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二章 会飞的金龟车  

2015-06-14 10:0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维尔城堡》

童话    王娜著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直接访问)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二章  会飞的金龟车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第二章   会飞的金龟车

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是一对出色的巡罗士兵,每天早晨他们都要从黄金城堡出来,搬动两条腿一路巡逻到边疆。黄金城堡到边疆的路十分遥远,一次巡逻下来,他们总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等回到家里,两人疲倦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今天他们终于弄到一辆敞蓬金龟车,据说那辆金龟车会离地三米飞行,这是一辆巡逻士兵专用的旧金龟车,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却高兴得不得了,笑着蹦起来老高,一边手舞足蹈。“你就想想看吧,李吉中士,一辆会飞的金龟车,载着我们从黄金城堡出发,沿途招摇撞骗,扬武扬威,这叫我们多惬意啊,多威风啊!”罗克下士说。

李吉中士点点头。“当然很威风罗,罗克下士,我们过去一直搬动两条腿走路,连一匹象样的马也没有,今天居然有了一辆金龟车,而且还是会飞的旧金龟车,怎么不叫人高兴呢!”那辆金龟车就停在草地上,他用手爱怜地抚摸它。

罗克下士也围着金龟车转来转去,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会儿摸摸车尾灯炮,转瞬又打一拳车窗,“拜托,确实很棒,棒得不能再棒了。”他爬上前车盖得意洋洋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又翻身跳下来。

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土生得非常高大,两个人都是乌海里乌龟的后代,面容十分丑陋,身体相当粗鲁,穿在身上的衣服一律是龟甲鳞片,呈相当难看的泥巴色,他们的头盔和靴子也是同样的颜色,不过做职业士兵的人,大凡都是这副模样。

两个人把金龟车看够之后,就跳进去坐在里面,罗克下士坐在李吉中士身边,李吉中士充当司机,稳稳地坐在驾驶台上,用一把车钥匙打开仪器,然后左转右转扳动方向盘,金龟车突然一个弹跳,随后突突地冒出一股白涸,随着响声的增强轻轻离开地面,打几个转身之后朝一条路上飞去。

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好不得意,他们又叫又笑,又吼又闹,真的,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开会飞的金龟车逗风更令人开心了,他们乐得把自己的姓名都忘了,很快他们飞过绿茵茵广阔的草地,飞过禾苗青青的田野,飞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还飞过一座连绵起伏的高山。草地上雪白的羊群在吃草,禾田里可爱的南燕在翻飞,尘土飞扬的公路上静悄悄的,偶儿也有金龟车在奔跑,起伏的高山上飘着纱巾似的浮云。

终于他们飞过一条宽阔的大桥,飞过一汪巨大的湖泊。快到边疆的时候,李吉中士指着一棵伞状的大树说:“喂,罗克下士,到啦,我们要在那里休息一会儿。”说完他把金龟车降下去停在草地上,打开车门一跃跳出来,罗克下士也跟着下车。

那里有一棵叶形美丽的椰子树,树下有几块大石头,胡乱堆积成一张石桌,他们坐下后就从背囊里取出一包东西扔在石桌上,随后一边喝麦酒,一边摸出雪茄来点燃吧嗒着。“唔,我们今天到得特别早!”抽几口雪茄之后,李吉中士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那只大得像苹果一样的表虽然有刻度,而刻度是星星,一闪一闪的,没有表针,上面独有一只公鸡在那里一伸一啄,大概喙指着的地方就是时间。

“是啊,如果是昨天,我们还在路上呢!”罗克下士吐出一口烟雾,接着又喝下半瓶表酒,“搬动两条腿走回去真可怜。”

“罗克下士,从今以后我们不可能再走路啦!”他拍下属肩膀一把,“走路巡逻的倒霉日子已经结束。”

“太棒啦!”罗克说。

抽完雪茄,喝完麦酒,两个人望着远 处沉默一阵。“太阳已经偏西,我们应该往回走。”后来罗克下士提醒道。

“不,”李吉中士反驳,“太阳落山之前才能离开,我们再坐一会儿。”

“为什么,昨天我们不是这个时候离开的吗?”

“昨天是这个时候离开的,可今天不行。”李吉中士又不紧不慢地点燃第五支雪茄,向空中噗噗地吹出烟雾。

“这里又没有人来侵犯,我们到底还要巡罗多久?”他在回忆家里美味的晚餐。

“怎么知道呢,要是我们走后就有人来侵犯,该怎么办?”

“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侵犯我们,我敢打赌,李吉中士,再也没有人敢来侵犯我们了。”他生气地举起手,“我们的国家这么强大,我们的土地如此宽广……”

李吉中士不满地白他一眼,打断他,“罗克下士,我们身为士兵的责任,就是要守住这片广阔的疆土,不让任何外国人踏上这片土地,我们的土地属于亲爱的菲利甫阁下。”

“可谁会踏上这片土地,谁会白费力气偷走这片土地呢?这片土地一万年前在这里,一亿年后还会在这里。”他涨红着脸说得很激动。

“不错,罗克下士,”李吉中士说,“土地是不会让人偷走的,土地自己也不会长脚走路,可土地会被别人占领,你这个傻瓜。”

“除了伟大的菲利甫阁下,谁会来无端占领这片土地?”他纳闷地皱起眉头。

“不……”

“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能枉加猜测。”

“罗克下士,”李吉中士忽一下站起来,动作快得像闪电,连鼻子都在冒烟,“我不准你这样对你的上司说话!”

“你……”

“站着,稍息!”李吉中士雷霆般地大吼一声。

罗克下士生气地垂下双手,笔直地站着,李吉中士拉长一张黑脸怒视他,两个人刚才还是很快乐的朋友,这会儿竟成了死对头。不过每天这样的事情,不知要发生多少次,倒是谁也不放在心上,否则当兵的悲惨真叫人受不了。

后来两人怒气消失之后,又一起钻进破旧的金龟车,仍然是李吉中士驾驶金龟车,罗克下士坐在他身边,回去时他们选择另一条路线,这也是他们每天必走的路线,也就是说,他们要擦着沙漠边缘巡逻回黄金城堡。

金龟车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为了看清楚菲利甫阁下广阔的疆土,李吉中士把时速调到三十公里。每经过一处地方,他们都要拿眼睛去仔细扫视,就连一寸不变的金黄色沙漠也不放过,他们这样扫视一阵之后,突然发现远处的小沙丘上奇怪地站着三个小人,而三个小人也正在紧张地看见他们。“喂,你们是谁?”当李吉中士把金龟车停在小沙丘山脚下时,坐在金龟车里,怒气冲冲地问道。

尼古、文雅丽和柯柯,三个人眨巴起莫明的眼睛瞪他们,两个高大的人坐在那辆会飞的金龟车里,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拜托,说话呀!难道你们是哑吧?”罗克下士相当不耐烦,他没有见过比这更小的人儿,他们还莫如他膝盖骨高,他只消两个指头,就可以把他们捏成飞灰。

尼古一瞬不瞬地望着罗克下士,后来又望着李吉中士,尽管他也很害怕他们,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大的大人,企鹅人都是跟他们一样的小人儿,不过他还是表现出小人儿特有的沉着和勇敢。“请你告诉我们你们是谁,然后我们再告诉你们我们是谁。”

“谁?小不点儿,”罗克下士凶狠地吼起来,“没想到你也会讨价还价!”

“这当然不是讨价还价,我们是在讲公平,先生。”文雅丽瞪起咖啡色眼睛反驳,脸上的怒气显而易见

“对,我们只接受公平,拒绝任何压迫下的对话。”柯柯急忙恼火地补充。

罗克下士鄙夷地抖动肩膀大笑,“嘿,你们他妈的侵犯了我们的疆土,还要求我们讲公平,真是天大的笑话!”他笑得唾沫四射,浑身筋骨都快散架。

“错!我们这里是水世界,根本不讲公平。”李吉中士不觉得好笑,瞪着三个人严肃地回答。

尼古又仰起小脑袋,“水世界是什么意思?”

柯柯说:“我看这里是沙漠世界还比较合适,你瞧,”他把小手一挥,“到处都是金黄色沙漠,波浪似的小山丘,一望无际,绵延到天边,真够茺凉呢!”

“哼!沙漠只是水世界的一小部份,我们国土大多数是平原、高山和河流,老实告诉你吧,水世界光平原就有几千万平方公里,广阔得无法令人想像。”李吉中士骄傲地解释。

“哇!你们的国土有这么大吗?”三个企鹅人异口同声说。

“比这还要大得多!”罗克下士鄙夷地咐和,“高山、河流、湖泊、沙漠,要是统统加在一起,至少五十个几千万平方公里。”

“天啦!”三个人又愕然地齐声惊讶,往后退缩。

李吉中士得意地摸住下巴颏儿,罗克下士在放肆地大笑。“对了,我们已经回答你们,小家伙,你们住在哪里?”后来李吉中士问道,“放心吧,我们不会吃掉你们的,你们的骨头太嫩,上而的肌肉也太少,一点也不好吃,不过我们想得到满意的答复。”

“我们住在地球上。”三个人同时说出口。

李吉中士诧异地瞟他们几眼,回头又望着罗克下士,再回去瞟他们。“这么说,你们是企鹅人。”

文雅丽和柯柯点点头。“我们的祖先来自大海,一万年前,我们脱离大海定居在陆地。”尼古补充。

“照此说来,一万年前我们还是同类。”李吉中士很惊讶。

“我们不可能是同类!”罗克下士轻蔑地反驳,“他们那么矮小,我们这么高大。”

“他们的祖先也住在大海里,你没有听见吗?他们是我们在边疆巡逻时发现的敌人,我们不能与敌人讲朋友。”

“对呀,你们现在是敌人,不是朋友,我要把你们三个人铐起来带回去!”他一边说,一边从背囊里掏出亮晶晶手铐。

“不,我们要回去,绝不会留在水世界。”尼古代表同伴回答,他站在两个朋友面前,勇敢地护卫住他们。

“回去?”罗克下士扭曲脸叫道,“拜托,这里是能来无去的地方。既然我们有幸相遇,你们休想逃脱我们的魔掌!”说完他就已经给他戴上手铐,然后将他从脖子拎起来,像扔皮球似的重重地摔进金龟车里。李吉中士也像老雕抓小鸡,把文雅丽和柯柯大老远抛进金龟车里。

现在三个被摔痛屁股的企鹅人,垂头丧气坐在金龟车里。金龟车这种奇怪的东西,他们还从来没见过,但眼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他们任李吉中士驾着它沿着沙漠边缘飞行。落山前的金色太阳照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倒是满脸满肚子都装着痛苦与懊恼。

天黑下来时,在一处低矮的房子门口,金龟车停下来,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把三个企鹅人押解下来,然后走过一条破败的院子小路,打开一道沉重的石头门,将他们一古恼儿推了进去,接着那道门又怦一声关上。

里面极像潮湿阴冷的坟墓,什么也看不见,三个企鹅人同时跌倒在地上。原来地上铺着鹅卵石,又冷又尖硬。文雅丽的手可能受伤,在流血,尼古撞坏了鼻子,也在流血,柯柯额头落下一个大青疱,他摸住额头痛得直哀嚎。

一直过了很久,里面才有些许光线,原来墙上有一道井字小铁窗,微弱的光线从那里爬进来,落在地上仍然一团模糊。虽然这是一间很小的石头房子,但在三个人看来还是大得不得了。“唔,我们住过的碉堡像鸟笼。”后来鼻子不再疼痛时,尼古抬头打量四周。

“也许别人鸟笼也比我们的碉堡大。”柯柯惊讶地说。

“这里的天花板是黑色,没有木板。”文雅丽仰头看了一阵,小声议论。

“我们是住在天空下,你没有看见吗?上面有星星。”尼古观察片刻后发表见解。

“你怎么知道?”文雅丽和柯柯很诧异。

“我也不知道,不过上面的星星在眨眼。”他用戴手铐的手指头顶。

“真的吗?那些都是星星吗?”文雅丽突然很兴奋。

“跟我们在地球上看见的星星几乎是相同的。”柯柯赞同地点头。

“这么说,我们好象住在野外,正在露营。”

“我们没有住在野外,而是住在一处石头房子里。”

“而且还是一处大得像天空一样的房子。”

尼古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默默地坐着,不时地将头扭来扭去,他在回忆他们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在来到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们乘坐的外星人圆形飞船是不是坠毁了,那个自称外星人的大人和他的同伴是不是死了。可凭他自己的回忆,圆形飞船并没有完全坠毁,几个小时前他们刚从船舱内爬出来,只受到一点儿小伤,现在他们仍然还活着。但外星人是否还活着他却不得而知。不过尼古并不同情外星人,因为这场灾难的根源就是他引起的,他心怀恶意到地球上去强行掳走他和他的同伴,外星人现在遭遇到如此可怕的灾难,完全活该!

“我们几时才能离开这里?”后来尼古小声询问同伴,“我们并不属于这里。”

“离开?恐怕休想!”柯柯不满地哼起鼻子,用戴手铐的手指远处。“那道石头门像山一样沉重,那道井字形铁窗像墙一样牢固,我们即使插上翅膀也很难飞出去!”

“不要插翅膀,只要变成蚂蚁就可以挤出去。”文雅丽生气地发表意见。

“没错,变成蚂蚁可以挤出去,但我们如何才能变成蚂蚁呢?”尼古恼火地问她。

“除非有人会使用魔法,否则谁也别想挤出去。”柯柯气冲冲地辩解。

“使用魔法?哇,魔法到底是什么东西?”尼古又费解地皱起眉头。

“不知道。”

“不清楚。”

“不知道不清楚,可你们却会大言不惭说出口!”

文雅丽和柯柯一时沉默。后来文雅丽突然用戴手铐的手猛拍一下额头。“对了,我记性怎么这样差呢?那天上午你在草地上醒来时,所有书本和作业都飞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尼古奇怪地愣怔她。“你没有把书本和作业带到草地上去吧。”柯柯问道。

“没有,我发誓。”尼古举起戴手铐的右手。

“照你这么说,那些东西是自己飞到草地上去的罗?”

“我发誓,的确是这样。”

“我们的书本和作业,怎么不会自己飞出来又飞回去。”

尼古无言以对。

“我看你一定有特异功能。”柯柯看他一阵后说,“否则,那种怪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你身上。”

“我希望我有特异功能,这样的话,我今晚就会帮助你们逃出去,离开这间又冷又湿的石头房子,回到地球上去,住到非常舒服的旧碉堡里,暖暖和和地躺在小门床上。无疑我什么功能也没有,只能坐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活受罪!哦,文雅丽和柯柯,我禁止你们再提起草地上那件事情。”他歇了一会儿又说,“那天我本该呆在家里做作业,不该逃避作业而跑到什么草地上去。”

“我们也该留在家里,可我们都鬼使神差去了草地。”

“如果我们没有去草地,就不会被外星人强行掳走。”

“唔,我们太贪玩了,不是吗?”文雅丽懊悔得几乎要哭出来。

尼古急忙安慰她,“睡觉吧,文雅丽,别指望有人来救我们,一切等到明天再去伤脑筋吧。”他带头睡下。

“天空不会掉下陷饼,”柯柯仍然叽叽咕咕,“地上也不会长出三明治。”

他们横七竖八躺在冰冷的石头地上,但谁也无法入眠,几天来的饥饿像恐怖的毒牙,拼命在肚子里嚼噬他们的心,嚼噬他们的肠子,胃子和肝脏,最后甚至在嚼噬喉咙,末了把他们身子折磨得空空的,饥饿从来没有使他们如此难受过。“唉哟,我快受不了啦!”文雅丽眼睛噙着泪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翻来翻去。

“我希望有一片吐司,或一块面包,这两种东西会让我一时忘记痛苦。”柯柯在那边哼哼叽叽。

“你们简直吵死人!”尼古快要睡过去,这时又突然被他们吵醒,十分光火,“谁的肚子不饿,可你们老是挂在嘴上!”

“难道你要叫我们把饥饿咽进肚子?”文雅丽抱怨,“我可没有那份能耐。”

“我们也不想大吼大叫,可这肚子也实在太不争气!”

“好啦,谁也别想睡觉,坐着吵个通宵!”他索性爬起来,满腹不高兴地发着脾气。

一时间两个人哑口无言,拉下脸气乎乎瞟尼古,他却不看他们。

三个企鹅人就那样默不作声坐着,一边与寒冷搏斗,一边等待天亮。这间比坟墓还要冷一百倍的石头房子,让每个人冻得咬紧牙齿,瑟缩发抖。

窗口那儿终于有了些许光亮,三个人脸上紧张神色逐渐退去,浮现出几天来的第一次笑容。

但天亮之后,仍然不见有人来送食物,于是盼望有人来送食物,又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要是往日这个时候,他们总是坐在自家桌子上,热乎乎地吃着面包,狼吞虎咽嚼起火腿,那些经过精心制作的火腿总是煎得红红的,每一根热狗总有每一种不同味道,他们每一顿都吃得很饱很饱,有时一天还要吃五顿呢。而眼下他们可怜得连水也没得喝,除了漫长的等待,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事实上啥也不能做。“他们到底会把我们关多久。”当早晨射到窗口的阳光已经跳到上午十点钟时,尼古再也忍不住,抬头悲惨地望着同伴。

“显然这个问题只有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才知道。”文雅丽也相当狼狈,她已经饿昏过一次,眼下一点力气也没有,靠在墙上无精打采。

“那两个坏蛋昨天就走了,早把我们忘到九宵云外。”柯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他是不应该把我们忘到九宵云外的,”尼古说,“是他们把我们莫名其妙地关在这里,没有水喝,没有饭吃,我们除了身体倍受煎熬,连精神也会塌掉!”

“我们一定活不过今天,”文雅丽抱怨,“今晚天黑下来之前,我们的生命将会到最后的期限!”

“怎么办?”尼古问,“我们又不能逃离开这里。”

“除了吃自己身上的肉,没有别的办法。”

“自己身上的肉怎么吃呀?”文雅丽生气地说,“柯柯,你分明在胡扯!”

“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一定会吃自己的肉。”

“是吗?”

“即使吃自己的肉也比饿肚子强,天啦,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饿肚子。”

“你说得太可怕了,我是不会吃自己的肉的。”

三个企鹅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争论得相当激烈的当儿,李吉中士突然打开石头门走进来,他低头对三个垂头丧气的人说:“昨晚睡得好吗?小不点儿,快起来。”

文雅丽大吃一惊,她相当愤怒,“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尼古立即愕然地爬起来,“我们只要求食物,不要别的。”

柯柯歪着头怒目圆睁,“你是不是给我们带来了早餐,李吉中土,我们需要来一顿美味旱餐。”

“见鬼的美味旱餐!走,该死的企鹅人!”罗克下士在门口大吼一声,冲上来狠狠地踢柯柯一脚。

“不准动粗,罗克下士!”尼古见状十分恼火,立即闪到柯柯面前护卫同伴。

“你这个小坏蛋,看我不用拳头教训你才怪!”他一拳打在尼古脸上,他头一偏轻轻躲过,罗克下士拳头扑空,越发气得脸色铁青。

“时间不早啦,把他们统统弄出去,快!”说完,他一只手抓住尼古,另一只手捉住文雅丽,拎住将他们平衡着提出门。虽然两个人都在拼老命挣扎,终久敌不过李吉中士的力大无穷。罗克下士边把柯柯扛出去,就像扛一只口袋。

在门口,他们又被扔进昨天那辆金龟车,转眼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又跳进金龟车,李吉中士胡乱扳弄几下方向盘,金龟车就离开地面飞走了。三个企鹅人在金龟车里颠来颠去,差点被剧烈的震动抛到车外于是他们又吓出一身冷汗,文雅丽不断地祈求李吉中士开慢点,那位冷漠的中士不理她,还故意把金龟车开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快,让街道两边的房子从他们身边频频擦过,让天上的风经他们耳边呼呼吹过。

最后金龟车终于在一处宽阔的草地上停下来,那里除了一个肮脏的臭水湖之外,原本什么也没有,就是肮脏臭水湖也是相当难看的,四同长满荒凉的杂草。但就在他们驻足一瞬间,臭水湖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仿佛有十二级地震在发生,巨大的轰隆轰隆声从地底下吼出来,显得十分可怕,接着过了一会儿,就见一座金壁辉煌和光芒四射的美丽城堡从地上霍然升起来,直达半天云中,城堡的尖塔笔直地戳向天空,好象有一百层楼高,一朵朵白云在城堡与尖塔之间绕来绕去,叫人看了会惊讶得屏住呼吸。“哇!”果然三个企鹅人又大呼小叫,把眼睛瞪得滚圆。

“它简直就是一个童话。”柯柯仰头看了很久,又喃喃自语。

“童话也不比它更奇怪神秘。”文雅丽被眼前的浮华镇住。

“这儿是哪里?”尼古愕然地问道。

“黄金城堡。”李吉中士冷冷地说。

“黄金城堡?”

“谁住在这里?”

“菲利甫阁下。”

“谁是菲利甫阁下?”文雅丽望着李吉中士,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

“我们的统治者——水世界最伟大的国王。”罗克下士回答。

“哇!”

“是不是我们要去见尊敬的菲利甫阁下?”

“我们要去见司法部长乔恩。”李吉中士肯定地说。

三个企鹅人又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他。

分明这是一趟相当不愉快的旅行,三个人刚走出金龟车,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就从身上拿出一块黑布,朝他们脸上蒙去,他边蒙边说:“虽然这里是菲利甫阁下的黄金城堡,但这儿不是你们应该去的地方,你们企鹅人不配去这里。不过因为你们无端侵犯了水世界,所以必须把你们押解进去,你们要到司法部长面前去受审。对了,外国人受审法决不宽待俘虏。走吧,文书死的企鹅人,你们已经耽误太多的时间!”

“什么,我们要去受审!”文雅丽立即叫起来,一把撕开脸上蒙布,仇恨地瞪视李吉中士,李吉中士又眼疾手快蒙上她脸。

“我们犯了哪方面的罪行,竟然要去受审?”尼古也非常恼火。

“罪行?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绑架了我们才是罪行呢!”柯柯的愤怒一点也不输给同伴。

李吉中士恶狠狠地各踢三个人一脚,三个可怜虫立即扑倒在地上。“他妈的,起来!”他又一阵大吼大叫。

三个企鹅人磕磕绊绊爬起来,也顾不得摔伤那里,跟着他踉踉跄跄走路。没有眼睛,他们走路像瞎子,不是撞倒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就是碰了旁边的墙壁,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对他们很不客气,经常把他们凶狠地推来推去。后来他们发现自己走进一道高大的城门,然后又走过一条非常宽阔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是楼梯,三个人差点撞了楼梯。过了片刻,他们在上楼梯时,突然听见院子里有水声,它像冲天喷泉的声音,显得很状观。但不久他们就发现自己在下楼梯,因为楼梯的下降和上升明显不同,也许他们已经下到第二层,不久又发现自己在一条走廊上了,这条走廊好象很窄,他们侧着身子才能走过去,因为在路上又好几次撞了墙。然后又捌上另一条走廊,这条走廊似乎比刚才那条宽很多,他们突然觉得很自由,刚才那种拥挤的感觉不见了。接着他们又第三次走进楼梯里,这次楼梯下降的咣咣当当声很大,最后他们大概在地下十八层楼的地方走出楼梯,李吉中士伸手按响门铃。当他们脸上的黑布被解开时,三个人已经并排站在外国人受审室。

这间受审室金壁辉煌,跟黄金城堡的外貌一模一样。里面有三把可以关上门的小椅子,它是供他们三个罪犯坐的。这间受审室还有一个高高的受审台,它是两张很漂亮的动物红木桌子,在最后那张桌子后面的动物椅里,坐着一个人,看上去他已经很老了,而且身子也相当精瘦,眼睛里全是恶意,看得出来,他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微笑。他穿一身鲨鱼家族黑白相间长袍,外套是一件黑色披风,还有几根奇怪的长发披散在耳朵周围,嘴边几根胡子是白色,一双手却是黑色。

在他的下方还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司法部长乔恩,另外两个是书记员,他们都穿著跟后面那个人一样的衣服,乔恩部长是今天的主要表演者之一,他站起来,回头看一眼身后那个人,他脸白得像死人。“可以开始了吗?”他毕恭毕敬地问道,“沙星奎伯爵。”说完又弯腰示个礼。后面那个人冷漠地点点头。“我知道了。”乔恩部长说,之后他就转过身来,拿起桌上的木槌猛敲一下,“请大家安静。”事实上受审室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在故意虚张声势。

尼古自从解开黑布后就一直看着他,没有看沙星奎伯爵,他知道乔恩部长今天要审询他们,想从他的面部表情分析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尼古虽然在看他,心情一直很紧张,毕竟这里是戒备森严的司法部,不是在外面草地上,他看了一眼身边同伴,两个人都吓得脸色煞白。“哦,我希望自己勇敢点。”尼古喃喃自语,努力挺直背脊。

“我也是。”文雅丽小声说。

“如果胆怯的话,就证明我们确实犯了罪。”尼古又低声告诉柯柯。

“没错。”柯柯回答。

乔恩部长又敲了第二下木槌,然后请了清嗓子。“被告尼古拉多、文雅丽、柯柯,这是你们三个人的正确名字吗?”

“是的,乔恩部长。”三个企鹅人同时点头,接着又依顺序把各自的名字背诵一遍。

“好了,原告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你们三个认识他们吗?”过了片刻他又严肃地问道。

“认识。”尼古率先回答,“我们在沙漠的某一处小沙丘上见到他们,两个人正开着金龟车路过那里。”

“我……”柯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认识。”文雅丽果断地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是狗还是猫。”

“胡说八道!”罗克下士恶狠狠地反驳。

“住嘴!”李吉中士朝她晃了晃拳头,他从一开始就很讨厌这个臭丫头。

乔恩部长生气地拉下脸,唾沫四射地斥责:“你们不应该进行人生攻击,尤其是对两位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原告,他们是我们伟大国土上最骄傲的士兵,我们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都尊敬他们。”

“我们遭遇了他们莫明其妙的绑架,并且把我们一整夜都关在潮湿冰冷的石头房子里,让我们在那里度过漫漫长夜,天亮后还对我们不管不顾。老实说,我们对他们的怨狠,比他们对我们的怨恨更多,我认为今天要受审的人是他们而非我们。”文雅丽据理竭力反驳。

“拜托,我们没有错,是他们错把我们抓来交给你。放我们走吧,尊敬的乔恩部长,我们并不想浪费时间而麻烦你。”柯柯突然清醒过来,急忙插嘴。

“我们确实不该受审,虽然我们侵犯了你们的疆土,可我们是被迫和无意的,我们根本没有要打扰你们的意思,请乔恩部长放我们走吧。”尼古也忍不住请求。

“不行,绝对不行!”李吉中士大声说,他急切地看看尼古,又望着乔恩部长。“我们经过千辛万苦把他们抓来,绝不可以轻易饶恕他们!”

“对,这三个人是坏蛋,如果放过他们,就是放走坏蛋!”罗克下士赶紧控诉。

乔恩部长又拿起木槌很重地敲一下,肯定地点点头,“请二位放心吧,我绝不会轻意将他们放走。既然他们不是水世界的规矩蔗民,我就有权利很严厉地审判他们。对了,闲话少说,你们三位究意到我们水世界来干什么?”

尼古、文雅丽和柯柯,都不约而同地张大嘴巴,脸上写满惊讶与不解。

“说话呀,小家伙!”乔恩部长再一次提醒,“在这间司法部里,你们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尼古皱了半天眉头,末了还是无话可说。文雅丽终于沉不住气,“我们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到水世界,原来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水世界。”

“这像什么话!”乔恩部长相当不满。

“自从被李吉中士和罗克下士抓到之后,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水世界,不信你问他们。”文雅丽恼火地指着两个士兵。

“我们只知道你们侵犯了水世界,而我们就必须抓到你们。啊,嘴臭的小骗子,你就别再狡辩啦!”罗克下士气乎乎地白她一眼。

“辩护是法律赋与我们的基本权利,”尼古振振有词地说,“否则我们决不接受审判!”

“废话少说,”面目狰狞的沙星奎伯爵突然插进来,“继续审询!”

受审室里的原告和被告,以及司法部长,都不约而同看着他。起先三个企鹅人以为他是一尊石像,现在才知道他是活人。“沙星奎伯爵,你对我的审询不够满意,是不是?”

“我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场审询,我不想看见有人在我们伟大的疆土横行霸道。”

“明白。”乔恩部长谦虚地点一下头。“我也很爱我们的国家,憎恨每一个侵犯我们疆土的敌人!”之后他就转过身来,很严肃地瞪着三个企鹅人。“别再耽误时间,快如实招供吧,小家伙。”

“我们又不是间谍,没有什么可招供的。”文雅丽煞白脸反驳,这个司法部长简直太奇怪。

“你们从地球上来到我们水世界,不是间谍又是什么?地球上那么多企鹅人,谁也没有来到水世界,偏偏就你们三个故意闯来。文雅丽,你就别再玩弄花招欺骗我,我是这里堂堂正正的司法部长,我的脑子并不胡涂。”

“我们并没有玩弄花招欺骗你,乔恩部长,我敢发誓!”尼古见状急忙补充。

“对,文雅丽说的全是事实。”柯柯证实。

“我只相信眼前的事实!”司法部长眼睛都气绿了,“你们三个企鹅人就站在我面前,因为想做坏事而来到我们国家,现在我要用外国人受审法严厉地审判你们,你们的身躯再也回不到你们的国家,你们的尸体必须留在我们伟大的土地上快速腐烂……”

“你……在胡说什么?”文雅丽生气地打断他,拿戴手铐的手指着他鼻子,“你……竟然这么不看重我们的生命,我们企鹅人并不是动物,更不是怪物,我们企鹅人也像你们一样是人类,具备聪明与智能,也具备人皆有知的善意和同情心。”

“我们不要你判死刑,我们只求你开恩放我们出去!”尼古也吓得脸色煞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冒出来,滚过面颊漉到胸前。

“我们现在就走!”柯柯说,一边转过身去面对两位士兵,“请给我们打开手铐。”

“你们那里也去不了!”沙星奎伯爵突然从乔恩部长后面站起来,阴险冷酷地说,“你们的未来已经结束!”

“我要对你们进行最严厉的宣判!”乔恩部长又第十次敲木槌。

“我们可以接受宣判,但请你高抬贵手饶恕我们的小命。”文雅丽悲惨地哀求,“我们出去后马上离开水世界。”

“水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在地球上的南极国。”尼古带头跪下来,向前举起双手,文雅丽和柯柯也跪下来。

“你们想得真美!”乔恩部长含讥带讽地说,“可惜我不会成全你们的美意。”

“是吗?可饶恕是人类最高尚的美德啊!”文雅丽流泪满面地说。

“在我们伟大的水世界,高尚的美德总是会去见鬼!”乔恩部长大手一挥。

接着三个企鹅人就被带出司法部受审室,来到阳光灿烂的黄金城堡外面。就在他们双脚刚站稳时,身后的黄金城堡又轰隆轰隆消失了,剩下一汪巨大肮脏的臭水湖,看上去令人扫兴。之后他们又坐上原来那辆金龟车,擦着公路和街道快速向西飞行。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二章  会飞的金龟车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9号作品《戴维尔城堡》第二章  会飞的金龟车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