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1  

2016-07-30 07:1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54. 侍卫院荒太套房

一辆装家具的汽车停在侍卫院,老板从汽车坐里跳出来,他指挥几个仆人上车搬家具,后来那些家具一搬进荒太套房。旧的家具及时被仆人清理出去,新的地毯重亲铺上,高级别致的家具也逐一摆上,不一会儿,屋里显得简单、整齐、清新,颇有单身贵族的高贵雅味。

  板:笑著。“这下好啦,我的工作做完啦!”

  太:“唔。”默默地打量著,不说话。

  板:“荒太先生,你该付钱啦。”

  太:转过头看他一会儿。“我没钱。”

  板:大吃一惊。“什么?你没钱。”荒太点点头。

  板:“哪你为什么要讲派场买高级家具?”

  太:“我喜欢高级家具。”

  板:“买高级家具就得付钱,你这么做,可不公道啊!”

  太:“你去找总统付你钱好了,是他叫我来住这套没有家具的破房子的。”

  板:“谁……谁是总统?”他很惊讶。

  太:“中华民国的总统。”

  板:“我不认识他。”

  太:“你去了就认识他。”

  板:思考一会儿。“我不去找他,我就找你,你别胡扯,荒太先生。”

  太:耍赖。“一个月以后付,现在我没钱,你少啰嗦。”

  板:“那么我现在就叫人搬走家具。”

  太:“只要你敢做,我就敢对你开枪。”他指著挂在枪上的手枪。

  板:瞪大眼睛看他。“你竟然有枪?”

  太:“我是总统侍卫,当然有枪。”他取下枪,在手里抛来抛去。“怎么样?”

  板:又看他半天。“你真的是总统侍卫吗?”

  太:傲慢地。“你自己去问他。”

  板:狼狈地。“好啦 ,就算我眼不识泰山。一个月以后我再上门来讨钱。”

  太:“你最好别上门来讨钱。”

  板:已经到门口,又转过身来。“为什么?”

  太:“白送给我这些家具啊!”

  板:两手拍腿,愁眉苦脸。“天啦!白送给你?这不等于让我破产吗?”

  太:冷冷地。“你的破产与我无关。”

  板:“荒太先生,你是公开抢劫我,你这样做确实很不公道,我会生气的。”

  太:“好啦,一个月后来拿钱吧,我不会少你一分。”他很厌烦。

55. 同上

老板走后,荒太一个人在屋里观察,他东看看,西瞧瞧,摸摸餐厅的桌子,坐坐客厅的沙发,又回到卧室去检查床,躺在床上去试了试。

  太:“嗯,很舒服,我睡下去一定会做梦。”之后他又起来,看看穿衣镜里的自己,又用手抚摸墙壁。“哦,这墙壁光光的,上面什么画儿也没有。我家里的墙上却是到处挂满画。老实说,我很喜欢《圣经故事》上那些画,那年一个外国神父送了我一本书,上面有很多女人裸体画。”他从枕头下面把那本书找出来,翻开。“对,就是这些画美极了。我第一次看见它时,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世界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人。”他低下头吧滋吧滋亲著书上的女人,然后又得意地笑著,笑一阵之后,又去亲她们,亲了又笑着。

56. 侍卫训练厅

训练厅里吊著沙袋,有单杠双杠,木马、跳高跳远场地,有撑杆和爬杆,还有射击场。早上,李少校把叶华和古罗马领到训练厅,然后把他们交给一位教练,他就转身走开。

  练:发给他们每人一双牛皮手套。“你们首先开始练沙包,这项活儿最简单。”说著走前去示范给他们看。

古罗马:看著他。“唔,简单是简单,手一定会痛。”

  练:“当然会痛,沙袋这么硬,不痛才怪呢。不过开始击得轻一些,等习惯后再加重,这就比较容易适应,知道了吗?”

  华:坚定地咬住下巴。“行,我来试一下。”

  练:看著他。“很好,就这样。”后来又说:“别击得太快,也别紧张,你是在练拳头,不是在打沙袋。”过一会儿。“好,很好,年轻人,你很聪明。”古罗马也在另一边独自练习,拼命打沙包。教练看了两人一会儿后走开。两人继续练习用拳头击沙袋。突然总统和李少校从门口走进来,他径直来到两人身边。

  统:亲切地笑著。“昨晚睡得好吗?”他问叶华。

  华:“很好,总统先生。”他礼貌地敬个军礼

  统:点一下头。又转向古罗马。“你呢?古罗马?”

古罗马:也行一个礼。“很好,我一觉睡到七点钟。”

  统:笑著。“看来,我叫李少校安排给你们的房子还很舒服吧。”

  华:“的确很舒服。”

  统:“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们,李少校是我的秘书,你们今后有什么事情就找他,他也是年轻人。”叶华和古罗马同声。“谢谢总统先生。”

  统:高兴地看二人一阵。“哦,美男子荒太怎么没有来?他在做什么?”叶华和古罗马互相对望一阵。

  华:“不知道,我们来这里之前敲过他门,他好像不在家。”

  统:笑著。“是吗?”之后他又说:“他好像不太合群,昨天下午他拯救我时,也只有他一个人,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李少校:难以置信。“他果真拯救过你吗?”

  统:点头。“是的,如果没有他昨天的拯救,我早去了爱里赛极乐世界。”

李少校:皱起眉头。“可他今天在哪里?”

57. 街上一家旧杂货店

荒太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他走过一条街又一条街,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又一个十字路口,看了很多家商店,最后在一家旧杂货店前停下来。他看见货架放著几幅西方女人画,他走进去拿起一幅仔细端详。

  太:“阿林老板,你这几幅画卖吗?”

  林:坐在一张旧桌子前,抽了抽眼镜斜看他。“不卖。”半天才说。

  太:很可惜地。“它们早蒙上灰尘,你还不卖,难道你要拿它当废纸?”

  林:“当废纸也不卖。”他很凶。

  太:喜皮笑脸。“可是我很喜欢这几幅画。告诉我,如何才可以买到它。”

  林:气哼哼地。“反正你在我这儿买不到它。”

  太:“是吗?”他认真地看对方一阵。“那么,我在什么地方可以买到它。”

  林:“除了我这里,你在城里什么地方也买不到。”

  太:“既然如此珍贵,我出十倍的价钱向你购买它,你该答应了吧。”

  林:不屑地。“你即使出一百倍的价钱我也不答应。”

  太:“为什么?”

  林:“不瞒你说,眼下我正在建筑一座私人博物馆,过些日子,我要把这些收藏品送进博物馆去展览。”

  太:瞪大眼睛。“真的吗?你会拥有一座私人博物馆?”

  林:“你太年轻,什么都不懂,我懒得跟你浪费口舌。”

  太:“可我一定要买你这几幅女人画。”

  林:气极败坏地走过来。“走开。”他从荒太手里夺画,又重新将它放回原处。荒太艳羡地看著画。

  林:见他还站著。“出去!”他指著外面。荒太愤怒地涨红著脸。

58. 荒太套房

荒太站在地板中间,绷著一张脸。

  太:“哼,我一定要把那几幅画弄到手!我一定要那几幅画并到手!”后来,他走到橱柜那边,到一杯酒气乎乎喝起来。

59. 侍卫训练厅

李少校、叶华、古罗马四人站在训练厅。

李少校:“你们的朋友——荒太今天没有来,但你们二人也要用功地训练,三个月之后,你们将会派到总统身边去执行任务。”

叶华和古罗马:“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像他的,李少校。”

李少校:“这样就很好。去训练吧,要努力训练。”二人又开始用拳头击沙袋。

古罗马:等李少校走远:“哼,这个总统秘书真讨厌,他一来就对美男子荒太大为不满。”

  华:在鼻子前竖起一根指头。“嘿,小声点,他还在门口外面,也许他会听见。”

古罗马:“让他听见好啦!我对他也有一肚子气。”

  华:“何必这样做呢?古罗马。”

古罗马:“我看他很不顺眼。”

60. 阿林老板杂货店,夜里

半夜,灯光昏暗。荒太站在阿林家后墙外,他在那里走来走去地观察。起先,阿林家里亮著灯,后来灯熄。他焦急地抽半支烟,扔在地上。然后找一块石头放在墙下,试了几下,终于跳上去,他又在墙上坐片刻,才跳进去,但又吓得惊慌失措,他按住胸口镇静很久,才小心翼翼走过后院,轻轻推开一道门走进去,门的吱嘎声又吓他一跳。穿过漆黑的走廊,他终于摸索著走进杂货店,里面没有灯,一团漆黑,他东摸西摸,后来又听了听楼上,发现没有声音,才打燃打火机照亮店内。他在店里找了好一阵,才终于找到白天那几幅画。他将打火机擎著仔细看它。

  太:点点头。“对,就是它,阿林老板把它藏到角落里,使得我一时找不到它。”之后他又说。“他原来是放在架子上的,可是我走后他又换了地方。”他手里拿不下几幅画,就到角落里去找箱子,后来东翻西找,终于找到一个纸箱,他跪在地上,小心一幅一幅将那些画放进去。“它们终于归我所有,嘻嘻。”他很得意,几乎高兴得笑出声。“阿林老板要是知道我偷他的画,他不气死才怪呢!”沉默一会儿。“昨天他还不肯定卖画给我,今天这画就到了这我手里。”装好之后,他又四下看一看,再把箱子举上肩膀。“好啦,再见啦,破旧肮脏的杂货店,你们弄肮了我的衣服,我不会因为得到画就感谢你们,相反,我会咒骂你们。”他扛起箱子走出杂货店,来到走廊楼梯间,他在那里绊了一跤,险些跌倒,他刚站定,楼梯间灯被拉亮,阿林突然神出鬼没出现在他面前。

  林:怒不可遏地。“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太:有些尴尬。“是的。”

  林:“我早料到你会来这么一手。”

  太:“看来你比我更狡猾。”他摆起肩膀。

  林:“你是一个最末流的偷窃者。”荒太无语。

  林:“放下箱子,否则,我会不客气。”荒太软弱地放下箱子。

  林:“离开箱子,你不能站在那里。”荒太没有动。

  林:“如果你不离开开箱子,我就要把你扭送进台北监狱。那里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太:皱起眉头。“台北监狱是做什么的?”

  林:“傻瓜,关人,你连这个都不懂。”

  太:赌气。“关人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去。”

  林:“去不去由不得你,年轻人。”

  太:“我没有偷你的东西,我已经把它还给你,你简直毫无道理。”

  林:“你是一个奇怪的大陆人,不,是一个卑鄙无耻的花花太子!你刚才已经偷过我的东西,你逃不掉啦!”

  太:固执地。“我没偷。”

  林:“你偷啦!”他边说边走过去将门反锁起来。

荒太看见自己无路可逃,就丧气地立在原地。

  林:“哼,过去三十年,台北城里从来没有小偷,自从大陆人来了,遍地都是小偷。”骂完,他一颠一颠走到那边去打电话。“是警察局吗?我这里抓到一个小偷,请你们及时派人来捉拿他,现在我正看著他。”

阿林打电话时,荒太东张西望,他突然发现一堵窗朝向后院,只要打开就可以迅速逃离杂货店。他灵机一动跑过去,双脚一垫飞上窗台,可是眼疾手快的阿林从背后抓住他。

  林:“哈哈,傻小子,你逃不掉啦!”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国军撤退台湾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