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7号红包场qiangsheng 32  

2016-03-20 07:5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sheng》—王娜著

491秘书办公室

办公室里,金美姬和丹利都坐着,丹利在做自己的事情,金美姬也在润色她的报告,看了一会儿,她丢下笔,走过去把报告交给丹利。

金美姬:“丹利先生,请你收下这份报告。”她毕恭毕敬递给他。

丹利: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写完啦?”

金美姬:“我写了一天一天夜,还快啊?”
丹利:大吃一惊。“你连晚上都在写报告?”

   金美姬点点头。

丹利:“晚上是休息时间,你应该用来休息。”

金美姬:“可是我的报告写不完,只有在晚             

上加班。”

丹利:“你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令人惊讶。”

金美姬:“谢谢你夸奖。”

丹利:“你去做别的工作吧,我看完后再把它交给市长。”

   金美姬坐回去,整理起书桌和抽屉。

492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查尔斯站在窗前,双手抄抱在胸前,仿佛在凭窗远眺。丹利从门口起进来,手里拿着一叠纸。

丹利:“查尔斯市长,早安。”

查尔斯:“早安,丹利。”他转过身。

丹利:“这是金美姬小姐刚写完的那份报告,我看过了,现在由你过目。”

查尔斯:“你看过了,怎么样?”

丹利:“还算可以。”

查尔斯:“还算可以你就把它放下,要是不可以你就退回去。”

丹利:“我退出去了,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点点头。然后走过去拿起那份报告。“噢,这字体还不算太潦草,我勉强能够认识它。”他低头看了一会儿又说。“嗯,我得仔细看一看,她的报告是不是也写得像人一样漂亮,老实说,她人确实很漂亮。”

493厕所里

查尔斯在上厕所,丹利也在上厕所,两个人上完厕所,又同时在洗手间对着镜子洗手。

丹利:“查尔斯市长,金美姬小姐的报告写得怎么样?能过关吗?”

查尔斯:“当然能过关。”他高兴地笑着说。“老实说,她写得很棒,我再也没有看见过比她写得更好的报告。”

丹利:也立即笑起来。“是吗?”

查尔斯:赞许地点点头。“我看她一定读过不少书,尤其是那些关于美国的文学作品,好像对她的影响相当深远。”

丹利:“你说的是米切尔,还是海明威,还是谢尔顿?”

查尔斯:“好像三者都有。”

丹利:“三者都有?”

查尔斯:“对。”

丹利:“天啦,这个台湾女人真够幸运!”

查尔斯:“这肯定不单是幸运,我想多半是她的聪明才智救了她。你想,丹利,她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到美国,她身上一定有她不平凡的东西。”

丹利:大吃一惊。“她身上不平凡的东西是什么?”

查尔斯:“我不想逐一举列出来,那份报告足以说明问题。”

丹利:吃惊一阵后说。“查斯市长,我记得你从来不夸奖女人,为会什么你今天把一位女秘书说得头头是道,谈得如此真切。”

查尔斯:“她确实与从前的丽娜大不同。”他喜滋滋地说。

丹利:“查尔斯市长,莫非你……”他瞪大眼睛。

查尔斯:淡然地摆着头。“对不起,丹利,我今天说得太多了,我本不该说这么多,马上闭嘴。”

494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查尔斯刚从走廊走到门口,办公室电话铃响起,他急忙走过去接电话。

查尔斯:“谁?”

话筒:声音。“是我,我的朋友。”

查尔斯:“麦可,你又有什么事?”

话筒:声音。“两个钟头以后,我又要回迈阿密。”

查尔斯:笑着。“迈阿密又不欠你的,干吗老回迈阿密来。”

话筒:声音。“别逗啦,迈阿密是我的家,我怎么不该回来?”

查尔斯:“你的家在全美国,全世界,麦可。”

话筒:声音。“可我真正的家,却在你身边,查尔斯。”

查尔斯:“好吧,要回来就回来,又没有人拦住你。你是一只自由鸟儿,想怎么飞就怎么飞,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管住你。”

话筒:声音,“我现在还在华盛顿,还有一些事情要办理,晚一点再见。”

查尔斯:“再见”

 

495秘书办公室

办公室有几盆花,金美姬在给鲜花浇水。

丹利从外面走进来,她兴致勃勃问他。

金美姬:“我昨天定的报告,市长给打了几分?”

丹利:“六十。”

金美姬:“噢,才六十分,我以为会打八十分。”她脸色苍白,停下来不浇水了。

丹利:“你想得到八十分吗?可是离八十分还远得很。”

金美姬:“这么说我还须继续努力。”她在椅子上坐下来,深深地叹口气。

丹种:“唯有加倍努力,你才有可能被留下来。”

金美姬:“噢。‘她茫然地看着墙壁。后来丹利又出去了,她又自言自语。

金美姬:“我自认为那份报告写得很不错,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沉默一会儿又说。“二十四个小时当中,我没有睡过一分钟觉,然而我的努力才获得六十分……哦,这是一个怎样冷酷的市长啊……哦,我 怎样努力才能感动他啊!”过了一会儿,丹利又从外面走进来。这时金美姬正埋头专心写报告。

丹利:看了看表。“金美姬小姐,该下班啦。”

金美姬:头也不抬。“你先走,丹利先生,我晚一点下班。”

丹利:“不,我们一起走,你随便搭我们的车。”

金美姬:大吃一惊。“你要我搭你们的车?”丹利点点头。

金美姬:“你的车可是查尔斯市长的专车。”

丹利:“没错。”

金美姬:“既然没错,我怎么可以随便搭市长的专车?丹利先生。”

丹利:“是市长要你搭的。”

金美姬:更加愕然。“是市长要我搭的?”她尖声叫起来。丹利又点了点头。

496广场和汽车上

     广场上,一辆汽车停在那儿,查尔斯、丹利、金美姬和梅兰四个人朝汽车走去,钻进汽车里,两个男人坐前面,两个女人坐后面。没有人说话,汽车开动了。后来开到一个岔路时,查尔斯才说话。

查尔斯:“去中国餐厅,丹利。”

梅兰:“怎么?不回家啊?”

查尔斯:“不回家。”

497中国餐厅

一家很高级的中国餐厅,里面装饰豪华,又古色古香,服务一流。麦可正站在一张桌子前打电话,但是电话没人接,他刚放下电话,查尔斯一行人就出现在门口。

麦可:精神饱满地笑道。“欢迎你和你的朋友。”他紧紧握住查尔斯手。“我一下飞机就直奔这家餐厅。”

查尔斯:“你为什么约我在这家餐厅见面呢?麦可。”

麦可:“为什么?这得要问你自己。”他调侃。

查尔斯:“我自己却不知道。”

麦可:“你不是很喜欢中国菜吗?”

查尔斯:“是你自己喜欢中国菜,去了一趟台湾回来之后,就整天吵着要吃中国菜。

麦可:“可是,你自从与某女交往之后,就经常向我谈起中国菜,说它是如何好吃,又说它怎样色香味俱全,你把中国菜的好处说了一罗筐,我的朋友。”

查尔斯:笑着。“我们彼此彼此。”

五人坐下用餐。桌上摆着鲜花美酒,还有满桌了了美味佳肴,那些菜做得像工艺品,简直不忍心吃下去。

梅兰:大吃一惊。“哇,好多菜啊!”

丹利:“太多了,再来五个人恐怕还吃不完!”

麦可:大笑着。“放开肚子吃吧,除了吃得美味,吃得痛快,还要吃得很饱。”他率先举起洒杯。“大家先喝洒,来庆祝我们的欢聚,怎么样?女士们,先生们。”他扫视大家一眼。

大家说:“很好!”

查尔斯:“好极了。”

丹利:“很棒。”

麦可:“还有两位小姐呢。”

梅兰:“感谢麦可先生免费招待。”

金美姬:“感谢麦可先生免费招待。”

麦可:“嗯,这话说得好动听啊!”

   他亮起眼睛看着金美姬。“你是……”

丹利:“她是新来的秘书,叫金美姬小姐。”

麦可:“金美姬小姐,这个名字真好听。”

金美姬:羞涩地红着脸。“真的吗?麦可先生。”

麦可:“当然是真的。”

      麦可和金美姬说话时,查尔斯一直望着金美姬。

麦可:“如果丹利不介绍,我还真不知道你就是那位新秘书。”然后他又转过头去对查尔斯说。“这一回,你该对这位新秘书满意了吧?”

查尔斯:点点头。“算是满意了。”

金美姬惊讶地望着查尔斯,然后又急忙低下头。

金美姬:低声细语。“我不能让成功冲昏了头,也许这位市长有一天还会开除我,我必须小心,十分谨慎。”

麦可:“还有这位小姐呢?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友好地望着梅兰。

丹利:“她叫梅兰小姐,在公关办公室。”

梅兰:“麦可先生,你叫我梅兰小姐好了。”

麦可:“梅兰小姐,你和你的朋友是一所大学毕业的吗?”

梅兰:“是的,麦可先生。”

麦可:“好吧,多喝点,多吃点,别浪费这个热闹的夜晚。”

丹利:“这个夜晚确实太热闹了。”他抑脖子干完一杯洒。

498金美姬单身公寓套房

套房里,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她们穿着睡衣,打起赤脚。

梅兰:“这顿晚餐怎么样?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很好,梅兰小姐。”

梅兰:“你的很好是什么意思?”

金美姬:“凡是不花钱吃的晚餐,我都会称它很好,好得不得了。”

梅兰:又稍思考一会儿,艳羡地说。“那个麦可,真是一个可爱漂亮的人物。”

金美姬:不屑地摆一摆肩。“嗯,他顶多是个花花公子。”

梅兰:有些惊讶。“你不喜欢花花公子?”

金美姬:“我喜欢老练、成熟、稳重的男人。”

梅兰:眨巴起眼睛。“现在这种男人到哪里去找?”

499徐凡艺术别墅门口

七个孩子围在金米西身边,金米西看见徐凡夫妻的汽车消失,低下头摸住一个孩子的头。他们都穿着非常奇怪的衣服。

金米西:“看见了吗?你们的父母上班去啦,从今天起,你们得服从我管。”

孩子们:齐声回答。“是。”

金米西:“现在我开始点名,被点着的站在那块石头上。”她指院子里一块石头。

孩子们:“是。”又回答得很响亮。

金米西:“徐一。”

徐一:“有。”立即像青蛙跳到石头上。

金米西:“你就是徐一吗?”她眨巴眼睛。

徐一:“是。”他点头,站得东倒西歪。

金米西:“你下去。”徐一立即像小青蛙跳下去。“徐二。”

徐二:“有。”他又像青蛙跳到石头上。

金米西:“你就是徐二吗?”

徐二:“是。”他点头,站得东倒西歪。

金米西:看他一阵。“你下去。”

    他像青蛙一样跳下去。

金米西:“徐三。”

徐三:“有。”他又立即跑跳上石头上。

金米西:眨巴起眼睛。“你就是徐三吗?”

徐三:“是。”他站得东倒西歪。

金米西:“你下去。”

    他像青蛙一样跳下去,可是他跌倒在地上,但很快又爬起来。

金米西:“徐四。”

徐四:“有。”立即跑步跳上石头上。

金米西:“你就是徐四吗?”

徐四:“对,我就是徐四。”

金米西:“徐四,你衣服没扣好。”

徐四:“金米西小姐,你给我扣。”

金米西:有些愠怒。“你不会扣?”

徐四:“我不会扣。”

金米西:上前给他扣好。“你下去吧。”

    他立即像青蛙一样跳下去。

金米西:“徐五。”

徐一:“有。”他立即跳上石头。

金米西:“你就是徐五吗?”

徐五:“是。”照样站得东倒西歪。

金米西:“你下去。”

   他立即跳下去,却又跌在地上,金

米西上前扶他一把。

金米西:“摔痛了吗?”

徐五:“没有。”说完跑开了。

金米西:“谁是徐六?”

徐六:“我。”他站出来。

金米西:“站石头上去。”

徐六:“是。”边说边跳上石头。

金米西:“你今年几岁?”

徐六:“四岁。”他站得一摆一摆的。

金米西:“你弟弟几岁?”

徐六:“三岁。”指着徐七。

金米西:“好,徐七别站石头上了。”

徐七:“不,哥哥们都站了石头,我一定要站石头。”他很不高兴。

金米西:“好吧,你上去。徐六,快下来。”

    徐六跳下来,徐七站上去。

金米西:“你就是徐七对不对?”

徐七:“对。”他站得晃来晃去。

金米西:“站在石头上好玩吗?”

徐七:“很好玩。”

金米西:“那你多站一会儿。”说完进屋去。

    他立即跳下石头。

500徐凡艺术别墅厨房和洗手间

金米西戴着帽子,腰里系着围腰,她在厨房里忙碌。一会儿开冰箱,一会儿倒牛奶,转眼又在拿铁锅煎鸡蛋,又一边切蛋糕。好不容易才做好七份早餐,她端到餐厅一张长桌子上一一摆好,放上汤匙,再把椅子放好,这才走出餐厅,来到门口,用手握成喇叭状。

金米西:“嘿,调皮的孩子们,吃早餐啰!”
七个孩子正在院子里追来追去玩耍。那里有一只狗,一只猫,小的在玩狗和猫,大的都在玩机关枪或捉迷藏,或堆石头。但是一听见金米西喊声,立即丢下手中玩具冲进屋去,然后蜂拥着挤进餐厅,眼看马上又要爬上餐桌。

金米西:眨巴起眼睛,又十分火急。“喂,先洗手,你们的手脏得像爪子,不洗手就上餐桌。”事实上已经有人把蛋糕抓在手时,送进嘴里。

金米西:很恼火。“走,去洗手,每个人必须洗手以后才吃饭。”她催促他们。

徐一:边吃蛋糕边说。“我们以前从来不洗手,干吗今天要洗手?”

徐二:“爸爸从来不叫我们洗手,妈妈更不叫我们洗手。”

徐三:嘟嘟哝哝。“我们为什么要洗手?”

徐四:很不高兴地抱怨。“要洗手,也是吃完饭再洗手。”

徐五:“过去,我们都是吃完饭,上完厕所才洗手,吃饭前一定不会洗手。”

金米西:有些生气。“不管你们以前洗没洗手,从今天开始,吃饭前一律要洗手,这是规矩,谁也不得违犯。”

    七个孩子全部站在洗手间,马马虎虎地洗手,洗得很不情愿,到处抛起水花。

徐一:“如果我不听你的规矩,怎么办?”他故意挑战她。

金米西:“你必须遵守这个规矩,你是老大。”

徐二:“要是我也不遵守规矩呢?你会打我吗?他倔犟地望着她。

金米西:“我不会打你,但是我会让你站在院子里。”

徐二:“我很喜欢站在院子里,那里可以看见远处,也可以看见天空,天空有时有鸟儿,也有飞机,你看见过飞机吗?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气极败坏。“我让你站在教室里,那里你就什么也看不见,除了白色的墙壁。”

徐二:“啊,你可别让我站在教室里。”他突然叫起来。

金米西:“你不喜欢那里,我就让你站在那里。”

徐二:“我会趁你不在的时候,从窗口跳出去。”他笑得很快乐。

金米西:相当惊慌。“天啦!你们真是毫无教养,坏秀顶!”她边骂边逃开。

501徐凡艺术别墅餐厅

七个孩子从洗手间一窝蜂冲出来,然后又拥挤着跑进餐厅,争先恐后坐在长餐桌上,接着就伸手去抓蛋糕或三明治。

金米西:又非常生气。“围上围布。”她大声吆喝。可是没有一个肯听她的,只顾狼吞虎咽。

金米西:“围上围布,否则,你们会弄脏衣服。”没人理睬她。鼻子气歪到一边。“听见了吗?徐一、徐二。”

徐一:只顾吃喝。“没听见。”

徐二:“我没听见。”只顾吃喝。

   所有的孩子边吃边喝牛奶,牛奶流到衣服上,衣服脏成怪样。

金米西:“你看,你们全都成了邋遢鬼!”还是没有人理她。

金米西:气得几乎要跳起来。“徐一徐二,围上围布!”

徐一:“我不要。”

徐二:“我不要。”

金米西:“你们不带头学好样,他们小的全都不学好样。”

徐一:“以前我们吃早餐,从来没有人骂我们。”

徐二:“我爸爸妈妈也从来不骂我们。”

徐一:嘟嘟哝哝。“你干吗要骂我们呢?金米西小姐,你好讨厌。”

金米西:“你们不爱干净,不讲规矩,我当然要骂你们。”

徐一:“我们只是不围围布,你看你就讲了一大堆,我们不喜欢听。”

徐二:“我们过去不围围布,今天不围围布,将来也不围围布。”他抗议。

金米西:“哪……哪你们的母亲人,为什么要买这些围布?”

徐一:“谁知道她为什么要买。”他埋头吃着。

徐二:“她买了她自己用好了。”他埋头吃着。

金米西:“我今天一定要你们用!”她强词夺理。

徐一:“嘿,我们谁都不会用。”

徐一:“我们要是谁用了,谁就是小狗!”

众孩子:“我们不当小狗!我们不当小狗!我们不当小狗!”一阵乱七八糟的回答。

     金米西气得铁青着脸。

长餐桌上,孩子们吃得一片狼藉,有人还掷下碗和汤匙,弄出很大响声。

502徐凡艺术别墅客厅

七个孩子有的在客厅里玩耍,有的还在餐厅吃早餐,但每个孩子的衣服都弄得很脏。金米西抱着一大堆衣服,从屋里走到客厅。

金米西:“来,徐一徐二,换衣服。”

徐一:“我不换衣服。”他拍着足球。

徐二:“我不换衣服。”他正在拿玩具机机关枪瞄准窗户。

金米西:“怎么会不换衣服呢?瞧你们都脏成大花猫。”

徐一:“脏成大花猫也不换。”

徐二:“脏成大花狗也不换。”

金米西:“你们以前吃完早餐,是不是也不换衣服?”

徐一:“是的,我们是早晨起床换衣服,除此,一整天都不会换衣服。”

金米西:有些吃惊。“弄脏衣服也不换?”

徐一:“弄脏衣服也不换。”

金米西:问徐二。“真的吗?”

徐二:不看她。“当然是真的。”

金米西:“可是,今天我一定要你们换衣服,你们不能穿着脏衣服在客厅里玩耍,在院子里玩耍。”

徐一:相当倔犟。“我们不换,就是不换。”

徐二:脾气照样古怪。“我们不换,就是不换。”

金米西:“我要叫你们非换不可。”她立即抓住徐一。“把脏衣服脱下来。”她恼火地斥责。

    徐一很不情愿地挣扎一阵,但是毫无办法,只的乖乖的脱下脏衣服,穿上干净的衣服,可又半天都穿不上。

金米西:“别装模作样,自己穿,我不会帮助你穿。”之后她又去抓住徐二。“把脏衣服脱下来,换上这一件干净的,否则你就别想再玩机关枪。”

徐二:“你会拿走我的机关枪?”他怀疑地问。

金米西:“我要把它砸烂,让它变成废铁。”

徐二:“你要是把它变成废铁,我就要让你买新的赔我。我的机关枪,谁也别想动它。

金米西:“如果我要动一下它呢?”她向他挑战。

徐二:“我就拿机关枪瞄准你。你看见了吗?里面有小子弹。”

金米西:“哦,徐二,你简直没个样子。”

    徐一和徐二穿上衣服走了。她又大声吆喝。

金米西:“餐厅里的徐三徐四,出来换衣服。”餐厅里鱼贯出来几个孩子,他们身上很脏,但谁也不理,穿过客厅,走向外面,她立即抓住其中一个,帮他脱衣服,穿衣服。就在那些孩子脱衣服和穿衣服的时候,他们手中仍然在玩玩具,弄得她又恼火又好笑。

503徐凡艺术别墅和院子

教室里有七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书包。教室的四面墙上,都有很多孩子们的卡通画,大多是他们自己画的。那里还有一张讲桌。

金米西:站在门口喊。“孩子们,快回教室做功课。”

    孩子们正在院子里玩,人人玩得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人回答。

金米西:“快回教室做功课,做完功课再玩。”

    孩子们停下来,丢下玩具,三三两两回到教室,一脸不高兴地坐在椅子上。

金米西:站在讲桌前,望着大家。“打开书包,拿出课本,还有你们的练习册,开始做功课。”

    于是大家开始打开书包,东翻西找地拿出课本和练习册,十分勉强地做功课,有人做得不甘心,有人根本不做,咬住笔杆。

金米西:严肃地看着徐一。“你为什么不做功课?”

徐一:“我的笔没有水。”他使气回答。

金米西:“你干吗事前不打水?”

徐一:“我没有墨水。”

金米西:“徐二,把你的墨水给他。”

徐二:“我的墨水昨天用完了,今天没有墨水。”

金米西:“你今天用什么?”

徐二:“今天用圆珠笔。”

金米西:“徐一,你也用圆珠笔做功课。”

徐一:“我们的老师不准我用圆珠笔。”

金米西:“家庭功课你可以用圆珠笔。”

徐一:“不行,家庭功课老师也是要检查的。”

金米西:“哪怎么办?”

徐一:“你去商店给我买墨水。”

金米西:大吃一惊。“什么?我去商店给你买墨水?”

徐一:“是啊!你不去给我买,难道我自己去买?”

    金米西瞪着眼睛犹豫。

徐一:“你不去给我买墨水,我就不做功课。”他满不在乎丢下笔,抗拒着。教室里所有孩子都望着他。

金米西:又气又恼。“好吧,我去商店给你买墨水。孩子们,你们赶快做功课。”说完她走了出去。

    孩子们等她走远,立即快活无比地笑起来。

徐一:“我不想做功课!我不想做功课!”他把书呼一下抛向天花板。

徐二:“想做功课的是小狗!想做功课的是小狗!”他也学着老大将书本抛向天花板。

孩子们:“我们不想当小狗!我们不想当小狗!”最小的两个孩子也在抛书。

    教室里放着一箱饮料,徐一打开箱子拿出饮料,咕噜咕噜地喝着。徐二看见徐一喝饮料,也急忙上前来拿饮料,打开喝起来。后来五个孩子也挤上来拿饮料,咕噜咕噜地喝着,喝得衣服上下都是饮料,最后饮料还流到地上,他们还把饮料罐到处乱扔。

徐一:“来,干杯。”

     所有孩子都拥过来碰饮料罐。接着,徐一把饮料罐扔向天花板,徐二也把饮料罐扔向天花板,后来所有孩子都把饮料罐扔向天花板。

众孩子:齐声大喊。“好好玩!好好玩!我们不做功课,好好玩!”他们继续喝饮料,继续朝天花板扔罐筒,扔得乒乒乓乓,一塌糊涂,欢天喜地。

    但是金米西拿起墨水瓶走进来的时候,所有孩子一个也不见了,教室里空空的。

金米西:眨巴起眼睛。“哼,这些小家伙竟然没有做功课,他们跑到哪儿去了?”她在客厅和餐厅到处找人,没找到。“徐一徐二。”她又跑到门口喊。

    没有人回答。

金米西:很生气。“天啦,这群淘气鬼!他们会让我丢掉饭碗的!”

504查尔斯大别墅卧室,夏欣单身公寓

它是一间宽敞豪华,又颇具古典风格的卧室。卧室里有家具,有大床,还有桌子和电话。这时外面风雨交加,闪电道道,雷霆万钧。查尔斯穿一件蓝色睡衣,正斜躺在床上看书。看了一会儿,电话铃突然响起。

查尔斯:抓过电话。“喂,请讲话。”

夏欣:坐在自己客厅里。“查尔斯,你不是说你没有时间吗?你是一个忙碌的超人,可是,今晚你却约了那么多人用餐。”

查尔斯:立即惊讶地坐下。“对不起,夏欣小姐,今晚不是我请客。”

夏欣:“我不管是不是你请客,你请不请客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时间与我约会,却有时间跟别人一起用餐。”

查尔斯:脸色很难看。“别人从华盛顿回来,邀请我去用餐。”

夏欣:“你总是找理由拒绝我。”

查尔斯:“我……我几时拒绝过你?”

夏欣:“昨天你就拒绝过我。”

查尔斯:“昨天晚上我很忙。”

夏欣:“昨天晚上你一点也不忙,你早早地回家了。”

查尔斯:气得涨红着脸。“你……你……你在跟踪我。”

夏欣:“纸里包不住火,你还是赶快承认吧。”她傲慢地理着电话线。

查尔斯:“我早早地回家,是我想把工作带回家来做。”

夏欣:“你还是在欺骗我,查尔斯。”她挂断电话。

   他也很生气地放下电话。

 

505查尔斯大别墅卧室和汽车和电话亭

查尔斯躺在床上接着看书,但过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

    大别墅外面,一辆汽车停在那里,在瓢泼大雨和闪电中,夏欣正在电话亭打电话。

夏欣:“查尔斯,我就在你家门口外面,你赶快叫吉姆下楼来开门。”

查尔斯:相当吃惊。“这么大风暴雨的,你到我家门口来做什么?夏欣小姐,你疯啦!”

夏欣:“我没有疯,但是我的衣脸全部淋湿了。赶快叫吉姆来开门。”

查尔斯:“你回家去,我的仆人已经睡下。”

夏欣:一边摸住脸上的雨水。“叫醒他,亲爱的查尔斯,叫醒他!”

查尔斯:很恼火。“不,你回去,夏欣小姐,你回去!”

夏欣:又焦急又生气。“不,我不回去,亲爱的查尔斯,我要与你同居,我们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同居过,我要与你同居。”

查尔斯:“可是我不想与你同居。”他竭力反驳。

夏欣:脸色苍白。“你为什么不想与我同居。”

查尔斯:“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同居。”

夏欣:“别胡说八道了,快叫吉姆下楼来开门,我都等得不耐烦啦!”

查尔斯:“不耐烦就回去。”

夏欣:“不!”她大声叫嚷。闪电又照亮了她。查尔斯放下电话。吉姆突然出现在门口。

吉姆:“对不起,查尔斯先生,我都听见了。”他低下头,做出不好意思样子。

查尔斯:“听见了就赶快回去睡觉。”闪电同时照在两个人脸上。

吉姆:“你不想让我下楼去打开门?”他哆嗦着。

查尔斯:“不开!”他声音很大。

    吉姆又吓得急忙退回去。

查尔斯则像冷酷的雕像,站在卧室中央一动不动,脸上不时地映出一道道闪电。

大别墅门外的电话亭前,夏欣被大雨淋成落汤鸡。她手里握住电话,但话筒已经是忙音,显示对方已经挂断电话,她再拨,电话响起,可是对方已经不接电话。她看着电话,淋着大雨,又面对苍白的闪电,可怕的雷霆,她悲惨地甩掉电话,身子靠着电话亭衰弱地缩下去,半死不活地坐在地上,脸上流着眼泪和雨水。

夏欣:“哦,查尔斯,你太冷酷了,太冷酷了……你简直比北极冰还要冷酷,比北极冰还要冷酷……比北极的鲸鱼还要冷酷,比北极的海豹还要冷酷……哦,查尔斯,难道我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还亲自驾车到你家门口,难道我的举动还不足以感动你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对你的爱啊?查尔斯,你不爱我,你不同意马上跟我结婚,可是你应该接受我对你的爱啊!”

7号红包场qiangsheng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图片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