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9号《红包场qiangsheng》73  

2016-07-08 11:0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1056婚纱照相馆

美丽浮华的婚纱店里,到处都是婚纱,有的挂着,有的让模特儿穿着,此处还有钢琴,或者大花瓶在那里摆着。吴道理和夏欣站在婚纱店里,夏欣脖子上围着昂贵的貂皮。

吴道理:笑着看一阵婚纱店。“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

夏欣:耸一耸肩膀。“凡是这里挂着的婚纱我全部都喜欢,我要把它们全穿遍。”

吴道理:“好极了,你至少穿上一百件婚纱。”

夏欣:“那我们就照一百张结婚照。”

吴道理:“我同意。把一百张照片全装进镜框里,找一间巨大的屋子挂起来,让所有的宾客来参观。”她转过头去。“摄影师呢?”

摄影师:“马上来,吴道理爷。”说罢从里面走出来,他早架好摄影器材,现在又再摆弄一番。

夏欣和吴道理两个人都在换衣服,一会儿同时从更衣室出来。

摄影师:“站到高台上去。”他指着。

夏欣和吴道理爬上去,一个待者为夏欣理着婚纱下摆。

摄影师:“准备好了吗?”

夏欣:“准备好了。”

摄影师:扔一大把鲜花给她。“看着我,笑一笑,摆出王后般姿式。好啦。”他按下快门。

之后他们又进更衣室换衣服,再出来站在钢琴前照相,夏欣亲热无比地拥抱吴道理,吴道理也显得很得意,完全像个黑道王子。

接下来,两个人又去更衣室换衣服,再出来站在大花瓶前照相。这张照片是夏欣甜吻吴道理脸庞。

夏欣:“亲爱的,我要让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之后他们又在白色圆柱前照相。

又在空中花园里照相。

还在绿色池子里,脱个精光,半躺着照相。

还在壁炉前,穿透明薄纱,举杯照相。

1057圆山饭店婚宴

在浮华奢侈的圆山饭店欧洲大厅里,进门处与舞台上,都摆着吴道理和夏欣的巨幅结婚照。这里的地毯是红色的,但是地上到处都撒着白色玫瑰花,每张桌子上也撒着白色玫瑰花,舞台上与每一个角落都有玫瑰花。这里的大厅中央,还扎起十二道玫瑰花门,每一道都有常青滕,舞台上还用粉红色气球搭起拱门,拱门的另一边是乐队,乐队全都穿着黑白两色演奏服,面前还摆起乐谱。这里的窗帘,桌布,以及墙上的油画,空中的枝形吊灯,一切都显得金碧辉煌。

婚礼进行曲一直在奏响,穿着华丽的宾客们陆陆续续走进大厅,他们惊恐地看着这里的一切,议论着这场婚礼的豪华,然后找位置坐下。

不久,一辆黑色大轿车从远处开来,停在广场上,那辆车装饰着鲜花和一对小天使。开车的人是土豆,他殷勤地打开车门,迎接吴道理和夏欣下车,此时新娘和新郎都穿着结婚礼服,戴着手套,夏欣手握白玫瑰花。她笑得很得意,像个王后,她和吴道理手挽手走路,前面有两个小孩子拎个篮子在撒花辨,后面也有两个人在当伴郎和伴娘。他们走过行道欢迎人群,人群里有人在向他们撒花辨,撒稻米。他们所走过的地方,全是撒着玫瑰花枝。

后来他们走到圆山饭店欧洲大厅的门口,那里欢迎的人更多,撒的花辨和稻米也更多。有人议论纷纷。

众人:“瞧,她多么漂亮,多么矜持,多么高贵呀!”

众人:“瞧,他多么有钱,多么富有,多么冷酷呀!”

众人:“她是最骄傲的美籍女人。”

众人:“他是台北最富有的银行家。”

众人:“并且是人人都知道的银行家。”

这时,吴道理已经带着他的新娘,在众人的欢呼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大厅中央的十二道玫瑰花拱门,步向舞台。舞台上还有八个巨大的玫瑰花篮,吴道理和他的新娘就站在那些花篮的中间。

土豆:“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请你们安静下来,我们尊敬的新郎和新娘,马上就要发表他们的结婚演说。”

众人又是一阵热烈的拍手欢呼。

吴道理:满脸风光,微笑依然。“我亲爱的朋友,亲爱的小姐,亲爱的先生们。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是的,我四十八岁才结婚,这在大多数人眼里,一定是个笑话。按照常理,四十八岁的男人一定在举行第二次婚礼,第三次婚礼,第四次婚礼。而我却还是在举行第一次婚礼。我是一个很无能的男人,直到今天才获得最钟爱的女人,当着大家的面,我举起右手发誓:我非常钟爱这个女人。”说到这里,他殷勤地转过身吻她。“我会把她带到幸福的天堂里,并在那里与她共度一生。”

夏欣:“谢谢吴道理爷,也谢谢大家。”她矜持地笑着,弯腰示礼。“你们都知道,我不住在台北,我住在美国,我在迈阿密有一份非常棒的工作。可是为了这位台北的银行家,我不惜丢掉美国籍回到台北,我非常非常钟爱这位银行家,他是一位大有前途和了不起的银行家。”她转过身去吻一吻他。“现在我与他结婚,但我们两个人的婚姻,请大家相信我们是非常幸福的,现在我就把这种幸福,让大家与我一起分享!”说完,她把手里的玫瑰花统统扔出去,把舞台上花篮的花统统扔出去,那是几千几万朵玫瑰花,大厅上空顿时鲜花飞舞,热闹非凡,人人拍手,争抢玫瑰花。

1058金米西金色红包场

金米西坐在地上,仍然由受伤的山林抱住。

阿娘站在那里,金美姬依然在那里。

金米西:愕然地望着金美姬。“麦可先生还住在迈阿密吗?他现在怎么样?”

金美姬:冷冷地斥责。“你知道他怎么样。”

金米西:摇头。“我不知道。”

金美姬:“你盗走了他的003文件,还不知道?”

金米西:脸色很难看。“我真的不知道。”

金美姬:“他被关进迈阿密监狱。”

金米西:相当震惊。“他被关进迈阿密监狱?”她爬起来抓住金美姬。

金美姬:“别碰我!”她一把推开她。

1059红包场后院花园里

金米西突然离开众人奔跑出去,不知道往哪里跑,突然一口气跑到后花园,因为那里没有路,所以就面对一面墙拍打着。

金米西:“哦,亲爱的麦可先生,你果真进了迈阿密监狱吗?你果真进了迈阿密监狱吗?你果真是因为我盗走了003文件才进监狱的吗?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亲爱的麦可先生,你告诉我呀!”

金美姬站在远处,用最憎恨的目光瞪着她。

金米西:“噢,亲爱的麦可先生,你不告诉我,那么你根本没有关进迈阿密监狱,一切都是金美姬在撒谎。”她突然生气地回过头。“你为什么撒谎?”

金美姬:冷酷无情。“我没有撒谎。”

金米西:“我要你拿出证据来。”

金美姬把一张死判决书扔给她。

金米西:“我不认识上面的字。”

金美姬又把一张监狱照片扔给她。

金米西:接过去看一会儿。“这个人不是麦可先生,他是一个陌生人。”

金美姬:“他不是麦可是谁?你简直在胡说八道。”

金米西:相当惊讶。“漂亮的麦可先生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不可能是他,根本不可能是他。”

金美姬:“仔细看一下,丑恶的金米西,是你的贪婪和无耻把他变成那副模样的。他曾经是一个骄傲的中央情报局干员,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花花公子,可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把他变成什么模样?噢,金米西,你向他跪下,忏悔吧,你是多么对不起他啊!”

金米西:“我的下跪和忏悔有用吗?”

金美姬:“没有用。不过我喜欢看见你向他下跪和忏悔。”

金米西:“如果没有用,我拒绝下跪和忏悔。”

金美姬:“不,你必须下跪和忏悔。”她把金米西按在地上。“你在这个世界上做了坏事,必须接受下跪和忏悔的惩罚。”

金米西被折腾得相当狼狈,又相当恼火。趁金美姬不注意时,她又逃开她跑回红包场。

1060金米西金色红包场舞台上

金米西喘着粗气坐在舞台石台阶上,身边依然有山林陪伴,两个人都受了伤,但丝毫不在意。

过了很久,金美姬又从外面进来,满脸憎恨地瞪着金米西。

金米西:“哦,金美姬,麦可先生他死了吗?”

金美姬:“哼,他的死与活与你有什么相干,你这个头号害人精。”

金米西:很悲伤。“如果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下去。”

金美姬:“你根本就活不成,你身体里的血马上就要流完。”

金米西:“姐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麦可先生他是否活着?”她再一次哀伤地恳求。

金美姬:“你这个卑鄙的无耻的龌龊女人,你没有资格来哀求我。”

金米西:“啊,姐姐!”她已经哭出声。

金美姬:“我不是你姐姐。”

金米西:“金美姬,我很爱他,我即使死了也还会爱他,请你原谅。”

金美姬:相当震怒。“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再说一遍,他是我的未婚夫,如果不是他被关进监狱,我们早都结婚了。”

金米西:“金美姬,或许我比你更爱他,把他让给我吧,把他让给我吧。”

金美姬:铁青着脸。“不,他是属于我的,他是属于我的!”

1061金美姬回忆镜头

地下监狱里,金美姬从外面走进来,麦可正坐在地上等着她,她一进来,他就急忙站起来。

麦可:抓住她手。“检查官意见怎么样?”

金美姬:“噢,麦可,他可能要建议法官判你无期徒刑,也就是说,至少要判一百三十年徒刑。”

麦可:“啊!天啦!天啦!”他大喊大叫。

金美姬:“你不会接受法官的判决,是吗?”

麦可:“我根本不可能接受!我根本不可能接受!”

金美姬:“那么等判决以后再上诉吧,你还会有上诉的空间。”

麦可:发疯般地抓扯头发,歇斯底里。“我不要上诉。我要自由,我要远走高飞,我在这里受够了,我要逃出监狱去!我要逃出监狱去!”

金美姬:又感动又生气又同情地抱住他。“我很愿意帮助你,甚至像一位女英雄那样帮助你成功。可是这地下监狱非常坚固,显然你即使插上翅膀也逃不出去。”

麦可:恼火地推开她。“我要逃出去!我要逃出去!你别打击我,我要逃出去!”

1062地下监狱里

中午黑人驼背狱卒来送午餐,他拿着两个面包和一碗水走进一来,放在地上,麦可正双手枕在草席上,不理他。

狱卒:“用餐吧,麦可先生,今天的面包里有几片火腿,这是我为你争取来的。”

他不回答 ,闭上眼睛。

狱卒:纳闷地站一会儿,见他不动,就挪腿踢他一脚。“起来,年轻人,别一天到晚挺着睡觉,起来吃完午餐,活动活动筋骨,一百三十年刑期不是三年,一转眼就过去。”

麦可还是没动,牢房里很安静,他又躺了一会儿,才突然坐起来,但是他坐起来的速度非常快,把黑人狱卒吓了一大跳,他急忙惊恐地往后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麦可突然抓住他,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他身上的衣服,黑人狱卒却在大喊大叫。

狱卒:“天啦,有人想造反!天啦,有人想造反!”他拼命挣扎,反抗。但这个时候麦可已经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麻利地捆住他手脚,还用棉花塞住他嘴。随后他就穿上狱卒的制服,戴上帽子,然后拎起他送午餐的篮子,关上牢门走过走廊,爬上石梯,然后大摇大摆走进院子里。

过了一会儿,走廊上有狱卒巡逻,他们突然发现了牢房里被捆绑的黑人狱卒。于是大吃一惊,走进去为他松绑。

狱卒甲:“你怎么被捆绑在这里?”

狱卒乙:“哪个犯人呢?”

狱卒人世间:“他穿上我的衣服逃跑啦!”

1063追捕麦可镜头

在监狱门口外面的草坪上,十几个狱卒突然发现了麦可,他正在飞快逃跑。

狱卒:气喘吁吁地指着麦可。“就是他,就是他!………他在那边!他在那边!”于是一下子涌出很多狱卒,还有狼狗,狱卒人人持枪,飞快地朝麦可追去。

麦可跑得很快,他回头看见追兵,惊慌失措,在跑过一段路之后,眼看追兵很快会追上他,于是灵机一动,转向一片树林里。不过他进了树林之后,仍然在拼命飞跑。

狱卒追到树林里,失去方向,他们不知道往哪里去,牵着狗在那里嗅气味,后来折腾一阵才找到方向,于是又继续追寻。

但这时麦可已经跑到山顶,山顶光秃秃,他在那里寻找下山的路,有狱卒看见他。

狱卒:“他在那里!他在那里!”他指给同伴看。

麦可听见声音,回头往这边山下看一眼,立即朝另一个方向跑去,等到他们满头大汗出现在山顶时,他已经跑下山,出现在一处绿色田野。

狱卒:“他又在那里!他又在那里!”

于是众狱卒又站在山顶上,气极败坏地看着他。他们擦了一会儿汗,又牵着狼狗手持冲锋枪跑下山。

在一处水沟与公路交界的地方,他们几乎要追上麦可。

狱卒:“停下来,投降!”他大声喊。

麦可回头紧张地看一眼,但不理睬,他拼命往前跑,刚跑几步,这时一辆小货车开过来。他集中生智跳上货车跳板,从窗口翻进去,推开司机,自己坐在驾驶台上,将那辆车从几个追兵面前疯狂大胆地开走了。

狱卒:“唉呀!妈的!”

众人气得直咬牙,骂骂咧咧。

但不一会儿,那边也有一辆小货车开过来,十几个狱卒突然拦下那辆车,他们争先恐后爬上去,加大马力向麦可追去。

于是狱卒和麦可在乡间弯曲的公路上追逐很久,有时快追上,有时又离很远,他们不时在射击,都没有击中麦可。

狱卒:黑人狱卒气得大喊大叫。“麦可,叛徒!麦可,叛徒!”

麦可的汽车在这条公路上跑一会儿,看见有岔路,又赶快开到那条路上去,后面的追兵也跟着他,穷追不舍。后来在一个地方,汽车无法再开,他跳下车,拼命逃走。后面的追兵也跳下车,猛追他。他跑着跑着,看见路边停有一辆破摩托,又跳上摩托开走,那些追兵看见他,停下来摇头叹息。

狱卒:“不愧是中央情报局干员,关键时候,会有一手。”

于是他们也找了几辆摩托车猛追。

后来麦可骑上高速公路,他们也追上高速公路。他在交流道上打转,他们也在交流道上打转。到最后他突然开过一座高尔夫球场,停在一处草坪上,因为那里有一架直升机,他很奇怪地看着那架飞机。当那些追兵逐渐逼迫时,他突然向那架飞机走去,后来他坐进机舱,拉动操纵杆,接着飞机徐徐飞上天空。

狱卒:“天啦!这个叛徒上了天,我们怎么办?”

狱卒:“扫射!向飞机扫射!打下他的飞机!打下他的飞机!”

于是所有人都向飞机开火。

但是飞机越飞越高,离开了他们。

十几个人束手无策。后来他们当中的头儿,用无线电请求支援。

狱卒人:“我要一架直升机,我要一架直升机!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于是不久之后,一架直升机飞来,徐徐降落在草坪上,立即十几个追兵又前拂后拥爬进机舱,之后就飞上天。

不久以后,狱卒们便向他开火,他在飞机上找到一支枪,也打死几个人,不过后来却没有子弹,于是便开着飞机东躲西逃,不过他终久逃不过他们巨大的火力,后来他的直升机着火坠入海面,而他则跳伞落在海里。不过他一落海,就被海上的警察团团围住。他还没有坠入海面,他们就用大网子网住他。然后又把他拖到船上,他就狼狈地躺在甲板上。不久之后,他又被重新押回监狱,他戴着手铐脚镣走下石梯,走过走廊。走回牢房。

1064地下监狱里

地下监狱里,麦可戴着手铐脚镣,他神情很沮丧,非常绝望,孤独地坐在大牢房中央。

麦可:“哦,查尔斯夫人呢,你在哪里?”他无声地哭着,眼泪从脸上流下来。“我很想见到你,你在哪里?”

金美姬:从门口走进来。“我在这里,麦可。”看见他流泪,大吃一惊,急忙上前安抚。“别哭,亲爱的麦可,只要我在你身边,日子就不会很难过。”她吻他头发。“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麦可:哭得更加悲惨。“我刚才杀了好几个人,心里很难过。”

金美姬:“这我知道,麦可,你不是无缘无故杀他们的,相反,是他们妨碍你的自由,你才去杀他们。”

麦可:“可是我又在原来的罪行上罪加一等。亲爱的金美姬,我原本就对不起这个国家,现在更对不起这个国家,我爱这个国家,可是这个国家的人却要害我。哦,我对这个国家失望,对他的人民失望。”

金美姬:紧紧地抱住他,吻他脸颊和鼻子,抚摸他头发和脖子。“大声哭出来吧,哭出来你就会好一些,麦可,你尽情地哭吧,尽情地哭吧!”她眼睛也含着泪水。

麦可:相当激动。“我恨这个国家,我恨他的人民,这个国家和他的人民粉碎了我的梦想。查尔斯夫人,我原本要跟你结婚的,我原本是要与你过幸福生活的,我原本计划在中央情报局服务十八年之后,就去竞选迈阿密市长。是的,我绝不否认,竞选迈阿密市长,是你我共同的愿望。你的前夫查尔斯是迈阿密市长,你希望我也是迈阿密市长。可是,台湾那个自称是英子的金米西,她无耻地盗走了003文件,把我所有前途都毁了,不,把我的生命也毁了,把我与你的幸福也全毁了。哦,亲爱的金美姬,漂亮的金美姬,我是多么对不起你啊!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最崇高爱情!”

金美姬:“别说了,麦可,你别再说了。”

麦可:“我一定要把它说完,亲爱的,我在世的日子不多了。”

金美姬:“抱紧我,吻我,亲爱的麦可,现在我们除了爱情,再也没有别的。”

麦可:悲伤地点着头。“是的,现在我们除了爱情,再也没有别的。”

金美姬:“让我们好好地享受爱情吧,美妙的爱情,崇高的爱情,深厚的爱情!”两个人紧紧地拥抱住,哭着,笑着,悲伤着。

过了一会儿,几个穿制服狱卒突然从门口走进来,他们手里拿着枪,凶神恶煞,他们强行把麦可从金美姬怀中夺走,然后将他驾出牢房,金美姬瞪大眼睛,她又愕然又惊恐。

金美姬:“麦可!麦可!亲爱的麦可!”她失声呼唤,向他伸出一只手。

麦可被众人驾着,他在走廊上回头去看她,她泪流满面,他也悲伤万分。

后来他走上石梯时,她已经追到走廊,她仍然在大声呼唤,他又忍不住回头去望她。

1065监狱后院刑场

监狱后院刑场上,那里有一面石头墙,墙中间有一根木头柱子,柱子成十字架形状。早晨天刚微亮,天空潮湿而凝重。十几个狱卒把麦可押解到这里时,他已经梳理过头发,头发上了油,脸也化了妆,身上穿着最漂亮的衣服,皮鞋也刷得很亮,他很像王子。不过他脸上毫无表情,一步一步走向后院子,踩着柔软的草坪,还有坚硬的石头。他的眼睛看着天空,天空一轮半月还悬挂在那里,他停了一会儿脚步,后来又慢慢走向那根位于石头墙中央的木头柱子。他面对木头柱子,背对狱卒,狱卒们用绳子把他的头脚和双手固定在木头十字架上,于是他本人就成了十字架,然后就一动不动。

金美姬在后院的另一边,悲惨地看着这残酷的一切。

狱卒:冷酷地喊道。“准备好了吗?”

麦可:“准备好了。”

狱卒:果断地挥手。“开始!”

十几个狱卒端起枪一起开枪,随及麦可的背部血流如注。

金美姬双手捂住脸,汹涌的眼泪从指缝间流出来,她愤然地转过头。

木头柱子上的麦可,他已经死了,但是金美姬却跑过去,抱住他,狅吻他的尸体。

1066回忆幻化为现实

金米西金色红包场

金米西红包场内,依然装饰浮华奢侈,依然到处都是花篮鲜花,舞台上和石梯上随意撒着白玫瑰。金米西仍然穿着那身既夸张又漂亮的白玫瑰衣服,坐在舞台上,她的身边陪伴着山林。阿娘也在不远处看他们。这时,金美姬手里的手枪对准金米西,扭曲着脸。

金美姬:“现在你也该死了!”说完,她朝她砰砰射去两颗子弹。

金米西中弹倒下去时,山林急忙上前,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

山林:“啊啊!金米西小姐,你醒醒,金米西小姐!”他拼命地摇晃她。

金美姬冷漠而傲慢地转身走出去。

 

1067金米西金色红包场门口

金美姬刚走出门,就看见冷酷而轻蔑的夏欣站在她面前,吴道理也在那里。

金美姬:大吃一惊。“你……怎么在这里?”她上下打量她。

夏欣:满不在乎地摆一摆肩膀。“我们在这里见面,你很觉得意外,是不是?”

金美姬不回答,但相当恼怒。

夏欣:又笑得很奇怪。“你刚才杀了人,我听见了枪声。”

金美姬很惊讶,无语。

夏欣:“你杀了你妹妹金米西。”

金美姬:“你怎么知道?”她紧紧地盯她。

夏欣:“我不问就知道。”她笑得高深莫测。

金美姬:非常憎恨她。“你……”

夏欣:不屑地摆了摆手。“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刻意安排的。”

金美姬:百思不解。“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夏欣:“我会叫你听懂的,自以为漂亮的女人,自以为是查尔斯妻子的女人,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丈夫,你夺走了属于我的情人,我在向你报复!”

金美姬:“你的丈夫是谁?你的情人又是谁?”

夏欣:“我的丈夫是查尔斯,我的情人是麦可。”

金美姬:“他们两个都不是你的丈夫和情人,他们是我的丈夫和情人。”

夏欣:“可是你的丈夫和情人统统都死了,你妹妹也死了。你的妹妹原本是不死的,但是当我通过吴道理爷的手,把她安排去盗走了003文件时,她的命运就注定你要把她杀死。”

金美姬:瞪大愕然的眼睛。“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精心策划,精心安排?”

夏欣:“没错。”

金美姬:激动得脸色发白。“你……你太残忍了!”

夏欣:“哼!你也一样残忍!”

吴道理:“你还记得吗?当初你进华语大学那一万块美金是我寄给你的。”

金美姬:相当惊讶。“你为什么要寄钱给我?”

吴道理:“我如果不寄钱给你,你就进不了华语大学,也无法嫁给查尔斯市长。”

金美姬:“可是你让我进了华语大学,却又让我几乎读不完那所大学,你是一个很残忍的人。”

吴道理:“我们彼此都很残忍,不是吗?”说完他冷笑一声,携夏欣一起傲慢走开。

金美姬木纳地站在那里,心情沉重,一动不动。过了片刻,突然几辆警车开来,从车上跳下很多警察,他们给金美姬铐上手铐脚镣,接着就有人将她推过去拖上囚车,之后囚车关上门开走。

1068机场电梯上

机场电梯上站着很多人,夏欣和吴道理两个人站在一起,吴道理手里拎个大皮包,夏欣手腕拎着皮毛披风,两个人在兴奋地说话。

夏欣:得意地笑着。“这个世界惩罚了我,我也惩罚了这个世界。”

吴道理:“噢,你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女人。”

夏欣:“这叫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吴道理:“对,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两个人很亲热地吻一下。

电梯依然在下。

1069一处坟地

在一处绿色草坪上,那里有很多白色墓碑,山林蹲在一座墓碑前,他在墓碑四周放了很多鲜花,然后虔诚地跪下去,低着头。

山林:“美丽的金米西小姐,我的至爱,永别了。永别了。”他悲伤地哭着,将头埋在墓碑上,吻着潮湿的土地。

1070机场大厅里

机场大厅里,有不少人在走路。吴道理和夏欣也在走路。

夏欣:“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将永远离开台北,定居S国。”

吴道理:“你会想台北和美国吗?”

夏欣:“不,我不会想它。”

吴道理:“好,我们将在S国开始我们全新的生活。”

夏欣:“我会竭力享受我们全新的生活!”她朝他灿烂地笑着。

而在背后不远的地方。田征子正向他们大步跑来,她跑得气喘吁吁,身后跟着花生。当她看见吴道理时,她举起手枪瞄准他。

田征子回忆

田征子红包场田征子唱歌。

你是我的情,

你是我的爱。

我的一生,

都在把你等待。

 

等来春风和夏雨,

等来秋日和冬季。

我生命中的BeiBei啊,

你的庐山真面目仍然在雾里。

随及,吴道理亲自为她送去鲜花,并且拥抱她。

回忆幻化成现实。

田征子:咬牙切齿,仇恨有佳。“哼,我会阻止你们享受全新的生活!”说完扣动板机。枪响之后,吴道理立即伸手扑倒下去。

夏欣:吓得惊惶失措。“吴道理!吴道理!”她急忙蹲下去,吴道理已经倒在血泊里,她随及憎恨地瞪着田征子。“你……你怎么要枪杀他?”

田征子又向她射出两颗子弹。夏欣立即中弹倒地。

花生:又惊讶,又慌张,又害怕。“田征子小姐,你不能再杀人了!”他大声喊道,冲上去想制止她。“田征子小姐!”

田征子:满腔怒火。“你别管!”她把枪口对准他。

花生吓得战战兢兢,站着不敢上前。田征子瞪他一会儿,她突然把手枪指向自己太阳穴,随着两声枪响,她也中弹倒地。

花生:又吓得惊惶失措,歇斯底里。“啊呀!田征子小姐!我的田征子小姐呀!”他跪下扑在她身上,流着泪失声恸哭。“你醒醒吧!你醒醒吧!”

1071台北地下监狱

地下监狱牢房里,里面很黑暗,很潮湿,没有任何灯光,金美姬披头散发,穿着一身又破又脏的衣服,脸色苍白,像一只发疯发狅的猴子,双手抓住铁栏杆,用劲全身的力气在摇晃。

金美姬:“我怎么这么愚蠢呢?为了爱情,我杀死了我的亲妹妹!我怎么这么愚蠢呢?为了爱情,我杀死了我的亲妹妹!我怎么这么愚蠢呢……”她悲惨地哭着,叫着,摇晃着,歇斯底里。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