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39  

2016-08-13 09:4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279. 辛棋别墅

客厅里,辛棋和她的邻居无精打采地坐著。她们有的在打毛线,有人在聊天。辛棋却打著哈欠。

  棋:“唔,晚上没有音乐好无聊。”她手中端起一杯咖啡,欲喝不喝。

邻居甲:“真不知道该做什么。”

邻居乙:“过去有叶华的夜晚,我们很快乐。”

  棋:“他的音乐很不错,虽然登不得大雅之堂,但胡弄我们还是可以的。”

邻居甲:“叶华没有胡弄我们,他是一个真正的小提琴手。”

  棋:抱怨地。“可他就是老是不上我这里来。”

邻居甲:“我们今晚没有事情做,来玩梭哈吧。”她拿出一副扑克牌。

  棋:鄙夷地说。“哼,它一点也没有美妙的艺术品味,我不玩!”

280.辛棋别墅

            书房里,辛先生正在书架上整理书,小淘气从门口进来,笑嘻嘻看着他。

辛先生:“怎么,你今天晚上不画兔子啦?”

小淘气:“过一会儿才画。”

辛先生:“你笑什么?我看你好像很高兴。”

小淘气:“是很高兴,这些夜晚很清静。你不看书吗?爸爸。”

辛先生:“要看的,过一会儿,等我收拾好这些书以后,唔,看书是我一天当中最大的享受。对了,叶华这些天好像没有来。”

小淘气:“他大概再也不会来了。”

辛先生:警觉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来?”过一会儿。“你对他做过什么?”

小淘气:“因为他有好几天没来,我才断定他不会再来。”

辛先生:高兴地笑起来。“那样的话,我们真应该庆祝一番。是不是,小淘气?”

小淘气:将一个指头放在鼻子下面。“嘘。”她小心地看一眼门口。“我们要悄悄地庆祝,要是让妈妈知道了,她的鼻子可上要气歪的。”

辛先生:整理完书藉走过来,一下子抱住小淘气。“哩,你真是我的好女儿,简直跟我一个鼻孔出气,小淘气,我太爱你了。”

第15集

281.辛棋别墅,夜

客厅里,镜头同277。大家正在无聊,叶华拎着小提琴突然从外面走来,他满面春风的出现令大家大吃一惊。

  棋:“叶华队长。”她立即站起来。

  华:“辛棋夫人。”

  棋:笑着。“我以为你的小提琴要永远坏下去。”

  华:“今天才刚修理好,我今晚就上你家来。”

  棋:“呈蒙你想的周到。来,先喝一杯咖啡。”

  华:“谢谢你,辛棋夫人。”叶华接过咖啡。

邻居甲:“想不到,我们正在谈论你和你的小提琴,说着说着你就来啦。”

  华:谦虚地。“我不会忘记美苓夫人的指示,也不会忘记辛棋夫人的邀约。”

  棋:“你是一位好人,是我们大家都热爱和喜欢的人。”

邻居甲:“有你在这里的夜晚,我们真是有说不尽的快乐。当然我们得感激慷慨的辛棋夫人。”

  华:笑道。“你们对我的恭维太多了,我应该开始为大家演奏。”

  棋:拍起手。“好吧,你开始吧。”叶华弯腰向辛棋夫人一鞠躬,又向大家一鞠躬。大家又一起拍手。

之后他的小提琴声开始弥漫在客厅里。

282.同上

书房里,小淘气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叶华在客厅里演奏的身影,不免大吃一惊,她皱起眉头扑看着他。

小淘气:“很奇怪。”他怎么又来了?“

辛先生:“谁又来了?”

小淘气:“妈妈喜欢的那个人。”

辛先生:也走过来挤在门口向外探视。“你是说叶华。”

小淘气:“对,除了他还有谁?”

辛先生:“唔,他又来拉他的臭小提琴。”

小淘气:“很臭很臭的小提琴。”说完她恼火地把门关上,回来生气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住耳朵。

辛先生:关切地。“今天晚上你不去画兔子啦?”

小淘气:“今天晚上我画不下去。”

辛先生:看她一阵。“今天晚上我也看不下去书。”父女两人一个站着生气,一个坐着气极败坏。

283.别墅里客厅内外

一、客厅里,叶华神情严肃地拉小琴,自由奔放地拉小提琴。拍摄一组他拉小提琴时的旋转自由神态。

拍摄一组辛棋夫人欣赏他的微笑神态。

二、客厅外走廊上。小淘气噘着嘴坐在回廊石头上,眼睛看着天上行人走的月亮。

小淘气:“哼,想不到我把琴弦给他剪断,他还是要上门来演奏,他太奇怪了。”

284.河边花园凉亭

            一个可爱的灰色凉亭,里面有石桌石凳。周围满是美丽的鲜花。远处是哗啦啦流淌的台北河。

            狼女和荒太面对面坐在凉亭里。桌上放着一束红玫瑰,但荒太神色欠佳。

  女:皱着眉头。“那天早晨你离开我时,又快乐又高兴,今天你又怎么啦?”

        荒太抬起头看一会儿远处。

  女:“我记得从前,你是一个不知人间愁烦的太子,今天你改变很多,变得多愁善感,太女人气了。”

  太:冷冷地。“可是你却太男人气。”

  女:骄傲地。“这是我的一贯作风。“

  太:“然而当夜幕降临时,你又变成诱惑男人的妖姬。“

  女:狡黠地笑着。“是的,我是双性人,白天我愿意自已是个男人,夜晚我又喜欢我是女人。难道你不喜欢吗?“

  太:我很喜欢得生出满肚子恨意。“

  女:矜持地笑着。“唔,美男子荒太,我就喜欢你恨我。你的恨使我很开心。”

  太:“真的很开心吗?小心我身上有枪。”

  女:“我身上也有枪。”她把它摸出来放在石桌上。

  太:大吃一惊。“你是什么职业?”

  女:“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

  太:“可你怎么有枪呢?”

  女:“难道只允许你才有枪吗?”

  太:“我是总统先生的贴身侍卫,我必须佩带枪。”

  女:“我是为了防身才带枪。”

  太:“防身?”他看她一阵。“谁会杀你?”

  女:“像你这样的人就想杀我。”

  太:突然涨红脸。“像我这样的人,你还有多少情人?”

  女:突然生气地站起来。“对不起,我们改日再见。”

  太:愣怔一阵,突然冲上去拉阻她。“亲爱的狼女,你不能走。”

285.高级店

            一间装饰豪华的高级饭店,小间里只有一张铺着粉红色红布的圆型大 桌,粉红色地毯,粉红色灯光,周围花瓶里尽是粉红色玫瑰。桌子上有七八种很出色精致的菜肴。还有法国红酒。两人面前摆着倒满红酒的高脚杯,但并未用餐。

  太:神色低落地望着狼女。“亲爱的狼女,我希望你忘记我刚才的粗鲁。”

  女:“你既然知道那些话是粗鲁的,你就不应该说出口。”

  太:“可是我一时不小心说出口,现在我向你道歉。“

  女:面无表情地看他一会儿。“要是我不接受道歉呢?”

  太:“那我就放弃这顿晚餐,转身离开这里。”他又看她一会儿才说。

  女:“你简直太孩子气。”她独自举杯喝完一杯洒,放下杯子。

  太:“狼女。”

  女:很生气地。“我原谅你。”

  太:又仔细看她片刻。“你是真的原谅我,还是只是让我留下来与你共享这顿晚餐?”

  女:“唉呀,你真是够啰嗦的。”

  太:狼狈地。“我要知道你的心思是什么,亲爱的狼女。”

  女:“你永远也猜不透我的心思。”

  太:“但至少我要知道,此刻你是不是需要我。”

  女;“当然需要你,否则,我不会一个人疯了来吃这顿晚餐。”

286.古罗马个人镜头,夜

              古罗马在自已套房里看书,看了一会儿,突然伸伸懒腰,再也看不下去。起来看一阵窗外,踱出去,来到荒太的套房,看见厨娘在收拾东西。

古罗马: “荒太;回家了吗?我想找他下棋。”

  娘:“没有。古罗马先生,你很规矩,每天晚上都呆在家里,不像荒太先生到处乱跑。”

古罗马:“我不乱跑是我没有地方可去。”

  娘:“难道他乱跑是他有地方可去吗?”

古罗马:一时语塞。想了想。“他至少有美丽女人博物馆可去。”

  娘:“呸!他才没有呆在美丽女人博物馆呢!”

古罗马:“你怎么知道?“

  娘:“他自已讲的。“

古罗马:“他还对你讲了什么?”他很诧异。

  娘:“他叫我别管他,他高兴外出就外出,他高兴回家就回家。”

古罗马:“你是怎么看待他的?”

  娘:“我真恨不得用菜刀把他劈成八块。”

古罗马:恶狠狠地警告。“要是你胆敢动我朋友一根毫毛,我首先就把你卸成八块,拿你的尸体去充当院子里那些松树的肥料,你那肥胖的尸体做肥料可好。”说完他气乎乎走出去,又来到叶华门口,站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古罗马:“我明知他不在,偏要来找他,他比荒唐太子还要糟糕,每晚十二点前不会回家。”过了一会儿又说。“其实我根本不会来找他,我不过想看一看他是否在家,前几天晚上他却奇怪地留在家里。”

        他又回到自已套房,搬出桌子摆出棋子。

古罗马:“陆儿,过来陪我下两盘。“

  儿:走出来。“对不起,我下不好,古罗马先生。”

古罗马:“傻瓜,我教你,这比吃饭还简单。他拉长脸。”

287.叶华套房

              白天,叶华不在家里,套房里很清静。小兵张一起先在房间里,后来也出去。

              小淘气站在窗户后院,她一直在那里隔着玻璃偷看叶华的房间。

小淘气:“我对这间套房恨之入骨。”她说,一边用手轻轻打开窗户,窗户的响声把她吓一跳,她赶快缩起脖子躲到外墙下面,提心吊胆听屋里动静,过了一会儿屋里没动静,她又站起来观察,接着又轻轻地打开第二扇窗户,窗户的响动又吓她一跳,她又蹲下去。后来发现屋里仍然没有动静,这才重新站起来。这一回她小心翼翼地跳上窗台,接着又跳进去,她用最快的速度剪断小提琴弦,接着就转身准备跳上窗台,准备逃跑。

            叶华冷不防出现在她面前,而且不由她挣扎就抓住

  华:脸上毫无表情“其实我早就怀疑这小提琴的琴弦是你剪断的。”小淘气屈强地看着他,不回答。

  华:“今天你做了坏事想逃走,没有办法逃走。”

         小淘气赌气地闭着嘴,丝毫也不怕他。

  华:“好吧,你不想说话,就坐到沙发上去。等你想通之后,我们再来讨论问题。”  他提小鸡似的,将她拎到沙发上。

            小淘气坐在沙发上,满不在乎地看看自已的手,又看着墙壁。

  华:“你今天不想回家去吗?”

         小淘气假装没有听见。

  华:抓起电话机。“要不要给你母亲打个电话,说你在这里剪断了我的小提琴琴弦。”

             她还是不看他也不理睬。

  华:“唔,你到底要做什么?”

小淘气:“我要出去。”

  华:“你对我无端做了坏事,我问不出来理由,肯定不会放你出去。”

她仰头看看天花板,不理他。

288.侍卫院草坪上

            叶华和小淘气坐在草坪上,两人沉默一阵。

  华:“我的音乐果真打扰了你和你父亲的安宁吗?小淘气。”

小淘气:“是的。”她并不看他,看着地上。

  华:“于是这才惹出你来剪断我的小提琴琴弦。”

小淘气:“一点也不错。”

  华:“可是你这样做,并不能阻止我就不上你家里去演奏。”

小淘气:“为什么?”

  华:“你母亲邀请我,我不能拒绝她。”

小淘气:“可是你可以拒绝我,可以妨害我爸爸,对吗?”

  华:“我希望你和你爸爸原谅,我以后拉琴时尽量小声点。”

小淘气:很生气地转向他。“啊,说来说去你还是要上我家,还是要照顾我妈妈的情绪。”

  华:有些诧异。“不然怎么办?”

        小淘气无语,扭曲着脸几乎要哭。

  华:看她一阵。“这样吧,我再去你家演奏一段时间,过些日子再向你母亲挑明不去演奏的理由,你看怎么样?“

小淘气:“这个理由我可以勉强接受。”

  华:“我再把你那天晚上扔给我的兔子标本还给你。”

小淘气:“这只兔子是你在阿里山送给我的。”她破渧为笑。

  华:友好地。“所以我再一次把它送给你。”他看她一会儿。“听说你在画兔子。”

小淘气:“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华:“你母亲告诉我的,美苓夫人也提起过你画兔子。”

小淘气:“那天晚上你还说你不认识我。”

  华:笑着。“那天晚上我欺骗了你。”

小淘气:勃然大怒。“你真坏。”

  华:笑着。“我接受。起来,我亲自送你回家去。”他拉她站起来,看一阵天色。“天快黑了,你家里人一定在焦急地等待你。”

289.辛棋别墅,夜

餐厅里,餐厅的装饰比客厅深一些,也有小型吊灯。小型长方型餐桌上,辛棋夫妻各坐在两边,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

  棋:“奇怪,天都黑了,这小淘气怎么还不回家?”

辛先生:“她可能被第师留在学校晨。”

  棋:“她从来不被老师留在学校里。”

辛先生:闷头吃饭,吃一阵又抬卢头。“哪她怎么不回家?”

  棋:生气地。“我在问你!”

辛先生:白她一眼。“我又去问谁?”

  棋:“你不会猜一猜她在做什么?”

辛先生:“我猜她在路上玩皮,想迟一点回家。”

  棋:“她跟谁顽皮?”

辛先生:难以置信。“跟自己怎么能算顽皮?”

辛先生:生气。“吃饭吧,脚长在她身上,她会回家的。”

  棋:“既然脚长在她身上,她也可以不回家。”

辛先生:“我不想跟你吵架,你总是把她想得很不听话,很坏。”

  棋:针锋相对。“可你也不该处处偏坦她,故意看不见她的淘气呀!”她不满地瞪她一会儿。“我看有一天,她的淘气会惹出麻烦来的。”

辛先生:又低头吃一会,抬起头。“唔,她再过几天就满十五岁,十五岁的姑娘不再是小姑娘,她每天要独自上学,独自放学。我们不能把她每天系在裤腰带上,她好歹要走自己的路,要创造自己的世界,我们若是太过多地干涉她,并不会带给她任何好处。”

  棋:相当生气。“你太放纵她了,太信任她了,你简直就是在促使她变坏!”她激动地丢下餐巾站起来。

辛先生:也很生气。“不然怎么办?”

小淘气:突然出现在餐厅门口。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爸爸,妈妈,你们又吵架啦?”她大吃一惊。

辛先生急忙将她拉走。

290.辛棋别墅

            书房里。辛先生坐在皮椅里。小淘气站着。辛先生脸上毫无表情。

辛先生:“你今天放学足足迟回家两个小时,你母亲很不高兴。”

小淘气:“放学后,我在回家的路上画兔子。”她把一张画好的兔子递给他。

辛先生:惊讶地。“你在回家的路上还画兔子?”

小淘气:点点头。“这张画就是我坐在路边石头上画的。”

辛先生:看看画,又看看她。“你没有向我撒谎吧?”分析她脸上神色。

小淘气:沉着地扬了扬手中的兔子标本。“你看我的样子像撒谎吗?”

辛先生:“我情愿相信你没有撒谎,可是你的母亲却不这么认为。”

小淘气:“别去管她,她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只因为我不是儿子,只是个女儿,她才处处找我的麻烦。”

辛先生:“其实她也没有给你找麻烦,她只希望你听话点。顺着她点,小淘气。”

小淘气:“我要是完全像你一样顺着她,这个家不就成了她的吗?”

辛先生:“这个家本来就有她一半。” 

小淘气:“她只有三分这一。没有一半。”

辛先生:拎着她鼻子,笑起来。“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精算师。”

小淘气:噘起嘴。“我不能让她再欺负我。”

辛先生:拍拍她。“好吧,去用餐,否则饭菜快凉啦。”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