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0号《台北爱情》1  

2016-07-27 07:5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爱情》剧本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剧本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同名小说改编——    

            主要演员

  统——四十岁,高大,严肃,睿智

  苓——三十岁,艺术家,美丽,高贵

  太——十九岁,侍卫,英俊,潇洒,花花公子

  华——二十岁,侍卫队长,小提琴手,阴沉,严肃、狡猾

古罗马——二十岁,侍卫,书呆子,作家,微胖。

李少校——二十五岁,总统秘书,狡猾,傲慢,冷酷

  女——二十二岁,秘书。傲慢,冷酷,残忍

  棋——三十岁,电台播音员,自私,尖刻

辛先生——三十五岁,电台台长

小淘气——十五岁,小画家,学生

阿珍嫂——三十五岁,乡下丑女人

蒋经国——总统儿子

蒋方良——总统媳妇,俄啰斯人

  勇——总统孙子,混血儿

  花——总统孙子,混血女

兰花儿——美苓仆人

  秀——狼女仆人

  香——辛棋仆人

  珠——后狼女仆人

周军警——年轻军人

江上尉——年轻军人

黄阿妈——五十岁

  欢——二十二岁,节目主持人

陈汤姆——电视台长

白玫瑰方芳——二十五岁,军中乐园老板

  子——二十一岁

  刚——年轻军人

多明哥——美洲男人,大使

  娜——美州女人

  林——四十多岁

  娘——三十多岁

  子——日本姑娘,二十岁

村野太郎——日本男人,五十多岁

  田——日本男人,四十多岁

临时演员若干

第1集

1.南方大学门口

南方大学门口有高大的彩色拱形门坊,门坊上镶嵌“南方大学”四个字门扁。

门口很宽敞,有扇形石台阶,有小广场,两旁有修枝美丽的松树。一辆黑色金龟车驶到门口广场,从车里钻出三个人来,下车后三个人一起抬头打量门坊。后面也跟着三个仆人,两个仆人手里拎著藤条大箱子,一个仆人拎著漂亮的大皮箱。

  华:惊讶地闪亮著眼睛。“啊,梦寐已求的南方大学,我终于见到你啦!原来,你就是我梦想中那副模样,我好高兴啊!”

古罗马:兴喜著狂,满脸堆笑。“是啊,我们从遥远的西方来,在漫漫长途中走了二十天。你肯相信吗?亲爱的南方大学,整整二十天呢!”

  太:冷漠地打量四周,傲然无语。

  华:“非常了不起的二十天。二十天来我们不是骑马,就是坐车,天啦,我们可不是走路来的啰,亲爱的南方大学!”

古罗马:“走路?”他回头吃惊地望著叶华。“叶华,要是我们搬出两条腿走路的话,恐怕三个月还到不了这里。”

  华:“那里一定的。”他回头望著荒太。“多谢荒太的父亲荒大人,是他亲自派了马和车来护送我们,他真是好心。”

古罗马:又回头望著荒太。“我们要感谢美男子荒太,更要感谢荒大人。”

  华:“荒大人是西康省省长,他一直都很照顾我们,把我们当他的儿子看待。”

古罗马:“是他亲自叫南方大学校长招收你我二人的,否则,你我二人根本没有机会上大学,叶华。”

  华:“是啊,我们要一辈子记住荒大人慷慨的恩德,他这个人真了不起。”

古罗马:“我们一定要好好陪伴他聪明的儿子读书。我相信美男子荒太将来一定会继承父业做省长。”

  华:“对,他一定会做省长。”

古罗马:“而且是西康省省长。”

  太:假装没听见,始终冷漠,沉默,傲然依旧。

  华:望半天荒太背影,见他不搭理,又和古罗马对视一阵,轻轻叹口气。“走吧,进学校去,我们在这里耽误得太久啦!”之后三个人和仆人一起走进校门口,然后再走进校园。

2、南山山顶

黄昏,南山山顶上反射出落山太阳的万道斜光,山下吹来,凉爽清风,空气中传来淡淡花香。山顶上有一块平坦草地,地上有一张石桌,一圈石凳。

荒太站在石桌以外的地上,双手叉腰远眺落山的太阳。他显得高大英俊、清新、神色冷漠。他在那里呼吸很久的空气,看了很久的太阳,一动不动。

  太:很久后才说。“落山的太阳真美!这南山山顶真美!远处的四野真美!”他伸了伸赖腰,做了个扩胸姿式。

3、山顶这边

山顶这边,叶华和古罗马正沿着小路往山顶爬去,两人气喘吁吁小跑着,到达山顶时,突然看见荒太背对他们遥望西方。

古罗马:“唔,美男子荒太,原来你躲到这里呀!”他很惊讶。

  华:“还以为你去了别的地方,我们大概找不到你啦!”

  太:站著不动,脸色阴沉。两个人一左一右爬上来,到达他身边。

  华:讨好地问他。“南山风暴好看吗?尤其这落山的夕阳,尤其这傍晚的天空。”

  太:“它非常迷人。”他回答得很生硬,连头都不抬一下。

古罗马:有些吃惊,但马上转为笑脸。“唔,这就对啦,非常迷人就是超迷人,你说对不对,叶华?”

  华:有些尴尬。“一点也不错。”

古罗马:“当然不错啰。美丽的夕阳,可爱的黄昏,三位年轻的大学生!南方大学万岁!”他举臂高呼,“我们三位万岁!”

  华:“可是我们连一天书还没有念过?甚至连教室还没有进过,连一位教授也还不认识。”

古罗马:鄙夷地反驳。“这有什么关系呢,明天我们就会进教室念书,明天我们就会认识那些教授。反正他们都是头发花白又丑又老的教授。”

  华:“的确今晚过去之后,明天很快就会到来,难道不是吗?”

古罗马:“明天何其美好,我们盼望著明天!”之后他挽住荒太走向草地石桌。“我们到那边走走吧,那张石桌好像是专对我们摆的。”

4、草地石桌前

草地石桌前,叶华和古罗马一左一右坐在荒太身边,两个人的手同时背在身后。

古罗马:豪爽地拍著石桌。“美男子荒太,你猜我们买来了什么东西?”

  太:轻蔑地摆头。“我猜不著。”又看了看古罗马片刻,沉吟半响才说:“你们不会是又买了酒吧?”

古罗马:“我们是买了酒,而且是顶好顶好的老酒。”他把酒瓶拿出来凑到鼻子下面,看了又看,闻了又闻,然后用牙齿使劲地咬开瓶盖,倒进石桌上一个景德镇白色青花大瓷碗里,酒水立即映出今晚胭红色天空。

  太:默默地听著哗啦啦倒酒声。

  华:友好地将大瓷碗推到荒太面前。“你猜我们为什么要买酒?美男子荒太。”

荒太:沉默一陈才含乎其辞地说,“我想是你们喜欢喝酒,所以才买酒。”

古罗马:摇头。“不对,不对,道理不会这么简单,你压根儿没有猜对。”

  华:摆头。“你回答得非常错误!”

  太:满脸不屑地瞅瞅叶华,又看看古罗马,显得心不在焉。

  华:笑得很亲切。“美男子荒太,如果你决心去猜它,就一定猜得著,不是吗?”

  太:“唔,可我认为买一瓶酒浪费这么多力气,真的好烦人。”

古罗马:“刚巧相反,我的朋友,一点也不烦人,我们正为买酒而快乐著!”

  华:拿出一副做领袖人物的严肃神情骄傲地说:“这当然不是普通的酒,毫不起眼的酒,它是最著名的‘桃园三结义’酒。”

古罗马:“说起桃园三结义,你一定知道,它就是啰贯中那部著名小说中的一个故事。”

  太:有些生气。“我不认识啰贯中,我从来不读他的小说,我干吗要听你们谈啰贯中呢?”

  华:“我也只读过他一部小说。”停顿片刻。“不过,我们可不是桃园三结义,我们是‘南山三结义’,桃园三结义离我太遥远,谁去稀罕它呢,我们搞的是南山‘三结义’。”

古罗马:“是啊,是啊,痛饮过这南山三结义老酒,我们将变成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华:“可不是一般的朋友,是超好超好的朋友,美男子荒太。”

  太:迷惑地瞪大黑眼睛。“我们已经是好朋友,干吗要变成超好超好的朋友?”

古罗马:“超好的超好的朋友犹如亲弟兄,不,比亲弟兄还要好,美男子荒太。”他一只手搭在他肩膀。

  华:“就像跟自己一样好,我的朋友。”他也一只手搭在他另一边肩膀。

 太:反驳:“我还没有见过比自己更好的朋友。”

  华:竖起指头肯定地下结论。“可是从今以后,我们三个人将会是那种非比寻常的朋友。”

古罗马:“这意思就是说,从今以后,我们三人将有难同当,有福共享!”

  太:无语。却率先端起大碗,仰脖子喝下第一口酒。之后把大碗推到古罗马面前。

古罗马:仰脖子喝过酒,惊讶地赞叹。“唔,这酒像羌族人酿的,味道棒极啦!”长时间看著大碗。

  华:品尝一口后也称赞。“是很不错,真的很棒!”

古罗马:皱起眉头奇怪地瞪视二人。“天啦,老家的酒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呢?”见二人不回答,又说。“你们瞧瞧这商标,它确实来自那个遥远的地方。”他指著瓶子。

  太:漫不经心地瞟著瓶子,无语。

  华:“遥远?”他扭一扭鼻子轻蔑地说:“古时候羌族离南方才遥远,相隔几十个国家。现在局势完全改变了,羌族人酿的酒运到南方来换盐巴,这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你为什么大惊小怪?”

古罗马:一边棒起大碗一边说,“我们是同属一位总统管辖,我们的头上再也没有皇帝啦!天啦!没有皇帝,你说奇怪不奇怪?”

  华:“可是,我们的总统在哪里呢?他叫什么名字,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

古罗马:“管他在哪里,管他叫什么名字,喝酒吧,痛饮吧,叶华,荒太。”三个人依次将大瓷碗转来转去,他们喝完酒又倒酒,倒酒之后又喝完。

古罗马:“嘻嘻!哈哈!哈哈!嘻嘻!”他好不高兴。

5.同上

天黑下来,天上布满星星,四周一片黑暗,凉风轻吹。拍一组四周黑暗的镜头。

  华:抬头望了望四野和天空。“唉哟,天都已经黑了,我们该下山去啦!”他又望望二人,率先站起来。

古罗马:咕噜。“啊呀,天怎样里得这么快呢?”他老大不情愿站起来。“刚才分明还是青天白日,太阳高挂。”

  太:默默地站起来,无语。

  华:警告。“你一喝酒天就会黑,书呆子,你以后要少喝点酒,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还是坏东西呢。”

古罗马:红著脸。“我没有喝多少酒,你污蔑我,叶华。”

  华:“我不想跟你吵架,走吧。”他轻蔑地耸了耸肩膀。

三个人垂下头,东倒西歪离开石桌,东摇西晃走过草坪,走向山边。

古罗马:突然叫起来。“唉哟,我的头好重啊!”

年轻学子从各小道朝广场拥去的镜头。

10号《台北爱情》剧本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国军撤退台湾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