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9号《戴维尔城堡》  

2015-08-25 15:2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维尔城堡》

童话    王娜著

9号《戴维尔城堡》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第十七章  第一次交feng下

尼古拉多反应很快,立即拔腿跑过去关上门,但他又把愤怒全集中到吉米身上,“是你干下的好事,现在你必须把它抓回笼子里去!”

“你过来帮助我嘛,我一个人抓不住它。”吉米歉意地向他求救。

“我早就提醒过你,休想让我帮助你!”尼古拉多也拿出老派的样子,操抱起一双手。

吉米见他一副傲慢相,就去找多尔西,那个话匣子倒是喜欢帮助他。“鹦鹉!?它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吉米,果然是鹦鹉吗?你刚才逗它时,它会不会说话?唔,别人说会说话的鹦鹉才聪明。”他在吉米面前晃来晃去,半天还没有看见鹦鹉的影子。

“在那里。”吉米指着旧衣服区一列木头架子,那只鹦鹉正歇息在架子上。

于是两个人又朝那边跑去,快要接近木头架子时,两个人停下来,生怕一接近它,鹦鹉就会飞走。果然那只鹦鹉也拿好玩的眼睛望着他们,还将头故意偏向一边,等到他们张开双臂捕捉它时,便又展开双翅飞向天花板。

“坏蛋!坏蛋!”鹦鹉大声尖叫,吐词不清。

“该死的!”吉米跳着脚咒骂,“该死的!”

“该死的是你!该死的是你!”鹦鹉尖声回嘴,在天花板下飞着圈儿。

尼古拉多在那边幸灾乐祸地说:“你们吵不过它,它可厉害着呢!”

“王八蛋,快下来,我们给你小虫子吃!”多尔西笑道。

“骗子!骗子!”它叫得更加起劲。

“骗子是你!骗子是你!”吉米一生气,随手抓起一个假面具向鹦鹉砸去,由于它飞行的速度很快,没有砸中它。

“坏蛋!坏蛋!”鹦鹉又愤怒地大叫大嚷,在室内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变成一团模糊的影子。

“哦,它消失啦!”多尔西愕然地东张西望,很久都没有找到。

“没有,”吉米说,“它还在那里。”他指着空中。

“怎么看不见?”多尔西翻了翻眼睛。

“它变成一团风暴。”

吉米的话还未落音,那团风暴就变成一根长长的飘带,那根飘带呼啦一下冲向这里,又呼啦一下冲向那里,然后再冲向东边,又冲向西边,在天花板下面的四壁之间冲来冲去,后面带着长长的尾巴,叫人误以为是一道彩虹。

鹦鹉的表演相当精彩,三个人都看得十分惊讶,尼古拉多后来干脆高兴得拍起手来,他从来还不知道,别人丢弃在这里的鹦鹉还有这个本事,他以为它们是一群只会吃食而无聊的小动物,没料到它们还会使人开心。

气极败坏的吉米,和满肚抱怨的多尔西,这时又骑上阿拉mo棒去追它。事实上,他们骑阿拉mo棒的技术还很差,甚至连把那根阿拉mo棒变大的本事也没有,它们还是一根小mo棒,跟一根小木棒一样,他们刚骑上去就掉下来,来回骑了几十次,每一次都掉得惊险而kong怖万分,最后他们仍然没有办法升上天花板。

尼古拉多惊讶地看见他们使用阿拉mo棒,不过没有说什么,如果他们能够骑阿拉mo棒捕捉到鹦鹉,他当然也不反对,总之,鹦鹉是被他们弄飞的,让他们吃点苦头才行,这两个家伙简直笨透了。

鹦鹉仿佛故意跟他们作对似的,他们越想捕捉它,它越发要发脾气招惹他们,还用翅膀去拍打他们,气得他们吹胡子又瞪眼,最后,直到把他们搞得精疲力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头流着汗水,鼻子和嘴巴不停地喘息时,它才呼啦一声俯冲下来,用最快的速度逃回笼子,接着鸟笼门就砰一声自动关上。

鹦鹉歇息在鸟笼里快乐地梳理羽毛,多尔西和吉米在地上累得快要死去,鹦鹉梳理完羽毛看他们,两个家伙故意闭上眼睛。

后来又有几个高年级学生来旧货商店,他们在里面溜达几圈后又出去,因为他们过去常来,所以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到了下午四点钟,再也没有人来光顾,尼古拉多便舒舒服服地坐在动物椅子里,因为看书疲倦,打起哈欠,后来干脆扑在桌子上瞌睡起来。

他睡得非常幸福,可是不久,他又发现自己在操场上闷闷不乐地漫步,因为他刚才探望过奥雅西西,脾气古怪的娜芳医生照样把他关在门外,尼古拉多哀求过她多次,她还是拒绝放行,于是他只能走过去站在阳台上,从打开的窗口缝隙儿去看她,奥雅西西还是不见苏醒转来,他默默地看着看着,无声的眼泪又流下来。“奥雅西西,”他在心里轻轻呼唤,“你为什么不苏醒过来呢?苏醒过来看一看我呀!我是你最亲密的同伴尼古拉多,今天我是第十三次来看你,可是你不但不理睬我,而且还昏睡不醒。”

在操场上走了很久之后,心情仍然像灌满铅一样地沉重,于是他又停下来,用脚狠狠地踢着一片绿草,直到把它们踏出绿汁为止。他想,假如他有办法的话,一定要弄清楚戴维尔mogui,然后sha si那个臭mogui,否则他实在不配做奥雅西西朋友。

但怎样才能弄清楚戴维尔mogui呢?他问过菲比特博士,她回答没有,他还问过马达,半shou人回答也是同样结果。戴维尔果然没有mogui吗?但《每日新闻网报》的创办人鸟小姐却报道得那么肯定。

尼古拉多不知道该去问谁,也许只有奥雅西西一个人才清楚答案,但那位从南极国来的同伴一直躺在医院里。

他沮丧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戴维尔校园操场上这种褐灰色大石头不少,也不知从前是什么人搬放在这里的,石头表面坑坑洼洼,凸凹不平,有的填满沙子,有的藏着蚂蚁,尼古拉多却在猜想,这些大石头是如何长大的,它们从前是不是小石头,而小石头的父母又是谁?

答案又总是没有的,于是他又叹口气站起来,慢慢踱步到露天体育场,站在一根很高的铁杆下面,抬头望着那根铁杆。不久前他还在这里上过体育课,红萝卜博士教体育,对他一点也不客气,不,他甚至还想欺辱他。因为他天生矮小,势单力薄,他第一次上体育课就要他爬三百下铁杆。天啦,别说三百下,就连三十下都有困难,最后他才爬完第一下,就被一个抛物线跌到铁杆下面,而且还摔出一个很深的坑洞。

因为回忆的痛苦,他难过地闭上眼睛,总之红萝卜博士不喜欢他是事实,因为他没有一点英雄的骨气,做英雄的人绝不会是他这副懦弱模样。

然而,就在他睁开眼睛时,突然发现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吹拂,大片大片黑云正在朝戴维尔聚拢来,头顶天空霍然迸射出一条金色的闪电,随后,闪电不止从这边天空弯曲,也从那边天空划出,一瞬间,到处都有金色闪电照亮戴维尔城堡。紧接在闪电后面的是一阵阵滚动的雷声,宇宙中雷电的释放能量,远远超过huo xing人在沙漠中试验kong怖弹。kong怖弹是人类最害怕、也是最具杀伤力的炸弹,至今水世界还没有人知道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当然小企鹅人更不知道。

紧跟其后的是倾盆大雨,雨柱像拳头大,密密麻麻从天空落下来,顿时露天体育场淹没在一片水泽之中,其实这样的滂沱大雨尼古拉多以前也见过,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但他很奇怪的是那些乌云,按理倾盆大雨落下之后,雷电会减弱,天空会放晴,但眼下雷电既不见减弱,天空也不见放睛,相反它倒是显得越来越暗,戴维尔城堡被黑暗紧紧地包围住,而他呆呆地站在体育场上,立即被浓雾裹在一团黑暗里。

本来在下雨之前,也就是在乌云和闪电同时袭击戴维尔城堡时,尼古拉多就准备离开露天体育场,这样可怕的天气,呆在这里是很危险的,再说如果让雷电击中,他不就变成奥雅西西第二吗?现在奥雅西西还躺在医院里,是死是活不知道,如果连他也死了,在戴维尔,不就只留下可怜的卡可迪和齐尔巴两个人了吗?而两个人是不可能回到地球上去的。

在南极国,他们四个人是生死相依的伴侣,他们是因为一时粗心,才被huo xing人绑架到这里的。如今他们已经有一个人遭遇到伤害,不能再有第二个人遭遇到伤害,否则,他们艰苦的返国之梦一定会落空。

眼看大雨淹至脚下,眼看狂风把他吹得东倒西歪,眼看他要变成可怜的落汤鸡,眼看黑暗要把他包围得严严实实。他最后作出一定要离开露天体育场的决定,再不离开他可能就没命了,他已经看见闪电在他面前划开一条金缝,跳出一条弯曲的金蛇朝他逼近,他又听见雷霆在他头上轰然炸响,他被炸得头昏眼花,骨碌碌地滚了很远,后来又惊骇恐惧地从地上爬起来。“天啦,好可怕啊!”当第二条金蛇又在他面前闪现时,他又一次被炸得滚出大老远。

现在他并没有在露天体育场,而是离那里很远了,是两个雷霆把他炸离那里的,不管别人相信与否,尼古拉多都吓得浑身发抖,身上不知是汗水染湿了衣服,还是雨水浇湿了衣服。

但很奇怪的是,尼古拉多虽然站起来,无论如何迈不动步,仿佛两条腿灌满铅,又好像他的脚被深深地种在地下,连动也不能动一下。此外他还很像一个瞎子,黑眼睛大大地睁着,什么也看不见,眼前的世界漆黑如墨。“天还没有黑呢,现在中午刚过。”他说,一边将身子扭来歪去与狂风暴雨搏斗着。

不过这样的搏斗,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坚持下去,事实上,倘若他不赶快逃回戴维尔城堡,呆在这里仍然相当危险,谁也不知道闪电什么时候会劈开他,雷霆什么时候会击中他,狂风又什么时候会把他卷到天上去。

幸好没有被卷到天上去,否则他一定又要吓死,他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不是吗?我还完好无缺地活着呢!尼古拉多脸上浮出少有的笑容。

就在他满脑子胡思乱想之际,在他还看不见的地方,一条红蝙蝠 long突然从天空降下来,嗖一声飞到戴维尔上空,在那里飘浮着往下面看很久之后,就立即变成一团巨大的红色影子。那影子像一堵墙,又像一棵树,但更像一个巨人,因为他穿着红色披风,戴着红色面罩,整个脸部没有一个地方露在外面。尼古拉多仰起脖子还看不见他的头,但当他看见他时,那人身上发出一道kong怖的寒光,立即寒光就穿过尼古拉多心脏,他感到从头到脚犹如僵shi般冰冷。

“哈哈!”那人突然从红色中发出一串刺耳的笑声,震得周围的空气都在抖动。

“你……是谁?”小企鹅人既惊骇又生气,身上的血顿时停止流动凝结成冰块。

“嘿!我们早打过交道,尼古拉多。”

“我……不认识你。”

“是吗?你的记性真差劲!”他仍然躲在红色里,没有露出他的脸。

尼古拉多忍无可忍,但没有吱声,因为他真的想不起这个巨怪是谁。

“唔,小企鹅人,你sha si了我,那天在黄金城堡外面的广场上,那天本应该是你以及你的同伴们遭遇砍头,是我及时赶来救了你们,可你却残忍地sha si了我。”

尼古拉多大吃一惊,身子剧烈地晃动几下,差点扑倒在地上。“你是……huo xing人?你……sha si了……八千平民百姓?”他半天才说完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还想把对方看得更清楚一点,谁知道那家伙仍然裹在一团迷雾里。

“对,我sha si了八千平民百姓,我必须承认,这没有什么,我本来还可以sha si更多的,但我没有这样做,不过以后我还有机会这样做。”接着他又转个话题:“尼古拉多,我们终于又见面啦,而且是在这样恶劣的大风天。”他说话口气很放肆。

“你……竟然……没有死?”尼古拉多突然惊骇地往后退,这一回他真的kong怖万分了。

“我死不了的,虽然你把我sha si了三个月,让我的骨头消失,让我的肌肉化为乌有,让我的血液流干殆尽,我仍然死不了,哈哈!”他又再一次让周围的空气抖动起来。

“那把利剑已经插进你的心脏,你的心脏那天被戳烂了,没有了,你怎么会活转过来呢?”尼古拉多怀疑地翻了翻黑眼睛,一边喘息一边嚅嗫,“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你完全是在欺骗我!”

huo xing人似乎吃了一惊,有一瞬间,他默不作声,但过一会儿又发话:“我干吗要欺骗你,南极国的野人?虽然没有了心脏,甚至没有了肉身,但我确实还是一个人。”

“你不是huo xing人,我见过huo xing人,huo xing人不是你这副怪模样。你是戴维尔mogui,我要公然揭发你!”小企鹅人突然扭曲脸叫道,“来人啦,赶快抓住他!来人啦!”

“你没有必要在这里用嘴巴放炸弹,故意把事情闹得特别大。”

“我要呼唤城堡里面的全体师生来抓住你,你这个死去三百年的戴维尔mogui!”

“闭嘴!”

“偏不!”尼古拉多怒不可遏地反驳,“赶快扑伏在地上投降吧,狡猾的戴维尔mogui,尽管从沙道奇校长到半shou人马达,人人都在保护,都不肯向我吐露实情,但我还是识破你的阴谋诡计,举起你的双手!”huo xing人又哑口,只是用他的面罩紧紧地盯着小企鹅人。“怎么样?”尼古拉多发出冷笑。

“我实在……弄不明白……你在胡说什么。”那人冷冰冰地说,一边将巨大的红色影子朝他逼近,再逼近,形成一团巨大的迷雾。

尼古拉多见状又突然生出很多害怕来,因为那团迷雾现在比墙还高,简直就是一座小房子,或一辆很大的汽车,他几乎是向尼古拉多倒压过来,小企鹅人又打着寒战后退几步,所有惊恐全都写在脸上,不过刚过几秒钟,尼古拉多又勇敢地回出话:“说我要跟你打一架。来吧,戴维尔mogui,不管你今年是三百岁还是三千岁,也不管你有多么高大孔武,也不管戴维尔大学校长是否知道你在这里,我都要向我最亲密的朋友报仇!”

“啊!我们真的要打架吗?”那团影子居高临下站着,不屑地说。

“你别逃避!”

“我的意思是,虽然我吻了你的同伴奥雅西西,但我们还是够不成打架的理由。”

“就这一条理由足够!”

他沉默片刻才说:“我还是不想找你打架。”

“什么?你还想戏耍我?”

“因为你压根儿就不是我的对手。”

“迎战!戴维尔mogui,迎战!”很显然,huo xing人的冷酷拒绝激怒了尼古拉多,他跳起来冲到huo xing人面前,双眼朝他喷出愤怒之火。

“迎战就迎战!难道我还怕你不成?”他从喉咙里kong怖地吼道,然后一把将尼古拉多抓起来捏在手中,又举到胸前。小企鹅人着实太小了,扔进嘴里还填不了一个小牙缝,如果把这小家伙烤着吃,恐怕会连骨头都烤得没有了,如果是炖来吃,大概会连头发都会化为乌有,因此,他连吃他的愿望也没有,他就那样把小企鹅人高举着,倒来倒去看很久,后来又觉得他实在不好玩,才把他当小球掷了出去,那个小球在空中成了抛物线,连续翻滚好几下,紧接着,就被掷到城堡坚硬的黑石头墙上,之后,又坠落在墙脚下草地上。

尼古拉多没有受重伤,但他显然是被远距离而掷昏了,被强烈的坠地震动而摔昏了,好长一段时间他还蜷曲在草地上动也不能动,一直过了很久才醒来,但他又因为自己的无能而羞愧万分。

“不,这里没有huo xing人,这里只有戴维尔mogui,史变mo早就死了,而且是死在黄金城堡的砍头广场,死人是不能够复活的,我当然不能够听信他的谎言,更不能上当受骗,一定要想方设法把他置于死地!置于死地!”尼古拉多激动地爬起来,再一次赤手空拳向他冲去,这一次他想跳上对方胸口,卡住他脖子,揭开他的面罩,看清楚戴维尔mogui到底是什么模样。

又像上一次一样,尼古拉多又被huo xing人大手轻举起来,高高地悬在半空中,这一回他不但觉得不舒服,简直几乎要呕吐,但huo xing人没给他机会,立即就把他掷到对面黑色城堡的硬石头上。这一次比上一次掷得更高,让小企鹅人鬼使神差骑坐在十二楼窗口,显得惊险万分。

那里是高年级学生宿舍,幸喜得当天下午没有学生,否则他们肯定会吓一跳,料不定还会把他当成小偷。 因为一年级新生谁也不敢冒胆去高年级学生宿舍,偏偏尼古拉多一个人敢作敢为,那样的话,菲比特博士一定又再要把他关进地下室。

尼古拉多一想起那间kong怖的黑屋子就憋气,自从那次出来,就发誓永远也不再进去,虽然那次遭遇关禁闭他没有死,在他的认识里,比死去十次还可怕,那里根本不是人去的地方。

小企鹅人紧紧抓住窗台上的玻璃窗,否则他马上会掉下来,他刚才迷迷糊糊看过下面,直觉得自己在半天云中,“啊呀!要是我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已经吓得浑身失血。

“我就是要让你掉下去!”huo xing人抖动肩膀xie e 地大笑。

尼古拉多更觉得毛骨悚然,这个戴维尔mogui折腾得他太悲惨了,他却不能够惩罚他,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甘愿,他相信戴维尔mogui在捉弄他之后,还会去捉弄卡可迪和齐尔巴,最后把他们四个人都弄死才肯罢休。

小企鹅人没有恐高症,但还是因害怕而闭上眼睛,如果他不幸掉下去摔死了,将要没有痛苦地摔死,他太害怕看下面了。

huo xing人没有让他闭多久眼睛,他很快又大步淌水过来,到达城堡的石头墙脚下后,又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十二层楼窗口,他爬城堡石头墙犹如在走平坦之路,不仅没有跌倒,还走得风快,转眼他又把小企鹅人抓住,并且头朝下脚朝上地倒立起来,然后再用更快的速度跑下石头墙。

可怜的尼古拉多在他手中来回挣扎,他没料到这个mogui会爬到十二层楼上去抓他,否则一定会逃走,他知道这个巨怪会飞檐走壁,可他巨大的身体很笨重,他只要耍点小花招就可以躲过去。

huo xing人根本不把尼古拉多的挣扎当回事,沿途还在抖动肩膀疯狂大笑:“小家伙,记住,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次教训,”他再次把尼古拉多高高地举起来,对着天空得意地放声狂笑,“我还会给你第二次教训,第三次教训,乃至很多次很多次的教训!”说完,他又以一个最kong怖的抛物线把小企鹅人掷出去。此时天空恰巧有一团乌云飘过,于是他被卷到风起云涌的黑暗当中,但又在一瞬间,一条金色闪电划过黑暗,那道金光把他照得通明透亮,完全穿过他身子,但所幸的是闪电没有变成雷霆击中他。

可他又完全吓昏了,在那样高的半空中,跟乌云和闪电在一起,虽然两者当时都没有离开他,可他的感觉是被乌云和闪电颠来推去,宛如他是一团没有根基的东西,它们可以随意把他带到哪里去,想怎样折磨他就怎样折磨他,即使把他撕成粉末也在所不惜。

尼古拉多不知道在那里停留多久,总之,那团裹住他的乌云和闪电久久没有散去,他醒来的时候,还透过乌云和闪电的空隙,隐隐约约看见下面戴维尔尖塔,这个时候戴维尔城堡在他眼里,呈现出一副zhengchou恶的面目。

如果可能的话,尼古拉多会撕毁那个面目,因为就是那个面目,才让他此刻躺在高空中,跟乌云和闪电搏斗,跟风起云涌搏斗,他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不过他的担心又是多余的,转眼huo xing人又飞到半空中把他抓下去。

这一次他本想把小企鹅人掷得更远,最好掷到橡树林去,掷到大海里去,或掷到太阳底下去,谁知道他把小家伙掷到熊夫人脚下,这时正巧那个半shou人出来关门,虽然还不到天黑关门的时候,但狂风夹杂着暴雨吹进城堡里,使好几条走廊积水半尺深,风还吹坏了不少窗玻璃,熊夫人唯恐损失太大,赶紧跑出来将那道巨大的金属门关上。

“啊,尼古拉多,你是被风吹进来的吗?”她愕然地瞪着脚下,尼古拉多身上到处是血迹,身上崭新的企鹅羽毛服也破出很多洞,“我都快要认不出你来了,你是菲比特博士的学生吧?”

这一次尼古拉多真的摔伤了,完全爬不起来,躺在地上一边呻吟一边喘气,而且还在拼命呕吐。

“可怜的孩子,这样kong怖的大风天,别人都乖乖地呆在学校里,而你却跑到外面去瞎逛,瞧你成了什么样子?快起来!”她弯下腰去扶他。

“熊夫人,让我在这里躺一会儿吧,”他低声悲惨地说,“唉哟,我身上的骨头快散架了,还有这该死的胃,它一直翻个不停!”

“哼,你倒是很会耍赖胡扯!”熊夫人激动地跳着胖脚,圆眼睛瞪出火花。

huo xing人站在风雨交加的操场上,他本来还要继续折磨尼古拉多,直到那个小企鹅人悲惨地死去,他的报仇雪恨才会宣告结束。可眼下那个幸运的小家伙,意外获得熊夫人的保护,他已经不能够再接近他,于是只好作罢。片刻之后,huo xing人又变成红色蝙蝠 long,拍起xie e 的翅膀飞走了。

9号《戴维尔城堡》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