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6  

2016-07-28 07:4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32. 田野间小路上

小马驮著三人行李,慢悠悠走著。三个人紧跟在后面。叶华背著小提琴,古罗马背著几本书,荒太打著空手。天空无云,太阳挂在天上,田野一片青绿。

古罗马:边走边说。“啊,回家的感觉真好!”

  华:“我们刚踏上征途,根本谈不上回家,家乡离我们还很远。”

古罗马:“可是,我们总是要回家的,对不对,美男子荒太。”

  太:“唔。”

古罗马:默走一会儿又望天。“今天天空好晴朗,连一朵云也没有。”

  华:“嗯,好晴朗会使心情快乐。”

古罗马:“快乐的心情引我们回家乡。”

  华:“家乡有我们最亲的亲娘。”

  太:望著他们俩。“你们都忘啦,那里还有最美丽的羌江。”

古罗马:“还有最险峻的高山。”

  华:“还有世界上最广阔的牧场。”

古罗马:“牧场上还有雪白的羊群。”

  太:“羊群后面跟著最美丽的羌族姑娘。”

古罗马:“她们优雅的脖子上系起围巾。”

  太:“她们头上好看的辫子里插著羽毛。”

  华:“她们个个都会跳舞。”

古罗马:“她们个个是热情的姑娘。”

  太:“羌族的男人也最爱羌族的姑娘。”

古罗马:“羌族的姑娘也最爱羌族的男人。”

  太:“我将来也要娶个羌族姑娘。”

古罗马:“我将来也要娶个羌族姑娘。”

  华:“啊,我也要娶个羌族姑娘。”

古罗马:“好啦,我们三个都娶羌族姑娘。”停顿片刻。“我将来娶了羌族姑娘后,要养很多马匹和牛羊。”

  华:笑道。“我也要养很多的的马匹和牛羊。”

古罗马:“美男子荒太,你呢?”

  太:“我要养一大群孩子,把他们赶到牧场上去自由玩耍。”

古罗马和叶华同哈哈大笑。

古罗马:“我在这里预祝你早日当父亲。”

  华:笑道。“那么,我就是你孩子们的干爸爸。”

古罗马:“我也是你孩子们的干爸爸。”

33. 山边小路上,傍晚

一群鹅摇摇摆摆在小睡上走路,后面一个系头巾妇女拎根竹竿跟在后面,她的样子在赶鹅回家。

离她不远处,三个人和小马正在她走过的路上行走。古罗马停下来看天。

古罗马:“太阳已经落山,我们得找个地方落脚。”

  华:“对,天黑了,我们不能再走路啦!”

  太:“啊,我这可怜的双脚,也快迈不动步了。”他拍打起腿,做出一副很痛样子。

古罗马:“哼,我的脚简直又红又肿了。”他撩起裤脚看了看,又用手去抚摸。

  华:坚定地。“我的还好。”他也弯腰看了看腿。

古罗马:“都怪我们没有钱买马。”咕噜。

  华:“别再怨天忧人。快上前去问问那位妇女,看她是否愿意收留我们。”

古罗马:“我希望她能收留我们。”

  华:“光有希望还不行,必须上前去问她。”

  太:“我去问她。”

古罗马:“行,你的美貌很能够打动妇女,别人一看见你有求,就会同意你。”

  太:“书呆子,你别瞎说,否则,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求她好啦!”

  华:拍拍他。“你去吧,别理他,他只会要嘴皮,享清福,你跟他不一样。”

荒太走上去招呼那妇女,那妇女停下打量他片刻,只听他叽叽咕咕低语一阵,荒太就向后面快乐地挥手。

  太:“走吧,这位夫人同意我们去她家里。”

古罗马:“啊,多谢她啰!”停一会儿,“唔,她家有床吗?我想睡在床上。”

  太:“她家有房子”。

  华:鄙夷地。“唉,你的要求太奇怪,有房子足够,你还要求什么床?”

古罗马:“我想睡在床上,床上很舒服。”过一会儿又说:“你知道昨晚睡在南方大学的瓦砾堆里,一夜都很悲惨。”

  华:“如果没有床,你就睡狗床好啦。狗床也叫床,很少有人去睡狗床。”

古罗马:“你欺辱人,叶华。”他停下来不走了。

  华:“开个玩笑,你为什么要当真呢?”

古罗马:很生气。“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34. 农家小院和餐室

三个人跟著妇女走进农家小院,院内一条狗跳脚狂吠,妇女走上前去拉住绳子安抚它。

女主人:拍拍它头。“别叫,小黄狗,他们都是些善良人家。”小狗照样狂吠。她又对三人说:“你们进去吧,它叫一会儿就没事的。”

三个人笑望著小狗走进去,可小狗仍然瞪着小马狂吠。

女主人:“小马又没招惹你,你吼什么?”好生气地打它一棍。“别不听话。”

三个人进至屋里,女主人也跟著走进来。

女主人:“那边坐。”她指几根木凳。“我们这里是乡下,家里养鸡养鸭的,到处不干净,请几位先生别嫌弃。”

  华:谦虚地。“哪里的话,这里很好。”

古罗马:假笑著:“不错,到处都是山野的芳香。”

  太:“你竟然还有心里开玩笑,古罗马。”

古罗马:白他。“难道叫我流眼泪。”

  华:“我喜欢朴实的乡下。”

女主人:“你们坐著闲聊,我去准备晚餐。”说完走开。

  华:极有礼貌地。“谢谢。”

一会儿之后,三人坐到餐桌上。餐桌上没有菜,只有煮熟的芋头和蒸好的包米面馍。一个高大的男主人陪著他们。

女主人:“我们是山里人家,没有别的东西可吃。就吃这些简单的粗食。”

  华:谦虚地。“有这些东西已经很好了。”

男主人:“事实上,我们长年累月都吃这个,也因为吃这个才身体强壮。”他拍几下胸部。

古罗马:“哦,肚子饿得呱呱叫,有这种东西吃也不错,我喜欢。”他伸手去抓。于是人人都拿起山芋和玉米面蒸馍吃起来。古罗马和叶华狼吞虎咽。

荒太也拿起一个山芋慢吞细嚼,但他吃得很少。

女主人:“怎么啦?荒太先生,你吃不下吗?”她瞪大眼睛。

古罗马:“是的,我这位朋友喉咙很细,他吃不下任何东西。”

  华:揶揄地笑著。“他肚子不饿。”

  太:“不对,我的肚子很饿。”

男主人:“哪你怎么不吃不去?”

  太:有些懊恼。“我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它是什么东西?”

女主人:“它叫山芋,难道你连它都不认识?”

古罗马:陪著笑脸。“他是太子,在家只吃牛奶和白米饭,山芋这种东西是牛吃的。”

女主人:“太子?”她摆头,难以置信。

  华:“总之,他家里没有这种东西。”

男主人:“可我们家里就只有这种东西。”

女主人:“太子干吗在外面流浪呢?”停了一会。“再说,我们国家根本没有皇帝。”

古罗马:陪笑脸。“误会,误会,他的绰号叫太子,他并非真正的太子。”

女主人:“原来如此。”她又默默地打量他一阵。

所有人默默地吃著,荒太仍然吃得很少。

饭后,男主人突然用双手捧来一个土罐子,他用小瓢给每个人盛一大碗酒。

男主人:“这是我自己酿的高粮酒,在地窖里至少藏了三年,现在请各位先生喝一碗。”他率先举起碗。“应该是不错的酒。”

古罗马:喝一口。“哦,很了不起,真香!”

  华:“嗯,是很不错。”望著男主人。“真想不到,你还有一套酿酒的本事。”

男主人:骄傲地。“我们南方的男人,人人会酿酒,酿酒根本不算本事。”

女主人:“不会酿酒的男人,娶不到老婆。”

古罗马:抬起头,“是吗?这太有意思了。”

男主人:“男人娶不到老婆,就不会再传宗接代了,传宗接代对于男人来说很重要。”

女主人:“不能传宗接代,这个天下就没有指望了,谁希望天下没有指望呢?”

男主人:“所以在我们南方,男人必须要会酿酒,会打猎,会种田。什么都不会的男人,无女人问津,只能当光棍。”

古罗马:笑著。“可是在我们西方,男人只要会喝酒,会骑马,会跳舞,就会找到一大堆老婆。”

男主人:“啊,你们西方人太有意思啦!”

女主人:笑著。“的确很有意思。”

男主人:“做你们西方的男人一定很快乐。”

古罗马:“当然会很快乐。”

35. 小屋睡眠

三个人被女主人领进一间小屋,然后她关上门走开,三个人疲倦地坐在稻草地上。

古罗马:“我说过嘛,这里根本没有床。”他抱怨。

  太:“这里简直像狗窝。”

古罗马:“其实连狗窝都莫如。”

  华:沉默一阵。“睡下吧,这里能够提供一顿晚餐,并且遮风避雨,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你们还指望什么?”

古罗马:“我希望有一张床。”

  太:“我希望床上有被子和枕头。”

  华:“去做梦!”说完他率先睡下去。

古罗马:“哼,我要到梦里去找到一张床。”

  太:“我也要到梦里去,找到床、被子和枕头。”两个人又抱怨一阵后才睡下去。

36. 农家小院

早晨,三个人在院子里牵著小马与男主人告别。

  华:“感谢男主人的热情招待。”弯腰致谢,“让我们留宿一夜。”

  太:“感谢女主人。”他向她挥手。

古罗马:弯腰致谢。“我们会记住你们二人的善心。你们夫妻对待我们简直太好了。”

男主人:很高兴。“好吧,再见。”

女主人:“再见,三位远方的先生。”三个人同时说。“再见!”挥手。

男主人:“你们是不是去西方?”过一会儿又说。

  华:“对,我们的家在哪里。”

男主人:“你们最好往南边再走三百公里,然后再转往西方。”

古罗马:吃惊。“什么?再走三百公里?”

  华:“为什么我们要往南再走三百公里?”

  太:“这到底是为什么?”

古罗马:“哪得要浪费多少时间呀!”

男主人:“昨天,一个路过这里的商人告诉我,他说离这里不远的西边,有红汉人和白汉人在打仗。”

  华:吃惊地。“谁是红汉人,谁是白汉人?”

男主人:摇头。“我并不清楚。”

古罗马:“可我们都是羌族人,我们不是汉人。”

男主人:“国内这些年确实有人在打仗,而且他们全都是汉人。”

  华:“是啊,只有汉人才喜欢打仗,我们羌族人从来不打仗。”

古罗马:“汉人为什么打仗。”

  太:“为了争权嘛,傻瓜!”他指古罗马。

古罗马:“争权?小老百姓打仗会争到大权吗?”

  华:“也许他们争不到大权,可他们会挣到大洋。”

古罗马:瞪大眼睛。“汉人是在为挣大大洋而打仗?”

  太:“如果真的在打仗,那就是肯定的。”

男主人:“当然在打仗啰,别人告诉我的消息不会假。”

  华:思考片刻。“我看这是一定的。我们不是因为遭遇飞机轰炸才离开南方大学的吗?那晚曾经有人说,中国正在发生最大规模的内战。”

古罗马:看叶华半天。“这话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男主人:摸住下巴,“我看这多半是真的,就在前不久,我们这一带也是打过仗的。”

  太:“啊,你们这一带也打过仗?”

男主人:“是的。”

三个人低下头沉默一阵。

  华:“谢谢你的忠告,我们得告辞了。”

男主人:“一定向南边走,然后再转往西方。”

古罗马:“我们记住啦,好心的主人。”

  华:“祝你们永远幸福,健康!”

女主人:“祝你们三位平安归去!”

三个人:“再见啦夫人,先生。”

夫妻俩:“再见啦!一路顺风。”

三人轻快地走出院门口,踏上一条山边小路,突然女主人又拎一袋东西追上来。

女主人:“给你们一袋燕麦,拿去喂小马,它瘦得很可怜,别让老是吃不饱。”

  华:接过口袋。“谢谢你。”

  太:将一张钱塞给她。“请收下这个。”

女主人:激动地红著脸。“我非常感谢你。”她向荒太弯腰致谢。“你的心肠真好,先生。”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国军撤退台湾时的可怜

10号《台北爱情》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