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七章 在双层巴士火车上  

2015-06-24 14:2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维尔城堡》

童话    王娜著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直接访问)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七章  在双层巴士火车上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第七章  在双层巴士火车上

尼古拉多几乎是从客厅大老远扔到门外,在被摔出一个坑之后,现在爬起来站在院子里,瞪大黑眼睛惊讶地看着地上那只绿色大箱子,上面整整齐齐摆放两套学生制服,制服上面还有一张戴维尔大学入学通知书。通知书开头清清楚楚印着那所大学的校徽——它是一个面貌丑陋、凶神恶煞的鲨鱼头像,在头像下面印着几行正楷小字,而那些小字又被好看的花边框着。

 

戴维尔大学沙道奇校长通知:

尼古拉多先生,你经过本校严格的招生制度审核,被我校录取为二零五零级新生,除了向你恭贺之外,希望你将来成为一名合格的大学生。本校于九月一日正式开课,请按时光临。

                                                     沙道奇校长

 

“耶,这是真的吗?”尼古拉多低头看着通知书,“可我没有经过考试呢,奥雅西西和卡可迪以及齐尔巴告诉我,他们是经过考试才进这所大学的,连黑混血阿芬也是。”

但不管怎么说,它确实是戴维尔大学的入学通知书,他看见过阿芬的通知书,它跟这张一模一样,差别只在于阿芬的名字换成尼古拉多。

“我真的会上戴维尔大学吗?”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阿达迈太太说得对,他这种最卑贱的人只能做小兔狐,上戴维尔大学分明是做白日梦。

尼古拉多又歪起小脑袋纳闷很久,机灵的米雪儿又再一次跳上他肩膀,用硕大的翅膀去拍打他,意思是催促他快点出发,他站在那里发呆实在很愚蠢。两扇门火车站十点钟有一趟列车,错过它之后要等到明天,今天上午这一趟列车直达戴维尔车站,住在黄金城堡外一百公里内的学生都要乘坐这趟列车,因此这趟火车特别拥挤。

尼古拉多把大箱子拖到院门口外面之后,又发起愁来,海带巷竟然没有一辆汽车经过,甚至连马车也没有,空旷的巷子缈无人影。这天是星期天,珊瑚礁区的人不是窝在床上睡觉,就是去了很远的地方,落下满巷子的寂凉。

怎么办?他在那里紧张地将头转来转去,不停地发问,不可能就这样把大箱子拖到两扇门火车站去,海带巷到那里至少要一个小时路程,现在已经九点五十分,离开车时间还剩下十分钟,他只有九分钟的赶路时间。

尼古拉多焦急地看一下表,它是大箱子里学生用品中的某一样东西,刚打开箱子就发现它放在最上面,他立即将它拿起来戴在手腕上。这只表的表针是一只金色公鸡头,钟点则是十二颗闪亮的小星星,走得非常准时。

正当他瞟着矮墙下一只晒太阳的猫急得满头大汗时,一辆绿龟车突然轰隆隆从远处开来,因为汽车很破,响声才特别大,路过尼古拉多身边时,他急忙转身向司机招手,“请停一下,先生。”

“你要去哪里?”司机嘎然刹住车,居高临下问他。

“两扇门火车站。”

“付十个小毛。”他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要钱。

尼古拉多没有钱,迄今为止,他在水世界还没有用过一个小毛,司机的要求使他十分难为情,他不敢看对方眼睛,而是低头注视地面,司机见他一副耍赖不付钱样子,扬言要立即将绿龟车开走,这时尼古拉多又着急起来,额头汗珠紧张地浸出来。不过他马上想起,阿达迈太太家客厅的茶几上有十个小毛,刚才他被米雪儿拖着走过那里时看见它,相信现在还在那里。他转身飞快跑回院子,再出来时,就把十个小毛交到司机手里。

中年男子胡乱把钱往口袋里一塞,就跳下车来,把尼古拉多和他的大箱子一起抱进车厢里,现在他和大箱子都坐在司机后面摇摇晃晃,司机仿佛要把绿龟车开到天上去,他在海带巷左拐右拐,有时在躲避几只鸡,偶尔擦过一群鸭,有时又险些儿撞上一只狗,一块大石头分明耸立在路边,冒失的司机不偏不斜撞上去,尼古拉多心脏几乎被震掉。

他是如何被绿龟车司机扔到两扇门火车站的,不得而知,一直过了很久才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很奇怪的是,火车站大厅一个人也没有,很显然赶火车的人全都进了站台。现在离开车只剩下两分钟时间,两扇门火车站的大门是关着的,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开它。

尼古拉多又在那里东张西望,刚才解决了海带巷没有车的难题,又有第二个难题摆在他面前,真是叫人心烦意乱。他摸出火车票低头看一阵,戴维尔在送他火车票时,没有告诉他如何打开去站台的大门。

良久,那两扇动也不动的大门仍然关着,仿佛从来没有打开过似的,尼古拉多再一次抬头望它,希望它在一瞬间霍然洞开,它不但没有洞开,还很固执地把他关在门外,他又用手去摸了摸两扇大门,金属光滑而冰冷。

“要是米雪儿能打开它就好了。”他想,“它不是为我打开过从厨房到鸡笼的门吗?只消找到钥匙就行。”不过后来他又想起,这两扇金属门根本没有挂锁。

他又再次触摸金属门,感觉它比石墙还要坚固,唔,他的心里十分难过,难道这两扇门就要使他放弃去截维尔大学的机会了吗?他不愿意承认眼眶已经湿润。

正当他在发愁以及准备离开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哈罗!你是去戴维尔大学的吗?”

尼古拉多霍然回过头,只见那人也拖一口大箱子,笑着朝他大步走来。“抱歉,请问……”他涨红了脸。

“我叫麦可。”他打断他说。

“麦可先生,你好。我叫尼古拉多。”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不知道如何去站台,这两扇门一直挡住我。”

“是吗?你要去站台很简单,只要拖着大箱子自然走进去就可以了。”麦可说完,拖着大箱子经过他身边,接着就不见了。

尼古拉多惊讶地愣怔在那里,以为自己眼睛发花看错人,因为他也像麦可那样试过几次,每一次都沉重地撞在两扇门外,他不仅没有进去,还在额头上落下大青疱,他用手摸住痛昏的额头,蹲在地上唉哟唉约直呻吟。

“你怎么啦?”这时又见一个女孩拖着大箱子走过他身边,然后那个女孩也奇怪地消失了。

这一回,尼古拉多一直瞪大眼睛看她,他想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头,才被挡在门外,但那个女孩什么也没做,她走近时,两扇金属门自动打开,她走进去之后,门又自动合上。“啊,我知道怎么做了!麦可说它很简单,它果然简单得像喝水!”他迅速爬起来,拖起大箱子快步往前跑,想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去,因为那两扇金属门在合上之前还留有一道缝。但在他到达大门时,两扇门已经合上了,因为冲击力太猛,他被重重地弹了回来,跟大箱子一起摔倒在地上。

巨大的撞击声惊动了里面那个女孩,接着她又转身走出来,奇怪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尼古拉多。“啊!”她大声叫起来,“你怎么不进去呢?马上要开车啦!”她弯下腰去扶尼古拉多。

“哦,我弄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他满脸懊恼地说,一边抓住滑出老远的大箱子。

“没关系,跟我一起走,我会帮助你。”她友好地拍拍他肩膀,实际上她什么也没有帮助尼古拉多,她和小企鹅人并肩走进去,两扇金属门在他们面前轻轻打开,又在他们身后无声合上,尼古拉多很好奇地回头看很久。

“快上车,火车已经在开了。”那个女孩又在他耳边催促,一边拉他爬上高高的火车门。

这是一辆行驶在空中的双层巴士火车,铁轨由高高的柱子支撑着伸向神秘的远方。火车头是一个微笑的大金龙头,总共有二十八个车厢,每个车厢有二十八个小房间,每个房间的墙上都装饰着不同的鱼类,并且挤满了去戴维尔大学的学生。他们的大箱子一迳搁置在行李架上,行李架在走道的顶端,走道上一直有人走来走去,不是在东张西望找位置,就是在寻找某个熟悉的人,后来双层巴士火车在一阵鸣笛声之后开始加快速度。

尼古拉多和那个女孩拥挤在走道上,她的名字叫李茜,是个很矮小的二年级女孩,不过仍然比尼古拉多高出许多,因为今天起床太晚,才在两扇门火车站碰到他,否则,小企鹅人肯定进不了站台。

李茜是一个很喜欢帮忙的女孩,她一直在帮尼古拉多找座位,每年这一天,双层巴士火车上的位置都不会空着,平常每个小房间只坐四个人,现在最少也要坐六个,有的甚至挤到八个,李茜在第一层车厢里没有找到座位,又携尼古拉多上了第二层车厢。

那里跟下层车厢一样拥挤,吵吵嚷嚷,尼古拉多刚走几步就看见麦可,他坐在一间小房间门口,与另外七个人挤在一起,看见李茜带着尼古拉多走过来,他说:“没有找到座位吗?”膝头上放着一本漫画书。

“这趟火车太挤了。”

“站在走道上吧,”麦可笑着说,“不然怎么办?”

“我还是想找找看,站在走道上的滋味很不好受。”

麦可低下头去看漫画书,李茜和尼古拉多又走过去,双层巴士火车上有很多学生在找人交谈,漫长的假期把大家分开,今天又才聚在一起,当然会有很多趣闻轶事,尤其是高年级学生,假期里很多人外出旅行,有的去了朋友家,有的去了亲戚家,还有人在别的地方玩耍,极少有人呆在家里,今天一见面,就想把假期里做过的事情,以及看见的景物,全部抖漏出来。

每个房间都有人大声说话,凡是二年级以上的学生,都显得很兴奋,他们不像一年级新生那样拘促,只敢缩起脖子东张西望,把看见的人和事悄悄记在心里,有的甚至连抬起头来都很害怕,于是埋头胆怯地吃着糖果,或看着地面。此外,那些高年级学生还占据着靠窗口光线很好的座位。

他们终于挤到另一节车厢尽头,在那里看见奥雅西西、卡可迪和齐尔巴,原来他们同坐在一个房间里,另外,吉米和哈家三兄弟也在这里,三兄弟正在大哥的带领下玩扑克游戏,这个房间已经坐了七个人,尼古拉多勉强挤进去。“尼古拉多,就坐在这里吧,”李茜说,“别的地方都不能去了。”

“好的,谢谢你,李茜小姐。”

李茜刚走,尼古拉多转过身,他已经站在多尔西面前,一眼看出来对方是水世界的孩子。

“尼古拉多,是你啊!”多尔西立即惊慌地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他,又向他深情弯腰。

“哇,我的天!”正在打量窗口的奥雅西西急忙掉过头,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视线深深地穿过他,想把他彻底看个明白。

“朋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卡可迪肩膀上正爬着奥雅西西小松鼠,他也怪异地张大嘴巴,“我的意思是,你也收到戴维尔大学的通知书?”

尼古拉多尴尬地点点头,“我可以跟你们坐在一起吗?”

“傻瓜,你想跟谁坐在一起?”奥雅西西友好地笑道,刚才的忧郁也一扫而光,“尼古拉多,你是如何参加考试的?那天你在南级冰店告诉我们,你的主人没有为你报名。”

尼古拉多难过地望着哈家三兄弟,又瞟了瞟多尔西和吉米,虽然几个人都在玩游戏和看牌,谁也没有太注意他,但他还是不愿意当他们面解释这件事,毕竟这件事情中的蹊跷连他也解释不清楚,他只是看见通知书和大箱子,就心急火燎来到火车站。

卡可迪老是抓住问题不放,“你这小子在背后搞什么鬼,想让我们大吃一惊,果然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我……没有……”尼古拉多神色黯然地逃避着,“我可以发誓!”急忙举右手辩驳。

“奥雅西西,你看他有多狡猾!”齐尔巴也抓住他另一只肩膀,“那天他苦丧着脸告诉我们,说他是阿达迈先生家最可怜的小兔狐,现在却变成名副其实大学生,真是天大的差别呀!”

奥雅西西收起欢快沉下脸,“那天你是在搞演出,还是在故意玩弄花招欺骗我们?”

“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们。”尼古拉多觉得他们误解了他,见面时的友好气氛变成他们对他的不信任,他生气地低下头。

“你还讲了阿达迈先生很多坏话,说他是个十足的吝啬鬼,根本不会花钱让你上戴维尔。”

“的确不是他让我上戴维尔的。”

“如果不是他,还有谁?我真闹不明白。”

尼古拉多又抬起头,张大嘴巴,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看样子一辈子也出不来。

“这个问题太难了,留到以后去回答吧。”奥雅西西急忙打圆场,看见他一副比死还要难受的样子,心也顿时软下来,毕竟大家都是老朋友,又何况他们这样苛责他是没有道理的。

这时哈家三兄弟每人手里拿一张扑克牌,全是黑梅花五,在大哥哈雷带领下,三个人都很自信地把黑梅花五亮给大家看,直到大家将它们记得牢牢的,他们大家都弄不懂他们是如何变出来的,也没有人看见他们做假,接着他们又晃出二十张黑梅花五,又晃出三十张黑梅花五,后来同一张扑克牌越晃越多,连小房间地面也铺满扑克牌,他们仍然在继续耍用,不过这时已经换成方块K

奥雅西西看得目不转睛,虽然住在哈家,但看三兄弟玩扑克游戏还是第一次,在这之前,她认为他们只会顽皮与吵闹,原来他们还身藏才艺呢,三兄弟玩得不亦乐乎时,她率先拍起手欢呼。“你们经常这样玩,是不是?”她对高个子哈雷说。

“只是偶尔在无聊时玩一下啦!”学生会主席大不为然,一边将散落在地上的扑克牌捡起来,装进衣服口袋。

哈家三兄弟再次坐下之后,三个黄色脑袋又凑在一起,他们从书包里拿出来几瓶少年啤酒,一人手里发一瓶,然后又拿出一些食物来请大家一起品尝,它们分别是唐老鸭饼干,米老鼠巧克力,还有爆米花,多尔西也分送了他带来的糖果,奥雅西西则带着新鲜水果,卡可迪送给每人一个桔子,齐尔巴是十二颗核桃,哈雷直到喝完少年啤酒才看见尼古拉多。“唔!”他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很惊讶。

“什么,你不认识我们这位小英雄?”奥雅西西怀疑地说。

“谁说他是小英雄?”

“拜托!前些日子他还上过每日新闻网呢。”

“对,我可以作证,鸟小姐对他很感兴趣。”卡可迪急忙补充。

“可他是如何做了英雄的呢?我一点也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哈金说。

“他在砍头广场杀死那个火星人,那天有……”

“听说火星人是杀不死的,”哈雷打断他,“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孩子,根本没有可能杀死他。”

“它的确被尼古拉多杀死了,难道不是吗?”

“每日新闻网上还有他和火星人的照片,那家伙死后变成一个巨怪。”他立即从书包里翻出一张旧报纸递给哈雷。

哈雷接过去低下头看看,于是三个黄脑袋又凑在一起,后来哈金首先抬起头,“那天奥雅西西在十字路口指你给我们看,我们还以为你是一个真正的小兔狐,原来你是在演戏给大家看。”

“他没有演戏给大家看,”奥雅西西急忙解释,“那天他是真正的小兔狐,还受到女主人不公平的虐待。”

“奥雅西西,你的眼睛真的有问题,真正的小兔狐是不可能杀死火星人的,那天你看见的或许是另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尼古拉多。”

“那个尼古拉多就是他本人,”奥雅西西坚持道,“你们都弄错了,只有我最清楚!”

哈家三兄弟又瞪着大眼睛,“这么说,你一直在欺骗我们啰?”他们的样子要把她瞪化成水。

“不,那天他既是受苦受难的小兔狐,也是水世界真正的小英雄。”原来哈家三兄弟已经站起来,她又把他们逐一推回去,要他们彻底相信她。

不过,这哈家三兄弟也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他们吃饱喝足,又大大咧咧地看尼古拉多一阵之后,就笑着走出去窜门。尼古拉多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多零食,他把哈家三兄弟剩下的东西全部塞进肚子,还把那些印有卡通头像的玻璃纸,一张张地叠起来,放进衣服口袋里,奥雅西西看见后,要他统统掏出来扔进垃圾桶,他却苦丧着一张脸,觉得那些玻璃纸躺在垃圾里很可惜。

这时,哈家三兄弟正在走道上各个小房间门口散布:嘿,尼古拉多是英雄,他就坐在我们这一趟双层巴士火车上,是戴维尔大学一年级新生,沙道奇校长亲自发给他入学通知书。他是个很矮小的小企鹅人,来自很遥远的地球。他原来不是来我们水世界的,可那个火星人驾驶的圆形飞船意外坠毁,于是他就不幸落入我们的国土。现在,他和他的同伴就坐在前面车厢的某一个小房间。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愿意去见他吗?他和我们有些不一样,但他与我们又非常地相似。

于是车厢很多小房间立即起哄,他们一听说小企鹅人就惊讶得不得了。水世界从来没有小企鹅人,有生以来他们还是头一次听到。此外,他们中间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在砍头广场上的事情。一位即将被砍头的人,为什么突然间会变成英雄,而且还拯救了他的同伴,他们一定要去看看他,这个尼古拉多一定是个超了不起的人物。

一时间,尼古拉多的小房间门口挤满人,而且还排成长长的队伍,引颈张望,把羡慕的目光投到他小脸上,不,是四个人脸上,只是他们在他脸上停留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是众所周知的英雄,头上顶着看不见的光环,他们要把他仔细研究够了之后,才随便去看一看他的同伴。

部分挤进小房间的学生站在尼古拉多面前,他们有的拿着卡通书,有的拿出作业本,有的是一张手帕或一个小白球,也有人拿着漫画本,还有人干脆用帽子签名,尼古拉多看见这么多人拥进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天啦,难道你想拒绝给我们签名吗?”一位二年级女生说,“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我希望你把自己的名字留在我的衣服上,放假的时候指给我的家人看。去年我请沙道奇校长在另一件衣服上签了名,妈妈看见高兴得合不拢嘴。”另一个高大的男生也说,“尼古拉多,我心中的英雄,给我签个名吧,如果你手里没有笔,我可以借给你。”第三个学生把一支很大的鹅笔塞到他手里,原来那支笔是一根小魔棒。

“快点吧,签个名又不损伤你半根毫毛,相反,你签的名越多,知名度就越高。”另一个矮小一点的男生说。

“知名度越高,将来当上学生会主席的机会越大,要是能当上学生会主席,沙道奇校长会格外信任你。”

尽管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尼古拉多还是十分作难,老实说,他根本不知道签名是什么意思,而且过去也没做过这种事情,他把纳闷的目光投向奥雅西西,她也把不解的目光投向卡可迪,而他又盯着齐尔巴,刺猬头一直在看吉米玩假蜥蜴,很久之后吉米才漫不经心瞟尼古拉多,“唔,签名就是在他们拿给你的东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要这样做?”奥雅西西问道。

“他们喜欢。你就满足他们好啦!”

“可我不喜欢,”尼古拉多嘟嘟囔囔,“我的名字不能随便留在别人身上。”

“你真是傻得出其!”吉米不满地白他,“这年头只有名人的名字才能留在别人身上。我想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别人身上,可惜谁也不让我这么做。”

“我很想让自己成为英雄,可我连狗熊的美誉也没捞到呢!”刚才那个高大的男孩又说。

“狗熊也是名人。尼古拉多,你就答应给我签个名吧。”二年级女生又很不满地叫道。

一大票人站在尼古拉多面前,他们个子都比他高,他在他们面前显得很矮小,不,是四个人都显得很矮小,只是他站在三个人的之间罢了。他纳闷地望着他们,知道他们都很羡慕他,很钦佩他,可他们羡慕与钦佩的神色却不友好,燃烧着嫉妒与仇恨的成份居多,如果他不及时满足他们,很可能他们会对他群起而攻击。

“勇汉不吃眼前亏,你就学那天鸟小姐大派样给他们签吧。”奥雅西西急促地催他。

“签下你的名,也不过写下几个字而已。”卡可迪用胳膊捅他。

“哼,要是我也能给别人签名,那才叫棒呢!”齐尔巴咐和。

尼古拉多又瞪了大家一会儿,此刻,他对他们充满仇恨,他根本不想当英雄,只想跟大家一起平静地去戴维尔,他原来的那个英雄称号是假的。不过他又确实发现,他的傲慢态度已经激怒了他们,他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于是他接过众人手里的每一件东西,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直签到两手发软。

“哇,尼古拉多,干得好!”哈雷突然站在门口,大声笑道。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小企鹅人。”哈金也快活地挤眼睛。

“沾你的光,以后我们也是名人啦!”哈其站在最后,也不忘歪过头来插嘴。

尼古拉多扭开头,谁也不理睬,他初次恨透了哈家三兄弟,要不是他们到处去散布,今天他会安安静静地呆着。

后来哈家三兄弟走进小房间,所有人退出去,哈雷突然按住他肩膀,“没有必要生气,亲爱的尼古拉多。”

尼古拉多不满地甩开他的手,低头绕过哈雷面前,走过去站在门口,他对哈家三兄弟带给他的这场灾难耿耿于怀。哈家三兄弟则不屑地摆一摆肩膀,表示不把他放在心上,接着他们又坐在一起开始玩扑克牌游戏。

尼古拉多没有看谁,但走过他面前的男孩看见了他,他叫沙米勒,身后还有两个一高一矮的男孩,他们既是他同伴,也是今年一年级新生。沙米勒有一副非常匀称的身材,和两个很平衡的双肩,一头棕色短发向后梳理,上面还有发胶发油之类的东西,那张脸也相当干净,不过两只蓝眼睛相当邪恶“哇!英雄,今天整趟双层巴士火车上都在谈论你。”他轻蔑地凑近尼古拉多鼻子,做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傲慢模样。

尼古拉多不知道他是谁,紧抿双唇。

“你不想理睬我们?”高个子买买提朝他晃了晃拳头,他是黑人,戴着一支O型大耳环,“野人。”

“就在刚才,你还向众多的学生签过名。”矮个子纯一郎说,他胖得像猪,戴着一支长长的K耳环。

“这么说,你已经成了名人,是不是?”沙米勒又上下打量他。

尼古拉多还是咬住下嘴唇固执得不发一语,他看出来,眼前这个人心术不正,他正在竭尽自己的力量毁谤他。“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看不起我们。”买买提相当恼火。

“看不起我们?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纯一郎用手摸他下巴颏儿。

“你们想打架,是不是?”这时又有一个非常妖精的女孩走过来。她叫沙麻雀,也有一头很好看的棕发高高地盘在头顶,她的脸既美貌又邪恶,双耳还垂下两根亮晶晶钻石链子。

“我们是高尚人,怎么可能打架呢。”沙米勒不屑地摆一摆肩膀。

“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她又坏笑着问哥哥。

“难道你没有看见吗?骄傲的尼古拉多拒绝跟我们说话。”

沙麻雀这才把蓝眼睛移过去,落到尼古拉多身上,原来他不过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小男孩,竟敢拒绝跟沙米勒说话。“他到底是何许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物。”她瞧不起他那身羽毛企鹅服。

“有人说他是英雄。”

沙麻雀又上下左右看着他,很想连他的身子骨也看个透彻。

“我想亲自证实一下,但他不回答。”

“那就别理他!”

“野人尼古拉多,你想让我的同伴打你一顿,是不是?”他不理妹妹。

“我们的拳头打起人来可不手软。”黑人买买提又心怀恶意地提醒。

“手软就不是在修理人。”胖子纯一郎补充。

就在几个人吵吵闹闹当儿,奥雅西西突然出现在尼古拉多身边,看见这些人围住她同伴,就过来助阵,“喂,你们是谁?”

沙麻雀仰起头尖刻地叫喊道,“全双层巴士火车上的人都认识我们,偏偏你不知道我们是谁。”

“你是哪把夜壶?”卡可迪对眼前这位妖精愤愤不平,她说起话来如果不像女王,就像母夜叉。

“买买提,纯一郎,去打烂他的嘴!他是哪里来的狗,竟敢在这里撒野骂人!”沙麻雀气得扭曲着脸,恨不得对准卡可迪小脸就是一拳头。

尼古拉多见状立即闪到两个人面前,“你们不准打人!”他傲慢而有礼貌地说。

“你的朋友骂了我们,我们的人应该修理他才是正理!”沙米勒相当凶狠,他拉开同伴与尼古拉多对峙。

“是你首先侮辱我们,我们这里的人全都可以作证!”尼古拉多很不服气地提醒。

“是你的傲慢先侮辱我们,我们这里的人也可以作证!”沙米勒根本不怕他,在去戴维尔的双层巴士火车上,他就是王!如果治不服这个小企鹅人,别人会笑话他。

紧张对峙的气氛一触即发,但就在这时,玩扑克牌游戏的哈雷突然站起来出现在门口,他是被走道上的吵闹声惊动的,拨开人众挤过来。“原来是了不起的沙米勒先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他笑嘻嘻地打趣,一边向他滑稽地弯腰行礼。

“怎么样?”他轻蔑地仰起头,“你认识我吗?”他打量着这个高大的黄头发男生。

“当然,你是大名鼎鼎的沙星奎伯爵的儿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和你父亲多次出现在电视网上。”

“沙星奎伯爵?”奥雅西西突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沙星奎伯爵就是菲利甫阁下的助手,你知道助手是什么意思吗?”

尼古拉多百思不解地看着哈雷,摆了摆头。

“就是一国之首相的意思。”哈金突然在哈雷后面插嘴。

“沙星奎伯爵是首相?”卡可迪也奇怪地叫起来。

“差不多是这样。卡可迪,难道南极国没有首相?”

“首相住在国王身边,国王离我们很遥远,我们不清楚那边的情况。”奥雅西西苍白着脸回答。

“好吧,尼古拉多,跟沙米勒先生道个歉吧,他才是今后戴维尔大学真正的名人,尽管他也是一年级新生,但他的名字将会人尽皆知!”

沙米勒傲慢地摆一摆肩膀,做出一副假清高派头,用一只蓝眼睛坏笑着。

“很抱歉!”尼古拉多矜持地说。

沙米勒又用嘴角轻蔑地哼一声,然后就扬起头趾高气扬地走了,身后跟着他的妖精妹妹和两个跌跌撞撞的同伴,四个人不时回头瞟一眼尼古拉多,脸上神色相当恼火。

“从今以后,恐怕你有了真正的麻烦。”哈雷望着沙米勒一群人的背影担忧地说,“那个邪恶的男孩可不是好招惹的!”

“又不是尼古拉多招惹他,是他自己在无事生非。”奥雅西西很不满。

“不管怎么说,祸根已经种下,就等着你们自己去收拾残局吧,稀里糊涂的小企鹅人。”哈雷摆一摆肩膀丢下他们,又回到刚才的地方去了。

尼古拉多、奥雅西西、卡可迪和齐尔巴,四个人都默默地思索着“祸根”二字,到底包含什么意思,末了还是百思不解。

不久过道上又见一个男孩带着一个女孩走过来,那个男孩长得十分帅气,比刚才那个邪恶的沙米勒还要漂亮,他有一头浓密的金色短发,用分头的形式梳向两边,他还有两只非常明亮的蓝眼睛,以及一个对友谊格外忠诚的鹰钩鼻子,他的嘴唇也是白人中最俊美的那一种。此外他的妹妹也是很出色的小美人,她和哥哥一样穿着金色衣服,长长的金色秀发披散在后背和胸前,弯曲成小波浪,走路和奔跑时,可爱的小波浪还会上下起伏。她唇红齿白,性情善良,微笑迷人,两个人一看见尼古拉多和他的同伴,就友好地停下脚步。

“尼古拉多,你好。”菲查理亲切地打招呼,仿佛他们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

尼古拉多被他温柔的声音所打动,“我很好,你是……”急忙很有礼貌地向他弯腰致礼。

“我叫菲查理,这是我妹妹,她叫菲美妮。”

“菲查理先生,菲美妮小姐,午安。”

“啊,小企鹅人说话真好听!”菲美妮望着她哥哥称赞道。

“小企鹅人是地球上最优秀的民族,他们非常有教养。”

“你是听谁说的?”她瞪着蓝眼睛问。

“父亲过去经常讲起关于他们的故事。”

“是啊,他是讲过,只可惜我的记性太差。”

“我们该告辞啦,还有你的同伴。”菲查理站了一会儿后又亲切地说。

“再见。”菲美妮愉快地向小企鹅人挥手。

“希望后会有期。”

这对兄妹像风一样飘来,又像风一样飘走,还来不及在他们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不过这一对与刚才那一群人实在大不同,四个小企鹅人一瞬不瞬目送他们,直到他们的影子在车厢尽头消失,还有些依依不舍。

“今天,我们可认识了不少人呢!”坐回原来的位置时,奥雅西西又闪亮着快乐的蓝眼睛瞟着三个同伴。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七章  在双层巴士火车上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七章  在双层巴士火车上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