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7号《红包场qiangsheng》35  

2016-04-08 07:2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著

7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541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办公室,靠窗前的地方放着两盆大型的蝴蝶兰,两盆花非常漂亮,非常醒目。查尔斯刚走进办公室,就看见它,他惊讶地注视着,一会儿朝它走过去。

查尔斯:“哦,这是目前英国培植的最名贵的蝴蝶兰。”他用手轻轻抚摸兰花,“它来自英国伊丽莎白的苗蒲,而且那个苗蒲还是温室苗蒲,寒带绝对培植不出这种名贵而娇气的蝴蝶兰。”他看了一会儿又说。“这是谁送来的?”他拿起吊着的卡片,抽出里面的香水纸,上面写着。“祝查尔斯市长早日康复!落名是金美姬。”他把它读出声,然后笑了一笑。

542秘书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金美姬一个人,她正坐在写字桌前埋头写报告。

查尔斯:走进去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大吃一惊。“查尔斯市长。”她急忙神色慌张地站起来。

查尔斯:笑着。“坐下。”他示意。她坐下,却显得忐忑不安。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那两盆名贵的蝴蝶兰是你送的吗?”他态度很友好。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难道你不喜欢吗?”

查尔斯:“不,我非常喜欢,你挑选花卉的眼力很不错。”

金美姬:“你太夸奖我了,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这不是夸奖,这是事实。”过了片刻又说。“你怎么知道我在生病?”

金美姬:“是丹利先生告诉我的,我问他你为什么没来上班,他说你在家里生病了。”

查尔斯:“噢,好一个生病。”他笑得很诡谲。

 

543迈阿密市长办公室和秘书办公室

秘书办公室里,金美姬又坐下去专心地写报告,写完之后放下笔,又看一阵,然后拿着报告走进市长办公室。市长也在看报告,金美姬把报告放在他桌上,准备离开。

查尔斯:突然抬起头。“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是,查尔斯市长。”她弯腰示个礼。

查尔斯:“我应该把那两盆蝴蝶兰的钱付给你。”

金美姬:相当惊讶。“你……你说什么?”红着脸。

查尔斯:仍然笑着。“我知道你薪水很低,买了那两盆蝴蝶兰之后,这个月肯定没有薪水吃饭。”

金美姬:娇脸骤变。“那是我送给你的蝴蝶兰,你不能付钱给我。再说,我还不致于弄到没有钱吃饭的地步,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他已经把钱掏出来。

金美姬:“我绝不接收你的钱,查尔斯市长,否则,你就是看不起我送的鲜花。”

查尔斯:“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送的鲜花,只是这种鲜花太名贵,它一定花你不少薪水,你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薪水并不高。”

金美姬:“查尔斯市长,这是我的心意。因为你生病,我不能去你家里看望你,我只能送上两盆小小的蝴蝶兰,希望查尔斯市长别见怪。”

查尔斯:“我怎么会见怪呢,金美姬小姐,我高兴还来不及。”

金美姬:“那么再见。”她急忙忙转过身走出去。

查尔斯:“再见。”他友好地目送着她。直到她在门口消失很久,他才说。“她多年轻,多谦虚,她与夏欣多么不同啊?”

   秘书办公室,金美姬木纳地坐在椅子上。

金美姬:“这个查尔斯市长真奇怪,我送他鲜花,他还付我的钱,我会收他的钱吗?”过了一会儿又说。“我要是收他的钱,我就不会送他鲜花。他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市长办公室里,查尔斯又高兴地扭过头去打量两盆蝴蝶兰。

查尔斯:“嗯,它像她人一样谦虚,一样漂亮,它从此使我的心情增加愉悦的色彩。”

544夏欣单身公寓套房和电话亭

套房卧室里,夏欣穿一件松松的睡衣,懒散地躺在床上,显得没精打彩。床头电话铃响起来,她伸手接电话。

夏欣:脸色很难看。“谁这么早打来电话?”

麦可:笑着。“还早啊?太阳都快落山了。

夏欣:“别吓唬我,太阳离落山还早得很,现在不过是中午。”

麦可:“唉哟,中午你还不起床?”他大叫。

夏欣:没好气。“我起床与不起床,与你有什么相干。”

麦可:“没有相干,没有相干,你睡吧,世界上最懒的女人。”他又嘻嘻哈哈。

   她又翻了个身,重新睡下。

   但才睡了一会儿,电话又响起。

夏欣:“谁?”她恼火地坐起来。

麦可:“谁?你连我都不认识啦?夏欣小姐。”他在电话里拖腔拖调。

夏欣:“哼,我不认识你?我连你的头上多少根头发都数得清。”

麦可:“哦,你太厉害了!”他扮着鬼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数清楚我的头发。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根,可是你却数得清楚,你真不简单呢!夏欣小姐。”

夏欣:“你真无聊。”

麦可:“不无聊,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夏欣:相当鄙夷地。“你不无聊时,从来不给我打电话。”

麦可:“当然罗,我不无聊时,怎么会给你打电话,那时候,我压根儿想不起你来。”

夏欣:“你太自私了,麦可。”

麦可:“你不也一样吗?夏欣小姐。”

夏欣:“你滚蛋吧,我要放电话了。”

麦可:“我不滚蛋,我现在就在你楼下电话亭打电话,两分钟我就到达你家门口。”

夏欣:“我不会给你开门。”她从门缝里生气地看着他。

麦可仍然笑嘻嘻的。“是吗?夏欣小姐。”

夏欣:“我绝不听从甜言蜜语,你无法诱惑我。”

麦可:“我没有对你甜言蜜语,也没有诱惑你。”他摆一摆肩膀。

夏欣:“你那厚颜无耻的笑,就是在诱惑我。”

麦可:“唉哟,夏欣小姐,你连我笑都要斥责我,难道你要我对你哭吗?”他又扮起鬼脸。

夏欣:“走开,少啰嗦!”她气到了极点。

麦可:“你不要我进来,我绝不走开。”他靠在门上。

夏欣:“哼,你还真会耍赖!”

麦可:“不,我们是在比赛谁有耐心。”

夏欣:“比赛就比赛,看看最后谁有耐心。”

   两个人仍然在那里僵持着,对持着。后来夏欣稍有松驰时,麦可一个闪身飞快地挤进来。

夏欣:大吃一惊。“你……你怎么像个小偷?”

麦可:“你就当我是小偷。”

夏欣:“出去!你给我出去!”

麦可:“既然想进来,就绝对不出去。或许要出去,那也是以后的事。”

夏欣:相当恼怒。“你是个骗子。”

麦可:“跟骗子在一起不好吗?”他大摇大摆走过去,叉开腿坐在沙发上。

夏欣:她很生气地站在他对面。“不好!你这样一个骗子闯进一个单身女人家里,有什么好?”

麦可:“我又不会把你怎样。”他拿起桌上的小玩儿玩着。

夏欣:“哼,你来这里,到底有何贵干?”

麦可:“找你玩一玩。”他手里上下抛着小玩艺。

夏欣:轻蔑地斥责。“我又不是你的周末恋人,想来就来,想去就去。”

麦可:“你说得很对,虽然你不是我的恋人,但你是我朋友的恋人。换言之,你也是我的朋友嘛。”

夏欣:“我才不稀罕你这个风流郞当的朋友,你永远没有个正经的时候。”

麦可:“正经?正经是什么东西?”他故意调侃。

夏欣:“总之,我永远都不稀罕你!”

麦可:“可是我很稀罕你,不,是很看重你,难道不是吗?”他突然又无限快活地站起来,踱到化妆桌前,任意拿起一瓶化妆品看着。

夏欣:“拿你的稀罕和看重见鬼去!”她恼火地跟在他身后。过了一会儿又说。“你出去,我要睡觉。”

麦可:立即抓住她手。“要出去我们一起出去。”

夏欣:双眼冒出灼人的火花。“放开我,麦可先生,我这双手,只有查尔斯才可以握住它,你这样放肆地握住会亵渎它。”

麦可:“哈哈,查尔斯,查尔斯,你提查尔斯做什么?我的朋友早把你忘得干干净净啦!”

夏欣:半信半疑。“你……你在说什么?”她反过来抓住他胳膊。

麦可:“我们一起出去吃午餐。”

夏欣:“亲爱的查尔斯,真的把我忘得干干净净啦?”

麦可:“噢,夏欣小姐,吃午餐比讨论这个问题更重要。”

夏欣:“可是我认为,讨论查尔斯比吃午餐更重要。”

麦可:“唉呀,你这个恋爱狂!老实告诉你,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怎么老是当我的面,查尔斯长查尔斯短,那怕他是最了不起的美国总统,人家不爱你,你总不能变成蛔虫掏走他的心。快去换衣服。”

夏欣:“不,我不去换衣服,我为什么要换衣服?”她相当固执。“麦可先生,查尔斯不爱我不要紧,只要我爱他就行了,只要他答应跟我结婚就行了。我这个人要求并不多,做一个小小的市长夫人足矣,”

麦可:又大度地摆起肩膀。“哼,这个美梦还是留到以后去做吧,现在解决肚子饥饿问题最要紧。”

夏欣:“哼,我不饿,我也不出去。”

麦可:“好吧,我也走啦。再见。”他丢下她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夏欣:又突然跑过去抓住他。“你别走,麦可先生,你一走,我就太寂寞了。”

麦可:禁不住大笑。“你也懂得寂寞的滋味?”

夏欣:“寂寞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利。”

麦可:思考片刻。“好吧,我留下来,不过你要答应陪我一起出去吃午餐。”

夏欣:“你先坐下来再说。”

麦可: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我坐下来啦。”

夏欣:“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和查尔斯在一起?”

麦可:“我说过我不谈查尔斯,你怎么又提起他来?”

夏欣:“这个奇怪的男人,害得我好苦啊!”

545徐凡艺术别墅后院树林中

徐凡从客厅出来,来到后院树林中。树林中某一个地方,有一座树上房子,房子是木头做的,有门有窗户,那里还有一道木递。徐凡走向木递,接着他爬上去。后面徐妻和金米西也跟着爬上去。徐凡推开门,七个孩子全都横七竖八躺在里面,每个都在呼呼大睡。

徐凡:大吃一惊。“天啦,这些奇怪的孩子竟然睡在这里。”

徐妻:“是的,他们全睡在这里。”

   金米西愕然得把眼睛都瞪绿了,嘴巴也张得大大的。

546徐凡艺术别墅客厅和教室

教室里,七个孩子都在做功课,金米西从门口走进去,她悄悄拉过徐一走出教室,来到客厅。徐一有些不知所措。

徐一:“什么事这么神秘?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你坐。”她很严肃。

   他坐在沙发上,她也坐在他对面。

金米西:“昨天下午,你们偷偷跑到树林里的树上小房子去睡觉,是谁出的主意?”

徐一:“我们大家的主意。”

金米西:“你们大家的主意?为什么事前不告诉我?”她很生气。

徐一:“你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我们怎么告诉你。”

金米西:“你们可以在家里睡觉,在沙发上睡觉,甚至在地上睡觉,我不懂你们为什么要跑到那个地方去睡觉?”

徐一:“我们是可以在家里睡觉,在沙发上睡觉,但是我们也可以在那里睡觉,以前我们经常在那里睡觉。”

金米西:大吃一惊。“什么?你们以前经常在那里睡觉?”

   徐一点点头。

金米西:“那是谁给你们修的小房子?”

徐一:“爸爸修的。”

金米西:“真奇怪,他为什么要修那种小房子?”

徐一:“他用它拍过儿童电影,然后就把它留给我们。”

金米西:几乎要气哭。“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树林里有你们秘密的小房子?”

徐一:“我们以为你已经知道。”

金米西:“我什么都不知道。”

547徐凡艺术别墅院子

一、金米西站在门口看天,过了一会儿,突然看见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进院子,她们是陈秀秀和阿娘。陈秀秀左臂带有块黑布。

阿娘:“好难找啊,如果不是吴道理爷告诉我地址,真的没办法找到你。”

金米西:有些惊讶。“阿娘,好久不见你了,你找我有事吗?”

阿娘:笑着。“难道没有事,就不可以找你?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当然可以找我。阿娘,这位是?”

阿娘:“这位是你的姨妈陈秀秀,她大老远从美国来。”

金米西:相当激动,立即跑过去抱住她。“啊,你就是陈秀秀姨妈?我还没有见过你。”

陈秀秀:也笑着。“当然啰,我就是陈秀秀姨妈,怎么,你不认识我啦?你一年前还给我写过信。”

金米西:“可是你没有给我回信。”

陈秀秀:“是的,我从来不给人写信,不过今天见到你,就等于给你写了信。”

金米西:“陈秀秀姨妈,你是怎么找到阿娘的。”

陈秀秀:“我按照你的地址,去了西门町八号,但是西门町八号的人告诉我,你现在不住在那里,于是他们叫我去找啊娘。”

阿娘:“是的,她找到了我,我才把她带到你这里来,你很高兴见到她,是不是?”

金米西:“谢谢你,阿娘。”

阿娘:“不用谢。”过一会儿又问。“你在这里过得好吗?”

金米西:“马马虎虎。”

阿娘:“这家人没有用拳头打你吧?”

   金米西笑着摇了摇头。

阿娘:“没有用拳头打你,就算是好人家。”

  二、后来阿娘走了,院子里只剩下金米西和陈秀秀。

金米西:“姨妈,你是回来奔丧的吗?我看见你胳膊上戴着孝布。”她诧异地看她。

陈秀秀:“是的,我丈夫的母亲死了,我跟他一起回到台北乡下,我们回来已有半个月。“

金米西:“我还没有见过那位姨爹呢,你为什么不把他带来,我很想见他一面。”

陈秀秀:“他在家里陪他老爸,他老爸已经八十岁。”

金米西:“哦,事情原来是这样。”

三、后来她们走到树林边,坐在一排长凳上。

金米西:“金美姬她来了美国吗?姨妈?

陈秀秀:点点头。“她来了美国,并且住在我家里。”

金米西:立即大叫起来。“什么?她果真去了美国,而且还住在你家里?”

金米西:“她是怎么找到你家的?”

陈秀秀:“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过她跟你一样,早从你们母亲口中知道我在美国的地址。”

金米西:“她现在还住在你家里吗?”

陈秀秀:“不,她早就离开了。”

548街上露天咖啡厅

街上露天咖啡厅,一张小桌上摆着两杯饮料,金米西在喝饮料,陈秀秀却云里雾里的抽着烟。

金米西:“金米西在美国无亲无戚,她怎么会离开你家呢?姨妈?”

陈秀秀:沉下脸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其实我们待她一点也不差。”

   金米西惊讶地望着她。

金米西:过了很久才问。“她习惯你们家的生活吗?听说美国人都吃面包,你们家是否也吃面包。”

陈秀秀:“我们家不吃面包,我们家跟台北人一样吃米饭和蔬菜。”她愤愤地说。

金米西:又沉默一会儿。“她在你家里时,脾气好不好?姨妈。”

陈秀秀:“你就别提她脾气啦,她脾气简直坏透了。”

金米西:大吃一惊。“是吗?”

陈秀秀:“你一提起她的脾气,我就要生三天的气。”

金米西:“可是她过去在爱德华贵族学校时,脾气非常温和,她是一位很可爱的姑娘。”

陈秀秀:“她到了我家晨,全部变了样,她是一个又凶狠又可怕的姑娘。”

金米西:难以置信。“是吗?”

   她没有回答,但一张脸很阴沉。

金米西:觉得很奇怪。“她怎么会变杨这副样子呢?”

  549街上人行道上

   陈秀秀和金米西正在人行道上走路,走了一会儿,陈秀秀突然停下来。

陈秀秀:“我忘记告诉你,金美姬在那里勾引我的儿子。”

金米西:又十分愕然。“什么?你也有一个儿子?”

陈秀秀:“他是你表哥,叫李小昌,长得又高又帅,全台北没有一个小伙子抵得上他。”

金米西:“哦,你竟然生出那样漂亮帅气的儿子?姨妈。我好羡慕。”

陈秀秀:冷漠而轻蔑地。“可是金美姬每天都在那里向他送秋波抛眉眼,试图张开微笑的情网捕捉他。”

金米西:眨巴一阵眼睛。“她怎么会那样做呢?要知道他是她表哥,不是一个陌生人,跟表哥谈恋爱是万万使不得的。”

陈秀秀:“可她就是愿意那么做,一意孤行要那么做,谁也阻挡不了他。”

金米西:思考一会儿才说。“她跟他结婚了吗?”

陈秀秀:“哼,结婚?”她耸起肩膀哈哈大笑。“她把他弄上床以后就逃跑了。”

金米西:张大嘴巴。“这……这可能吗?”过了一会儿又问。“难道她跟李小昌表哥同居以后,他不会把她关在家里吗?再说,你们也有可能把她关在家里,因为她毕竟是你们家未来的媳妇。”

陈秀秀:“我们是把她关在家里,并且还捆住双手,但她照样有办法勾引我丈夫后,再翻窗逃走。”

金米西:又瞪大黑眼睛。“天啦,金美姬还勾引你丈夫?”沉思一会儿又说。“刚才你还说,不知道金美姬是如何离开你家的,现在又说,她是被你家里人逼走的。姨妈,你为什么说话前后矛盾?”

陈秀秀:轻蔑地耸着肩膀。“刚才我不想告诉你实情。”

金米西:“现在呢?”

陈秀秀:“现在我把金美姬在我家里的所作所为,全部抖出来,她真是卑鄙到极点。”

金米西:“你恨她吗?”

陈秀秀:“恨得咬牙切齿。”

金米西:“她没有让那位表哥和丈夫害相思病吧?”

陈秀秀:“他害了整整一年的相思病,但现在好了。”

金米西:“哦,对不起,我替我姐姐向你及表哥和姨爹致歉。”她向她鞠一躬。

陈秀秀:“哼,你们母亲生了那样可耻的女儿,真是丢脸。”

   金米西立即涨红了娇脸。

550街上汽车站

金米西和陈秀秀站在街上汽车站。

陈秀秀:“金米西,我要回到乡下去了。”

金米西:有些依依不舍。“你真的要走啦?姨妈。”

她冷漠地点点头。

金米西:“你来台北这么快就走,我真舍不得。我应该让你留下,至少吃一餐饭才走。”

陈秀秀:“我已经见到你,并且把金美姬的情况告诉你,我的任务已经完成。”

金米西:“可是我还想让你帮我找一找她,尽管她跟你家里添了那么多麻烦,但我还是想找到她。她是因为我而逃走的,因为我才到美国的,我现在很想向她解释清楚一切。”

陈秀秀:认真地瞅她几眼。“对了,金米西,我忘了问你,金美姬说你父母死了,你继承了三千万遗产,有这回事吗?”

金米西尴尬地点点头。

陈秀秀:“这么说,你确实继承了三千万?”

金米西:“没错。”

陈秀秀:“可是你的三千万在哪里?存在银行里?还是投资在股市里?据我所知,你现在并不是一个富有、自由的公主,你是一个有钱人家的仆人。你身上穿着最傔价的衣服,脚上穿的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鞋子。你的眼神黯淡无光,你脸上的骄傲从来没有,你说话总是胆怯地低着头。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米西:很狼狈。“一言难尽,姨妈。”

陈秀秀:怀疑地看她一阵。“怎么会一言难尽?什么事情都会有开头,有过程,有结尾,你不会平白无故变成这副样子。”

金米西:“以后再告诉你吧,姑妈。”她逃避着她。“我相信以后会有机会告诉你。”

陈秀秀:“不,我要你现在就告诉我,我要知道你父母那三千万,是不是金美姬故意散布的谎言,那个姑娘坏透了。”

金米西:“它不是谎言,它是事实。”

551汽车站花园旁

金米西和陈秀秀站在花园旁边一棵雪松下面,那里人少幽静。

陈秀秀:“金米西,你是如何花掉那三千万的?三千万台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它近百万美金,一百万美金可以供一个人吃喝玩乐一辈子。”

金米西:很难过。“姨妈,我真的不想告诉你,对不起。”她低着头。

陈秀秀::“不,你一定要告诉我。金美姬把你嫉妒死了。”

金米西:“我根本没有继承三千万。”

陈秀秀:“你刚才还说继承了三千万,怎么现在又说没有呢?”她瞪金米西一会儿。“难道你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吗?”

金米西:虽然抬起头,但几乎要哭出声。“不,姨妈,我是继承了三千万,但我继承的不是遗产。”她用手伤感地摸了摸脸。

陈秀秀:“你继承的是什么?”

金米西:“我继承的是债务。”

陈秀秀:愕然地眨巴起眼睛。“你继承的是债务?”

   金米西点头。

陈秀秀:“而且是三千万巨额债务?”

   金米西又点头。

陈秀秀:脸色苍白。“天啦!你父母作了什么孽?给你留下如此庞大的债务?”

金米西:狼狈地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他们上一代的事。”

陈秀秀:凶狠地咒骂。“既然是上一代的事,他们应该在自己死之前结束债务,他们不应该把债务再遗留下来。哼,简直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狗男女。”

   金米西无语。

陈秀秀:“现在你是如何尝还那三千万的?”

金米西:“我根本没能能力偿还那三千万。”

陈秀秀:“你没有能力偿还,你的债权人会放过你吗?”

金米西:“他当然不会放过我。”

陈秀秀:“哪你打算怎么办?”

金米西:“我想请你把我带到美国去,我去了美国以后,所有的债务都会远离我,我也从此不再见债权人。”

陈秀秀:坚定地摇头。“我不会带你去美国。”

552查尔斯大别墅书房

查尔斯坐在书房里看书,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停下来,目光落在书桌上放着的那两张卡片上。它是金美姬送蝴蝶兰时写的卡片。“祝你早日康复!金美姬。”

用中英文写成。查尔斯伸手拿过卡片,看了又看,想了又想。金美姬漂亮而年轻的姿容出现在脑海中。

   回忆镜头。

   查尔斯在市长办公室高兴地看着那两盆大型名贵的蝴蝶兰。

查尔斯:“太美丽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名贵的鲜花。”他又用手轻轻去抚摸,爱不释手。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到秘书办公室,办公室里就金美姬一个人。

查尔斯:友好地笑着。“金美姬小姐,那两盆名贵的蝴蝶兰是你送的吗?”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难道你不喜欢吗?”

查尔斯:“不,我非常喜欢,你挑选花卉的眼力很不错。

回忆幻化为现实。

查尔斯:“她是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女人。”

553查尔斯大别墅卧室

卧室里,查尔斯穿着蓝色睡衣,躺在床上,双手枕头,身上盖住被子。他一双眼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一会儿,金美姬倩影又钻入他脑际。

回忆镜头

市长办公室。金美姬从外面走进来,把手中的报告放在写字桌上。

查尔斯:突然抬起头。“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是,查尔斯市长。”她弯腰示个礼。

查尔斯:“我应该把那两盆蝴蝶兰的钱付给你。”

金美姬:相当惊讶。“你……你说什么?”她红着脸。

查尔斯:仍然笑着。“我知道你薪水很低,买了那两盆蝴蝶兰之后,这个月肯定没有薪水吃饭。”

金美姬:娇脸骤变。“那是我送给你的蝴蝶兰,你不能付钱给我。再说,我还不致于弄到没有钱吃饭的地步,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他已经把钱掏出来。

金美姬:“我绝不接收你的钱,查尔斯市长,否则,你就是看不起我送的鲜花。”

查尔斯:“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送的鲜花,只是这种鲜花太名贵,它一定花你不少薪水,你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薪水并不高。”

金美姬:“查尔斯市长,这是我的心意。因为你生病,我不能去你家里看望你,我只能送上两盆小小的蝴蝶兰,希望查尔斯市长别见怪。”

回忆幻化为现实。查尔斯仍然双手枕头,呆呆地凝视天花板。

554汽车里

梅兰和金美姬在街边等汽车,汽车来了,两个人坐进去,汽车开了一阵才说话。

梅兰:“今天又去哪个快餐店?”

金美姬:“哪个快餐店也不去。”她沉下脸。

梅兰:“为什么不想去?”

金美姬:“我想回家去用餐。”

梅兰:“你从来不在家里用餐。”

金美姬:“今天破一次例。”坐了一会儿车,又说。“对了,梅兰小姐,借一百美金给我。”

梅兰:大吃一惊。“什么?借一百美金给你,你没有钱?”

   金美姬点点头。

梅兰:“才发新水十天,你就没有钱,你的钱都跑哪儿去啦?”

金美姬:“花掉了。”

梅兰:“怎么花掉的?你买了什么东西?”

金美姬:很生气。“唉呀,你有完没完?才向你借一百美金,你就充当起审判官。我不借了。”她扭过头。

梅兰:也很生气,摸出一百美金塞给她。“拿去吧,人家关心你才问你,你比我还凶,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你这种怪朋友。”

金美姬:“有我这种怪朋友怎么啦?我又没上你丢脸,让你难堪。”

梅兰:长叹一声。“唉,有你这种怪朋友真霉气,一不高兴就跟我吵架。”

金美姬:一脸不高兴。“停车,我要下车。”她对司机说。司机立即停车。

梅兰:有些不满。“你要去哪里。”
她不回答,冷漠地下了车。

555超市与金美姬单身公寓套房

金美姬走进一家超市,她在里面走走看看,拿起一些东西,后来又放下,最后她挑了几包东西,拿过去付了钱,拎着在人行道上走,后来又回到家里。

在家里,她放下东西,拿出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坐在沙发上吃着,然后又一边看一本杂志。过了片刻,梅兰又从门口走进来。

梅兰:大吃一惊。“天啦,你吃得这么节约?我记得矿泉水下面包,那是华语大学才过的日子,那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金美姬没有理她,继续看着杂志,吃面包。

梅兰:没话找话。“你那个又干又硬的面包,连一片番茄也没有夹,怎么吃得下去?”

   她还是没回答。

梅兰:“是我的话,中间一定要夹热狗,夹牛肉,最低也要夹蔬菜,面包不夹任何东西,味同嚼蜡。”

金美姬吃完面包,还舔了一下手,又津津乐道地喝水。

梅兰:奇怪地眨巴眼睛。“好吃吗?”

金美姬:“怎么会不好吃呢?”她白了她一眼。

梅兰:过一会儿又问。“你真的没有钱啦?”

金美姬:“有,你刚才不是借了一百块给我吗?”

梅兰:“我是说你的薪水,你这个月的薪水哪儿去啦?”

金美姬:“哪儿去了?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她把杂志放回桌子上。

   等到家里只剩下她自己时,她却显得很高兴。她坐在化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金美姬:“当然我这个月可能要一直吃面包和喝矿泉水,但是我会很高兴,因为送了两盆蝴蝶兰给查尔斯市长而高兴。”过了一会儿又说。“生活中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虽然我向梅兰小姐借了一百美金,可是下个月,我就可以还给她。”她脑海里浮现出查尔斯市长的笑容。

回忆镜头。

秘书办公室。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那两盆名贵的蝴蝶兰是你送的吗?”他态度很友好。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难道你不喜欢吗?”

查尔斯:“不,我非常喜欢,你挑选花卉的眼力很不错。”

   回忆幻化为现实。

   她冲镜子里的那个女人骄傲地笑了笑。

7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