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8  

2016-07-29 07:4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39. 山间小河桥上

一座独木桥高高地横跨在两山之间,两边是绿色山林,桥下是奔腾的急流。三人来到桥头处,停下来。

  华:打量木桥。“这座桥看上去好像不怎么结实。”

古罗马:打量。“好像不怎么结实。”

荒太也望著桥,无语。

  华:“干脆走上桥去”,看了看。“哦,其实这座桥的木头并不怎么枯朽。”

古罗马:“它是不是刚造的?”

  华:“大概才造了不久。”

古罗马:“我们能过去吗?”

  华:“当然能过去。”

  太:“小马也能过去吗?”

古罗马:“小马并不太重。”

  华:“我想它也能过去。”

古罗马:“好吧,就让它跟我们一起过去。”

古罗马牵住小马,可是它无论如何都不肯上桥。

古罗马:有些生气。“唉呀,你是怎么搞的。”小马拒绝,挣扎。

  太:“还真是奇怪呢,它拒绝上桥。”

古罗马:“这小桥上又没有鬼。”

  华:“它不怕鬼,但是它害怕过桥。”停一会儿。“所有畜牲都害怕过桥。”

古罗马:抱怨。“难道它今天就不过去了吗?”

  华:“你让它先镇静一会儿再说。”

  太:“对,让它先镇静一会儿。”三人默然片刻。

古罗马:“这下你该休息够了吧。”他又牵它上桥。

小马仍然挣扎,抵抗。

古罗马:“啊,这家伙真顽固。”

  太:摸住马屁股。“小马,这木桥不会断的,你就上去吧。”

  华:拍拍它头。“是呀,这桥很稳固,你走上去会没事的,干吗这样小心。”

古罗马:“哼,三分钟不到就会走到桥对面。”

  太:哄它。“去了桥对面,我们就让你在地上吃青草。啊,那边的青草又肥又嫩。”可是小马还是不上桥。三人又愣怔它。

古罗马:叹口气。“它是不是被早晨的大花豹吓住?这会儿还在心神不定。”

  华:摇头。“谁知道。”

  太:“它一路走得很欢乐,我看它早把那件事情忘记啦。”

古罗马:“那么,它果真害怕过桥吗?”

  华:“大概是吧。”

  太:焦急地。“怎么办?”停顿片刻。“我们总不能把它抬过去吧。”

古罗马:“抬过去?谁抬得动这经。它瘦死也有三百斤。”

  华:“谁也抬不动它。”思考片刻。“最可行的办法,还是它自己走过去。”

  太:“卸下它身上的东西,让它放轻松些,别这么紧张。”

古罗马:“对,这个主意很不错,可以来试一试。”三人开始动手卸掉小马身上的行李。卸完古罗马牵它上桥。它仍然不上去。”

古罗马:“啊呀!”他很生气,“你又怎么啦?”小马挣扎,蹶蹄,乱转。

  华:“古罗马,使劲牵住。美男子荒太,我们一起将它抽上桥。”

  太:“行,叶华,我也正准备这么做。”

古罗马:狠狠地。“看你这家伙还固执什么?我们三个臭屁匠,可要胜过你这位诸谒亮,上桥!”

  华:“它是什么诸谒亮?”

  太:“顽皮的小马,你真让我们对你不客气,你为什么要惹我们生气?”

  华:“荒太,来,一二三!一、二、三!”

三人同心协力,终于把小马拉上独木桥。小马颤颤兢兢踏上去,走得十分小心,几乎迈不动步。古罗马仍在前面拉它,荒太和叶华仍在后面推它。

古罗马:大笑。“可怜的小马,你瞧它那幅发抖的模样,简直要吓死!”

  华:“它是自己吓自己,谁也没有吓它。”

  太:笑著。“我们终于让它走上小桥,小马。”

古罗马:“小桥上走著一群人,一群人牵著一匹马。”

  华:“小桥下河水哗哗响,哗哗响。”

  太:“你们二人在做诗,是不是?”

古罗马:“我们在逃亡路上高兴地欢歌。”

  华:“我们真是在逃亡呢!”

古罗马:“因为有小马伴著,我们的逃亡实在很幸福!”

  华:举臂高呼。“幸福万岁!家乡万岁!”

  太:充满激情。“家乡万岁!幸福万岁!”三人和小马欢快小心地走著。

古罗马:“小桥上走著一群人,一群人牵是一匹马。”

  华:“桥下河水哗哗响,哗哗响。”

40. 同上

此时,晴朗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一架飞机,接著就俯冲下来,一颗炸弹从空中落下来,在小桥上轰然爆炸,之后小桥断裂,三个人和小马同时落入河中急流。

一、拍摄一组小马被炸死,落入河中让急流漩涡冲到下游的镜头。(它的尸体在河面上不停翻腾。)

二、拍摄一组叶华落入河中拼命挣扎的镜头。

三、拍摄一组古罗马落入河中挣扎拼命的镜头。他人很胖,挣扎得比别人厉害,还在河中间大喊大叫。

四、拍摄一组荒太落入河中,与急流漩涡搏斗挣扎的镜头。他挣扎搏斗得比谁都猛烈,后来他被急流冲到很远的下游。

古罗马:挣扎半天,终于游到一块岩石上。他爬到岩石上坐下来,苍白著脸喘粗气。“唉呀,累死我啦,吓死我啦!”过一会儿又说。“我分明是旱鸭子,根本就不会游泳,我干吗要游泳呀?”

  华:后来也挣扎著游到河边草地上。他爬上草地,气喘吁吁坐在那里。“真是奇怪,河里的水简直冰冷刺骨。”他冷得瑟缩发抖。坐了一会儿,他抬头四下张望,除了奔腾的河水和山林,不见朋友踪影。

  马:炸死的小马被冲到下游一处河滩上,小马静静地躺著。

后来叶华起身爬上岸去寻找朋友,找了很久,终于发现古罗马在一块岩石上躺著。

  华:“古罗马,你还活著吗?”

古罗马:“啊,我还活著,叶华。”他也看见了叶华。

  华:“你没有受伤吧?”

古罗马:“托上帝的福,我没有受伤,但是我快要吓死了。”

  华:“那么,上岸来吧,我正在找你。”古罗马起身,走下岩石,慢吞吞趟过河水,来到他身边。

  华:“你还好吧?”

古罗马:点头。“还好,可也不怎么好。”

  华:“荒太呢?你看见过他吗?”

古罗马:“没有,他现在在哪里?”

  华:“我正在问你。”

古罗马:愣怔。“他大概没有死吧?”

  华:“谁知道。”停顿片刻。“我们的小马死啦,我看见炸弹就落在它身边。”

古罗马:伤心地。“它的尸体呢?我还没有看见。”

  华:“我们去下游找找看。”

古罗马:“走吧。”

两人边走边看,东张西望。过了很久,才在下游一处河滩上发现它。

  华:指著远处。“小马好像在那里。”

古罗马:看了看。“是我们的小马,没错,叶华。”

  华:“它已经死了,身上的伤口还流著血。”两人走向河滩,低下头站在小马身边。

古罗马:“啊,可怜的小马,它和我们永别了。”

  华:“小马和我们永别了。”

第3集

41. 河流下游

荒太被冲到河流下游一处岩石上,他已经不醒人世。

古罗马和叶华到处找他,他们在河边跑很远才发现他。接著趟河水来到他身边。

古罗马:俯下身摸他。“美男子荒太,你醒醒吧,美男子荒太。”

他一动不动。

  华:站著,皱起眉头。“他死了吗?”

古罗马:“没有,他鼻子还有呼吸,心脏也还在跳动。”

  华:“哪他一定是昏了过去。”

古罗马:“冲了这么远,一定是被浪头打昏过去的。”

  华:“他也很顽强,要是挨了我,一定死得尸首分家,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了。”

古罗马:“唉,可怜的逃亡者,我可不愿意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死掉,叶华。”

  华:“可是上帝要我们死,我们也没办法。”

古罗马:“上帝会眷顾我们的,我们三个人很可怜。”

  华:“希望如此!”

古罗马:“本来就该如此!”

  华:突然惊呼。“他醒过来啦!他醒过来啦!”

古罗马:“啊,美男子荒太,你看见我们了吗?”

  太:“看见啦!我现在在哪里?古罗马。”

古罗马:“岩石上,一块很大的岩石上。”叶华也点头。

  太:“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睡在这岩石上。”

古罗马:“什么梦?胡说八道。我们被敌人的飞机轰炸啦!”

  太:眨巴眼睛。“我们的敌人是谁?”

古罗马:“管他是谁,快快起来吧。”

  太:“他为什么要轰炸我们?”

  华:“别问为什么?快起来吧,既然你还幸运没有受伤,就要尽快离开这里。”

古罗马:“看来,这里还会有敌机经常出没。”

  太:“该死的敌人,我们又没有招惹他们。”抱怨,“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古罗马:“可是他们很喜欢招惹我们。”

  华:“他们真该死!真该下地狱!”两人把荒太扶起来,三人互相扶持,慢慢地趟过河水来到岸边,同时站在那儿喘气望天。

42. 山林中

山林中,三人给小马垒起一座坟墓,他们把小马埋在里面,还撕几张纸插上挂坟钱。三人虔诚跪在坟前。

古罗马:哭著。“可怜的小马,我们不该买你,可怜的小马。”

  太:“对不起,小马,是我们的错误导致你的死因,对不起。”

  华:“很遗憾,小马,我们不该逼迫你上桥。”三人弯腰磕头。

古罗马:“事实上你有先知先觉,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聪明。我们真是瞎了眼睛。”

  太:“是我们的愚蠢害死了你。”摸泪。

  华:“可怜的小马,你的离开使我们好心痛,你不该离开我们。”

  太:“我们以前并不怎么爱你,现在我们相当相当喜欢你,可爱的小马。”

古罗马:“你要是能够活转来的话,我们还会再一次爱你,你就答应活转过来吧。”

  华:“我们将让你成为我们终生的伴侣,小马。”

  太:泪流满面。“你听见了吗?小马。”

古罗马:“你活转过来吧,小马?”

  华:“啊,小马,你实在让我们伤心透顶。”

古罗马:“我们实在不想离开你。”

  太:“啊,小马,我们的小马!”

古罗马:“唔,兄弟,我们的好兄弟!小马!”

  华:“起来离开吧,别老是没完没了。”

  太:“我舍不得离开小马。”

古罗马:“我也舍不得。”

  华:“哀伤会使我们更加痛苦,我们必须回家。”

  太:感情充沛地。“多让我哭悼一会儿小马。”

古罗马:“我们在此一别,今后再也不能见到它。”

  华:叹口气。“祝它在爱里赛极乐世界里不再受苦,永远幸福!”

  太:“愿你永远幸福!”

古罗马:“愿你永远幸福!”

  华:“再见啦!请原谅!”

古罗马:“再见啦!我永远可怜的小马!”

三人站起来,恋恋不舍地朝它挥著手,及至走出大老远,还含泪频频回头望它。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国军撤退台湾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