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5  

2016-08-01 07: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83.总统办公室内外

总统办公室,一间巨大的房子,红地毯,美丽的水晶吊灯。墙上有世界地图,有书架,漂亮的金装书,有中华民国国旗,有法国式的白色拱型玻璃窗,室内有一两盆景,有两三样古董,有一张巨大的半圆型黑褐色办公桌,有一把黑褐色皮转椅。室内另一道小拱型门里是更衣室。注意:该剧中凡是总统以及家人所使用的房间,一律系拱型门窗。

李少校、叶华、荒太、古罗马把总统送进办公室后,就举手一齐向总统行礼,然后退著走出来,(不准背对总统)。只剩下李少校还在那里。李少校护理总统坐在皮转椅里,自己也从另一道小门进入秘书房。

一、总统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神情漠然,既不高兴,也不快乐。看看对面的墙壁,又望望天花板,仿佛在研究水晶灯,后来又静下来,翻开桌上的文件,拿起一支笔,一边阅读,一边敲笔。

二、李少校在秘书房里整理桌上的东西,桌上文件和稿纸很多,几乎乱成一团,他一张一张地清理,有的掉到地上,他弯腰去捡。后来又把一些书放到书架上,把文件放到文件架上。

三、李少校办公室与侍卫办公室相隔一道透明玻璃墙,透过玻璃,李少校可以看见侍卫办公室,侍卫办公室也可以看见李少校办公室。

四、叶华、荒太、古罗马三个人退出去后,站在侍卫室。叶华一直笔直地坐著,而荒太和古罗马却踱到走廊上。

古罗马:抱怨。“今天的时间好漫长啊!”

  太:“唔,才过一个小时又三十分。”看表。两人又踱到另一边。

古罗马:“可我觉得像过了一百个世纪。”

  太:“原来,做贴身侍卫工作竟如此无聊。”

古罗马:“简直无聊透了!”

  太:愁眉苦脸。“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古罗马:“嗯,像这样过下去我会自杀。”

  太:“或许自杀也比无聊好过些。”

五、总统办公室内。总统看一会儿文件,累了,不耐烦地丢下笔,面无神色地望著窗口。花园景色不错,清新宜人。他站起来走过去站在窗前。看一阵。背后的门突然打开,李少校出现在门口,他用一个银盘端一杯咖啡,放在矮桌上,总统走过去,坐在沙发里喝咖啡。喝完咖啡坐一会儿,又回到皮转椅里阅读文件,拿笔在上面批注。

六、李少校过一会儿又进总统办公室,收走咖啡杯子,端回去叫仆人拿走。之后他也坐进皮转椅里,思考片刻,拿笔在稿纸上书写,写一阵,又翻开文件看。

七、走廊上,荒太、古罗马,二人仍在那里走来走去。荒太和古罗马走得很远。办公室里,叶华坐著没动。

八、总统批了一会儿文件,又合上。他心情突然很不好,又站起来在地上踱步,踱一阵,又来到窗口跟前。后来推开小门走进李少校办公室。

  统:“我在办公室里坐不下去。”

李少校:吃惊。“是吗?”他站起来。总统点头。

李少校:“我马上叫司机把你送回土林官邸。”

  统:“不,你去接美苓夫人来就行了。”

李少校:“接美苓夫人来总统府?”总统又肯定地点点头。

84.总统办公室

总统坐在沙发上,冷漠地翻一本书。美苓从外面进来,她气质高贵,西洋味十足,却又显得几分紧张。

  苓:“达令,你找我有事吗?”

  统:笑著。“我找你来陪我坐坐。”

  苓:坐下。“你这里是办国事的地方,我无事前来会打扰你的安宁。”

  统:“别把这里看成我是国事圣殿,其实它很普通,我最亲爱的艺术家。”

  苓:“还是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统:“我很想念驻扎在城外的那些弟兄们。”

  苓:浅笑。“是吗?我还以为你忘记他们呢,因为你来台湾很久都没有去看他们。”

  统:“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他看一会儿美苓。“他们是跟我一起逃亡到台湾的好弟兄。”

  苓:“他们现在有多少人?”

  统:“大概六十万。”

  苓:“人数还不少。”

  统:“可我的军人只来了五分之一,还有五分之四的弟兄留在大陆。”

  苓:神色黯然。“唔,他们很可怜。”

  统:摇头。“不,这些逃到台湾的兄弟才可怜,他们留在大陆并不可怜。”美苓很惊讶,无语。

  统:“他们没有家室,没有房舍,失去土地,他们成了最可怜的人。”美苓无语可说。

  统:“我不知道他们每天是否吃得饱,晚上有没有被子盖,冬天来临的时候是否有棉衣穿。”

  苓:“打电话询问一下吧。”

  统:“我打电话询问的消息都不可靠。过去就有这种例子哦,就是因为这种例子,才损失了我最可爱的军队。”美苓无语。

  统:“你怎么不说话?”

  苓:忧伤地摇头。“我插不上嘴。”

  统:“你可以提建议,那怕是无用的建议也行,我也很想听听。”

  苓:“别去回忆过去,过去的一切已经失去。”

  统:“可是我是从过去走过来的,过去是我的光荣,我的骄傲,过去我有伟大的功绩,也有傲人的梦想,正是过去那个伟大的我,才成就了今天这个我。”

  苓:“啊, 要是老谈过去,我会伤心,我会落泪。过去不把我俩的美好全部留在那块土地上,可是今天我们却逃离了那块土地,背弃了那块土地。”

  统:也很忧伤。“但我确实统治过那里的几十个省,好几个特别行政区,那里的高山大河,那里的一草一木,我对他们情有独钟。”

  苓:“然而,那里的人民背判了你,那里的一切的一切抛弃了你,你现在站在台湾的土地上怀念他们有什么用?”

  统:摇头。“没有用,没有用,可是我喜欢大海的那一边,那边是西方,而西方才是我真正的故乡。”

  苓:“谁都喜欢自己的故乡,可是,你本人的错误导致了我们的逃亡。”

  统:“是的,我现在是一个逃亡总统。”

  苓:“而且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总统。”

  统:站起来,推开一间小门,走进秘书办公室。“李少校,你去准备一下,半个小时以后,我要去城外。”

李少校:“很好,总统先生。”他弯一下腰。

85. 总统在广场

广场上,金色阳光照耀著草坪。

李少校:拿起对讲机在那里哇啦哇啦讲话, “喂……喂……”一会儿大声呼叫,一会儿又在委婉地规劝“请给我派车,请给我派车,我要用车。不是小汽车,是军用大卡车,装物质用的……什么?没有车?没有车我要你的脑袋。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听了一阵。“好了,这就好了,我最好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别让自己吃不了兜著走。”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讲话。“军需处吗?你听著,我已经跟你派了车,过一会儿你就把物质装上车运过来。”此时广场上聚集起几十辆军用大卡车。

叶华、荒太、古罗马陪伴在总统和美苓身边,他们一起从总统府走出来。总统显得庄严、英明,他的夫人显得高雅矜持。三个侍卫英俊冷酷。他们三人护送总统夫妇坐进一辆长型防弹汽车,叶华和李少校坐在他们身边,荒太和古罗马坐在前面另一辆车里。这支庞大的队伍又在军警和宪兵车队的带领下,开始在城里往城外游行起来,后来出了城。

86. 某营区

这支车队开进某营区时,军人们排成长长的两排队伍,非常热烈地欢迎他们。他们穿著破旧的军装,有的衣服上有补丁,很多人连脸都没有洗干净,脚上的胶鞋全部露出指头。但欢迎的气氛高涨到极点。

一位营区军官率众小官前来迎接。

总统走下车来,跟他握握手,然后向众军人致意。

众军人:“总统好!”

  统:笑著。“我的弟兄们好!”

众军人:“伟大的总统万岁!”

众军人:“美丽的总统夫人万岁!”美苓一边走一边向大家挥手。

江上尉:“刚才那些军人是三营的,眼下是四营。”

众军人:四营的拼命呐喊。“总统好!”

  统:“大家好!”

众军人:“五星将军万岁!”

众军人:“打败日本人的英雄万岁!”

众军人:“我们敬爱我们的总统!”

总统笑得很高兴,笑得几乎流出眼泪。

众军人:“我们要誓死保卫我们的总统!”

  统:“啊,亲爱的弟兄们,我爱你们,我对你们无限忠诚。”他向他们弯腰示礼。

众军人:“啊,我们的总统万岁!万岁!”

  统:“弟兄们好!弟兄们万岁!”

众军人:“还有美苓夫人万岁!”

走到营区广场上,众队伍停下来。

   统:对江上尉说。“我给你们带来了白米、面粉和猪肉,以及几卡车棉衣、棉被和衣服以及胶鞋,请你带领你的军人们去把他们卸下来。”

江上尉:他敬个礼。“谢谢你,总统先生,你想得真周到。”

  统:笑道。“我本该早来看你们,无奈我被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耽误在总统府,脱不开身。”

江上尉:摇头。“不,你很忙,日理万机。”

  统:“恰巧相反,我很逃离总统府,和大家在一起。”

江上尉:“你还是留在总统府吧,我们大家跟你一起到台湾,我们不能没有你。”停顿片刻。“没有你来领导我们,为我们撑腰,为我们说话,我们的事业会完蛋。”总统点点头,然后离开江军官。

江军官走过去指挥众军人搬东西,有些军人站在大卡车上,一箱一箱往下搬东西,那些箱子从一个军人手里,再传递到另一个军人手里,形成几条长长的传递线,以此显示总统的关怀和慷慨。军人们高兴地笑著,评论著那些白米、面粉、猪肉以及棉被和衣服。

众军人:“啊,我们的总统,像我们的亲爹。”

众军人:“不,像我们的亲妈。”

众军人:“亲爹亲妈都莫如他亲,他是我们活著的恩人。”

众军人:“我们是他最可怜的孩子。”

众军人:“对,我们是他最可怜的孩子。”

87. 营房

一、江上尉领著总统参观营房。总统后面跟著美苓、李少校、叶华、荒太和古罗马等一行人。他们走进一间平房里。平房地上铺著几根破旧的草席,席上有几十根退色破烂的毯子。

江上尉:“这就是他们的床。”过一会儿。“因为没有床,大家只好睡在地上。”

李少校:“这地上潮湿吗?”

江上尉:“当然潮湿。”

  统:弯下腰去,用手理了理床。床上毯子虽然破旧不堪,但看得很整齐。“我可怜的弟兄们。”

美苓也在另一边默默地观看,神色显得很难看。

叶华、荒太、古罗马边在那里东张西望。

  华:“想不到,这里的条件比我们侍卫院差多了。”

古罗马:“拿这里与侍卫院相比,那里简直是天堂。”

  太:“照此说来,这里就是地狱。”

  华:“反正跟地狱也差不了多少。”

古罗马:“谢天谢天,我们终于有幸留在那里。”

  太:“如果人要落到这种地步,情愿死去。”

  华:“可别人还得活下去。”

古罗马:“世界真是大不同,有人想死,有人挣扎著要活下去。”

二、江军官又领著总统来到另一间营房,这一间与刚才那间相同,地面很潮湿,窗户也是纸糊的,门随便用几块小木板钉成。众人默默地伫立片刻,又走出去

三、之后军官又领总统进第三间营房。结果更糟,这里地铺上连破毯子也没有,只有一件千疮百孔的旧棉衣,有的甚至连旧棉衣也没有,地铺上空空的。

  统:对军官。“今晚你把那些棉被毯子分发给他们,别让他们夜里著凉。”

江上尉:“我记住了,总统先生。”

  统:“过些日子,我就指派人去阿里山砍桧木,给你们建筑房子。”

江上尉:敬礼。“我代表弟兄们谢谢你。”

  统:“叫他们再忍耐些日子,总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人:“我相信是的,总统先生,你是我们最好的领袖和统帅。”

四、江上尉又领总统去参观养猪场,巨大的养猪场里只有几头小猪。

  统:摇头。“唔,你们养得太少,要改善军人生活,必须要养很多猪。”

江上尉:难过地,“我们没钱买猪。”

  统:转过头看他。“是吗?”军官点点头。“改天我叫军需处给你们送一百头来。”

李少校:“军需处没有养猪。”

  统:“市场交易处有猪。”停一会儿又对军官说。“你们要自己养母猪下小猪,再让小猪长大又下小猪。”上尉又诚恳地点头。

江上尉:“如果我们有了一百头小猪,将来养猪场会大大地改观。”

  统:笑著。“很好,等到我下一次来参观时,不仅不会带来猪肉,还会从你们这里带走猪肉。”

五、上尉又领总结参观一大遍菜园。众人又站在菜园高处。

  统:“嗯,这里的菜园长势太差。”

江上尉:“是的,总统先生,我们缺少肥产。”他低头作检讨。“种下去后一直没有施肥。”

  统:“或许你们真的没钱买肥料,可是人的肥料可不缺少。”他过一会儿才说。

江上尉:“人的肥料都让附近的农民挑走。”

  统:“别让他们挑走,留著自己用。”

江军官:“实际上他们是趁夜里没人偷走的。”

  统:“军人有枪,他们哪里敢公开跑到营区来偷肥料,我看是有人把肥料卖给他们,把钱揣进自己的荷包。”

江上尉:警觉地看了看他。“你说得对,总统先生,这件事我一定去追查追查。”

  统:“你必须追查!”他很严励。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