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64  

2016-08-22 08:2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6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511.平原上

镜头同506。村野太郎和他弟子一群人骑马走在平原上时,李子仍然闷闷不乐。

村野太郎:慢步与妻子并马走著,“我给你报了仇,雪了恨,你还不开心。”

  子:“你还没有杀死他,我怎么会开心?”

村野太郎:“我虽然没有杀死他,可他再也不敢跟我见面了,我把他的弟子全部杀死了,而我的身边还有一大群弟子。”

  子:“你有一大群弟子顶什么用?难道他就不会再招来一大群弟子吗?”

村野太郎:“他有一大群弟子来找我,我就用一大群弟子与他血拼,到时候看我们到底谁胜谁负。”

  子:“你等著瞧吧,他肯定还会来找我们的,今天的失败,大概不会让他善罢某甘休。”

村野太郎:凶狠地挥起东洋大刀,“有种就来找我!”他大喊一声,拍马奔跑。

512. 一家日本大院,夜

镜头同508。卧室里,一张旧式的矮榻榻床上。村野太郎和李子睡在一起。睡前妻子一直搂抱住他脖子,他也将手放在她身上。但是半夜睡来时却不见妻子。

村野太郎:惊惶失措起喊:“李子!李子!李子你在哪里?”他在卧室东看西瞧的同时,听见房子在噼哩啪啦地燃烧,这时他还发现火光,于是吓得急忙跳起来,衣不遮身地爬下床。火势已经越来越大,他急忙找一件衣服胡乱穿上,又取下墙的东洋大刀握在手里,趁著火光的照耀冲出去。

村野太郎:“李子!李子!李子!”他边跑边喊。

无人回答。身后房子在燃烧,火光越来越大。

后来他冲到院子里时,突然在那里遭到厮杀的场面。那时候桥本龙已经杀死他妻子,她的尸体躺在地上正在流血。此时他就站在她身边。

桥本龙:得意地挥舞起手中大刀。“哈哈!村野太郎,没有想到吧,我竟然放火烧了你的房子,还亲手杀死你的妻子!哈哈!没有想到吧!哈哈!”

村野太郎:恶狠狠地瞪著他,“你这个该死的!”他恨得咬牙切齿。

桥本龙:“该死是人是你,村野太郎,你上次杀死了我十五个弟子,该死的人是你!”

村野太郎:“你那十五个弟子该杀,因为你那十五个弟子放火烧了我岳父大人的房子。”

桥本龙:摇头,“他们不该杀。放火烧你岳父大人房子的人是我,抢劫财物的人也是我,他们不该杀!”

村野太郎:“我要拿他们来替你顶罪,我要他们的父母认为你才是罪人。”

桥本龙:“哈哈!我也杀死了你的十五个弟子,你瞧!”他得意地指著那边院子。

村野太郎:果然朝那边一眼,院子地上全是尸体,有的弯曲,有的呻呤,但都淹淹一息。他突然震惊得勃然大怒,“你!你……”他摇摇晃晃地举著大刀,都几乎要倒下去。

桥本龙:“哈哈!哈哈!……”他十分得意。

村野太郎:他在对方的笑声中渐渐清醒过来,后来举著大刀横眉冷眼地说:“我要你死在我面前!”

桥本龙:“村野太郎,看看我们谁死在谁的面前!”停顿一会儿,“我身边还有十五个弟子,而你身边一个弟子也没有。哈哈!哈哈!”他和十五个弟子都向对方挥舞起亮闪闪的东洋大刀。过一会儿又大声说:“血拼不血拼啊?村野太郎,十六把大刀对一把大刀,血拼不血拼啊?赶快回答我!十六把大刀对一把大刀!哈哈!哈哈!……”

村野太郎爬起来,落荒而逃。

513.一家日本大院,餐厅

餐厅内,桥本龙和他十五个弟子正在用餐,一张长方形矮桌上,跪坐著十六个人,他们在吃馒头,啃鸡腿、喝酒、大吃大喝,一点也不文雅。桥本龙跪坐在餐桌另一头,他带头举起大碗。

桥本龙:“喝啊!弟子们,干杯啊!弟子们,庆祝我们昨晚杀死了村野太郎的妻子和他的弟子!”

众弟子:举起大碗,“喝啊!师傅。干杯啊!师傅。”之后大家又是一阵喝酒吃菜。这时村野太郎正站在窗户外面,透过窗户,他把餐厅内的开始看得清清楚楚,手里拿著东洋大刀刀,看著桥本龙时,他脸上的神气十分难看。

村野太郎:“我要为妻子复仇!我要为妻子复仇!我要为死去的妻子复仇!”他连说三遍,之后他低下头,从身上摸出一瓶药水,将药水小心地倒在东洋大刀上。“谁要是接触我这把大刀,他不是被劈死,就会被毒死!”说完他从一道门悄悄走进去。

桥本龙:“喝啊!弟子们。干杯啊!弟子们。庆祝我们昨晚杀死了村野太郎的妻子和他的弟子!”他举起大腕。

众弟子:举起大碗,“喝啊!师傅。干杯啊!师傅。”

桥本龙:“哈哈!哈哈!”他笑得很得意,一边摇头晃脑抖动起全身肌肉。就在他得意非凡的时刻,村野太郎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闪到他身后,他愤怒地举起东洋大刀,落下时一刀将他头脚分开。”

桥本龙在一瞬间就被村野太郎杀死,众弟子看见立即吓得魂飞魄散,他们马上跳起来离开餐桌准备逃窜,因为他们身上没有带大刀,此时人人赤手空拳。但是村野太郎追上去举起大刀就是一阵乱砍,才一会儿工夫就砍死三个人,另外四个人因为不小心接触到他的东洋大刀,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叫。

众弟子:痛得满头大汗,滚来滚去。“唉哟,这是什么毒药啊,痛死我啦!痛死我啦!”村野太郎仍然在走廊和各处追杀桥本龙的弟子,他又举刀杀死了三五个,剩下的三五个又被他大刀上的毒药毒伤,他们全都躺在地上滚来滚去,大声哀叫。

众弟子:“唉哟,痛死我啦!村野太郎该死!村野太郎该死!痛死我啦!”

村野太郎:又回过头来,凶狠无比地瞪著那些家伙。“你们在吼什么?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才该死!你们这些强盗才该死!”说完,他用东洋大刀一个一个将他们劈死。

最后餐厅里,走廊上,各房间到处是桥本龙弟子血淋淋的尸体。

该镜头尽量拍得惨烈悲壮,拍出复仇英雄的恶行。

514.东京郊区某茶室

茶室的布置系日本式,白色小方格窗户,洁净的黄色地板。茶室有几个人喝茶。但村野太郎是最主要的一个,他穿一身干净的日本武士衣服,坐在一张小圆桌前,小圆桌上摆著一小壶茶,他在慢慢喝茶,他的东洋大刀就放在他身边。

这时候,一个穿著日本传统和服的姑娘突然从屋里摇摇摆摆走出来,她头发黑得像乌雅翅膀,挽成大锅盖顶在头上,这里那里还插著一些枝子花。美丽的娇脸被太多脂粉覆盖,像冬天野地里的白雪,极少有生机。她手里拿著一把花纸扇,不过当她开始跳舞时,浑身洋溢出朝气,显得又调皮又可爱。

她跳了很久,村野太郎看得目不转睛。

村野太郎:“这位跳扇子舞的姑娘是谁?”老板娘这时也坐在他身边。

老板娘:“她叫真子小姐小姐。”

村野太郎:“看她那副可爱好看的样子,她是艺妓吗?”

老板娘:“当然是艺妓啰!”她很得意。“不满你说,我的茶室就靠她吸引客人做收入。”

村野太郎:“这么说,你一年的收入很不错?可是我要买下她,得花多少钱?”

老板娘:大吃一惊,“什么?你要买下她?”她大摇其头,“我当然是不卖的啰!”

真子小姐仍然在可爱地跳舞。

村野太郎:慢悠悠地喝著茶,一瞬不瞬地看著真子小姐,看得微笑,看得高兴。后来他才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不肯把她卖给我,我自然有办法抢走她。”

老板娘:眨巴起眼睛,“你用什么办法抢走她?”

村野太郎:突然举起亮闪闪东洋大刀,“我就用这把大刀抢走她!”

老板娘:顿时吓得呆立在原地,张大嘴吧。半天才嚅嚅嗫嗫,“村野……太郎……先生,你……你别急……我……我答应……把她卖给你,只要你同……同意我开……开出一个价钱,你就可……可以领走她。”

村野太郎:霍然站起来,“我不管你开出怎样的价钱,我都要领走她。”他把一口袋钱扔在桌子上。“现在那位艺妓是我的人了。”他走上去一把抓住正在跳舞的真子小姐,不由她如何吃惊愕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把她带出茶室。

515.真子小姐回忆幻化为现实

河边公园凉亭。

子:“就这样,他在日本杀了人以后遭到通辑,他没有办法在日本躲藏下去,所以带著我乘船来到台北。”

古罗马:“他在台湾靠什么生活。”

  子:“他是个日语教授,同时还是一个中国语言专家。”

古罗马:“可他那副鲁莽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教授,他仍然是强盗武夫。”

  子:“你不能用中国人的眼光去看日本人。”

古罗马:“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就不是一个好人。”

  子:叹口气,“唉,我的故事讲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古罗马:“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他从石桌上拉住她手,“真子小姐小姐,还有你的身世,我很想听听你的身世。”

  子:她看他一会儿,“改天再讲吧,今天全部讲给你听了,改天我就没有机会跟你见面啦!”

古罗马:“怎么会没有机会呢?我们每天都可以见面。”他很认真看著她娇脸。

  子:“可是我不能跟你见面。”

古罗马:“你仍然害怕你爸爸?”

  子:“我害怕他的东洋大刀。”

516. 樱花林里

镜头同397。但这里已经不见樱花,只有樱树林。古罗马和真子小姐在小路上慢慢踱步。

  子:“其实,我的身世根本没有什么可讲的。”

古罗马:“没有什么可讲的,我也想听。”

  子:停下来望著他,“你真是个大作家,什么事情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古罗马:“这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兴趣。”

  子:“你的兴趣也太多了。”

古罗马:笑著,“对,我的兴趣就是太多了。喜欢下棋,喜欢读书,更喜欢听故事。”

  子:“还喜欢跟我在一起。”

古罗马:他用双手搂住她腰,让她与他面对面,“这是无可置疑的,可爱的真子小姐小姐。”

  子:叹口气,“可是你这样做,真会要我的命。”

古罗马:竭力反驳,“我怎么会要你的命呢?我爱你都还来不及。”

  子:“你的爱叫我心里好难过,好沉重。”

古罗马:“你接受它就不会难过了,真子小姐小姐。”

  子:“你说得很轻巧,我整天要面对你,又要面对我那个爸爸,我的日子好难过啊!”她放开他,默默地走著。

古罗马:一阵愣怔。然后追上去跟著她,“你忘掉他,抛弃他,然后一心一意想著我,心里就会很好受。”

  子:“还是听我讲故事吧,别提我那个日本爸爸,否则我真的要生气啦!”

517.同上

两人站在一颗低矮的樱树旁边,樱树的枝条横在他们中间,那里显得幽静扶疏。

  子:悠悠地说,“我不知道我是谁生的。而且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最初能记起我孩子时代时,大约五岁左右,那时候我住在牛棚里,吃睡也在牛棚里。因为是一个不太富裕的农场主收养了我。他告诉我,我是他放牛时在路边捡到的孩子,我没有名,没有姓,也没有出生年月,什么都没有,他捡到我时,我身上光光的,几乎快要被冻死。你知道日本的冬天有多冷吗?”她停了一会儿,“到处白雪皑皑,冰天冻地。我是被包在几根稻草里,连那些稻草都结了冰。那位善心的农场主把我抱回家,烧了一堆火,热乎乎把我烤了半个小时,我才勉强有哭声。”又停了一会儿,“当然啰,有哭声才能证明我有活的希望。否则我真的冻死了。后来我的哭声越来越大,于是他就知道我再也不会冻死,才吩咐人拿牛身上上的牛奶喂我。”又停顿一会儿,“古罗马先生,我忘了告诉你,我的农场主是一个游牧民,他不是在固定的地方放牛,他和他的家里也住在牛棚里,所马我也理所当然住在牛棚里。后来我长到十二岁时,农场主的女主人突然很不喜欢我,她叫丈夫把我卖给城里一家少爷当侍女。那位少爸虽然待我还不错,也不太讨厌我,可他在买到另一个新侍女后,就把我很客气地卖到艺妓馆。他说我这种人只能进艺妓馆,别的人家不会买我。于是我就在艺妓馆里度过了三年艰难岁月,后来一家茶室女老板买下我,那时候我已身价不凡了。”

518. 李少校办公室

狼女坐在皮转椅里,埋头在写字桌上写东西。李少校从门外推门走进来,狼女朝他抬起头。

  女:声音很冷,“李少校,你好。”

李少校:“狼女,你好。”他走回去,坐在自己位置上。

  女:“你在外面的事情忙了吗?”

李少校:“快忙完了。”

  女:“你到底在外面忙碌什么事情?”

李少校:“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女:“不知道什么?”

李少校:“我和美苓夫人在帮助营区设立军中乐园。”

  女:有些吃惊,“军中乐园?”

李少校:“对。”

  女:“它是做什么的?”

李少校:“它是做什么的?哼!”他轻蔑地耸了耸肩膀,“供军人弟兄喝茶聊天的。”

  女:“这很好啊!它是俱乐部吗?”

李少校:“俱乐部?”他望著她,满脸嘲弄。“它要是大家都说的俱乐部,那将是好得不能再好啦!”

  女:眨巴眼睛,“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少校:“我对在军中设立那种俱乐部很生气!”

519.总统府后院

后院玫瑰园里,那里搭著水泥花架,狼女坐在花架下面乘凉,叶华也站在那里。

  华:恭恭敬敬地,“狼女小姐,你在这里吗?”

  女:傲慢地,“别叫我小姐,就叫我狼女。”

  华:“可是你是高贵的总统秘书,我应该心怀诚意地尊敬你。”他礼貌地低下头。

  女:“你叫我的名字就是尊敬我。”

  华:“这个绰号不是你的名字。”

  女:“反正你跟别人一样叫我就好了。”她看他一会儿,“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华:“什么问题。”

  女:“军中乐园。”

  华:有些不满,“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女:“这种问题怎么啦?叶华队长。”

  华:停顿片刻,“这种问题你该去问李少校,他才是回答这种问题的行家。”

  女:“他就是不肯回答我,我才拿这种问题来问你。”

  华:“那么我回答你,军中乐园,就是男人堕落的天堂!”

  女:大吃一惊,“男人堕落的天堂?”她把眼睛瞪得很大,简直不肯相信。

520.李少校办公室

李少校和狼女坐在办公室里各自的位置上,办了一会儿公,狼女丢下笔,抬起头。

  女:“李少校,你怎么想起要在军中设立军中乐园呢?”

李少校:“那是总统先生的主意?”

  女:相当诧异,“总统怎么会出这样奇怪的主意呢?”

李少校:“不是他本人奇怪的主意,是他夫人不经意的建议。”

  女:越发吃惊,“美苓夫人不经意的建议?”

李少校:“一点也不错,自从黑鹰岩头枪弊一百个军人以后,自从江军官带领大陆弟兄们在总统府广场上抗议之后,她就建议总统先生在军中设立军中乐园,以缓解大陆单身军人因为没有女人而给他造成的军队动荡和压力。她还说这样做很人性化。”

  女:“可是这样做违背军人的道德,有损大陆军人的形象。”

李少校:“我也是这么认为。”

  女:“你光认为有什么用?你要提出具体的反对意见去说服他们。”

李少校:“我当然提啦!但是他们根本不采纳。”

  女:大吃一惊,“有这么严重吗?”

李少校:“狼女,请你别同我讨论这个问题。”

第27集

521.侍卫办公室门外

门外走廊上,古罗马正在那里踱步,荒太突然慌慌张张朝他走过来。他把古罗马拉到另一边。

  太:很神秘地,“古罗马,你知道吗?”

古罗马:“知道什么?”

  太:“刚才我看见了狼女,她正跟叶华说话,就在总统府后院的玫瑰园里。”

古罗马:有些丧气,“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秘密,原来你说的是她。”他轻蔑。

  太:大吃一惊,“怎么,你也看见啦?”

古罗马:摇头,“我没有看见,但我早知道她在这里上班。”

  太:“她在这里上班?”他瞪大眼睛。

古罗马:“她就在李少校办公室里,是秘书。”

  太:“她在李少校办公室做秘书?”

  太:“我以前不知道她在哪里上班,现在她突然一下子跑到总统府来上班。”

古罗马:“你以前觉得她不真实,现在你觉得她太真实了,是不是?”

  太:狼狈地,“如果以后我每天都要看见她,我觉得很尴尬。”

古罗马:“没有什么尴尬的,你就装出不认识她,不把她的傲慢放在眼里,她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太:“可我又是认识她,我害怕我的目光又重新被她吸引去。”

古罗马:“废话!你根本不要看她,也不要理她,把她当成是一个与你无关的人,她要害人,让她去害别人好啦。”

522.总统府广场上

傍晚,所有人下班走出来,李少校、狼女、叶华走在总统身边,还有一些侍卫和宪兵走在总统前面和后面,荒太和古罗马走在离总统不远的地方。

刚出总统府门口时狼女看见了荒太,而荒太也看见狼女。狼女装得非常傲慢,非常冷酷,而荒太也很冷漠,仿佛从来不认识她。

后来狼女在广场上坐进自己的汽车,开走了。荒太也坐进总统车队的汽车,开走了。

10号《台北爱情》6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64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