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67  

2016-08-23 08: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67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第28集

541. 海边沙滩和海水

过了一阵后,荒太终于带着古罗马从岩头游向浅水区,但是浅水区浪头依然很大,两个人在海面的影子很小,他们似尔被海水淹没,似尔又浮出海面,终于他们离浅水区越来越近。

真子小姐站在海边海滩下,心急如焚地看著他们,后来当他们离她不太远时,她走进了沙滩与海水交界的浅水区,等到荒太把古罗马拖到她面前时,两人合力一起把古罗马拖到干燥的沙滩上,他就躺在沙子上。

  太:几乎用尽吃奶的力气,他坐在沙滩上喘著气,“他根本不会游水,差点儿被海水淹死。”

  子:“谢谢你救了他,荒太先生。”她跪在古罗马身边,“古罗马先生,你还好吧?”

古罗马:淹淹一息,暂时还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之后才说,“大概死不了吧。”

  子:“你要是死了,我也会难过而死的,因为我知道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你都是为了我。”她扑下去抱住他。

古罗马:“别难过,可爱的真子小姐,我死不了的,我会活得好好的。”他冲她软弱地微笑著。

  子:“荒太先生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会记住他,同时也会感谢他。如果没有他跳下岩头去救你,我不知道是不是还会看见你?”

古罗马:“美丽的真子小姐,我也会记住他,感谢他,他又帅气又漂亮,而且还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

  子:转头过去寻找荒太,“荒太先生!荒太先生!”她四下看,看见他影子在远处。

古罗马:“他走了。”他说,“我的救人英雄走了。”

  子:“他为什么要走呢?”

古罗马:“他一定是受不了我们两人的亲热才走的。”

542. 远处海边沙滩上

荒太一个人孤零零地立在海水与沙滩交界的地方,海水漫上来湿了他的脚,又退下去,再漫上来,再退下去。荒太浑身的衣服很湿,他站在那里一动不眺望着波涛滚滚的大海。

  太:“古罗马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我心爱的女人在哪里?”

他望著海鸥,望著苍天,又望著大海。

543.士林官邸书房

总统和美苓从外面走进来,两人一进来就脱下外套,兰花儿急忙拿走两人的外套挂进衣帽室去。

  苓:“丽娜夫人的下午茶很有意思。”她边说边坐在沙发上。

  统:“叶华队长的音乐也很美。”

  苓:“你还喜欢他的音乐吗?”

  统:“我喜欢他这个人,老实说,他的人品真的很不错。”

  苓:“可是他在对待小淘气的问题上是出过差错的。”

  统:“那件事情不能怪他,那件事情完全错在小淘气自己。”

  苓:“可是辛棋夫人要是听见你这种评价,她一定会气疯,达令。”

   统:苍白著脸,“我的评价难道不公正吗?”

  苓:“在她看来,肯定是公正的。”

  统:“可是在叶华队长看来呢?”

  苓:“他说这件事情与他无关。”

  统:“这就对了,我以前就说过。叶华队长是清白的。”停顿片刻,“什么事情只要跟爱情扯上关系,即使清白,也会说成不清白,不是吗?美苓夫人。”

544. 士林官邸二楼走廊

总统和美苓站在二楼走廊上,美苓手扶栏杆,望著院子。

美苓:“今年的圣诞节,台北没有下雪。”

总统:“往年的圣诞节,台北也没有下雪。”

  苓:“可是我们刚来的哪一年,台北下很大很大的雪,台北街上到处冰天雪地。你还记得吗?我们的圣诞节是在室内度过的。”

   统:“今年的圣诞节,你准备在哪里度过?”

  苓:“在花园里,怎么样?”她看了一会儿天色。“今晚可能有月亮。”

  统:也看了一会儿天色,“今晚天色会不错。”停一会儿,“对了,你准备邀请谁。”

  统:“辛棋夫人一家呢?”

美苓:“算了吧,她还在生我的气呢。”

545. 门口外面草坪上

草坪上有很多侍卫、宪兵、仆人在忙碌,他们搬圣诞树的搬圣诞树,抬弯腿沙发的抬弯腿沙发,扛椅子的扛椅子,抬长条桌的抬长条桌,等到一个大圆形圣诞树摆好之后,等到嵌金边弯腿长沙发和白色椅子摆好之后,侍卫、宪兵和仆人又来回穿梭往长条桌上摆东西。每一张桌子上都放著大盘大盘的水果、点心,还有法国红酒,水晶高脚玻璃杯,还有龙虾以及烤鸭。在弯腿长沙发前面的餐桌上,还配有美丽的白玫瑰。嵌金边白色弯腿长沙发摆在中间,普通椅子摆在两边。

这些侍卫、宪兵、仆人忙碌很久,才把圣诞晚会地点布置完毕。

546. 同上,夜

天上有一轮月亮,但地上的景色越发美丽。首先,那几十棵圣诞树围成大圆圈的圣诞树上,千万颗彩色小灯在闪烁,胜似非常美丽的星海长龙,把整个圣诞聚会包围在其中。此外这里那里还有很多盆栽国王棕榈,人与自然更加和谐,晚会更加高贵素雅。另外这里还有一堆篝火,旁边堆起一大堆阿里山桧木。

天黑下来,当士林官邸门口华灯初放时,所有人都来到圣诞夜晚会现场。今晚,大多数人都穿著红色嵌白毛边衣服,戴著红色嵌白毛边帽子,男人装成圣诞老公公,女人装成快乐的圣诞小姑娘。

他们围在总统和美苓身边,然后簇拥著一起走向圣诞节晚会场所。总统、美苓、蒋经国、蒋方良两个孙子以及一些外交使节,他们全都坐在弯腰沙发上。其余的侍卫、宪兵和仆人,则坐在他们的两边。古罗马和荒太与侍卫们坐在一起。

狼女则与美苓夫人一家坐在一起,她的旁边是李少校。

聚会开始时,丽娜一直在跟美苓说话。

  娜:看著美苓衣服上的白色皮毛。“唔,你穿这套圣诞节衣服真好看。”

  苓:“这是我自己设计的。”她笑着。

  娜:笑著,“真是看不出来,你除了会画画,还会设计服装。”

  苓:“很多画家都会设计服装。”

多明哥:“我也有一套中山服。”

  娜:惊讶地,“你也喜欢中山服吗?”

多明哥:“喜欢,但我不会穿它。”

  苓:“拿回家乡去做纪念。”

多明哥:“非常正确,美苓夫人。”

这时总统宣布圣诞晚会已经开始。

  统:“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士林官邸一年一度的圣诞节晚会现在开始。虽然圣诞节一直是西方人的节日,但我也是一个忠诚的基督徒,在这个节日里,我除了会发给孩子们糖吃外,也给大家准备了一些食物,希望大家喜欢我家的食物。”

众侍卫:拍手欢呼,“我们喜欢!我们喜欢!”“我们当然喜欢!”

  统:“此外还有很多法国红酒,平常我总是叮嘱你们要少喝酒,今晚你们尽可能地欢乐畅饮!”

众宪兵:“总统先生很慷慨!总统先生很慷慨!”他们又拍起手欢呼。

  统:“喝吧,女士们,先生们,侍卫们,宪兵们!此外你们还可以聆听优美的音乐。”

众侍卫:又叫闹起来,“我们喜欢音乐!我们喜欢音乐!”

  统:“下面,首先由叶华队长为你们演奏,再由军乐队为他伴奏。”

会场上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

众宪兵:“叶华队长好样!叶华队长真棒!”叶华穿一身红色嵌白毛边圣诞装,手拿小提琴走到大家面前。他身后远处是篝火,他的旁边是坐在地上的军乐队,他身上的衣服非常醒目。

他刚一出现,大家都盯著他看。而他则不卑不亢地望著总统夫妇。

  华:“总统先生,请问你想听什么曲子?”

总统:“就过去那首,《感恩的心》。今天是耶苏诞生的日子,我就听这首。丽娜夫人,你的意见如何。”

丽娜:点头,“很好,我也是个基督徒,我就听这一首。”

  华:“美苓夫人呢?”

  苓:“我也一样,我也是个耶苏教徒。”

叶华向大家恭恭敬敬的鞠一躬。

晚会会场趋于安静。

叶华和军乐队音乐同时响起来。

拍下晚会上很多人听音乐表情,模样,大约半分钟以上。

以后《感恩的心》拉完,叶华放下小提琴。

  华:望著总统夫妇,“还想听别的曲子吗?”

  苓:“今晚月色还不错,你拉一首贝多芬《月光曲》,怎么样?”

  华:“好的,谢谢。”他立即举起小提琴,拉起《月光曲》。

贝多芬《月光曲》优雅、明快、清晰、动听,大家一边唱酒,一边享受食物的美味,吃喝得尽心尽意,聆听得如痴 如醉。

音乐对持续很久之后才结束,大家仍然沉浸在一片安静之中。

547.同上

所有参加晚会的人都走了,会场上只留下狼女和叶华,狼女站在那里奇怪地看着他,看了很久。

  女:“你会拉小提琴?”她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华:点头,“我从十二岁起就会拉它。”

  女:“这么说,你以前在很多地方拉过它?”

  华:“我在南方大学时就拉过它。”

  女:又大吃一惊,“你是南方大学的大学生?”

  华:“应该算是南方大学的大学生,怎么,你也是那所大学的大学生?”

狼女没有回答。

  女:过了一会儿,“你的音乐还算迷人。”

  华:“我希望你喜欢,狼女。”

  女:“我想我会喜欢的。唔,侍卫院的人都走了,坐我的车回去吧。”

  华:有些吃惊,“你住在哪里?”

  女:“侍卫院,就在你隔壁。”

  华:越发吃惊,看她一会儿,“我怎么不知道你住在那里?”

  女:“我刚住进来不久,还有,我这个人不喜欢窜门。”

叶华跟狼女一起走向汽车,汽车停在草坪上。叶华和狼女坐进去后,由狼女开车,她把车开出士林官邸,后来又开到街上。

548.狼女套房

侍卫院走廊上,狼女和叶华并排走著,走到门口,狼女停下来打开门。

 女:“叶华,我就住在这里,进去看看吗?”

  华:有些不好意思。“不了,谢谢你。”

  女:“你还没有进去,谢什么?”

叶华有些不情愿地走进她套房,不过他刚进去就站在那里不动弹。

  女:笑著,“你看见了什么?”

  华:愕然地瞪大眼睛,“我以为你老是穿黑色,你的套房一定会布置成黑色,原来这里的一切都是粉红色。”

  女:“怎么?你不喜欢这种使人激动的颜色吗?”

  华:“当然喜欢。这里太华丽太富有想像力了。”

  女:笑著,“像不像你的音乐?”

  华:“又像不像。”

  女:“其实它就是另一种音乐,叫做无声的音乐。”

  华:“如果称它为无声的绘画,可能更为妥当。”

  女:“不管它是有声的音乐还是无声的绘画,它都是我喜欢的色彩。”

  华:“听说你是美苓夫人的侄女?”

  女:“你为什么问这个?”

  华:“我很奇怪美苓夫人怎么会有侄女。”

  女:“即使她有侄女,她也不会告诉你。”

  女:“你是她侄女,为什么你没有去美国留学?她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

  女:“我还来不及去留学,国民政府就因为失败而逃亡到台湾,所以我也只好来到台湾。”

  华:“哦,原来如此。”

  女:“好吧,再见,我要休息啦!”

  华:“晚安!”他点一下头,然后退出去。

549.日式房子客厅

客厅里,村野太郎面无表情地叉开双膝坐在沙发上,他在大口大口地抽雪茄。真子小姐站在门口,用非常恼恨的眼睛瞪著他。

  子:“村野太郎爸爸,你做得太过了!”

村野太郎不回答他,继续抽雪茄。

  子:“村野太郎爸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心狠手毒?”她几乎要哭。

村野太郎:“我不是你爸爸,你再要叫爸爸,我就拒绝回答。”

  子:“村野太郎先生,你为什么要把古罗马推下海呢?”

村野太郎:“是他首先违背谈判约定,我才把他推开海。”

  子:“他违背什么谈判约定?”

村野太郎:“他说不管我们两个人的谈判结果如何,你都是属于他的。”

子:“他真的这样说过吗?”她不相信。

村野太郎:“当然他是这样说的,否则,我疯了才把他推下海。”

  子:很生气,“他即使这样说过,你也不应该把他推下海,你做得太惨无人道,太没有人性。”

村野太郎:“我很高兴他被海水淹死,连跳进海里救他的朋友一起死掉。”

   子:“古罗马和他的朋友都没有死,你听到这个消息会很不高兴。”

村野太郎:“我不管他活著还是死掉,你都不属于他,而是属于我。”说完他起身拿起亮闪闪东洋大刀走出去,站在草坪上挥舞东洋大刀。

  子:也走出去站在他面前,“我不属你,你听著,村野太郎先生!”

他无语,仍然自顾比武练刀。

子:相当生气,“我走啦!”看他一阵后,她转过身。

村野太郎:“停下!”他高声斥责她。

  子:“什么事?”

村野太郎:“我不准你再去找那个坏蛋!假如他真的活著。”

  子:“你管不了我,村野太郎先生,我从此将跟你分手。在你还未推古罗马下海之前,我对你还怀有一点慈仁之心,现在我那点慈仁之心已被你的残暴吞噬殆尽。我再也跟你没有关系了。”她转身就走。

村野太郎:上前一把抓住她,“如果你敢再去找他,小心我就这样把你捏死!”

550. 小路上

真子小姐离开村野太郎之后走出来,在离院门口不远的地方,古罗马突然从一棵树后面闪出来,站在他面前。

古啰怪:快活地,“可爱的真子小姐小姐。”

子:大吃一惊,“古罗马先生!”她停下来。

古罗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子:“没有,当然没有。你怎么在这里?”

古罗马:“我害怕突然发生什么事情,所以跟在后面保护你。”

子:调皮地,“唔,你这样不放心我,小心我会讨厌你。”

古罗马:“我相信你不会讨厌,可爱的真子小姐小姐!”他很高兴地挽住她往山下去。

551. 台北河边

两人站在空旷的河边,手扶椅栏望著河水,古罗马看了一会儿才回过头!

古罗马:“刚才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子:摇头,“说些什么,我全都忘啦。”

古罗马:“我不相信,你这么没记性?”

  子:调皮地笑一笑,“他说什么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古罗马:“当然很重要。如果他知道我还活著,他就不会让你跟我交往。”

  子:“我已经告诉了他,你还活著。”

古罗马:“这样的话,他就更要提防你跟我交往。”

  子:很高兴地笑著,“你怕什么?”看他一会儿,“我已经讲明要跟他分手。”

古罗马:吃惊地,“真的吗?他怎么回答你?”

  子:“他的回答是抓住我的脖子,要把我捏死。”

古罗马:马上沉下脸,“那么这不是开玩笑的,他做出这样粗鲁的举动,比前几次打伤你更可怕,真子小姐小姐,你必须小心点。”

  子:“唉呀,我已经跟他分手,我不想再理他。”过一会儿又说,“从今天晚上开始,由你亲自送我回家好吗?”

古罗马:“这当然很好,我是你护花使者!”过一会又皱起眉头,“要是他又来拉你怎么办?”

  子:“你就从他手里把我抢过来。”

古罗马:“天啦,真子小姐小姐,那样做我们马上就会打起来。”

  子:有些生气,“你到底在怕什么?古罗马先生,你不是说你愿意当个护花使者吗?”

古罗马:“我当然什么也不用怕。不过我怕在紧急关头掏出枪来杀死他。”

  子:“你杀死他活该!”

古罗马:“可是我一杀死他之后,我就会暴路自己的身份,而一旦暴露身份,我就必须离开侍卫院。”

  子:“你以前不是也说过,你可以杀死他吗?尤其是在他伤害我的时候。”

古罗马:“在他故意伤害你的时候,我杀死他是应该的,但在他没有故意伤害你的时候,我就不该去杀他,除非他首先来杀我,我出于正当防卫杀死他。”

子:很生气,“你说去说来,还是很爱自己的前途,而不肯爱我。”

古罗马:急忙安抚她,“不是这样的,真子小姐小姐,不是这样的,我很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他立即拥抱住她。

10号《台北爱情》67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宋美龄画
10号《台北爱情》67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