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号《权力的游戏下》34 第十章 连战的尴尬  

2016-03-16 17:1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力的游戏下》  纪实文学

              ——揭秘震惊海内外“319枪击案”真相  王娜著  

       勇者无惧————chenshuibian 

1号《权力的游戏下》第十章  连战的尴尬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1号作品《权力的游戏》第二章 五“台湾之子”的诞生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权力腐蚀人,

                 绝对的权力则绝对腐蚀人。

           ——英.阿克顿勋爵

     太过聪明而不屑参与政事者将受到惩罚,

         那就是被比他们更愚蠢的人统治着。

                              ——柏拉图

第十章  连战的尴尬

有人形容李登辉和连战的关系,有点黏又不太黏,有点僵又不太僵。两个人的信任程度,并不如从前的宋楚瑜,以及后来的陈水扁。李对连仍然有诸多设防,不轻易对连战授权。但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没有进一步恶化。李对连仍然夸奖有加,连对李仍然相敬如宾。

按照惯例,在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通常是权力接班年,尤其是现任副总统,即将要成为下届总统的候选人时,现任总统会为副总统制造机会,让他发挥领导才能。四年一任的美国总统如此,七年一任的法国总统也是如此。在最后一年任期,现任总统往往会为角逐下一届总统的人铺路,将政策的决策主导权,逐渐改为副总统主导。

但是在台湾,已经坐在位置上十一年的李登辉,在第十二年总统任内,权力欲极强,显然不甘心论为跛鸭总统,反而越来越像超级马力的拼命元首。而对外界质疑他,为何不让连战主导政府政策?他要心腹苏志诚出来反驳:“这是逼宫阴谋论”,并表示“李总统一定会拼命做到最后一刻”。

有一阵子,台湾的报纸还称李登辉是“拼命三郎”。

由于李登辉迟迟不肯放手,不让连战及早当家,许多报纸批评他是“跛鸭飞奔”。放眼邻近一些国家,从未看到任期将届的总统,如此独领风骚,又让即将参选的副总统,如此黯然无光。

举例来说,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的立法委员选举,国民党中央助选团的辅选经费,由李登辉亲自发放红包,连战并未得到机会建立地方人脉。一九九九年二月,立法委员正副院长选举,李登辉几乎全程主控,不管是王金平或饶颖奇,都由李登辉钦点上任,连战丝毫插不上手。同月发生的证交税急转弯,连战在事前也毫无所悉。更离谱的是,自五月起的国大修宪,连战身为修宪小组的召集人,却毫无实权。

李登辉不仅在内政上独断专行,连在外交上也设防不让。一九九九年六月,李登辉突然宣布三亿美金援助科索沃,连战不但未能主导决策过程,甚至连记者会也没有出席。

眼下尽管选期已到,李登辉不再参选,但李登辉却在六月出版的《台湾的主张》,引起争论的“中国七块论”,并对连战当时授权时报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传记颇有微词,认为连战自我邀功太多,捧李捧得太少,结果,弄得连战连新书发表会也不敢参加。七月九日,李登辉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提出惊人耸听的“国与国特殊关系”,在两岸引起轩然大波。连战事后长期保持沉默,李登辉对此也相当不满,认为连副总统都不表态,谁还敢公开支持他?更有甚者,后来李登辉为九三二一和别的事情召开记者会,连战都缺席。

面对李登辉的霸权不放,连战忧心如焚。但他又领教过李对宋楚瑜的铁面无情,谁都会嗅出,台湾总统有仇必报的味道,即使有所不满,也只好隐忍不发。但看见苏志诚、刘泰英经常对外放话,不得民心,连战尤其感觉到寄人离下之苦,因为他们代表李登辉所讲的话,严重影响了他的民调,使他欲振无力,内心愁闷不堪。

李登辉在卸任前的不断强势出击,使连战陷入相当尴尬的困境,他有志难伸,难以突显他自己的领导才能。还有最痛苦的是,李拿来打击宋楚瑜的流弹,却反弹回来伤到自己,因为他是愿意跟宋楚瑜合作竞选总统的,但由于李登辉过去与宋楚瑜之间恩恩怨怨,导致作风强势的宋楚瑜,不愿意低下头来与他合作。

2李登辉的顽固

李登辉的顽固与不肯放手,原因可能有以下三条。

一、李登辉使命感太强,不到最后不肯罢休,还有他在前些年没有作为,现在想在最后任期内,赶紧做完他想做的事,因而根本不顾及国民党的接班问题。

二、李登辉自视清高,过于自信,没有把宋楚瑜和陈水扁放在眼里,认为只要发动李登辉情结,或国民党的机器,到最后,民众都会看在他名下,把票投给连战,让他顺利当选。

三、李登辉可能不放心连战接班,要在路线上先把话讲白,逼迫连战认帐,以便强化路线继承。另外在人事上要先布署垂帘听政,以防选后颠覆李连体制,把他踩在脚下。

前两条都是李登辉的个人信心问题,并不受外界左右,但最后一条则涉及到李登辉对连战的信任。老实说,李登辉身为台湾的老大,始终认为连战性格软弱,不善权谋,容易遭人蒙蔽。因此,李登辉认为,他要在强硬路线上先定调,比如两岸关系,他要连战承认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他不让连战有自己的思维模式,即使做了总统,他还是要连战“李规连随”。

极端台湾人意思的李登辉,始终认为连战被反李色彩浓厚的外省人包围,例如徐立德、关中、丁守中等人,李登辉因为过去发表过太多的反外省人言论,现在屡怀戒心。

另外,连战阵营在竞选期间,一度传出胎死腹中的《邦联论》,更被李登辉认为,那是统派人士抬头的征兆,假如是真的,那还了得。还有连战与国民党许多大老交往甚密,梁肃戎,陈履安、孙运璿、宋美龄等人都表态挺连,也造成李连关系的迅速恶化。

这里再补充一点。蒋经国当时在挑选李登辉做副总统时,一是觉得这个人资历完整,做人诚实可靠,二是地地道道的台湾人。蒋家在台湾统治四十多年,被许多媒体和反对人土批判得体无完肤,蒋经国晚年时,想把政权交给台湾人,卸掉外来政权这个历史包袱。但试用几年之后,李登辉对蒋经国百依百顺,对其它人自视清高,权谋阴毒。但蒋经国完全看不见这些,他死后,蒋家政权顺利传到他手中,可是蒋家上上下下,包括宋美龄在内,以及很多国民党大老,都对李登辉的权谋与善变看得清清楚楚,他会是未来台湾问题的制造者。

李登辉在就任总统之初,一次在总统府会见美国密西根大学教授时,奥森伯格问李登辉:“为什么说国民党是‘革命民主政党’?在美国人看来,革命与民主制度是不相容的。”

李登辉回答:“革命与民主何不相容?我的血型是AB型,A型和B型的性格都包涵。国民党包涵革命与民主的双重性格,是历史发展中自然形成的。”接着他又说,“连已故的蒋经国总统,血型也是AB型。”

的确,蒋经国和李登辉的血型都是AB型,蒋经国以前也反对过他老爸,后来又变成他老爸的接班人,他的性格也是变来变去,不过这也许是历史的巧合,但血型AB型的人性格是不是都强悍善变,恐怕是见人见智。

话说回来。随着连战选情的低迷,连战幕僚也越来越排斥李登辉,认为他的强势作为,完全挡住连战的领导才能,反而让他不能当家作主,成了无能的阿斗,连战这场选战如何打得下去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远在俄罗斯的叶利钦总统突然宣布辞职,让普京总理提前代理总统,藉此强化了普京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居于领先地位。连战的幕僚欣羡不已,要求李登辉尽早辞去党主席职务,让连战早日接棒,遭到李登辉的当面反对。这样李登辉更加不信任连战。

但连战为了突显自己有别于李登辉,两千OO年一月初,他在竞选总部成立的当天,突然宣布“党产信託”。他事前并没有告之李登辉,事后李登辉表面同意,私下对他很不满。

连战的幕僚还放话表示,一旦连战当选总统,未来的国民党主席将虚位化。由于李登辉的党主席任期,在总统卸任后还有两年,党主席虚位化之后,就否定了李登辉“党政共治”,以及“垂帘听政”的构想,马上引起李登辉的反弹。

明知李登辉不是提前让位的叶利钦,又唯恐李登辉是个有仇必报的基督山伯爵,连战对李登辉又怕又恨,他已经做够了当老二的难处。李登辉的强势作为,连战屈居老二,使连战在扁、连、宋三强鼎立的选举中,显得异常虚弱,完全不堪一击。尤其到了最后十天,李登辉到处奔走呼号,仿佛父带子出征,别人以为是李登辉在选总统。

更严重的是,李连矛盾的表面化,还包括连战策略的定位。李登辉始终坚持重手打宋,以逼宋楚瑜出走为第一优先,但连战力图保持与宋和解的空间,以共同打败阿扁为第一考量。因为宋楚瑜的“百万连署”和找张昭雄当副手后,民调一直居高不下,如果两组人马去刮分百分之六十的选票,一定会落选。但李登辉不听他的,李一定要把宋楚瑜打倒再说。

十二月上旬,宋楚瑜的兴票案爆发之后,李登辉通过幕僚,决定对宋楚瑜穷追猛打,宋楚瑜一天民调不下来,就打一天,三个月不下来,就打三个月。打到最后,还交待国民党中央出面告宋楚瑜侵占,使得连战宋楚瑜的和解完全破灭。

眼看李登辉如此偏爱打宋楚瑜,却又对陈水扁轻轻放下,甚至不去正面应战,连战和他的幕僚不免怀疑,李登辉葫芦里埋的是什么药,难道这两个人早已有默契了吗?尤其是到了最后冲刺的十来天,到处都有“弃连保扁”的声音传出来,连战阵营虽然竭力否认,各种流言还是越传越广。甚至还传出李登辉,在总统府内多次找陈水扁本人密商,让连战居于相当尴尬的处境。

但问题是,李登辉反宋楚瑜的结果,必将激起反宋选民的台湾意思,反而有利于阿扁,同时也将有利于宋,不管李登辉怎样打,结果都是对连战不利。

按照连战的观点,最理想的打法,就是主攻陈水扁,打乱他的台独选民,再争取新中间路线。事实上每一次选举,都是中间选民在决定胜负,陈水扁目前正在大打“中间牌”,一定要把他的得分牌抢过来。

但强势的李登辉,紧紧咬住宋楚瑜不放手。

3党内处处是连皮宋骨

连战一直在为连宋配而努力,他不断通过幕僚与宋楚瑜的幕僚沟通,和解,但最后都不经李登辉的棍棒乱打。谁也闹不清楚,李登辉到底在保连战,还是保陈水扁。这场选战关系到台湾的未来,也关系到台湾经济永续发展的问题,更关系到人民是否会安居乐业。李登辉完全不管结果会怎么样,只图自己打得高兴,打得满足,宋楚瑜不死,他不会善罢甘休。

李登辉打到最后,把拥护连战的选民全部吓跑了,他们一部份去了阿扁的“新中间路线”,一部份干脆去拥护宋楚瑜。台湾选民很有同情心,他们一般比较喜欢受害者。宋楚瑜在兴票案中固然有错,但不及死罪,他们看见李登辉如此心狠手毒,干脆弃连战而不顾。

老实说,台湾岛内的大部份选民,都希望连宋配,因为他们对国民党有感情,这个党曾经让台湾经济起飞,变成富裕之岛,而宋楚瑜做过蒋经国英文秘书,了解他的管理经验,后来又当过省长,从政经历非常丰富。连战的资历就更不容说,他是前任行政院长,现任副总统,不但懂政治,经济、人事,还懂军事和两岸,这两个人若是选上总统,会给台湾人带来福音。

他们不愿意把权力交给陈水扁,因为他虽然有台北经验,却没有管理政府和治理台湾的经验,此外,他对经济、军事、外交和两岸,完全不懂。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台独分子,如果把总统大权盲目地交给他,未来不知是怎样的结果。

所以,不管陈水扁如何唱他的“新中间路线”,“有梦最美,希望相随。”乃至“绿色执政,品质保证。”“阿扁当选,股市上万点。”他的民调仍然不上百分之四十。如果连宋合在一起,他就没机会。

不过李登辉不懂算术,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否则,他怎么连百分这六十除以二都不知道呢?为了欺骗连战,他要幕僚搞假民调,每一次,他不准幕僚报真民调,如果报了真民调,他就指使人撤换他,说有人对连战居心叵测,触犯法律某条某款,意图使人不当选。

连宋之争到了最后,国民党内已经到处是连皮宋骨,杯弓蛇影,而且还感到草木皆兵。虽然很多人不反连战,但对李登辉深恶痛绝,严然成形。更令人害怕的是,这时候连战竞选总部,完全没有机密可言,因为再隐密的决策,都会事先外流到宋楚瑜阵营,使宋楚瑜得已先发制人。

最有名的例子是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据传将会在各大报刊出,“最后呼吁连宋配”的广告,表示“宋楚瑜已经同意退选,选后将出任阁揆”等等,藉此达到泛蓝大团结。结果消息走漏后,宋楚瑜反而在前一天抢先召开记者会痛批造谣惑众,使得连宋配最后的希望仍然功亏一篑。

李登辉所代表的国民党,扑天盖地围剿宋楚瑜,使宋的竞选造势逐渐带着秘密社团的色彩。宋楚瑜伸出大拇指,赞扬他的支持者做出“连皮宋骨”的隐性选择,拥宋代表也在电视上公开表示,这正是他们对付李登辉“白色恐怖”的选战策略。

两千OO年三月十六日,投票前三天,宋楚瑜在各大报纸刊出这次选举最诡异的全版广告,标题为“虽然我们没有站出来”,但意图是在向沉默的“连皮宋骨”的选民和未表态的选民致意。

宋楚瑜在广告里这样写道:“虽然在电视上,在造势活动中,看不到你,也看不到我,因为我们都默默地站在暗处,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平凡的老百姓······我们虽然没有站出来彼此相认,但我们的心是接近的,我们也决不是冷漠的一群,因为我们知道台湾的前途,就在我们自己手中。”

1号《权力的游戏下》第十章  连战的尴尬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