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46  

2016-08-15 08:1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337.污水湾

同上。美苓刚说完话,就立即跌进深深的龌龊的污水湾里。这一幕发生得非常突然,荒太和古罗马大吃一惊。

  太:十分着急。“怎么办?古罗马。”

古罗马:看见美苓被淹水。“啊,我们必须跳下去救她,荒太。”

  太:“可是我们都不会游水。”但是古罗马已经率先跳下去。

荒太看见也跟着跳下去。

古罗马:“啊呀,这污水臭死人。”

  太:“这不是污水,这简直就是臭猪粪。”美苓在污水里,看不见头。

古罗马:在水里喊着。“她在哪里?她在什么位置?”

  太:“不知道,不清楚。”两人沉下去摸索,折腾很久之后,两人终于把美苓举出水面。不过她已经满身臭粪,并且半死不活。美苓落入污水后,岸上已经聚集很多人,这时他们放下一个用绳子系著的吊板,把美苓缓缓地吊上去。但是这些人却忘记再放下吊板,于是古罗马和荒太仍然在污水湾里奋力挣扎,他们游了这边又游那边,一直沿着污水湾往上爬,但最后他们彻底失败了。

  统:他惊慌失措地走过来,气愤地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美苓苍白著脸躺在吊板上,全身又臭又脏。没有人能够回答,几十双眼睛怜悯地盯着总统,又盯着美苓。

  统:“快,将她送回去。”他对身边的侍卫说。

众侍卫:“是,总统先生。”众侍卫立即抬走美苓。

338.士林官邸

一、浴室。一间白色的大浴室里,弥漫着雾气。美苓站在巨大的浴室缸里,由兰花儿和另一个仆人用水笼头帮她冲洗身了,她们冲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冲到手软。

  苓:生气地。“再冲,再冲。别停下来,再冲。”后来冲干净身子,她们又帮助她洗头发,头发洗了一遍又一遍,她还是嫌不干净。

  苓:“再洗,再洗。倒上洗发剂,再洗,里面一定还有臭粪。”她们后来又在上面倒了很多洗发剂,洗了很久,将她头包上干毛巾。美苓穿着浴衣走进卧窒,看见丈夫坐在沙发上时,她立即走过去哭昏在他怀里。

  统:怜悯地拍着她。“别哭,亲爱的,别哭。”他温柔地安慰她。

  苓:非常悲伤地。“达令呀,我并没有对谁做坏事,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呀,为什么要把我推到臭不可闻的污水湾里呀?”

  统:“别难过,美苓夫人,你别难过。”

  苓:“那污水湾里的水全是猪粪,我吃了一顿猪粪,我连下辈子也洗不干净,我怎么会不难过呢?达令。”她继续哭。

  统:“好啦,上床去睡一会儿吧,睡一会儿你的心情就会好。”他扶她起来

  苓:“不,我一身又脏又臭,我不上床。”她又跪下去。“哦,达令,我好伤心好难过啊。”

  统:“我也像你一样难过。”他又拍着她。

  苓:“你那些为非作歹的弟兄呀,我相信这是他们做下的坏事,因为那里只有军人没有别人,他们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他们可以把我杀了,但不可以把我推进龌龊的污水湾里。”

  统:“你敢确定是别人把你推进污水湾里的吗?”

  苓:“当然敢确定。”

  统:“好,我马上叫李少校追查。“

  苓:含着眼泪。“你一定要派人追查,这件事情太丑恶,太可怕。我日后再也不敢跟你一起去营区抛头露面了。”

  统:伤心地。“我再不要你去营区了。”

339.菜园地

镜头同337。荒太和古罗马终于从污水湾里爬上菜地,两人又脏又臭,满脸猪粪,几乎看不见眼睛。他们不停地抓蔬菜擦脸。李少校和叶华走过来,严肃地看著他们。

李少校:“刚才是谁把美苓夫人推进污水湾里?”

  太:“我不知道。”

古罗马:“我没有看见。”

李少校:相当生气,“你们两人跟她在一起,竟没有人看见她是如何掉进污水湾里的,难道是你们二人合力把她推下去的?”

  太:“李少校,我们怎么会推她呢?”他十分震怒。

古罗马:“我们根本不可能推刀子,我们保护她还来不及呢!”

李少校:“可是你们都没有推她,难道她自己掉下去的?”

  太:“或许真的有人推她下去,但是我们没有看见。”

古罗马:“事情刚发生,我们两人就跟著跳下去,后来我们把她救了起来。但是我们确实没有看见别人。”

李少校:“难道这个推她的人消失啦?钻到地底下啦?”

古罗马:十分狼狈,“我们真的不知道。”

  太:“这里到处是空旷的菜地,还有养猪场,他可以马上逃跑,或趁机潜伏在菜地里,等事情过去之后再逃跑。”

李少校:“我们已经派人搜索过,这里根本没有人。”荒太和古罗马无语。

李少校:“起来,去那边养猪场里洗过澡。洗干净后,我再派人把你们二位押回去。你们身上简直臭死人。”

  太:相当生气,“你说什么?李少校。”

李少校:“回去就知道。”

  华:“你们二位要为美苓夫人落入污水湾负全责。”

李少校和叶华,押著荒太和古罗马,一前一走在菜地里。

340.侍卫院囚禁室

“囚禁室”三个字挂在门口上门。里面是一间绿色囚禁室。有一道窗户,有两把木头椅子。门口还有士兵持枪站岗。荒太和古罗马丧气地垂下头坐在椅子上。两个人沉默很久才抬起头来说话。

古罗马:“我实在弄不清楚,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太:“我也弄不清楚,可是我们就是被关在这里。”

古罗马:“美苓夫人又不是我们把她推进污水湾的。”

  太:“也许就是她说我们把她推进污水湾的。”

古罗马:皱起眉头,“她会这么说吗?”

  太:“我不知道。”

古罗马:想一会儿,“她要是真会这么说,我们可就完啦。”

  太:“那样的话,总统先生就绝对不会原谅我们。”

古罗马:“我想,我们应该见一次美苓夫人,问问她,她当时跌下去时,是不是有人推她。”

  太:“我们被囚禁在这里,我们怎么见得到她?”

第18集

341. 士林官邸绘画室

美苓坐在绘画室沙发上,眼睛茫然地望著窗口,她丈夫也在另一边沙发里。辛棋夫人从外面走进来,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手腕的皮包也掉到地上。

  棋:“美苓夫人,听说你受到可怕的惊吓!是不是?”她立即伸出双手扶住美苓。

美苓转过头看著她,无语。

  棋:“啊,亲爱的美苓夫人,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你往日多么矜持,多么快乐。”

  统:“辛棋夫人,你坐下。”

  棋:“谢谢,总统先生。”她坐下,过了一会儿又说,“我听说是荒太和古罗马把你推地污水湾的,李少校已经把他们囚禁起来。”美苓无语,总统也无语。

  棋:沉默一阵又说,“真是看不出来啊,荒太和古罗马是如此之坏。”

342.侍卫院囚禁室

李少校和叶华打开囚禁室门,两个人一起走进来,朝荒太和古罗马瞪起严肃的面孔。

古罗马:“你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一看见他就问,“李少校。”

李少校:“等你们承错误之后。”

  太:很生气,“我们没有推过美苓夫人。我们也没有犯错,我们承认什么错误?”

李少校:“那么,你们就在这里蹲满三个月后再出去。”

古罗马:“我们连三个星期也受不了。”

李少校:“那你们就乖乖地承认错误吧。”

  太:“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要是承认错误,这就等于我们做了坏事。”

李少校:“你们不肯承认错误,你们仍然做了坏事!”

  太:十分震怒。“我们不接受,你分明栽脏我们。”

李少校:振振有词。“我怎么没去陷害别人?”

  华:沉下脸。“不管怎么说,那天都是你们两人在美苓夫人身边,你们对她的安全负有不可推卸责任。”

古罗马:“叶华队长,你也认为我们对美苓夫人做了坏事,对不对?”

  太:“你简直就是跟李少校同一个鼻孔出气。”他气极败坏。

李少校:扭曲着脸。“来人,把他们两个捆绑起来,送到军事法庭的监狱里去。“

  华:“不,李少校,就把他们留在这里吧,他们两个还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他们太过于难堪。”

343.士林官邸二楼走廊

二楼走廊上有几把白漆椅子,美苓、总统、辛棋坐在那里,那里可以俯视花园,也可以遥望西天。三人首先沉默一阵,辛棋将头转向美苓。

  棋:“美苓夫人,你别在闷闷不乐,应该从那场可怕的惊吓中清醒过来。”美苓无语。

  统:“她太软弱,太敏感了。”

  棋:“可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总统先生。”

  统:“我想叫医生来为她诊治,她又拒绝。”

  苓:“我不要医生,我没有病。”

  统:“可是你的精神却不快乐。”

  苓:“发生了这么在的事情,你叫我怎么快乐。”

  棋:“但你不能老是闷闷不乐,这样下去你真的会生病。”

  苓:转向辛棋。“辛棋夫人,你也太不了解我了,我那么热爱他的弟兄们,可是他的弟兄们却叫我心寒。”

  棋:“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叫你心寒。”

  统:“不管是谁,他们都让我感到害怕,感到憎恨。”

  棋:沉默片刻,她突然提议。“我们下楼去走走吧。”

  统:耐心地。“出去走走也好,散步会分散你的注意力。”

344.士林官邸花园里

美苓和辛棋从二楼下来,从门口走向草坪,两人默默地散了一会步之后,又突然站着。

  棋:愁眉苦脸地说,“美苓夫人,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苓:有些莫名其妙。“我生你什么气?”

  棋:“就是上一次,我严厉地批评了你的丈夫。”

  苓:“你批评我丈夫什么?”她皱起眉头。

  棋:看着苍天。“我说他是一个无能的总统,不够专治的总统。”

  苓:苍白着脸。半天才纳纳地说。“他本来就无能和不够专治。”

  棋:“其实我的评论也不尽然。”

  苓:“怎么才算尽然。”

  棋:“其实他是非常智慧和非常伟大的。”

  苓:“算啦,你别再说他智慧与伟大,你瞧我跟他出去一趟,我被惊吓成什么样子?”

  棋:“这是你的不对,美苓夫人。”两人又开始缓缓地散步。

  苓:“我哪一点做的不对?”

  棋:“你不该跟他一起去军营。”

  苓:“那是他邀请我去军营的,并非我自己一定要去。”

  棋:“哪……这又是他犯下的另一项错误。”美苓停下来望着她。无语。

  棋:“军营里全部是军人,总统先生去看望他的弟兄们理所当然,因为他们都是男人嘛,不过,不过你丈夫带着你一个女人去是十分不恰当的,虽然你算是万军丛中一点绿,但因为你一个人孤身呆在万军丛中,这些猛虎野兽似的军人会把你的皮撕掉,会把你的骨头一起吞掉。美苓夫人,我不愿意说他们有多么凶狠,多么可怕,多么没有人性。我只说一条,他们因为没有女人,没有妻室,他们就够嫉妒你丈夫的。因为他带着他高贵的、花枝招展的妻子去军营,他压根儿不是去参观他们、慰问他们,去了解他们的痛苦与不幸,而是去向他们炫耀他的妻子有多么漂亮,多么美丽,多么气质,多么具有时尚的西方味。他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在他们心中激起更强烈怒火,而这怒火就要燃烧起来围攻他,迫使他在短时间内反攻大陆。”

  苓:红着娇脸,显得相当生气。“我不过就跟他去了几次军营,你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辛棋夫人。“

  棋:同样很激动。“严重?”她看对方片刻。又摇头。“不,更严重的事情还在后头。”又停了一会儿。“不过我们不谈这个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否则你会说我是胡说八道,甚至毫无道理或莫名其妙。我只说总统先生的愚蠢。老实说,他可以经常带你去出席外交宴会,甚至派你到外国去访问,你甚至可以代表他到各个国家去周游,去发表演说,去宣扬中华民国。在这个非常优秀的上流社会里,你的出现都会为你的荣耀增光,都会为总统先生的光环增添色彩,都会为台湾注入活力。但你就是不能去军营,即使他们是你丈夫身边的贴身侍卫,当他们混入到军营里时,谁能保证他们就不是你丈夫的敌人?”停了一会儿,“敌人有时候是你的朋友,有时候是你的熟人,有时候他长著漂亮的脸蛋,穿著崭新的衣服,你不一定认得出来。”

  苓:娇脸苍白,“哦,辛棋夫人,你说了这么多,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棋:很自信地,“现在你不明白,将来你会明白的。”说完,她走开。

总统从远处走上来,站在美苓身边。

  统:“她向你说了什么?”

美苓怨恨地瞟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看著远天。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