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7号《红包场qiangsheng》40  

2016-04-14 11:3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著

2016年04月14日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620市长大楼外面的停车场

        市长大楼外面的停车场,查尔斯从大楼电梯走出来,走过大厅,走过停车场,刚准备打开车门,夏欣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查尔斯十分愕然,甚至气得发抖。

查尔斯:“你……你这样神出鬼没,又想玩什么鬼花样?”

夏欣:脸上毫无表情,却非常冷酷。“我们去那边树下谈几句,查尔斯。”她随便指个地方。

查尔斯:“今天上午,我们已经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现在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夏欣:“不,一定有谈的,怎么会没有谈的呢?查尔斯。这是我最后一次邀请你,请你满足我好了。我知道自己身上有很多缺点,这些缺点证明我配不上你。”

查尔斯:半信半疑地看着她。“哼,你今天倒是变得很谦虚,可惜你的谦虚很难让我接受。”

夏欣:“哦,查尔斯,如果我不这样做,你就会拒绝我。事实上我并不想这样做,但是,你把我逼得走投无路。”

查尔斯:“什么走投无路?你看,你看,又来了。”他很不耐烦,狠狠地瞪她。

夏欣:“对不起,亲爱的查尔斯。”她竭力讨好他。“我只要一看见你,就激动得忘记自己的坏脾气。”

查尔斯:“我很忙,马上要赶去市议会开会,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你罗嗦。”他频频焦急地看表。

夏欣:“请原谅,骄傲的查尔斯。”她把他拖到树下一个隐密处。“我对你的罗嗦很快就会结束。”

查尔斯:叹口气。“好吧,夏欣小姐,把你最后的想法告诉我,我查尔斯会洗耳恭听。”

夏欣:“很好,亲爱的查尔斯,简直可以说是好极了。”她声音相当刺耳。

查尔斯:“说重点,说重点,否则,我快来不及了。”他又在看表,表现心急如焚。

夏欣:“查尔斯,你到底答不答应跟我结婚?”

查尔斯:“我早说过,我不会跟你结婚。”

夏欣:脸色煞白。“好,我终于很清楚地听见这句话了。不,其实我听见过很多次,只是这一次,我确认它是真的,它永远都不会改变,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它还是不会改变。对不起,查尔斯,我马上就会死在你的面前。”她突然拿一把尖刀,明晃晃指向自己的胸口。“我要让这幢大楼里的人都知道,是你冷酷绝情地抛弃我,是你在喜新厌旧地抛弃我。我要让自己的尸体留在这里,我要让自己的鲜血染红这块绿草地,我要让迈阿密的人唾弃你,我要让全世界的人唾弃你。”她越说越多,越说越激动。举刀的手可怕地颤抖着,浑身也在抖拌索索。

        查尔斯又惊讶又恐惧,他被这一幕吓呆了,却煞白着脸扑上去,想夺过她手里的刀,但没有成功,两个人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

夏欣:怒火满腔。“你别管我。你别管我。我要自杀。我要自杀。……”

       这时丹利和金美姬朝他们走来,大楼里已经有很多人站在这里,愕然地看着这奇怪的一幕。

621医院病房里

       一间很干净的医院病房,里面有鲜花,也有一些仪器。夏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额头包扎一块浸血的纱布,床前葡萄糖液体正在滴入她的血管。

医生:低着看夏欣一阵。“上一次她就住过医院,这一次她又住进医院。”

查尔斯:有些尴尬。“对不起,医生,麻烦你了。”

医生:“我是应该被麻烦的,查尔斯市长,但要是你也被麻烦的话,问题就大了。”

查尔斯:“是的,不过我也要谢谢你。她大概不会有事了吧?”

医生:“不会有事了,你放心好啦。”他握了握市长的手,走出去。

丹利:“那场市议会已经开不成了,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现在已经散会了。”他看一下表。

丹利:“既然夏欣小姐的伤势并不重,我和梅兰留在这里,你回去休息吧。”

查尔斯:“我想回办公室。”他阴郁地说。

丹利:“也好,反正这里事情又不多,叫金美姬小姐陪你回去,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她。”

查尔斯:“你想留下来吗?”他问金美姬。

梅兰:“不,这里没有她的事。”她向金美姬挤眼睛。

金美姬:红着娇脸。“噢,我不想留下来,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那我们走吧。丹利,梅兰小姐,麻烦你们二位。”

梅兰:“再见,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再见。”

622汽车里

        汽车里,查尔斯坐在驾驶台上,金美姬坐在他身边,查尔斯面无表情地开车,开出很远一段距离,金美姬才开口。

金美姬:“查尔斯市长,你对夏欣小姐为什么那样冷酷?”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你要坐我的车,就别跟我讨论她,那是我与她之间的私事。”金美姬哑口无言。

623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傍晚,查尔斯正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思考     事情。金美姬端起一个白色托盘走进来,它是一份土司,一大杯饮料,一份煎鸡蛋加红肠,她小心翼翼放在玻璃茶几上。

金美姬:“请用晚餐吧,查尔斯市长。”她低声说。

查尔斯:转过身来。“几点了,就用晚餐。”

金美姬:“该是用晚餐的时候。你已经连续工作好几个小时。”

查尔斯:“你吃过了吗?”

金美姬:“吃过了。”

        他走过来,坐下去,默默地吃着。她回到隔壁办公室,看一会儿书,后来又回来收走托盘。

        拍一组查尔斯个人吃饭喝饮料的镜头。

624市长大楼下面的车道上

        夜里,金美姬下班后,一个人在匆匆走路,走了一会儿,只见一辆汽车在她面前突然刹住,查尔斯从窗口伸出头来。

查尔斯:“上车吧,金美姬小姐,我送你一程。”

金美姬:“不,我不坐你的车,今天我要自己走回家,锻炼锻炼我的脚。”

查尔斯:“可是我却不想回家,因为家里太清静。”

金美姬:“你要去哪里?”

查尔斯:“去哪里?你上车以后我再告诉你。”

       她犹豫一阵,又看了看夜空,才打开车门坐进去。

查尔斯:“你想吃夜宵吗?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

625海边沙滩上

        汽车停在海岸上。一轮明月高挂在天空。海水在远处喧嚣。查尔斯和金美姬在海边沙滩上慢慢踱步。踱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在他们身后,留下两排深浅不一的弯曲脚印。

金美姬:“我看得出来,你今天的心情很不好,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所以我才邀请你来陪伴我,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查尔斯市长,我很乐意陪伴你。”

查尔斯:“谢谢。”

金美姬:“不用谢,你太客气了。”

        两个人停下来说完话,又继续在沙滩上并排着散步。后来他们又默默地走很久,才选择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坐下,然后一起眺望大海,但查尔斯的神情很忧郁。

金美姬:眺望了一会儿才转向他。“查尔斯市长,你的心还在痛,是不是?”

查尔斯:“噢,它还在痛,金美姬小姐,我这颗美国人的心非常脆弱,非常脆弱。”

金美姬:“那么,请你忘记她吧,既然她这么使你不安,你在忘记她之后,痛苦就会慢慢减弱,乃至最后消失。”

查尔斯:“我早就忘记了她。金美姬小姐。我的心痛是因为我优柔寡断,不够坚强。几年前我就应该割断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我却没有这么做,让事情一天一天地拖下去,以至拖到现在。”过了一会儿又接上。“事实上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她只是崇拜我的一个选民而已,我们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

     金美姬安静地听着,无语。

查尔斯:他也停了一会儿再说。“可是,她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追求我,纠缠我,尤其是当我告诉她,说我当满这一届迈阿密市长之后,准备要参选佛罗里达州州长时,她对我的追求与纠缠越发变本加利,穷追不舍。”

金美姬:大吃一惊。“啊,你会角逐下一届佛罗里达州州长宝座?”她瞪大眼睛。

查尔斯:“不错,它是我人生的第二个愿望。”

金美姬:相当兴奋。“噢,查尔斯市长,你真了不起,你好棒啊。”她朝他投去赞许的目光。“你的人生第一个愿望是什么?可不可以在这里告诉我?”

查尔斯:“第一个愿望你已经知道,就是当迈阿密市长。”

金美姬:“噢,这个愿望我确实知道。那么第三个呢?第二个愿望我已经知道,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查尔斯:“第三个愿望,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告诉你。因为第二个愿望实现之后,我才会有第三个愿望。”他停顿片刻又说。“实际上,梦想是一个一个地实现,一个人一下子不可能有太多的梦想。”

金美姬:“哦,查尔斯市长,我很崇拜你,我想很多女人都会崇拜你。”

查尔斯:“你别盲目地崇拜我。”

金美姬:“为什么?”

查尔斯:“盲目的崇拜,是最愚蠢的女人干的,你不是最愚蠢的女人。”

金美姬:“是吗?”

查尔斯:“我喜欢你尊敬我,或者跟我做朋友,我这人最看重友情。

金美姬:“友情难道比爱情更重要吗?”

        他笑着点点头。

        两个人又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大海和月亮。金美姬因为穿得太少,身子微微发抖。

查尔斯:“你在冷,是不是?”

金美姬:“夜很深了,我们回去吧。”

查尔斯:他轻轻揽住她细腰。“再陪我坐一会儿吧,金美姬小姐。这里的夜色实在太美好,我舍不得离开。”

金美姬:她将头轻轻靠在他肩膀,身子依偎在他胸前。“你喜欢在夜里看大海吗?你瞧,那里是一片茫茫白雾。”

查尔斯:“大海的孤独与伟大,会使人留念。”他用嘴唇吻了吻她额头。

        两个人又默默地坐了很久,后来金美姬依偎得更紧,他干脆将她搂抱在怀中,低下头抵住她的头。拿眼睛近距离看着她,后来又甜蜜地吻她嘴唇。

查尔斯:“你会原谅我吗?亲爱的。”

        她微笑着点点头。

626汽车上

        徐凡家院子里停着一辆汽车,吴道理拉着金米西走向汽车。在上车前,金米西向吴道理深深一鞠躬。

金米西:“谢谢你,吴道理爷,谢谢你很及时地赶来救了我。”

吴道理:冷冷地。“我并没有救你,我是在救自己。”

金米西:很尴尬。“总之,我还是要感谢你。”

吴道理:“上车吧。”他打开车门。

        金米西胆怯地坐上去。吴道理也绕到一边坐进去,开车。

        汽车在郊外公路上奔跑。

金米西:沉默一会儿问。“吴道理爷,你现在送我去哪儿?”

吴道理:很冷漠。“回西门町八号。”

金米西:无比惊骇,瞪大眼睛。“什么?我要回西门町八号?”

吴道理:“除了重操旧业,你没有任何工作可做。”

金米西:突然放声大哭。“不,不,我绝不重操旧业。我绝不重操旧业。”她把头摇成巴郎鼓。

吴道理:很生气地停下车,狠狠地瞪她。“你不重操旧业,你要做什么?”

金米西:“不论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重操旧业。”

吴道理:“如果我要你重操旧业呢?你又怎么样?”

金米西:眼睛里含着眼泪。“我就从车里跳下去,吴道理爷。”

吴道理:有些吃惊。“你想找死?”

        她肯定地点点头。

吴道理:“可惜,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死去。”

627田征子红包场化妆室

        化妆室里,田征子穿一身紧身衣,正躺在地上做仰卧起坐,花生帮她按住脚。

花生:“一……二……三……四……”他每数一个数,田征子就仰卧起坐一回。

        两个人正做得起劲,突然看见吴道理从门口走进来。田征子吓得立即坐起来,花生也急忙躲到旁边。

田征子:“吴道理爷,”她急忙站到他面前,笑得很亲热。“是哪一阵风把你吹来?”

吴道理:拉下一张凶脸。“叫他出去。”

田征子:急忙使个眼色。“你出去,花生。”花生急忙逃出门。

田征子:妩媚地抚摸他胸口。“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吴道理爷,当然罗,我知道你会这么做,以前你就这么做过。”

吴道理:冷冷地。“我不是来接你回去的,而且我也不想接你回去。”

田征子:大吃一惊,相当不满。“什么?你不想接我回去?哪?你是来做什么的?”她狠狠地瞪他。

吴道理:“我是来告诉你,从今天晚上开始,金米西将在红包场唱歌。”

        田征子瞪了他很久,惊讶得说不出话。

田征子:“她……她要在红包场唱歌?”

 

田征子红包场门口

        门口人行道上停着吴道理的汽车,吴道理正要打开车门坐进去,田征子却从后面抓住他。

田征子:又生气又懊恼。“吴道理爷,这个红包场是我的,我绝不允许金米西来这里唱歌。”

吴道理:“红包场虽然是你的,那是我买来送给你的,别忘了,我才是红包场的真正主人。”

田征子:反唇相讥。“红包场的法定主人是我,而不是你,你弄错了。”

吴道理:“但是我要安排一个女人进去唱歌,你不能拒绝。”

田征子:双手叉腰,非常傲慢。“如果我要拒绝呢?吴道理爷,我有拒绝的权利。”

吴道理:“我就要收回我赠予你的所有财产,如果你拒绝的话。”

田征子:“哼,我不会让你收回属于我的财产,那是我的财产,我跟你这么多年,而且还为你打过孩子,你才送我一个红包场,你太吝啬了。”

吴道理:“你还要几个红包场?”他相当生气。

田征子:“至少两个三个。”

吴道理:“金米西小姐一分钱也没有从我这里得到,她反而在为我挣钱。”

田征子:“她不是你的情人。”

吴道理:“难道你是我的情人吗?”

628田征子红包场化妆室

走进化妆室,田征子哼哼地倒酒,喝酒。过了片刻,花生在门口看见她。

花生:有些惊讶。“你怎么啦,田征子小姐。”他进来夺过她手中的酒瓶。

田征子:非常生气。“你别管我。”

花生:眨巴起眼睛。“刚才吴道理爷给你说了什么?”

   她不回答。

花生:看她一会儿又问。“他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田征子:狠狠地瞪他。“他何止惹我生气,他简直要把我气死!”

花生愕然得张大嘴巴。

629花园一角

花园一角,有美丽的花园,有绿色草坪。田征子和花生一前一后站在那里。

田征子:拉下一张脸,沉默很久。“花生,你喜欢我在红包场唱歌吗?”

花生:“当然喜欢罗。”

田征子:“我在红包场唱歌好听吗?”

花生:“很好听。”

田征子:“如果红包场有另外一个女人来唱歌,你会怎么样?”

花生:吃惊地眨巴起眼睛。“你是什么意思?”

田征子:猛然转过看他。“我要你回答我。”

花生:“我不喜欢那个女人来唱歌。”

田征子:“可是那个女人今晚就要来唱歌。”

630寡妇咖啡厅

咖啡厅一角,坐着田征子和花生,桌子上只有一杯咖啡,是田征子的,花生没有咖啡。

花生:“今晚要来红包场唱歌的那个女人是谁?”

田征子:“你过去给她放毒药,却又没有让她死掉的人。”

花生:立即瞪大眼睛。“啊,你说的是金米西!”他一下子站起来。

田征子:愤怒地。“对,就是她。”

花生:“你为什么要她来红包场唱歌?”

田征子:“不是我要她来红包场唱歌,是吴道理爷要她来红包场唱歌。”

花生:“她不是在一位导演家做仆人吗?听说她将来还要做电影演员。”

田征子:“她在那位导演家出了事,人家一脚把她踢了出来。”

花生:“天啦,她再也做不成电影演员了!”他幸灾乐祸的笑道。

田征子:相当轻蔑。“哼!她那种女人,根本不是做电影演员的料。”喝了一口咖啡又说。“她那种女人若是做了电影演员,那真是全台北人都要笑掉牙。”

631街上人行道上

两个人在街上人行首上并排着走路,走了一会儿,花生打破沉默。

花生:“田征子小姐,你一定别让金米西小姐来红包场唱歌。俗话说,一山容不得二虎,她一来唱歌,你的声誉就完蛋。”

田征子:仍然在走路。“虽然我是红包场的主人,但我是个可怜的主人,红包场不是我说了算,是该死的吴道理爷说了算。”

花生:很生气。“你只管你自己,别去管吴道理爷。”

田征子:突然停下来。“可是吴道理已经把她塞了进来,我怎么办?”

花生:也停下来。“今晚红包场关门。”

田征子:摇头。“不行,绝对不行。”

花生:“那就永远关门,你也别再唱歌了。”

田征子:“不行,我一定要唱歌,我非唱歌不可。”

花生:叹口气。“唉,你总是喜欢装模作样,妖里妖气。”

田征子:“我就是靠装模作样和妖里妖气活下来,我活得非常辛苦,花生。”

花生:“哦,你简直太可怜了,田征子小姐。”

田征子:“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可怜的人。”她在一处花园石头上坐下来。

花生:“让我吻一吻你,可怜的人。”他凑上去吻她。

田征子:“坐好,别老是动手动脚的。”她拉下脸斥责。

花生:“行,我马上坐好,这样可以了吧?”

田征子:“坐规矩点,像个男人样子,别老是像小丑,别人会讨厌你。”

632田征子红包场门口

田征子和花生站红包场门口。

花生:“田征子小姐,你今晚真的要唱歌?”

田征子:“真的要唱歌。”

花生:“要是金米西小姐抢走了你的风彩,怎么办?”

田征子:“想办法阻止她抢走我的风采。”花生望她一会儿,突然知趣地笑了。

633金米西破旧套房

一间灯光昏暗而非常破旧的套房里,没有床,也没有家具,地上有一张破席梦思,上面有破被子和破枕头,墙上有一面镜子。

吴道理:“你就住在这里。”说完走出去。

金米西:十分愕然。“这里可以住人吗?”

阿娘:“虽然不可以住人,但我收拾收拾就可以住人。”

金米西:又大吃一惊。“阿娘!”

阿娘:笑着。“别大惊小怪的,金米西小姐,吴道理爷叫我来帮你收拾一下房子。”她手里拿着抺布,开始蹲在地上擦地板。

金米西:“吴道理爷还向你说了什么?”

可娘:“他没有向我说什么。”

   阿娘很认真地擦地板,金米西坐在地铺上看她。

阿娘:擦了一会儿地板抬起头。“金米西小姐,你今晚要去红包场唱歌,是不是?”

金米西:脸上没有笑容。“谁告诉你,我要去红包场唱歌?”

阿娘:“当然是吴道理爷,还有谁。”

金米西:“我不想去红我场唱歌。”她赌气。

阿娘:很吃惊。“为什么?”

金米西:“因为我从来没有唱过歌。”

阿娘:“虽然你从来没有唱过歌,这并不等于你不会唱歌。”

金米西:“没有唱过歌,就等于不会唱歌。”

阿娘:“瞎说,没有唱过歌的人多的是,可是他们一开口唱歌,就人人都会唱歌。”

金米西:“可是我就是属于不会唱歌的那一类。”

阿娘:“你还没有开口唱过歌,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唱。”

金米西:“我不用开口就知道。”

634晚餐桌上

阿娘做好了晚餐,搬一张小桌放进金米西卧室,并在上面摆出几样菜,两碗饭,又搬来两把椅。

阿娘:“金米西小姐,过来吃午餐。”

金米西坐过来,默默地吃着饭。

阿娘:“今晚,你一定要去唱歌。你知道吗?这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条路。”

金米西:眼睛里流着泪水。“难道我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吗?阿娘。”

阿娘:“你不会带孩子,又不会做别的工作。”

金米西:“可我想去做店员,现在超市里有很多女店员。”

阿娘:“做女店员薪水太少,吴道理爷不会答应你。”

金米西:“难道我去红包场唱歌,就可以挣到大钱?”

阿娘:“关于这个,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你可以试一试。”

金米西:“不过,我确实很不愿意去田征子红包场唱歌。”

阿娘:皱起眉头。“你怎么老是提田征子红包场,老实说,那个红包场很漂亮,在台北城里数一数二的。”

金米西:“我也知道它很漂亮。可是那个女人恨我,因为母亲与吴道理复杂的关系,她恨我,她一看见我,就巴不得把我的骨头也吞下肚子。”

阿娘:“有吴道理爷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金米西:“如果我唱得不好,客人们不给我红包,恐怕吴道理爷也不给我撑腰。”

阿娘:有些生气。“你就大胆地去吧,别想那么多。”

635田征子红包场门口

夜里,田征子红包场门口,陆陆续续有人走进去。金米西和阿娘站在人行道上。

阿娘:“勇敢些,金米西小姐,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勇敢些。”

金米西:用手按住胸口。“我的心在怦怦乱跳,我好紧张,阿娘。”

阿娘:“每一个人初次登台献唱,心情都会这样,你别怕。”

金米西:娇额冒出汗珠。“我简直怕死了,阿娘,我双脚发软,快要倒下去。”

阿娘:急忙扶住她。“靠在我身上,快靠在我身上。”

金米西:很软弱。“阿娘,我这人一点用处也没有,一点用处也没有。”

阿娘:“小声点,别让旁人听见。”她捂住她嘴。

2016年04月14日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