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9号《红包场qiangsheng》52  

2016-05-31 16: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756草场小山上

两个人快马加鞭奔上小山上,渐渐地,两匹马慢下来,以至后来完全伫立。

麦可:“你站在这里的感觉是什么?查尔斯夫人,可不可以说出来?”

金美姬:“登高望远,远处的一切尽收眼底。”

麦可:“没错,每一个人来这里的感觉都是这样。”

金美姬:“查尔斯先生的感觉也是这样的吗?”

麦可:“当然是这样罗,他每次来这里,总是要在这里逗留好长一阵子。”

金美姬:突然涨红脸。“麦可先生,我好喜欢你啊!”

麦可:皱起眉头。“你喜欢我什么?”

金美姬:“喜欢你了解查尔斯,知道查尔斯的一切快乐。”

麦可:“对,我从十岁开始就认识查尔斯,我知道他的一切。”

金美姬:“谢谢你。”

757草场茅草房与烤肉

茅草房里,一切简陋设施如前。但是那里有一炉浓烈的炭火,火炉上有铁架,铁架上烤着肉,阿山在那里手忙脚乱地忙碌。

麦可和金美姬在草场上翻身下马,马在草场上吃草,麦可挽起金美姬。

麦可:“走,我们进去休息一会儿。”

  两个人走进去,坐在一张木头上。

阿山:“麦可先生,你们要茶,还是咖啡?”

麦可:问金美姬。“你喜欢茶,还是咖啡?”

金美姬:“我喜欢茶。”

麦可:“泡阿里山茶。”他对阿山说。

金美姬:大吃一惊。“你去过台湾?”

麦可:“以前去过,最近没有。”

金美姬:“你的阿里山茶从哪里买的?”

麦可:“最近一位朋友刚去了台湾,他送给我的。”

金美姬:慢慢喝着茶。“你到过台湾,你对台北那座城市印象如何?”

麦可:“印象非常好,尤其是那里的姑娘,对男人热情极了。”

金美姬:警觉地眨巴起眼睛。“你是不是又在那里碰上艳遇?”

麦可:“当然,那是不言而喻的。”他笑得很得意,脑海里立即闪现出金米西的可爱姿容。

金美姬:“她叫什么名字?”

麦可:“什么名字?天啦,我早都忘得一干二净。”他在边喝茶,边吃烤肉。

金美姬:“哦,爱上你的姑娘真倒霉。”

麦可:“她不是姑娘,她是个妓女。”

金美姬:又十分惊讶。“你爱上了妓女?”

麦可:“她是一个很年轻很美丽的妓女,她是为了还债才出卖肉体的。”

金美姬:“这么说,她还是一个很高尚的妓女。”

麦可:“算是很高尚吧。你怎么不吃烤肉,老是追问这类无聊的问题。”

金美姬:“我有一个妹妹在台湾,不过她非常富有,绝对不会当妓女。”

麦可:“我相信你的妹妹不会做妓女。”他默默吃一阵,又说。“对了,你要多吃点,阿山做的烤肉很好吃。”

阿山:一边搧火一边笑着说。“我加进很多日本佐料。”

麦可:“听见了吗?日本佐料跟台湾佐料差不多。”

金美姬:轻轻地点头。“真的很好吃。”

758查尔斯在别墅门口

麦可把汽车停在查尔斯大别墅门口,转过头对金美姬说。

麦可:“下车吧。”

金美姬:“谢谢你,麦可先生,你陪伴了我一天,真不好意思。”她一边下车一边说。

麦可:“没什么。”他准备坐进车里,但又转过身。“对了,明天我要去华盛顿,我的假期结束了,没有时间再陪你。”

金美姬:无比惊讶。“什么?你明天要去华盛顿?”

麦可:“对啊!我要回去工作,中央情报局会有一份新工作分配给我。”

金美姬:相当失望。“哦,我忘了你在华盛顿还有一个工作,你并不是无所事事的遊民。”

麦可:觉得很奇怪。“难道你还想让我陪伴你吗?”

金美姬:“哦,麦可先生,我没有这个权利。”她伤心地低下头。

   这时丹利和梅兰突然从别墅里走出来,看见两个人,又吃惊又激动。

梅兰:“我们以为不回来了。”她对金美姬说。

丹利:“到底怎么啦?麦可先生。”

梅兰:“你好像不愉快。”

麦可:“我告诉她,我明天要去华盛顿,她脸色就很难看。”

梅兰:大吃一惊。“你明天要离开迈阿密?”

麦可:“我再不离开就超假,超假三天,就会丢掉工作。”

丹利:“查尔斯夫人,今天麦可先生陪伴得你很愉快,是不是?”

   她点点头。

丹利:“那么明天带她去华盛顿吧,也许从那里回来,她会变成快乐的女人。”

梅兰:思考一会儿。“对,麦可先生,你就带她去华盛顿吧,那里离迈阿密很远,也许她会在那里忘记查尔斯市长。”

759机场与大厅

一辆汽车从远处开来,停在机场广场。麦可和金美姬从车里钻出来,金美姬手里抱着外套,麦可从后车箱里拎出一口红色大箱子。

麦可:一只手拖箱子,一只手挽住金美姬。“走吧。”

   于是两个人缓缓走过广场,进入机场大厅,后来又上了电梯,再走入机场大厅,后来两个人又一前一后登上飞机。

    仇恨已极的 夏欣,一直在广场上跟踪他们,在大厅里跟踪他们,在他们双双登上飞机时,还在停机坪上注视他们。

    该处镜头多用肢体语言。

760侦信社

侦信社门口,夏欣站在那里望了一下招牌,然后走进去。里面一个男人坐在写字桌前翻文件夹。

夏欣:“你是李侦探吗?”

李侦探:“对,我就是李侦探。你有什么事,小姐。”

夏欣:“我叫夏欣。我来找你办一件事情。”

李侦探:“你说吧。”

夏欣:递两张照片给他。“他们一个叫麦可,另一个叫金美姬,我要你去侦探他们的一举一动。”

李侦探:“这个女的不是美国人。”

夏欣:“对,她是台湾人。”

李侦探:“他们人在哪里?”

夏欣:“在华盛顿。”

李侦探:“很好。不过费用很贵。”

夏欣:“你别担心。”她把一叠钱放在桌上。

761电话亭和叶中华办公室

夏欣在电话亭打电话,叶中华在办公室备课,电话铃响起,他拿起电话。

叶中华:“喂,你是谁?”

夏欣:“你猜我是谁?”她笑着。

叶中华:“我……我猜不出来你是谁。”

夏欣:“天啦,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我是夏欣。”

叶中华:大吃一惊。“哦,夏欣小姐,我真的把你搞忘啦。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你多少年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啦?”

夏欣:“至少有六年了吧。”

叶中华:“差不多。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夏欣:“我想与你见一次面。”

叶中华:“很好,夏欣小姐,我非常想念你。”

762猫咪咖啡厅

咖啡厅一切如前。夏欣和叶中华坐在咖啡厅一角,桌子上有花瓶,有咖啡。叶中华紧紧盯着夏欣。

叶中华:“夏欣小姐,见到你,我很高兴。”

夏欣:“我见到你也很高兴。”

叶中华:“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夏欣:“还是原来那份工作?”

叶中华:“你原来那份工作很好。结婚了吗?像你这个年龄的人,大部份都结婚了。”

夏欣:“没有。”

叶中华:“你干吗不结婚?”

夏欣:“没有合适的对象。”

叶中华:“天下男人这么多,怎么会没有合适的对象?”

夏欣:“虽然天下男人很多,可我就是没有合适的对象。”

叶中华:“哦,你还是那样挑剔,那样矜持。”他喝一口咖啡后说。

夏欣:“也确实不是我挑剔,也确实不是我矜持。”

叶中华:“那是什么?”

夏欣:“你别问我。”

叶中华:“好吧,我不问了。”

夏欣:过了一会儿才说。 “其实,一个女人不结婚,她会享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一种非常好用的东西。”

叶中华:“我这个人也崇尚自由,讨厌结婚。”

夏欣:“可事实上,你还是结了婚。”

叶中华:“我并不看重我的婚姻。”

夏欣:她捻动一会儿杯子才问。“你最近还在跟女大学生来往吗?”

叶中华:“没有,我向你发誓,绝对没有。”他立即沉下脸。

夏欣:“其实你与女大学生来往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利用假期,邀请你出去旅行。”

叶中华:“去哪里旅行?”

夏欣:“以后再说吧。”她笑得很勾魂。

763山林乡间小房子

在客厅里,山林把一个厚厚的大信封递给她。

山林:“里面有五万块,一分也不会少。”金米西感激地接过去,默默地装进小皮包,后又站着没动。

山林:觉得很纳闷。“你怎么还不走?”

金米西:“借了你的钱,很不好意思。我想留下来,陪你一会儿。”

山林:高兴地笑起来。“这样很好,你坐吧。你真是一个懂事的女人。”

   金米西坐下来,无语。

山林:“这样很没趣,我们来做点别的好不好?”

金美姬:“很好。我们做什么呢?”

山林:“你唱歌,我为你伴奏。虽然这里不是田征子红包场,却也近拟田征子红包场。”

金米西:“好吧,你来弹钢琴,我来唱歌,这样来消磨时间,非常有意思。”她主动拉起他走向钢琴。

   她放开他的手里,他多情地看她一眼。

山林:揭开琴盖,坐到钢琴前试了几个音,又转过头。“今天不再唱《遥远的宝贝》,唱一首别的。”

金米西:有些惊讶。“遥远的宝贝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而且还是我自己作词作曲。我唱起来很顺口。”

山林:“今天你就放弃它吧,唱一首《情人》。对了,你知道歌词吗?”

金米西:“知道,那首歌已经唱了很久。”

山林:“是的,不过我还没听见你唱过它,经你的口唱出来,也许跟别人不一样。”

金米西:整理一下表情。“开始吧。”

   钢琴弹响后,她开始用她最丰富的表情唱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我爱你茶不思,我爱你饭不香,

我爱你,不知道你在哪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你就在书房里,你就在钢琴前,

你就在我的心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我爱你茶不思,我爱你饭不香,

我爱你,不知道你在哪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你就在书房里,你就在钢琴前,

你就在我的心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我爱你茶不思,我爱你饭不香,

我爱你,不知道你在哪里。

 

啊,情人,情人,

残酷的情人。

你就在书房里,你就在钢琴前,

你就在我的心里。

山林弹完之后,站起来含情默默地看着她,她也非常友好地望着他,互相凝视很久。

山林:“你唱得很好,我从来没有听见过,谁的歌声比你的更优美。”

金米西:笑着问他。“真的吗?山林先生。”

山林:“当然是真的。”

金米西:“难道田征子小姐也没有我唱得好吗?”

山林:耸起肩膀,十分鄙夷。“哼,她那副天生的破嗓门,哪里比得上你的金嗓子。”

金米西:笑得很惊讶。“什么?你说我的是金嗓子?”她瞪大眼睛瞅他一阵后才说。“那么,那些著名的歌唱家是什么嗓子?”

山林:“他们当然是金嗓子。”

金米西:“你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是什么金嗓子,甚至连银嗓子都不是。至今,我的歌只有你一个人最欣赏,除此红包场还有几个人欣赏,就再也没有人把我放在心上。”

山林:“他们不懂音乐,他们是傻瓜。”

金米西:又大吃一惊。“难道你懂音乐吗?山林先生。”

山林:“至少我懂得如何弹钢琴,如何聆听女人的歌声。虽然你的音质不是最美的,可是你有潜力把它发展成最美的。”

金米西:深深地鞠一躬。“谢谢你如此赏识我。”

山林:“以后你每天都来我这里,我除了给你伴奏,还会指导你如何唱歌。”

金米西:“我一定来。”

764田征子红包场化妆室

化妆室里,田征子和花生正坐在沙发上,打赤脚面对面吃披萨,两个人吃得很高兴,还一边说说笑笑。金米西突然出现在门口,她脸色很阴沉。

田征子:突然看见她,相当恼怒。“你在那里做什么?这里是你白天可以来的地方吗?”

金米西:胆怯地。“对不起,田征子小姐,我是来送租金的。”

田征子:瞪大眼睛。“租金?你送来了租金?”显然她不相信金米西。

金米西:从外面走进来,站在她面前,恭恭敬敬呈上大信封。“里面有五万块,一分也不少。”

田征子:立即跳起来,很凶狠夺过大信封。“昨天你还没有钱,今天你就有了钱?”

金米西:“如果你不相信,可以亲自过目。”

田征子:“我当然要过目,五万块不是五十块钱。”她一张一张地数着钱。

花生:站在她旁边。“怎么样?”

田征子:“不多不少。”她回答花生后,又马上转向金米西。“你是从哪里弄到的钱?”

   金米西无语。

田征子:“哦,你不回答。”她上下看她一阵。“我知道了,你又在重操旧业,干起了从前的老勾当。”

金米西:涨红着脸。“我没有重操旧业,也没有弄到钱,我是从别人那里借的钱?”

田征子:很凶狠。“谁借这么多钱给你?”

   金米西无语。

田征子:“那个借钱给你的一定是傻瓜。”

花生:“对,他一定是傻瓜。”

金米西:“对不起,我该走了。”她很痛苦。

田征子:“你早该走了,我不明白你怎么还呆在这里。”

   金米西悻悻地走出去。

   化妆室两个人沉默一阵。

田征子:眨巴起眼睛。“你说,红包场的客人,谁会借钱给她?”

花生:“谁都不会借钱给她。”

田征子:“可是她的钱从哪里来?”

花生:摇头。“不知道。”

田征子:“你这人真是愚蠢,什么都不知道。”

花生:“或许是吴道理爷借给她的。”

765高尔夫球练习场

高尔夫球练习场,吴道理穿一身黑色轻便装在那里练球,田征子也穿一身花里胡俏的轻便装,坐在一把白色椅子里。她在看吴道理打球。

田征子:“噢,你这一杆打得真远。”她笑着拍起手。

吴道理:“我还有比这更好的成绩。

田征子:“是吗?吴道理爷。“她歪起头。

他没有回答,一心一意在打球。

她也沉默一会儿。

田征子:“看着小白球飞出老远。“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金米西小姐已经交了红包场的租金。”

吴道理:不太在意。“是吗?”

田征子了:“今天晚上,也又可以在红包场唱歌。”

吴道理:“她每个晚上都在那里唱歌。”

田征子:“不,昨天晚上,她没有唱歌。”吴道理一直在很专注地打球,没回答。

田征子:看着球。“有人说,那五万块租金是你借给她的,你看见她可怜,想把她留在红包场。”

吴道理:突然停止打球。“你疯啦?她欠下我一大笔债,我为什么要同情她,为什么要借钱给她?”

田征子:也无比愕然。 “你……你……”

吴道理:恶狠狠地白她一眼。“我什么也没做,你别把这件事栽脏到我头上。”

 

高尔夫球场外

田征子和吴道理站在高尔夫练习场门口,吴狠狠地丢下她,拿起高尔夫球杆扬长而去,那边土豆正开车等他。田征子气得暴跳如雷。

田征子了:“哼!他总是这副态度,好像他多威风,多了不起,他简直要把我气死!”

花生:走上来安慰她。“走,我们回家去。”

田征子:“不,我不回家!”

花生:“你要去哪里?”他看她片刻才问。

田征子:“我要去寡妇酒吧,我要去那里一醉方休!”

花生:很不悦。“你用不住跟他生气。”

田征子:“你别管我,这件事与你无关。”

花生:“可是你醉得不省人世,谁护送你回家?”

田征子:“我就睡在寡妇酒吧。”

花生:“你是田征子红包场的女老板,睡在寡妇酒吧,会很不文雅。”

田征子:“见你鬼的文雅。”她抬手掴他一耳光。

766金米西破旧套房

阿娘在门口择菜,金米西从巷子里走来,很高兴地蹲在她面前。

金米西:“阿娘,今天晚上我又可以去红包场唱歌了。”

阿娘:大吃一惊。“真的吗?你从哪里借到的租金?”

金米西:“从山林先生那里借到的。”

阿娘:“山林先生答应借给你?”

   金米西点点头。

阿娘:“哦,他真是一个好人。”

金米西:“他不仅是个好人,而且还会弹钢琴,他还说他会指导我唱歌。”

阿娘:“你得好好感谢他。”

   金米西点点头。

767街上一处花园里,夜

山林在花园里走来走去,东张西望。果然一会儿,金米西就从远处走过来,她看见他,又惊又喜。

金米西:“哦,山林先生,你又在这里等我。”

山林:笑着。“是的,金米西小姐,我每天晚上都要在这里等你。”

金米西:“你不能去田征子红包场听我唱歌,很遗憾。”

山林:“不,我只要在这里见到你,就不遗憾。”

金米西:“谢谢你。”

山林:“今天晚上收到几个红包。”

金米西:“两个。”

山林:“我再给你一个,加起来三个。”

金米西:十分惊讶。“啊,我不能收你的红包。”她把红包还给他。

山林:“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的心意,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她看了他一阵,见推脱不过,就说。“好吧,我收下。走吧,今晚我要去你的乡间小房子过夜。”

山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

金米西:“当然是真的。”她笑着点了点头。

768山林乡间小房子内

山林和金米西走进小房子内,金米西就问。

金米西:“你这里有什么吃的,我肚子很饿。”

山林:“我这里根本没有东西可吃。”

金米西:“那你平常吃什么?”

山林:“我平常吃便当,不过都是从外面买回来。”

金米西:“你去帮我买一个便当好吗?”

山林:“现在外面已经没有便当了。不过我可以买别的。”

   山林走出去以后,她踱到书架前打量那些书,随便拿几本来翻一翻。

金米西:“我这人读书很少。”看几行,又把书放回去。再拿起另一本,后来又放回去。再后来,她就走到钢琴跟前,抚摸一会儿钢琴,突然打开琴盖,坐下来弹起来。一边唱起来。

      遥远的宝贝,我永远的安慰。

      你驾着白云高走高飞,

      留给我无尽的眼泪。

我一声一呼唤,

唤不回我心爱的宝贝。

 

遥远的宝贝,我永远的安慰。

你带走蓝色的爱情,

留给我无尽的懊悔。

我一日一日期盼

期盼不回我的心碎。

······

山林:过了一会儿,突然出现在门口。“我买回来熟面和生虾,不过要煮一煮才能吃。”

金米西:立即站起来。“我来煮,山林先生,如果你不会煮的话。”

山林:“很好,你来吧。”

   两个人走进厨房。山林把东西交给她,金米西开始煮东西,山林站在旁边看她,看得相当有趣。

金米西:“我会煮虾汤面,你听说过虾汤面吗?”

山林:“听说过,但没吃过。”

金米西一边剥虾子,一边往锅里扔。

金米西:“只要十分钟,我就会煮好。”

山林:斜靠着门,操抱起手。“金米西小姐,你很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厨娘。”

金米西:“你想雇我当厨娘,是不是?”

山林:“我不敢雇你。”

金米西:“好了,虾汤面煮好了。”她端起两碗汤面走向餐桌。“来吧,山林先生,我们一起享受这顿宵夜。”她把筷子与汤匙递给他。

山林:坐在她对面,很认真地吃着,品尝着。“真的很好吃,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又骄傲又调皮。“是吗?”

山林:“当然罗,一点也不假。”

金米西:“我很高兴,山林先生,我终于为你做了一件事。”

两个人吃完汤面,又面对面站着。

山林:“接下来该做什么?”

金米西笑而不答。

山林:立即很幸福地拥着她“你是不是答应跟我过夜。”

她微笑着点点头。

山林:“哦,我美丽的金米西,我可爱的小天使。”他俯下头吻她。“你终于有机会属于我了。”他紧紧地贴住她。

金米西:“我们进屋去吧,我要让你躺在床上静静地享受我。你借给我租金,你帮我度过难关,我要让你非常幸福地享受我。哦,我是值得你享受的,亲爱的山林先生。”

769旅馆里

      一般旅馆,金美姬坐在沙发上,地上摆着一口箱子,目光焦急地看着门口,门外麦可正朝她走来。

麦可:“昨晚休息得好吗?”

金美姬:“不好。”她急忙站起来。

麦可:“这旅馆太吵了。”

金美姬:“是的。”

麦可:“好吧,现在我们就离开这里。”他拉起地上的箱子往处走。

      金美姬也跟着他往外走。

      院子里停着一辆汽车,麦可把箱子装进汽车后面,后又给金美姬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他自己绕到一边去打车。

麦可: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在城里的住房太小了,没法让你去住下。现在我在郊区有一座小房子,我马上送你去那里。”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台湾清境农场
9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