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8号《红包场qiangsheng》69  

2016-07-06 15: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8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989乡间一处破屋里

        花生坐在桌前,吃着烤鱼,田征子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啤酒瓶。

田征子:皱眉看着花生。“这样无聊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花生:“谁知道。”他没看她。

田征子:“红包场卖不出去,我们怎么办?”

花生:“还是去找找金米西小姐吧,她是唯一的买主。”

田征子:“你在给我出难题。”

花生:“不,你应该向有钱人低头。”

田征子:“我过去那么骄傲,怎么会向她低头呢?”

花生:“那我们就饿死在这里好啦。”

田征子:“不,我不会饿死在这里。”

990金米西花园别墅院子

        田征子和花生站在花园里,田征子十分惊讶。

田征子:气哼哼的。“这是谁的花园别墅?”

花生:“金米西小姐的。”

田征子:满脸怒气。“她凭什么拥有这样的别墅?”

花生:“不知道。听说她去了美国回来之后,就拥有这座别墅。”

田征子:“奇怪,她去美国抢了谁?”

991金米西花园别墅内

      田征子和花生站在客厅门口,生气地向里张望,里面的豪华摆设令田征子相当不满。

田征子:自言自语。“这是一个暴发户,一个女强盗住的地方。”

花生:用手轻轻敲门。“有人吗?”

阿娘:“有。”她从另一道门走出来。“谁呀?”

田征子:很不满。“谁?你说是谁?”她斥责。

阿娘:大吃一惊。“原来是田征子小姐,久仰,久仰。快进来坐。”

花生:“我们不敢坐,站在这里就行。”

田征子:斥责。“谁说不敢坐,这里又不是皇宫。”她走过去坐下。“怕什么?”

阿娘:“我给你们端咖啡,喝杯咖啡好了。”

田征子:“我们不要咖啡。”她拒绝。

阿娘:“要什么?”

田征子:“什么也不要。我们只要见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矜持地出现在卧室门口。“你们找我有事吗?”她头上戴着花环,穿得像女王一样。

田征子:一看见她又火冒三丈。“谁让你住上这么漂亮的房子?”她又红着脸站起来。“是吴道理爷吗?”

金米西:“是我的情夫让我住上这么漂亮的房子。”她轻言慢语。

田征子:“你的情夫是谁?”

金米西:“他叫麦可。”

田征子:“你胡说八道,什么麦可戴卫,根本没有这个人。”

金米西:“他是一个美国人,多年前就来过台北,我这一次在美国又与他相遇。”

田征子:“所以,他就给了你很多钱。”

金米西:“是的。”

田征子:“他凭什么给你的钱?”

金米西:“你不是检查官,没有资格问这个。”

田征子:“难道你很美丽吗?你的美丽超过所有美国女人吗?为什么他不留你在美国?为什么你要回来呢?”

        金米西无语。

田征子:“你编撰故事的本事太低级,我根本不相信。你在台北还找不到有钱男人,在美国还会找到有钱男人吗?十足的骗子。”

金米西:轻蔑地笑一笑。“那么你出去。”

花生:“不,金米西小姐,你一定要买下她的红包场。”

金米西:白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帮助一个侮辱我的人呢?你从前侮辱我,现在还要侮辱我。”

田征子:“如果你买得起我的红包场,我可以收回我说过的话。”

金米西:很骄傲。“我不仅买得起一个红包场,甚至买得两个三个红包场。”

田征子:大吃一惊。“你……你在夸海口?”

金米西:不耐烦地耸一耸肩。“你随便开个价吧,不信试试看。”

田征子:“三百万怎么样?”

金米西:“我可以再送你一百万。”

田征子:“什么?你还要再送我一百万?那我要五百万。”她很狡猾。

金米西:“五百万就五百万,一分不少。”

田征子:又很快皱起眉头。“我要六百万。”

金米西:“你去卖六百万好啦,我不要你的红包场。”她转身关上门。

        田征子和花生都大吃一惊,互相看看。

田征子:几乎要哭。“啊,金米西小姐,我卖五百万。你出来吧,我再也不要六百万了。”

        金米西不出来。

        田征子和花生跪在地上。

田征子:“金米西小姐,你出来吧,我只要五百万,你出来呀。”她说得好凄惨好悲凉。“我再也不要六百万了,我只要五百万,你出来呀,我给你瞌头。你一定出来呀。”

992山林乡间小房子内

        小房子客厅内,山林正坐在钢琴前弹钢琴,他显得凄凉,孤独,苍老,手指在琴键上有气无力地滑动。弹了一会儿,他停下来。

山林:“我老了,没有女人喜欢我,尤其是年轻的女人。”他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到窗口那边,望着外面的院子。“人为什么要老呢,而且老了之后又为什么要变成丑八怪呢?”停了片刻又说。“我到底有没有年轻过?我到底有没有十八岁的时候?我的而立之年在做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不敢大胆去追求女人?那个时候追求女人不会花多少钱。”沉默一会儿又说。“我现在老了,追求女人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而在代价付出之后,并不一定得到她,金米西就是一个例子。”停顿片刻。“对了,金米西小姐现在还在田征子红包场吗?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她了,虽然我的心很痛,但是我并不想见到她。她太年轻太美丽,我实在是配不上她,尤其是我无法帮助她偿还吴道理爷的巨额债务时,我实在是不想再见到她。”

        就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他瞪了一会儿电话机,走过去接电话。

山林:“谁?”

话筒:声音。“是我,金米西小姐。”

山林:大吃一惊。“你是金米西小姐?”

话筒:声音。“没错。山林先生。”

山林:“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话筒:声音。“我需要你帮忙。”

山林:“我能帮你什么忙?”

话筒:声音。“我买下田征子红包场,现在我要把它重新装饰一番。”

山林:眨巴起眼睛。“天啦,你买下田征子红包场?”

话筒:声音。“怎么?你嘲笑我买不起田征子红包场?”

993街上露天咖啡厅

        路边咖啡厅里,金米西和山林坐在靠里的一张桌子前,面前各摆一杯咖啡。金米西把几张装饰草图摊给他看。他看一阵后抬起头。

山林:“简直不可思议,你竟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红包场。”

金米西:很骄傲地笑着。“这叫山不转水转,天不转地转,现在好运终于转到我名下。”

山林:温柔地看着她。“金米西小姐,我真佩服你。”

金米西:“喝咖啡吧,山林先生,今天我终于付得起咖啡钱了。”

山林:“你比过去更天真,更美丽,更叫人动心。”

       她对他蔫然一笑。

994金米西红包场门口

        田征子红包场门口站着几个工人,他们搭起高梯,有人爬在高梯上,有人站在房子上面,他们正在更换上面的彩灯以及装饰,把“粉红色田征子红包场”换成“金色金米西红包场”,换后的广告与霓红灯与原来完全不一样。金米西和山林在那里指挥工人。快接近尾声时,山林摸住下巴评论。

山林:“这样看起来,比原来漂亮多了。”

金米西:“是不是更艺术,更新颖,更加吸引人。”

山林:点点头。“是的,没错,金米西小姐,应该说你是半个艺术家。”

金米西:很高兴地笑着。“山林先生,我做不了艺术家,不过我热衷新颖的东西,新颖是潮流是时尚,而时尚人人都会喜欢。”

山林:温柔地看着她。“你真聪明,又有智慧,如果我还年轻,我真想伸出双手拥抱你。”

金米西:“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995金米西金色红包场内

        红包场内有十几个工人,他们有的在挂窗帘,有的在搬椅子,有的在抱花盆,有人在舞台上更换幕布,总之到处都是一片忙碌景象。

        金米西和山林到处走一走,停一停,看一看,指点指点工人。后来两个人站在一个地方。

山林:“你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更换掉?”

金米西:点头。“是的,我绝不让田征子小姐的东西留下来,我要让这里全部变成金色。”

山林:笑道。“你做得对,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受到你的赞扬,我真高兴。”

山林:“看见你高兴,今晚我大概会失眠。”

996汽车里

一辆汽车从远处开来,停在一处有绿色草坪和房子的地方。车里坐着金美姬和梅兰,丹利在开车。

丹利:“监狱到了,我们下车吧。”他解下安全带。

金美姬:“不,你们别下车。”她从后面钻出来。

梅兰:“我们也要去看麦可先生。”

金美姬:“你们不能去。”

梅兰:“为什么?”

金美姬:“他刚进去,不是直系亲属,不能看他。”

丹利:“你也不是直系亲属,怎么去看他?”

金美姬:“是的,我不是直系亲属,但我是他的未婚妻。”

 

997地下监狱里

一间很小的监狱牢房,没有窗户,没有光亮,正面是铁栏杆。潮湿的地上有一把破椅子,有一张破草席和一床破棉被。麦可坐在草席上,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麦可:很久之后才勉强抬起头,转头打量着四周。“哦,这儿是我住的地方吗?”他喃喃自语,苍白着脸。“这里没有窗户,也没有光亮,这里既肮脏又潮湿,而且臭气熏天。”他吸了吸鼻子。“我怎么住得惯这种地方呢?”停顿一会儿。“我以前一直住在宽敞的大房子里,像一只自由的鸟儿,想去哪儿就去那儿,想怎么样工作就怎样工作,想怎么快乐就怎么快乐。我在工作中没有人管我,我在生活中也没有人监督我,我是我自己的国王,我是我自己的总统。可是今天别人却把我投进监狱,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让我遭受最下层人的折磨,哦,我怎样受得了这样可怕的折磨呢?我要出去!我要出去!”他突然冲过去双手抓住铁栏杆。

998地下监狱门口

监狱门口一处小房子里,金美姬正在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黑人驼背狱卒争执下下。

金美姬:“狱卒先生,我一定要去看我的未婚夫。”

狱卒:伸直腰看她。“你的未婚夫是谁?”

金美姬:“麦可先生。”

狱卒:“麦可先生昨天才关进去,今天不许见人。”

金美姬:“但是我一定要见他。”

狱卒:拉下脸。“你三天之后才能见他。”

金美姬:煞白着脸。“我不能等到三天之后,狱卒先生,我不能等到三天之后。”

狱卒:相当生气。“这是规矩,谁也不得冒犯。”

金美姬:几乎要哭。“难道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狱卒:“我为你通融我会丢饭碗,眼下我还不想丢饭碗。”

她愣怔片刻,突然从小皮包里摸一张一百元美金,塞给他后飞快地冲进门去。

狱卒:惊讶地看着她。“唉,唉,你……” 大声嚷着,却没有阻止。

999地下监狱里

监狱里,麦可仍坐在地上,金美姬突然出现在门口。

金美姬:“麦可,麦可先生,你在这儿吗?我看不见你。”她摸索着走进牢房,像在雾里东倒 西歪。

麦可:相当震惊,立即从地上跳起来。“查尔斯夫人,你……你来啦?”他急忙抱住她。

金美姬:很高兴。“哦,麦可,现在我终于看得见你啦。嗯,这里太黑暗是不是?”

麦可:“是的,这里很黑暗,从外面进来的人,什么也看不见。”他亲热地吻她,吻了很久,后来他把她放在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地上。“你怎么想起要来看我?”

金美姬:“啊,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我还不来看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麦可:“你是我最亲爱的人,可是监狱有规定,犯人关监之后,三天才能见人,你是怎样冲破规矩进来的?想必这后面一定有蹊跷。”

金美姬:“噢,这个你莫用知道。”她耸着肩。“你在这里习惯吗?”

麦可:沮丧地摇头。“我永远都不会习惯。”停了一会儿又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连猫洞、狗洞、耗子洞都莫如。”

金美姬:神色凄凉。“可是你必须忍耐,等过些日子再说。”她温柔地看他。“对了,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麦可:摇头。“我要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就好了。”

金美姬:“如果你没有犯罪,他们又怎么抓你进监狱?”

麦可:很生气。“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金美姬:很难过地看他很久。“你在夏威夷到底做过什么事,一回到迈阿密就遭人逮捕。”

麦可:“我在夏威夷什么事情也没做过。”

金美姬:“不可能,麦可,不可能!”她很伤心。

麦可:虽然很恼火地站起来。“啊,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1000监狱外面草坪上

草坪边停着汽车,梅兰和丹利还在那里等她。看见她低头走出来,两个人又激动又担心。

梅兰:“你见到他了吗?”

金美姬沉下脸点点头。

丹利:“他说了些什么?”

金美姬:“什么也没说。”

梅兰:“难道他连自己为什么进监狱都不清楚吗?”

 

查尔斯大别墅院子里

院子里草坪上有遮阳伞,有一张小玻璃桌,金美姬、梅兰和丹利,三个人坐在玻璃桌前,谁也不说话。

梅兰:很久才开口。“接下来怎么办?”

金美姬:“什么怎么办?”

梅兰:“他是花花公子,他几十年一直都在享受人世间的自由与幸福,现在他被关在那里,一定会难受死的。”

金美姬:“唉,有什么办法呢?现在没有检查官来查办他,我们都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

梅兰:“他不是说他无罪吗?”

金美姬:“他是说他无罪,但是我不太相信他无罪。”

丹利:“你凭什么怀疑他有罪?查尔斯夫人。”

金美姬:“我不知道他去夏威夷做了什么,但我个人认为,这件事情与他去夏威夷有关。”

梅兰:很惊讶。“夏威夷?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夏威夷?”她尖叫。

丹利:“对,我们都没有想到夏威夷。”他点头肯定。

金美姬:“他从夏威夷回来就遭到逮捕,难道这件事与去夏威夷没有关系吗?”

梅兰: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看大有关系。”

丹利:“我认为大有关系。”

金美姬:“因为我们都不在他身边,根本不知道在夏威夷发生过什么事情。”

梅兰:“对,其实我们根本不了解他。”

金美姬:“我虽然是他的未婚妻,我也只了解他一点点皮毛,至于他藏在骨子里面的东西,我哪里会知道。”

丹利:“接下来怎么办?”

金美姬:“除了耐心等待,别无选择。”

1001监狱里

麦可站在黑暗,夜里,一盏孤灯照着他苍白沮丧的脸。

麦可:“这么龌龊的地方,我怎么睡得下去!这么龌龊的地方,我怎么睡得下去!”他把被子生气地踢到一边,又把草席生气地踢到另一边。

1002查尔斯大别墅卧室

金美姬点起一支红蜡烛,孤独坐在沙发上,她面前摆一张麦可的放大照片,那张照片跟金米西拥有的小照片一模一样,她默默地注视着他,抚摸着他。

金美姬:“亲爱的麦可,我今晚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只能看看你的照片,抚摸你的脸庞,一个人在这里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停一会儿又说。“噢,今晚的夜好漫长好漫长,我一个人好孤独好孤独。”又停顿一会儿。“你在监狱里想我吗?亲爱的。”

1003地下监狱里

早晨,驼背狱卒端一碗水和两个面包从石梯上走下来,他走得趔趔趄趄,半天才走到麦可的牢房,打开门,将东西放在地上。

狱卒:“麦可先生,昨晚睡得可好?”

麦可:正背对他,这时突然凶狠地转过头。“好个屁!这里简直臭死人!”

狱卒:“你别太尖酸刻薄,这里从来没有臭死过人,这座监狱很不错。”

麦可:“可是我会被臭死在这里!你听见了吗?我会被臭死在这里!”

狱卒:吓得退到门口。“你别对我凶神恶煞的,麦可先生,这里我不是老大。”他胆怯地看他一眼。“快吃早餐吧,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否则,你真的会饿死。”

麦可:“我不吃这些猪面包,这是什么面包,比石头还硬。”他将一个面包摔在他脚下。“去重新给我送三明治和热狗来。”

狱卒:眨巴着眼睛。“刚进监狱的犯人,没有资格吃三明冶和热狗,你想得太美!”

麦可:大发雷霆。“你给我滚!”又把第二个面包砸在他脸上。

狱卒:战战兢兢愣怔一会儿。“我不滚,我是这里的狱卒,我要照顾这里的每一个囚犯。”

麦可:上前一把抓住他,双手拤住他喉咙。“你到底滚不滚?你这该死的东西!”

狱卒:“我滚!我滚!你放开我,我马上就滚!”他铁青着脸,脸上满是面包。

1004地下监狱石梯上

过了一会儿,狱卒惊惶失措逃出来,跌跌撞撞走在石梯上,喘着气。

狱卒:“噢,这个人是疯子!这个人是疯子!联邦法院的监狱让他疯啦!”

 

查尔斯大别墅餐厅和客厅

一:金美姬和梅兰以及丹利坐在餐厅里,三个人围着餐厅吃早餐,金美姬却吃不下。

梅兰:突然抬头望她。“怎么?你吃不下?”

金美姬:阴沉着脸。“我没胃口。”

梅兰:“你要打起精神吃一点,昨天你就没吃过东西。”

金美姬:“麦可先生也没吃东西。”

丹利:“可是麦可先生希望你吃东西,不是吗?”

金美姬:“梅兰小姐,丹利先生,你们好心的安慰我全收下,可是我仍然吃不下。”她站起来,离开餐桌。

二:金美姬回到客厅,梅兰和丹利也跟着出来,站在她身边。

梅兰:拉下脸抱怨。“噢,这个麦可真叫人操心,他几乎没给你好日子过。”

金美姬:转过头。“哦,梅兰小姐,请你别责备她。”

梅兰:很不高兴。“你怎么这么爱他,你处处都依着他,他到底有哪一点好?”

金美姬:“查尔斯死后,他帮助我度过最灰暗的日子。还有叶中华教授的死,他帮助我做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他是我生命中唯一帮助过我的人。”

梅兰:“他虽然帮助过你,但你也不能因此就爱得他死去活来,他这种花花公子,不值你那么深刻去爱他。”

金美姬:相当生气。“梅兰小姐,我不许你说他是花花公子,他不是花花公子,他是中央情报局干员,他做着非常机密而又重要的事情。”

梅兰:针锋相对。“他本来就是花花公子,即使他做中央情报局干员,仍然是个令人唾弃的花花公子。”

金美姬:大声斥责。“如果你还是我的朋友,我就不允许你这样毁损他。”

丹利:大吃一惊。“查尔斯夫人,你怎么啦?”

梅兰:“难道你为了花花公子,要同我这个多年的朋友闹绝裂吗?”

金美姬:“没错,梅兰小姐,你可以走了!”她愤然指着门口。

梅兰和丹利都相当震惊。

1005地下监狱里

黑暗发臭的监狱里,麦可双手抓住铁栏杆,歇斯底里。

麦可:“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他们还不来审问我,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他把铁栏杆摇得震天响。

   响声惊动楼上的狱卒,他正在门口石头上抽烟,这时不得不甩掉烟头,从石梯上趔趄下来,恼火地站在走廊上。

狱卒:“你安静一点好吗?”他伸直腰斥责。“你这样没完没了地摇晃,会把整座监狱都毁坏,毁坏监狱,你会判死罪。”

麦可:“我要出去!我要出去!”他像野兽一样凶狠。

狱卒:“你出去不了,你还没有被判刑,你出去不了。”

麦可:“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他们还不来审问我。”

狱卒:“麦可先生,你知道你自己犯了什么罪,你别把自己装成一副无辜的样子。”

麦可:“啐!”他将一口痰吐到他脸上。

狱卒:相当狼狈。“啊!你这个坏蛋。”他用手摸住脸。

麦可:幸灾乐祸。“哈哈!你还想教训我吗?”

狱卒:气得直瞪眼。“我要去告监狱长。”

麦可:“我就是希望他来放我出去。”

狱卒:已经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你休想!”

8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8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