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71  

2016-08-24 08:0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7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585. 古罗马套房

古罗马卧室里,古罗马半卧半靠在床上,他的头顶中间顶著一块浸血大纱布。他的卧娘里站著荒太,陆儿,还有厨娘也在那里,叶华站在那里,但他十分冷漠。

  华:“你又两天没有去执行勤务。”他不满地看著古罗马,“我怎么向李少校交待?”

  太:“你没有看见他伤得那么严重啊?”停顿片刻,“你帮他请假好啦!”

  华:“哼,我跟他请假,他得自己写假条,写假条的事情,我不可能代劳。”

  太:“你连这一点小事情都帮不上忙。好啦,我来写请假条。”他转过身。“纸呢?笔呢?”他有些生气。

  华:“那边写字桌上。”

荒太和陆儿走出去,陆儿急忙在写字桌上给他铺好纸,摆好笔。

  太:立即坐地椅子里,拿起笑在纸上画,可是只画下“请假条”三个字,后面就不知道怎么写,“叶华队长,请假条怎么写?”他抬起头问叶华。

  华:很轻蔑,“什么?你连请假条都不会写”停顿片刻,“以前你不是也定请假条吗?”

  太:“以前写过,现在忘啦。”他很干脆。

  华:很生气,“你以前吃过饭,现在忘了吗?”

  太:“饭是每天都要吃的,请假条不是每天都要写的,你不能拿这个作比喻。”

  华:“可是关于如何写请假条的事情,是每个大陆军人都会做的。”

  太:漫不经心地,“可是我不会做啊!有什么办法?”

  华:“你不是不会做,你只是想偷懒!”

  太:“我偷什么懒?”

  华:“偷不想写请假条的懒!”

古罗马:“唉呀,你们别吵啦,荒太,拿进来我写!”他在卧室里喊。

  华:“哼,你自己不想写,就拿给古罗马写,他可是个写请假条的高手。”

  太:“哼,你在嘲弄他,说他请假次数太多。”

  华:“你和他一样,是侍卫队里请假次数最多的人。”他很冷酷。

  太:“请假次数多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让李少校惩处我们吗?”

  华:“你们两个人已经接受过很多次惩处,但是毫无用处。”

  太:“是的,我们永远都不像你那么长进。你是军人中精英,我们是军中败类!”

  华:相当轻蔑,“我可没有说你是军人中败类,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荒太进卧室把纸笔拿给古罗马,古罗马写好后交给叶华,叶华拿著请假条走出去。

586.同上

叶华走后,卧室里陷入一片沉寂。过了很久,荒太率先说话。

  太:“真是奇怪,他过来看朋友,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

古罗马:“他早不是我们的朋友。”

  太:“他简直就是个冷血动物。”

古罗马:“可他对我们是冷血动物,对别人不一定是冷血动物。”

  太:“他对死去的小淘气就是冷血动物。”

古罗马:“但他对美苓夫人,对总统先生,对李少校绝对不是冷血动物,还有他最近对狼女的态度也非常温柔。”

  太:脸色苍白地望著他,“他对狼女的态度很温柔吗?”

古罗马:“总之,他对她的态度跟美苓夫人一样殷勤,甚至比她还要殷勤,关于这一点我是看得非常清楚的。”

荒太无语,歪著脸。

  娘:“最近,我还听见侍卫院有人议论,说他经常跟她一起出去。”

古罗马:“他跟她一起出去,是去海边为她单独拉小提琴。”

  太:“他为什么不在家里为她拉小提琴?”

古罗马:“你真愚蠢!在家里拉小提琴会浪漫吗?”

  太:“哪……哪要在什么地方才叫浪漫?”

古罗马:“美丽的大自然当中,当然最好是海边。”

  太:又惊讶地沉默一阵,“我……我不认为狼女会懂得浪漫。”

古罗马:“你这个人根本不了解狼女,虽然你在暗地里与她交往很久,但那位总统先生的秘书显然不是简单女人。”

荒太嫉妒得脸色铁青。

587. 李少校办公室门口

李少校刚要走进办公室,叶华在门口追上他,他把古罗马请假条交给他。

李少校:看一眼请假条,“古罗马怎么老是请假呢?”他严肃地望著叶华。

  华:“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学会了请假。”

李少校:“学会了请假,也不该经常请假,一个总统先生侍卫经常请假,像什么话?”叶华无语。

李少校:“以前他旷假是他在外面找到女人,这一次是不是又在外面找到女人?”

  华:“这一次不仅是找到女人,而且还被女人情夫打伤。”

李少校:有些惊讶,看他片刻才问,“他被女人的情夫打伤?”

  华:“不错,他正是被他打伤才请假的。”

李少校:“他伤得很严重吗?”他眨巴眼睛。

  华:“不严重。”

李少校:“唔,他要是伤得很严重我才高兴呢?对于军人中这种喜欢争风吃醋的士兵,我认为他死掉最好,这样正好可以端正端正我们的军纪。唔,我们军队的军纪现在真是糟透了。”

叶华无语。

这时狼女也从走廊上走过来,站在两人身边。

李少校:“叶华队长,你知道古罗马找到的那个有夫之妇是谁吗?”

  华:“她就是北国酒吧的艺妓真子小姐,那一次古罗马请客时,他在那里碰上她侍候她。”

李少校:轻蔑地,“我们都瞧不起日本人,憎恨日本人,可他偏偏跟日本艺妓搞上了,这太不像一个中国军人,他丢尽我们军人的脸面。”

  华:低声地,“你可以原谅他吗?他不过是找了一个艺妓消缱消缱而已,我认为他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当真的。”

李少校:“他要消缱有军中乐园,我们的总统先生指示我和美苓夫人,为他们辛辛苦苦开设起军中乐园。军中乐园是里有全台湾最漂亮的女人,他们尽可以去那里消缱,到她们身上去寻找快乐,她们身上会有诸多的快乐。为什么他偏偏要去找日本艺妓呢?我真是闹不明白。当然我也不可能原谅他,因为此种歪风不可以在军中助长。”说完他进了办公室。狼女也跟在后面进了办公室。

588.古罗马套房

古罗马坐在客厅沙发上,荒太坐在他对面。

荒太:“那晚你去真子小姐套房时,是怎么被村野太郎一棒球棒打到在地上的?”

古罗马:“我根本不清楚他是如何打到我的,我甚至不清楚是不是他打的我。”

  太:“难道你进门时没能看见他吗?”

古罗马:“没有,我只看灯火通明的套房,但没有看见任何人。”

  太:“难道你连真子小姐小姐也没有看见?”

古罗马:“没有,但我确信她就在家里。”

  太:“她一定是在家里,不过她家里一定不会是她一个人。”

古罗马:“你的意思是,她那个坏爸爸也在那里?”

  太:“不然谁会拿棒球棒打你?你真是傻瓜,书呆子。”

古罗马:“上一次在海边高岩上,他已经对我下过一次毒手,那次他差点让我淹死。”

  太:“对于一个抢走他情妇的人,他对你下一次毒手是不够的,他一定还会再来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第十次。”

古罗马:大吃一惊,“你说什么?美男子荒太,我还要被村野太郎那恶魔陷害八次?”

  太:“或许八次还不够,还要再来十次,二十次,一直到最后把你打到为止。”

古罗马:脸色十分难看,“唉哟,我已经被他打到了两次,这两次已经让我吃尽苦头,这样的伤痛啦!”

  太:“可是你要爱真子小姐小姐,你就必须忍受这样的痛苦。这话是你以前教给我的,我希望它能够使你得到启发。”

古罗马:“是啊,我这个人以前说过太多的谎言。我不仅大言不惭地安慰你,我还很轻蔑地嘲笑你,认为你是一个爱情的疯子,爱情的奴隶。现在我也变成爱情的疯子,爱情的奴隶,但是我却软弱得受不了。”

荒太:“别谈她啦!你想抽支雪茄吗?”

古罗马:“见鬼的雪茄,我想喝酒!”

589. 村野太郎日本房子客厅

村野太郎拿著东洋大刀从外面走进来,站在客厅里将大刀持在墙上。那边真子小姐在那边铁笼子里不停地吵闹。

  子:“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村野太郎听见她的歇斯底里,但他不理她,挂完东洋大刀,他又走进浴室去洗澡,洗完之后,又换了衣服走出来。

  子:“村野太郎先生,放我出去!”他仍然不听她的,走进院子,开著汽车出门。

  子:她看见他钻进汽车,急得直跳脚,“你回来!村野太郎先生,你回来呀!你不能走呀!你回来呀!……”她从铁笼子里绝望地伸出手。

590. 北国酒吧。

酒吧内一切布置如前,酒吧内有很多人喝酒,村野太郎坐在过去的位置上。山田老板依然在吧台那儿忙碌,后来他突然看见村野太郎,就用托盘端一瓶酒朝他走来。

  田:“老朋友,今天晚上你又来喝酒?”

村野太郎:“我很喜欢你的北国酒吧。”

  田:放下手中盘子,拉开椅子坐在他前面。“唔,你今天怎么这样好心情呢?”

村野太郎:笑著,“我历来心情都很好。”他将酒杯举到嘴边。

  田:皱起眉头,“可你那晚来这里时,心情就不好。噢,你那晚找到真子小姐小姐了吗?”

村野太郎:“喝一杯酒,喝一杯后我就告诉你。”

  田:“你知道我卖酒不喝酒,我只在家里时才喝酒。”

村野太郎:“你还是那副老脾气。”

  田:“你找到真子小姐小姐了吗?”

村野太郎:“找到了。”

  田:“她为什么不来上班?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她来上班。”

村野太郎:“她不要来上班。”

  田:“什么?她想辞职是不是?”

村野太郎:“她当然不想辞职,可是我把她关进铁笼子里?”

  田:“你把她关进铁笼子做什么?”

村野太郎:“我要她彻彻底底忘掉古罗马。”

  田:又相当吃惊,“什么?古罗马爱上你的真子小姐?”

村野太郎:很得意地,“我已经把那个坏蛋除掉啦!”

  田:又换了一个坐的姿式,诧异地眨巴眼睛。“你把古罗马他……他除掉啦?”

 村野太郎:“他那天夜里偷偷摸摸去找真子小姐时,我藏在真子小姐客厅门背后,他进来时,我一棒球棒把他打死在地上。”

山田:拍了一下脑袋,“唉哟,我的老朋友,原来那件事情是你干的?”

村野太郎:相当得意,“当然是我干的,我一棒球棒就打死真子小姐的情夫,怎么样?”他残暴地笑起来。

  田:愁眉苦验地看著他,看一阵后又摇头。一点都不怎么样。

村野太郎:“什么?我杀死了一个卑鄙的想偷我女人的中国男人,还不怎么样?你也未免小看我了吧。老朋友,我是最有名的日本武夫!”

  田:“可是那个古罗马没有死,朋友。”

村野太郎:大吃一惊,“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坏蛋没有死?”

  田:点点头,“他还活著,至少他的朋友抬他回家时他还活著。”

村野太郎:愕然地看他一阵,“这……这怎么可能呢?”山田无语。

村野太郎:自言自语,“他没有死?你亲眼看见他还活著吗?”

  田:“是的,那天早上我也去了真子小姐小姐家,我原本是给古罗马的朋友带路,同时我也想看一看真子小姐小姐到底是怎么啦。但是我们刚一进门,就看见倒在地上的古罗马,他没有死,他红润的脸上还有血色,还有呼吸。”

村野太郎:突然丢掉酒站起来,“我那一棒球棒打得太轻了,一定是打得太轻了。没有打倒他倒致命的地方!”他一个拳头打在圆桌上,震得桌上的瓶子酒杯滚到地上。“我原本是要一棒球棒打把他打死的,我怎么没有把他打死呢?”

山田老板愕然地看著他。

591.村野太郎日式房子

客厅里,村野太郎拿著钥匙走过去,他打开铁笼子。真子小姐起先很惊讶,接著她又很高兴。

  子:“村野太郎先生,你要放我出去了吗?”他根本不回答,凶狠著一张脸把她放出来,但是刚放出来,他就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绳子,把她牢牢地捆绑在铁笼子栏杆上。

子:立即吓得惊慌失措,“村野太郎先生,你要对我做什么?”

他装著没听见,仍然在检查那些绳子。

  子:看见他去墙上取鞭子时,又吓得大惊失色,甚至浑身发抖,“村野太郎先生,我不要!我不要!村野太郎先生,我不要!”他拿起鞭子猛烈地抽打她,劈头盖脑地抽打她,打了她很久。

  子:实在忍受不了,又叫起来,“别打啦!我求求你别打啦!村野太郎先生,我求求你别打啦!……”她用手护住头。

她所有的哀求他都没有听见,他继续打她,打得越来越凶狠。

  子:十分悲惨地哀嚎,“啊!残暴的村野太郎先生,你为什么要打我呀?……你为什么不说话呀?……你已经把我关进你客厅的铁笼子里,你为什么还要打我呀?你好残暴好残暴呀!”

他又打了一会儿,发现她仍然还有力气反抗,于是就往她嘴里塞上毛巾,于是又继续打她,直到她的头完全耷拉在胸前,失去知觉才住手。

592. 北国酒吧

古罗马坐在酒吧里过去的老地方,他的桌子上摆著酒,摆著杯子,摆在花瓶和鲜花,但他没有喝酒,直到山田板忙碌完了,他才叫一位侍者去叫他过来。

山田微笑著朝他走过来。

  田:“古罗马先生,欢迎你光临北国酒吧。”

古罗马:笑著,“唔,我总是一有空就上这里来。”

  田:“我的酒吧令你满意吗?”

古罗马:“满意,我很满意,我很喜欢这里。”

  田:“可是你并没有喝酒,你满意什么?”

古罗马:我只要来到这里,就很令我满意。

  田:“唔,话归正传。古罗马先生,你被棒球棒打伤的地方,康复了吗?你伤得可不轻啊。”

古罗马:“康复了,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山田老板,荒太把事情都告诉了我。”

  田:“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与我的带路没有关系。”

古罗马:“当然是有关系的,怎么会没有关系,如果没有你的带路,恐怕我这一次真的死掉。”停顿一会儿又说:“我这个人天生是没有福,而且也从来不谈关于福气这两个字,我只希望能够躲过灾害就行。”

  田:笑一笑,“你这个人一看就是一副福相。”

古罗马:调侃:“也许有福相,但是没有福气,因为福相并不代表福气,而且相和气也不是一家人。”停顿片刻,“对了,山田老板,我想问问你,你知道真子小姐小姐的下落吗?”

  田:大吃一惊,“真子小姐?”他看对方片刻,“你问真子小姐做什么?”

古罗马:“我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田:“她在哪里与你没有关系。”他很严肃。

古罗马:“不,山田老板,当然有关系,我爱真子小姐,这是你很早就知道的。”他抓住山田胳膊。

  田:相当不满,“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跟我的雇员谈恋爱,要是早知道,你可能就进不了我的酒吧门。”

古罗马:“不对,你早知道这件事情,你在故意说大话吓唬我,你这些话是说给那些艺妓们听的。”

  田:绷著一张脸,“老实说,真子小姐是我这里最顶级的艺妓,为此,我才跟她爸爸做了老朋友,可是你都因为跟她谈恋爱而毁了她,当然同时也毁了我的生意。”

古罗马:红著脸,真心城意地,“我请求你原谅,山田老板。”

  田:“要不是因为你是总统先生身边的人,要不是你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作家,我真不想原谅你。”

古罗马:“谢谢你,山田老板。”他狼狈地站起来。

593. 村野太郎日式房子客厅,院子

一、客厅铁笼子里,真子小姐躺在地上,软弱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醒过来,再醒过来,然后坐起来,看著身上斑斑伤痕。

  子:“我还可怜地活著吗?我还没朋被他打死吗?”停了一会儿又说,“我要是被他打死多好啊!我为什么不被他打死呢?”她悲惨地流著泪,摇著头。“我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上啊?”

二、院子里草坪上,村野太郎在潇洒自如地挥舞东洋大刀。

594. 狼女套房

狼女坐在沙发上看书,阿秀从外面风尘仆仆走进来,走进屋时她急忙取下头上的草帽,狼女朝她抬起头。

  秀:“小姐,我去乡下回来啦。”

  女:“欢欢的情况怎么样?”她皱起眉头。

  秀:“还是老样子。”

  女:“老样子?”她看仆人一会儿,“难道她白天晚上仍然在哭闹吗?”

  秀:“是的,小姐。”

  女:“黄阿妈会要对她莫明其妙的哭闹很生气。”

  秀:“她是很生气,但也毫无办法。因为你给她那么多的钱,她不得不为你抚养那个孩子。”停顿片刻又说:“不过依我看,黄阿妈是天底下脾气最好的妈妈,不管欢欢整天对她如何哭闹,她总是照顾得她很周到。”

  女:“你认为欢欢会长大吗?”

  秀:摇头,“我不知道。”

  女:“她最近没有生病吧?”

  秀:“没有,小姐。”

  女:“如果她经常生病,她就会因疾病的消耗而死掉。”

  秀:疑惑地看她一阵,“你还希望她死掉吗?小姐。”

  女:“当然,那是最好的结果。”她很冷酷。

  秀:“如果她……她死不掉呢?”

  女:“如果她死不掉,就应该很快好起来。”

  秀:“如果她既死不掉又好不起来,这样情况就更复杂。你怎么办?”

  女:“那样我就必须承受她对我的折磨。”她脸色很苍白。

  秀:“啊,可怜的小姐!”

  女:“可我还是希望她早点死掉,如果她一天死不掉,我心里就一天不快乐。”阿秀脸色愕然,无语。

  女:“我一直不希望生下这个孩子,可是我的疏忽大意使我生下她来,现在她成了荒太在暗中向我讨债的恶魔。”她狠狠地把书扔在沙发上。

10号《台北爱情》7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湾风光
10号《台北爱情》7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