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23 第23集  

2015-04-11 19:4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 sheng剧本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直接访问)

                                同名小说改编 王娜 著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台北。

金美姬和金米西是一对在贵族学校就读的学生,也是一对最亲密的姐妹。某一天,她们在接到父母自杀的死讯后,急忙赶到律师那里,发现父母给她们留下三千万遗产,但只准她们当中的一个人继承,妹妹金米西幸运地继承了那笔遗产,而姐姐金美姬因嫉妒愤而离开台北。但是两个小时以后,那笔由金米西继承的庞大遗产却变成庞大债务,从此金美西就落入偿还庞大债务的地下银行家手里。原来地下银行家吴道理爷是她母亲以前的情人,也是台北最臭名的黑道大mo头……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23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551汽车站花园旁

金米西和陈秀秀站在花园旁边一棵雪松下面,那里人少幽静。

陈秀秀:“金米西,你是如何花掉那三千万的?三千万台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它近百万美金,一百万美金可以供一个人吃喝玩乐一辈子。”

金米西:很难过。“姨妈,我真的不想告诉你,对不起。”她低着头。

陈秀秀:“不,你一定要告诉我。金美姬把你嫉妒死了。”

金米西:“我根本没有继承三千万。”

陈秀秀:“你刚才还说继承了三千万,怎么现在又说没有呢?”她瞪金米西一会儿。“难道你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吗?”

金米西:虽然抬起头,但几乎要哭出声。“不,姨妈,我是继承了三千万,但我继承的不是遗产。”她用手伤感地摸了摸脸。

陈秀秀:“你继承的是什么?”

金米西:“我继承的是债务。”

陈秀秀:愕然地眨巴起眼睛。“你继承的是债务?”

   金米西点头。

陈秀秀:“而且是三千万巨额债务?”

   金米西又点头。

陈秀秀:脸色苍白。“天啦!你父母作了什么孽?给你留下如此庞大的债务?”

金米西:狼狈地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他们上一代的事。”

陈秀秀:凶狠地咒骂。“既然是上一代的事,他们应该在自己死之前结束债务,他们不应该把债务再遗留下来。哼,简直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狗男女。”

   金米西无语。

陈秀秀:“现在你是如何尝还那三千万的?”

金米西:“我根本没能能力偿还那三千万。”

陈秀秀:“你没有能力偿还,你的债权人会放过你吗?”

金米西:“他当然不会放过我。”

陈秀秀:“哪你打算怎么办?”

金米西:“我想请你把我带到美国去,我去了美国以后,所有的债务都会远离我,我也从此不再见债权人。”

陈秀秀:坚定地摇头。“我不会带你去美国。”

552查尔斯大别墅书房

查尔斯坐在书房里看书,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停下来,目光落在书桌上放着的那两张卡片上。它是金美姬送蝴蝶兰时写的卡片。“祝你早日康复!金美姬。”

用中英文写成。查尔斯伸手拿过卡片,看了又看,想了又想。金美姬漂亮而年轻的姿容出现在脑海中。

   回忆镜头。

   查尔斯在市长办公室高兴地看着那两盆大型名贵的蝴蝶兰。

查尔斯:“太美丽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名贵的鲜花。”他又用手轻轻去抚摸,爱不释手。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到秘书办公室,办公室里就金美姬一个人。

查尔斯:友好地笑着。“金美姬小姐,那两盆名贵的蝴蝶兰是你送的吗?”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难道你不喜欢吗?”

查尔斯:“不,我非常喜欢,你挑选花卉的眼力很不错。

回忆幻化为现实。

查尔斯:“她是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女人。”

553查尔斯大别墅卧室

卧室里,查尔斯穿着蓝色睡衣,躺在床上,双手枕头,身上盖住被子。他一双眼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一会儿,金美姬倩影又钻入他脑际。

回忆镜头

市长办公室。金美姬从外面走进来,把手中的报告放在写字桌上。

查尔斯:突然抬起头。“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是,查尔斯市长。”她弯腰示个礼。

查尔斯:“我应该把那两盆蝴蝶兰的钱付给你。”

金美姬:相当惊讶。“你……你说什么?”她红着脸。

查尔斯:仍然笑着。“我知道你薪水很低,买了那两盆蝴蝶兰之后,这个月肯定没有薪水吃饭。”

金美姬:娇脸骤变。“那是我送给你的蝴蝶兰,你不能付钱给我。再说,我还不致于弄到没有钱吃饭的地步,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他已经把钱掏出来。

金美姬:“我绝不接收你的钱,查尔斯市长,否则,你就是看不起我送的鲜花。”

查尔斯:“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送的鲜花,只是这种鲜花太名贵,它一定花你不少薪水,你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薪水并不高。”

金美姬:“查尔斯市长,这是我的心意。因为你生病,我不能去你家里看望你,我只能送上两盆小小的蝴蝶兰,希望查尔斯市长别见怪。”

回忆幻化为现实。查尔斯仍然双手枕头,呆呆地凝视天花板。

554汽车里

梅兰和金美姬在街边等汽车,汽车来了,两个人坐进去,汽车开了一阵才说话。

梅兰:“今天又去哪个快餐店?”

金美姬:“哪个快餐店也不去。”她沉下脸。

梅兰:“为什么不想去?”

金美姬:“我想回家去用餐。”

梅兰:“你从来不在家里用餐。”

金美姬:“今天破一次例。”坐了一会儿车,又说。“对了,梅兰小姐,借一百美金给我。”

梅兰:大吃一惊。“什么?借一百美金给你,你没有钱?”

   金美姬点点头。

梅兰:“才发新水十天,你就没有钱,你的钱都跑哪儿去啦?”

金美姬:“花掉了。”

梅兰:“怎么花掉的?你买了什么东西?”

金美姬:很生气。“唉呀,你有完没完?才向你借一百美金,你就充当起审判官。我不借了。”她扭过头。

梅兰:也很生气,摸出一百美金塞给她。“拿去吧,人家关心你才问你,你比我还凶,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你这种怪朋友。”

金美姬:“有我这种怪朋友怎么啦?我又没上你丢脸,让你难堪。”

梅兰:长叹一声。“唉,有你这种怪朋友真霉气,一不高兴就跟我吵架。”

金美姬:一脸不高兴。“停车,我要下车。”她对司机说。司机立即停车。

梅兰:有些不满。“你要去哪里。”
她不回答,冷漠地下了车。

555超市与金美姬单身公寓套房

金美姬走进一家超市,她在里面走走看看,拿起一些东西,后来又放下,最后她挑了几包东西,拿过去付了钱,拎着在人行道上走,后来又回到家里。

在家里,她放下东西,拿出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坐在沙发上吃着,然后又一边看一本杂志。过了片刻,梅兰又从门口走进来。

梅兰:大吃一惊。“天啦,你吃得这么节约?我记得矿泉水下面包,那是华语大学才过的日子,那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金美姬没有理她,继续看着杂志,吃面包。

梅兰:没话找话。“你那个又干又硬的面包,连一片番茄也没有夹,怎么吃得下去?”

   她还是没回答。

梅兰:“是我的话,中间一定要夹热狗,夹牛肉,最低也要夹蔬菜,面包不夹任何东西,味同嚼蜡。”

金美姬吃完面包,还舔了一下手,又津津乐道地喝水。

梅兰:奇怪地眨巴眼睛。“好吃吗?”

金美姬:“怎么会不好吃呢?”她白了她一眼。

梅兰:过一会儿又问。“你真的没有钱啦?”

金美姬:“有,你刚才不是借了一百块给我吗?”

梅兰:“我是说你的薪水,你这个月的薪水哪儿去啦?”

金美姬:“哪儿去了?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她把杂志放回桌子上。

   等到家里只剩下她自己时,她却显得很高兴。她坐在化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金美姬:“当然我这个月可能要一直吃面包和喝矿泉水,但是我会很高兴,因为送了两盆蝴蝶兰给查尔斯市长而高兴。”过了一会儿又说。“生活中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虽然我向梅兰小姐借了一百美金,可是下个月,我就可以还给她。”她脑海里浮现出查尔斯市长的笑容。

回忆镜头。

秘书办公室。

查尔斯:“金美姬小姐,那两盆名贵的蝴蝶兰是你送的吗?”他态度很友好。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难道你不喜欢吗?”

查尔斯:“不,我非常喜欢,你挑选花卉的眼力很不错。”

   回忆幻化为现实。

   她冲镜子里的那个女人骄傲地笑了笑。

556单身公寓楼花园里

麦可拉着夏欣,走出公寓楼,就往花园里奔跑,那边停着一辆汽车。麦可边跑边说。

麦可:“唉哟,肚子饿得不行,我要去吃午餐,唉哟,我肚子饿得不行。”

夏欣:相当不高兴。“放开我,麦可先生,快放开我!”

麦可:“放开你,你又要跑去,你这人说话不算话。”

夏欣:“唉哟,你弄痛我的手,唉哟。”

   两个人终于跑到汽车前。

麦可:“我们去哪家餐厅?”他热情地问。

夏欣:没好气。“中国餐厅。”

557中国餐厅的餐厅门外。。

高级餐厅,一切豪华与古香古色装饰如前。麦可和夏欣选择在一间小餐厅用餐。餐厅上有鲜花,有美酒,还有大鱼大虾,以及红彤彤鱼子酱。麦可一边喝酒一边吃虾 ,夏欣什么也不吃,一直在云里雾里地抽烟。

麦可:吃了一会儿停下来。“夏欣小姐,你是来吃饭,还是来抽烟的?”他有些不悦。

她不回答,一口接一口向空中吐出烟雾,神态傲慢。

麦可:皱起眉头。“今天的菜不好吃吗?”

夏欣:白他一眼。“好吃你就自己吃吧。”

麦可:“这些菜可都是你自己点的,你怎么连一口也不吃。”

夏欣:“我没胃口。”她继续抽烟。

麦可:“这么美味的菜,连皇帝都会有胃口,你怎么会没胃口,真是奇怪。”

  她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

夏欣:突然皱起眉头。“这酒是毒药。”

麦可:大吃一惊。“什么?毒药?”

  她又弹出一支烟叼在嘴上,麦可急忙用打火机给她点燃火。

麦可:“噢,你抽烟的样子倒是很老练,比我同行的那些女人还老练。”

吃完午餐,两个人站在餐厅门外。

麦可:“现在你想去哪里?”

夏欣:“我想到你的农庄去骑马。”

麦可:眨巴起眼睛。“你怎么想到去骑马?”

夏欣:“上一次,查尔斯不是跟你在一起骑马吗?”

麦可:“原来你又想到查尔斯。

558麦可农庄草场

麦可农庄草地如前。麦可和夏欣各骑一匹马从农庄路上走出来,慢慢走向草场,走向草坡。

夏欣:“麦可,我从前没有骑过马,今天是第一次骑马。”

麦可:“是吗?你第一次骑马就骑得这么稳,我真佩服你。”

夏欣:骑马走了一程后又问。“上一次,你和查尔斯骑马去了哪里?”

麦可:“上了那座山头。”他用马鞭指着远处。

夏欣:“走,麦可,我们去那座山头。”

麦可:“去那里很远呢。”

夏欣:“很远我也要去。”说完她拍马跑在前面。

    麦可先愣怔一会儿,接着也拍马紧追在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达山顶,然后勒住马站在山顶。

夏欣:“这里视野很远。”她看着远处说,“可以看到天边。”

麦可:“我还以为你只会抽烟,原来你对风景照样感兴趣。”

夏欣:“麦可,你在侮辱我。我只不过像某些男人那样,抽几只烟罢了,而你却把我抽烟的习惯,看成是坏毛病。”她很恼火。

麦可:“不敢,不敢,我没有侮辱你,骄傲的夏欣小姐,你是最可爱的女人。”

夏欣:又满腹不高兴。“就凭你这句话,你又在侮辱我。”

麦可:“什么?我又在侮辱你?”他大惊小怪。

   夏欣点点头。

麦可:“好吧,我从此闭嘴。”他也很不高兴。两个人在山顶慢慢踱步。头顶阳光灿烂,脚下绿草青青。

夏欣:沉默很久后又说。“要是亲爱的查尔斯也来骑马多好啊!”说完又深深地叹口气。

559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查尔斯在靠墙边的书柜前查找资料,查了很久。这时金美姬拎个口袋从门口走进来,站在沙发前玻璃茶几那儿,扭头打量着市长。

金美姬:“哦,查尔斯市长,你在找什么?”

查尔斯:“找资料。”

金美姬:“需要我帮忙吗?”

查尔斯:“不用。”
办公室内一阵沉默。

金美姬:站了一阵后有些不自在。“查尔斯市长,我去外面买了工作餐。”

查尔斯:“噢。”仍然没有看她。

金美姬:“对不起,我买的是中国餐,它是红烧菜加咸鱼,还配有白米饭。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吃它,我倒是很喜欢吃它。”

查尔斯:“我家里的吉姆也经常做中国菜,中国菜其实很好吃。”

金美姬:又看了他一会儿。“请过来用餐吧,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谢谢。”他把书放回书架上,整理一阵后才走过来。边走边说。“金美姬小姐,你怎么会想到买午餐呢?”

金美姬:“已经是下午两点钟,我看见你还没有吃午餐,肚子一定会饿。”

查尔斯:他看见她明眸洁齿,微笑迷人,有些感动。“你这样一副好心肠,叫我如何感激你呢?漂亮的小姐。”

金美姬:轻轻扬起头。“你只要不开除我,就是对我莫大的感激。”

查尔斯:“我当然不会开除你,你这么优秀,工作又这么努力,我怎么会开除你?”

金美姬:“那样的话,我就要非常非常真诚地感激你,查尔斯市长。”她向他深深一鞠躬。

查尔斯:“你太客气了。”他很温柔地笑望着她。她拿起一个快餐盒离开他。

秘书办公室

办公室里,金美姬一个人坐着吃午餐,吃了一会儿,查尔斯出现在门口,他很诧异。

查尔斯:“你也没有吃午餐吗?”

金美姬:红着脸。“是的。”

查尔斯:“你怎么不留要我的办公室,同我一起吃?”

她光是微笑,没有回答。

查尔斯:“走,到我的办公室去,同我一起吃午餐。”

金美姬:“我不敢去你的办公室,查尔斯市长。”她有些不好意思 。

查尔斯:“为什么不敢去?”

金美姬:“因为你是市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再说,那是你的办公室,不是我的办公室。”

查尔斯:“既然你分得这么清楚,那我就到你的办公室来吃午餐。”他回去拎起饭盒走进来。

金美姬:反而被弄得很紧张。“查尔斯市长,还是去你的办公室吧,我跟你一起去你的办公室。”她涨红着娇脸。

查尔斯:“不,就在这里。”他已经坐下来,“这里很好,金美姬小姐。”

560草场茅草屋

麦可和夏欣把马扔在草场上,让它们吃草,两个人走进去坐在茅草屋里。那里有一张木头桌,上面有两杯茶。

麦可:指着木头椅。“坐吧,夏欣小姐。”
两个人同时坐下。

夏欣:“这是什么茶?”

麦可:“阿里山茶。我上次从台湾带回来的。”

夏欣:傲慢地歪起头。“我可不喜欢台湾茶。”

麦可:有些吃惊。“你是台湾人,怎么会不喜欢台湾茶?”

夏欣:轻蔑地摆一摆肩膀。“我现在不是台湾人,我现在是美国人。”

麦可:“你住在美国,但你真正的根基还是台湾人。”

夏欣:相当不满。“我不准你说我是台湾人,麦可。”

麦可:“奇怪了,你不是台湾人,你是哪里人?”

夏欣:“美国人。”

麦可:“事实上你不是美国人。”

夏欣:“我住在美国,我就是美国人!”

    两个人面红耳赤争吵一阵后,停下来,沉默良久。

麦可:“你还是尝一尝吧,尝过之后,如果真的很难喝,我就叫阿山换咖啡。”

夏欣:端起茶慢慢饮啜,饮啜一会儿,突然叫起来。“这阿里山茶为什么这样好喝?”她望着麦可问。

麦可:故意挖苦她。“真的好喝吗?”

夏欣:点头。“真的好喝。”

麦可:“你敢肯定?”

夏欣:“我敢肯定。”

麦可:“我从台湾带回来的茶都很好喝。”

夏欣:“你在里面加了什么香料?”

麦可:“大麻精。”

夏欣:相当吃惊。“大麻精?”

第29集

561汽车里

麦可和夏欣坐在汽车里,汽车在田野当中奔驰。夏欣靠在麦可肩上,麦可在开车。

夏欣:“你为什么要给我吃大麻精啊?这大麻精吃下去,一直让我昏昏乎乎。”

麦可:“昏昏乎乎的感觉会很美妙。”

夏欣:“这种感觉是很美妙,我又在我的套房里见到亲爱的查尔斯。”

麦可:有些吃惊。“你又见到查尔斯?你和查尔斯又在做什么?”

夏欣:笑得很放肆。“做我们该做的事?”

麦可:“做你们该做的事?你们该做的事是什么事?”

夏欣:“我们该做的事就是上床。”

麦可:“然后呢?”

夏欣:“然后就是拥抱在一起互相亲吻。”

麦可:“互相亲吻完毕之后又做什么?”

夏欣:“再互相脱光衣服。”

麦可:“如果两个人都脱光了衣服呢?”

夏欣:“又是抚摸。”

麦可:有些生气。“又是抚摸,又是抚摸你怎么不说真正的重点。”

夏欣:也相当不满。“这些难道不是真正的重点?”

麦可:“不是,夏欣小姐,不是。”

夏欣:突然离开他坐正身子。“你现在要去哪里?”

麦可:“迈阿密机场。”

夏欣:“我们到迈阿密机场做什么?”

麦可:“我要带你去欧洲旅行。”

夏欣:大吃一惊。“你要带我去欧洲旅行?”

麦可肯定地点头。

夏欣:嘶声大叫。“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欧洲旅行,我绝不离开查尔斯!我绝不离开查尔斯!”

麦可:一把抓住她。“你非去不可!”他冷冷地。随后,他把她拖出汽车,拖向机场。

562汽车站汽车上

汽车马上要开动了,陈秀秀走进汽车,金米西看了她一会儿,也跟着走进汽车。

陈秀秀:相当恼火。“你上来做什么?”

金米西:“我要跟你一起去美国。”

陈秀秀:“我现在不是去美国,我现在是回乡下。”

金米西:“我跟你一起回乡下。”

陈秀秀:“你下去!”

    金米西站着不动。

    汽车在她们的吵闹声中开走。

563乡间公路上

乡间公路上,车停下,陈秀秀和金米西下车,陈秀秀满脸怒气。

陈秀秀:“哼,你这样没脸没皮地跟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金米西:又悲惨又伤心。“救救我吧,姨妈,看在母亲的份上救救我。”

陈秀秀:“你母亲是一个自私鬼!她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在我落难的时候也没有拯救过我,为什么我要救你?”

金米西:“那么就忘记她吧,为了你的良心而救我。”

陈秀秀:“我这人没有良心,老实说,我也不懂什么是良心。”

金米西:“不,你是有良心的,,你怎么会没有良心呢?”过了一会儿又说。“如果你没有良心,你就不会来看我。”

陈秀秀:“我来看你,是因为我回到台北,如果我没有回台北,我一定不会来看你。”

金米西:“那是肯定的,但我认为你还是有良心。你若没有良心,当初你就不会收留金美姬。”

陈秀秀:“当初我确实没有收留她,是她自己好说歹说留下来的。”

金米西:大吃一惊。“什么?当初你没有收留她?”

    陈秀秀点点头。

金米西:“她从台湾流浪到美国,你还不肯收留她?”

陈秀秀:“我为什么要收留她?当初我和丈夫在美国落难时,我和丈夫写信请求你母亲帮助我们,她严厉地拒绝了,现在我们也没有义务要帮助她的女儿。”

金米西:“哦,我的母亲做错了,难道你也要学她样再做错一次?”

陈秀秀:“她当初如何对待我,我就要如何对待她的女儿。”说完扬长而去。

564乡间一处小房子门口

乡间一处小房子门口,李大明穿一身紧绷绷的衣服,手里拿一个啤酒瓶,正在喝啤酒。他妻子正急冲冲走路,后面还跟着一个姑娘。他立即瞪大眼睛。

李大明:“哦,我的老婆,你回来啦。”

   陈秀秀没有回答。

李大明:“喂,你后面跟着的那个姑娘是谁?”

陈秀秀:非常生气。“陈青青的女儿。”

李大明:“她该不会是金美姬吧?”

陈秀秀:“当然不是。”

李大明:“金美姬勾引我们的儿子后逃跑了,难道她也是来勾引我们的儿子的吗?”

陈秀秀:“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勾引我们的儿子。”

李大明:“她来做什么?”

陈秀秀:“她求我带她去美国。”

李大明:“很好,她把三千万捐给我们,我们就带她去美国,美国是天堂,她可以在天堂里做我们的媳妇。”

陈秀秀:又轻蔑又冷漠。“她根本没有三千万,你别做梦。”

李大明:大吃一惊。“她继承的三千万哪里去了?”

陈秀秀:“飞了。”

李大明:“钱又不会长翅膀,它怎么会飞?”

陈秀秀:“它当然不会飞,但是它会变。”她走进去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抽烟。

李大明:站在她面前。“它到底变成什么?该不会是一张废纸吧?”

陈秀秀:“如果是一张废纸,那也还不错,可惜它不是一张废纸,它是三千万债务。”

李大明:“天啦!三千万债务?你在吓唬人!”

陈秀秀:不耐烦地耸起肩膀。“信不信由你。”她向天花板吐出一口烟雾。

李大明:“这太奇怪了!三千万遗产怎么会变成三千万债务呢?继承遗产又不是继承魔术。”

陈秀秀:“你自己去问她。”她白他一眼。

 

565乡间一处小房子门口

    金米西胆怯地站地门口,李大明从屋里出来站在她对面。

李大明:“金米西小姐,你的三千万遗产,果然变成了三千万债务?”

金米西:“是的,姨爹。”

李大明:“这样的话,你就没有条件去美国,更没有资格做我的儿媳妇。”

金米西:“我只是想去美国,我并不想做你的儿媳妇。”

李大明:“可是我的儿子看见你以后,他一定要求你做他的媳妇。”

金米西:“我会拒绝他。”

李大明:“这是不可能的。”

金米西:满腹怀疑。“难道他会……”

李大明:“他一定会没完没了地纠缠你,甚至还会强奸你。”

金米西:又惊讶又害怕。“这……这……”停顿一会铆才说。“那我就不见他的面,只要你们把我带到美国就行了。我去那块土地上自己找出路,我决不打扰你们,更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李大明:生气地摇头。“没有那三千万,我们不会带你去美国。”

金米西:“如果我有那三千万,你会带我去美国?”

李大明:“那是肯定的。”他点头。然后他退回去,很重地关上门。

    金米西却在门外使劲地打门。她打了很长时间,让屋里的两个人又生气又冒火,后来李大明实在忍不住,又打开门。

李大明:“你到底要做什么?”他愣怔她。

金米西:她双膝跪在他面前。“我想离开台北,离开这个让我背负着沉重债务的地方。”她难过地低下头。

李大明:双目冒火。“可是你离开之后,别人就不会追到美国去吗?我听说吴道理是台湾黑社会最有本事的人。你躲得过今天,难道你也躲得过明天?”

金米西:“我不管明天,我只想躲过今天,今天已经让我受够了,姨爹,你就同情一下我吧。”

李大明:“我不是不同情你,而是我没有办法同情你。吴道理那条恶狗要是知道我把你带到美国,他会指使人杀了我。你知道吗?你父母就是双双落入他圈套才死的,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坏家伙。”

金米西:“有一些事我是知道的,有一些事我却不知道。不过我一心一意想逃离开他,我不愿意在他的魔掌下过活。”

李大明:冷冷地。“大概你这辈子都要在他的魔掌下过活。”

金米西:“啊,你们救救我吧。”她痛哭流涕地扑伏在两个人脚下。

两个人都无动于衷。 

566基隆港码头

   一辆汽车刚开到基隆港码头广场上停下,两个人从车里钻出来,就看见一个背小背包的姑娘泪流满面站在那里。

陈秀秀:相当不满。“你怎么又来了?”

金米西:“我要去美国,请带我去吧,姨妈。”

李大明:“你去美国做什么?”他上下看她。

金米西:“我有一个恋人在美国。”她红着娇脸说。

陈秀秀:“什么?你爱上一个美国男人?”

金米西:点点头。

李大明:“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很惊讶。

陈秀秀:“她在撒谎,肯定在撒谎!”她怒不可遏。

金米西:“没有,姨妈,姨爹,我没有撒谎,我确实爱上一个美国男人,他叫麦可。”

李大明:“美国叫麦可的男人起码有一亿,这根本就不可能。”

陈秀秀:“美国男人既帅气,又有钱,他们根本不可能爱上你。”

金米西:“我也觉得不可能。不过我这里有一张他的照片。”她把照片递给李大明。

李大明:“他确实很像美国人,但我不认识这个人。”

陈秀秀:“我也不认识这个人。”

李大明:“你这是从画报上剪下来的照片。”

陈秀秀:“对,这是画报上的照片,不是他本人真正的玉照。”

金米西:“是他本人的玉照。他来过台湾,我和他本人还同居过一星期。我们还一起在阿里山看樱花,在日月潭泛舟,在玉山山顶看天空。我们还吃遍了台北最著名的餐厅。”她幸福地笑着,振振有辞地反驳。夫妻两个人愕然地你瞧睢我,我看看你。

李大明:“哼,你越说越走样,我们根本不相信。”

陈秀秀:“对,我们根本不相信。”

金米西:“可它是事实。”她据理力争。

567码头咖啡厅

同一般咖啡厅一样,装饰优雅,浮华安静。金米西和陈秀秀夫妻共同坐在一张咖啡桌前,三个人面前各摆一杯咖啡。

陈秀秀:“你说,麦可是怎么爱上你的,一个如此英俊的美国人,怎么可能闯到你家里来?”

李大明:“椐我所知,你在台北根本没有家。”

金米西:“过去,西门田丁八号是我的家。”

陈秀秀:愤怒地。“那不是你的家,那是吴道理的妓院。”

金米西:细声细语。“对,我就是那家妓院唯一的姑娘。”

陈秀秀:恼火地损她。“在妓院里只有女人,没有姑娘。”

金米西:“对,我就是那里唯一的女人。”

陈秀秀:“嫖客不会爱上妓女。”

金米西:“很遗憾的是他爱上我,我要到美国去找他。”

李大明:“他住在哪里?”

金米西:“他有时住在华盛顿,有时住在迈阿密。”

李大明:“你连他的住址都不清楚,还说去美国找他?美国那么大,你找得到他吗?”

金米西:“找不到我也要去找他,自从他离开台北以后,他就带走了我的心。”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

陈秀秀:相当生气。“真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不但做了妓女,而且还爱上美国男人,太奇怪了。”

李大明:“我敢打赌。没有一个男人会爱上妓女,麦可早把你忘掉了。”

陈秀秀:“他在台北上妓院,在美国照样上妓院,这种经常上妓院的美国人,他会记住什么样的女人。别自我陶醉,自找苦吃,美国男人比台湾男人还坏。”

金米西:“对不起。不管他如何坏,我都要去美国找他。”

568基隆港码头

码头上,很多人站在码头广场上,港口有一艘客轮正在上人,船上船下都有很多人。陈秀秀夫妻和金米西站在码头。

李大明:“金米西,如果你硬要坚持去美国,那么你交给我们十万美金,我们将带你去美国。”

陈秀秀:“对,如果交出十万美金,你去美国的梦就会实现。”

金米西:“哦,姨妈,姨爹,我连一分钱也没有。”她眼睛含羞泪水。

李大明:轻蔑地。“没有钱就拉倒。我们要上船了。”

陈秀秀:“没有钱什么都不能谈。”她也转过身。

金米西:立即抓住陈秀秀。“你们把我带到美国吧,我会叫麦可给你们十万美金。”

陈秀秀:勃然大怒。“你凭什么叫麦可付我们十万美金?他是你什么人?”

金米西:悲伤地哭着。“他是我的情人。”

李大明:“八字还没有一撇,什么情人?我看你这些东西完全是你杜撰出来的。”

陈秀秀:“对,她为了要去美国,才故意找这么一个理由。我刚跟她见面的时,她怎么不说她在美国有情人。”

李大明:愤怒地。“丢下她,别理她。”

陈秀秀:相当恼火。“放开我,金米西。”她盯着她的双手,恨煞那双手。

金米西:“不,姨妈,带我去吧,我在求你。”她哭得泪流满面。

陈秀秀:“不,你不付钱,我们绝不带你去!”

李大明:“我们绝不做空头买卖。”

金米西:“我会叫麦可付钱的。如果我说话不算数,你们就把我丢进迈阿密的大海里,我毫无怨言。”

李大明:相当生气。“把你丢进迈阿密的大海,我们会犯罪。为了不犯罪,也为了阻止你再继续搔扰我们,你就留在这里吧。”

金米西:“啊!你们竟然见死不救!”她怆然。

陈秀秀:愤怒已极。“我们连自己都救不了,谁还有力量来救你?你滚开!”她猛推她一把。金米西昏天黑地倒在海里,随后被人救了起来。

569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查尔斯斜靠在沙发上看文件,金美姬拿着一份报告走进来,站到查尔斯面前。查尔斯看见她,放下文件。

查尔斯:“报告写完啦?”

金美姬:“写完了,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拿我看一看,你坐下。”

   金美姬坐在他对面,他看报告。

查尔斯:看了几行后说。“嗯,写得还不错。”

金美姬:微微涨红着脸。“谢谢。”

查尔斯:放下报告。“金美姬小姐,你果真是华语大学毕业的吗?”

金美姬:她有些莫明基妙。“查尔斯市长,我的档案就在你的办公室。迈阿密华语大学,是美国最不出名的大学。”

查尔斯:“但是你的文学才能非常棒,对了,你在写小说吗?”

金美姬:“不,我只阅读小说,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写小说。”

查尔斯:“可是在某一天你结婚之后,那时候你就不再是我秘书,那时候你有可能是一个专职妻子,或许你会因为无聊而写小说。”

金美姬:“我不会结婚的,查尔斯市长,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会一直做你的秘书。”

查尔斯:似乎不相信。“你不会结婚?这话是什么意思?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我……我还没有男朋友。”她不好意思起来。

查尔斯:“今天没有,并不等于将来也没有。”

金美姬:“如果今天都没有,将来当然也不会有。”

查尔斯:“你简直就在开玩笑,就我所知,没有女人是不结婚的。”

金美姬:“如果我开玩笑能让你高兴,那么我也就会把这个玩笑当真。”

570市长大楼前广场上和单身公寓楼花园

    查尔斯和金美姬一起从大楼走出来,走向广场停车场,金美姬要打一边走开,查尔斯则停下来说。

查尔斯:“你不必去搭计程车,我送你回去。

金美姬:“谢谢你,查尔斯市长,我还是去搭计程车好啦,因为我不与你同路。”

查尔斯:“这有什么关系?我开车几分钟就弯到你的公寓,你下车后我再开回去。”

金美姬:有些作难。“这………这还是有些不方便。”

查尔斯:“没有不方便的,走吧。”

   两个人走向汽车,坐进去,又系好安全带。后来汽车开到单身公寓楼花园里。

金美姬:下车后向他挥手。“再见,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再见,漂亮的金美姬小姐。”

   两个人都笑得很温柔,很迷人。

   金美姬目送查尔斯汽车开走。

   这时梅兰从另一辆汽车里钻出来,来到她身边。

梅兰:“刚才送你回来的哪个人是谁?”

   金美姬笑而不答。

梅兰:“我看他好像是查尔斯市长。”

金美姬:点头。“对,他是查尔斯市长。”

梅兰:相当吃惊。“什么?查尔斯市长亲自送你回来?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瞧你大惊小怪的。”

梅兰:“我在大惊小怪?查尔斯市长从来没有送过人。”

金美姬:“你怎么知道。”

梅兰:“反正他没有单独送过人。”

金美姬:“我们以前不是也坐过他的车吗?”

梅兰:“我们以前是两个人坐车,不是一个人坐车,你今天是一个人坐车,意义很不同。”

金美姬:“唉呀,不就是搭他的车吗?意义有什么不同?”她假装生气地朝楼里走去。

梅兰:跳起来追她。“嘿,我是为你高兴,你为什么要生气呀?金美姬。”

571电梯里

梅兰和金美姬站在电梯里,却不说话,金美姬气乎乎的,很冷漠。梅兰怀里抱住东西,也故做骄傲。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又在走廊上分手,还是不说话。

 

572金美姬单身公寓套房和查尔斯卧室

卧室里,金美姬坐在床上看书,身上穿着睡衣,盖住被子。看了片刻,电话响起。

金美姬:“谁?”

查尔斯:“是我,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有些吃惊,立即坐正身子。“是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你在做什么?”

金美姬:“我在看书,你呢?”

查尔斯:“我也在看书,不过现在我没有看书。”

金美姬:“你现在在打电话,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没错。你在看什么书?”

金美姬:“老人与海。”

查尔斯:“老人与海是海明威获诺贝尔奖的代表作。”

金美姬:“没错,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这个伟大的人物,晚年却住在古巴。”

金美姬:“是的,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古巴是个又穷又落后的国家,比起美国来,它简直是穷乡僻壤,可是他却爱上那里,更爱上海。”

金美姬:“没错,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你怎么一句也是查尔斯市长,两句也是查尔斯市长,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我不知道向你说什么?”

查尔斯:“向我道晚安。”

金美姬:“晚安,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晚安,金美姬小姐。”

573单身公寓套房门口

早晨梅兰和金美姬两个人从套房里出来,又在走廊上见面。

梅兰:突然大声叫起来。“金美姬小姐,你怎么啦?昨晚没睡觉是不是,你脸上有黑眼圈。”

   金美姬立即低下头,什么也没说。

梅兰:“说呀!”她一把抓住她。

金美姬:有些狼狈。“我说什么?”

梅兰:“说你脸上怎么有黑眼圈?”

金美姬:“昨晚我感冒了,头很重,睡眠很差。”

梅兰:眨巴起眼睛。“昨天晚上我看见你时,还好好的,怎么一回家就感冒?唉,我下楼去帮你买点药。你去请个假,今天就别上班。”

金美姬:“你别去买药,我根本就不会吃药。”

梅兰:“那你回去呆在家里,我去给你请假。”

金美姬:“不,我要去上班。”

梅兰:很生气。“你是不是急着要去见查尔斯市长?”

金美姬:拉下脸,相当生气。“梅兰,我不准你瞎说。”她转身走进电梯。可是当她一个人坐在计程车里时,她将头靠在后背上。

金美姬:“是的,我在想查尔斯市长,我很想早点见到他。”

574电视屏幕显字:巴黎。

    塞纳河边一片草地上

    绿油油的青草地上,没有什么人,只有麦可和夏欣站在那里,旁边是流动的塞纳河河水。

夏欣:“见鬼的欧洲!见鬼的法国!见鬼的巴黎!这里有什么好!”她在那里暴跳如雷。

麦可:“这里哪儿不好?”麦可生气地看着她。“欧洲的文明比美国早八百年,美国的一切都是来自这欧洲。”

夏欣:“我不喜欢欧洲,我要回美国去!”

麦可:“美国有什么好?”

夏欣:“美国样样都好。”

麦可:“美国没有塞纳河,也没有艾菲尔铁塔,也没有罗浮宫。”

夏欣:“可是美国有华盛顿,有迈阿密,有中国餐厅。”

麦可:“这里也有中国餐厅啊!”

夏欣:“不错,这里是有中国餐厅,可是这里没有查尔斯。”

麦可:相当不高兴。“跑了大半个地球,你怎么还在想查尔斯?”

夏欣:“查尔斯是我的爱人,查尔斯是我的过去,我连一天都忘不了他。”

麦可:“哼,我带你到欧洲来,就是让你忘记他,你这个傻瓜!”

夏欣:“你才是傻瓜!你以为把我带到欧洲来,我就会忘记他吗?告诉你,没有这回事!”她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气乎乎地看住河水。

    麦可也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

夏欣:过了一会儿又问。“我们几时回美国?”

麦可:“过几天再回去。”

夏欣:“不,我明天就回去!”

麦可:“明天我们去英国,我已经在伦敦订好了旅馆。”

575徐凡艺术别墅客厅

客厅里乱七八糟,到处都是吃剩的面包纸和蛋糕,还有碗盘,汽水瓶和罐头瓶,以及各种玩具和书包,每个孩子都穿着很脏的衣服,脸像大花猫,有的孩子在地上或沙发上睡觉,有的则没精打彩。徐凡夫妻从外面走进来,一边放工作包,一边望着他们。

徐一:打着呵欠坐在沙发上。“爸爸,我肚子好饿啊!”

徐二:一边板机关枪一边说。“我肚子也很饿。”

徐妻:“还不到吃饭时间,你们就吵肚子饿,难道你们没有吃午餐?”

徐一:“对,我们没有吃午餐。”

徐二:“我们只吃了冰箱里一点剩面包和剩蛋糕。”

徐凡:“你们为什么只吃剩面包和剩蛋糕?金米西小姐今天没有做午餐。”

徐一:“是,她今天没有给我们做午餐,爸爸。”

徐二:“金米西小姐今天不在家,爸爸。”

徐凡:大吃一惊。“她不在家?上哪儿去了?”

两个孩子:一起摇头。“不知道。”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23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23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23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