们自己找上门去,她同意也得接受,不同意也得接受。”

  子:拉他起来,“好吧,我们走吧,古罗马先生。”

10号《台北爱情》7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湾田园风光
10号《台北爱情》78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