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12  

2015-03-22 15:2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包场qiang sheng剧本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直接访问)

                                同名小说改编 王娜 著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台北。

金美姬和金米西是一对在贵族学校就读的学生,也是一对最亲密的姐妹。某一天,她们在接到父母自杀的死讯后,急忙赶到律师那里,发现父母给她们留下三千万遗产,但只准她们当中的一个人继承,妹妹金米西幸运地继承了那笔遗产,而姐姐金美姬因嫉妒愤而离开台北。但是两个小时以后,那笔由金米西继承的庞大遗产却变成庞大债务,从此金美西就落入偿还庞大债务的地下银行家手里。原来地下银行家吴道理爷是她母亲以前的情人,也是台北最臭名的黑道大mo头……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12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图片引用


276、田征子红包场化妆室

吴道理满脸不悦地站在门口,田征子站在里面。

吴道理:瞪了她很久。“你竟敢有胆量不上我的办公室。”

田征子:“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上你的办公室?”

吴道理:“我是在邀请你,不,我是在求你。”

田征子:“哼,你那副凶狠的样子是像在求我吗?”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你整天都在忙你的妓院,哪里有时间见我,你根本就是在撒谎,你整天见你的金米西还来不及。”

吴道理:“原来你一直都在嫉妒她。”他突然抬手掴她一耳光。

田征子:摸住被打痛的脸。“是的,我一直都在嫉妒她。过去她母亲想嫁给你,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现在她又因为债务问题,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不管你是如何关心她,爱护她,我都会恨她。”

吴道理:“好,你终于露出马脚来了。田征子小姐,原来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善良的女人,我一直在关心你的成长和事业,没想到你却因为自己的自私,破坏了我的利益。噢,我是一个决不让别人破坏我的利益的人。”

        她咬住下嘴唇不说话。

吴道理:恶狠狠地抓住她。“我问你,这次在金米西被毒害事件中,你扮演了什么角色。”

田征子:苍白着脸,十分难受。“我……我什么角色也没有扮演。”

吴道理:“你说话这么底气不足,我不相信。”

田征子:“放开我。”

吴道理:“你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田征子:“我没有扮演什么角色,如果你硬说我扮演了什么角色,拿出证据来。”

吴道理:“有人在西门町八号后院里捡到一张手帕,它是你的手帕,那张手帕包过毒药。”他突然抖出那张手帕。

田征子:瞟一眼手帕。“它的确是我的手帕,以前我上街用它包钱时,被小偷偷走,现在小偷把它扔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吴道理:“你就别再撒谎啦,田征子小姐,反正这件事情的背后主使者是你,除了你,没有人跟金米西过不去。”

田征子:相当惊讶。“你……你……你怎么这样说话呢?”

吴道理:“我很清楚你心里在想什么。”

田征子:“我心里在想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她摆出一副臭架子。

吴道理:“你的事最好别跟我的事扯在一起,否则我会把你赶出台北以外的地盘。你别以为我给你买了红包场就是你的,没有这回事。”

田征子:大吃一惊。“什么?这红包场不是我的?”她眨巴起眼睛。

吴道理:相当冷酷。“如果你想跟我作对,它就不是你的。”

田征子:“吴道理爷,我怎么敢跟你作对呢?吴道理爷。”她扑过去抱住她。

吴道理:已经走到门口,这时又转过身来。“我讨厌整天只为自私自利着想的女人。”

田征子:十分懊恼。“吴道理爷,你不能走。”

        他已经走到红包场门口。

        她坐在地上,绝望地望着他。

277迈阿密华语大学门口

        挂牌:迈阿密华语大学。

        华语大学大厅里得庄严肃穆,气势逼人。门口有人在进进出出。金美姬拉着一口箱子,站在门口,她在用惊讶而敬佩的神色打量迈阿密华语大学的牌子。打量一阵后转过身,这时恰巧有一辆汽车停在她身边,一个华人模样的女大学生从汽车里钻出来,司机打开后盖拿出箱子,那位女大学生也拉起一口箱子。

梅兰:“你是上这所大学的吗?漂亮小姐。”她显得调皮而有礼貌。

金美姬:点一点头。“对,我是上这所大学的,你呢?小姐。”她显得很大方。

梅兰:点头。“我也是。”她又看对方一会儿。“你住在附近华人区吗?我怎么不认识你?”

金美姬:“不,我不住在附近华人区,我没有那个幸运。”她沉下脸。

梅兰:急忙道歉。“哦,对不起,金美姬小姐,我错把你当成当地华人,请你别见笑。”

金美姬:淡淡地。“没什么。”

梅兰:“我们走吧。”

金美姬:“走吧。”

        两个人拖起箱子往里走。

梅兰:边走边东张西望。“噢,这所大学的绿化还不错,到处都有绿草和园林。”

金美姬:点点头。“是不错,每一个地方都可以散步和读书。”

梅兰:“早晨在那些石头下面读书一定很清静。”

金美姬:“我想你说得很对。”

梅兰:默默地走一阵后又停下来。“我忘记问你,你报考的是什么科系?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语言与秘书。”

梅兰:大吃一惊。“语言与秘书?”

金美姬:百思不解。“怎么啦?”

梅兰:哈哈大笑,快活地摆动起肩膀。“天啦,语言与秘书,语言与秘书?天啦?”

金美姬:一本正经。“你到底在笑什么?”

梅兰:“我笑我选择了跟你一样的科系,我笑我选择了跟你一样的科系。”她又笑弯了腰。“唉哟,太奇怪啊。太奇怪啊。金美姬小姐。”

278华语大学地下室宿舍

地下室宿舍显得很简朴,里面并不宽敞,有两张旧单人床,两张旧书桌,还有两张旧书架,里面有洗刷间和洗澡池。梅兰和金美姬拉起箱子从外面走进来。

梅兰:站在门口,用眼睛四下打量。“到啦,这就是我们住的宿舍?”她很鄙夷。

金美姬:也在打量。“不过我认为这里还不错,地面和墙壁还算干净。”

梅兰:“如果地面和墙壁都不干净,它就是厕所。”

      金美姬无语可说走进去,打开箱子,铺起床来。

梅兰:她一动不动地看她。“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金美姬:“没错,我真的要住在这里。”

梅兰:“这里怎么能住人呀?”

金美姬:“在我们之前,一定也有女大学生住在这里。”

梅兰:轻蔑地。“那些人没钱,她当然会住在这里。”

金美姬:“难道你是很有钱的人?”

梅兰:“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我不愿住在这里。这里的地面太硬,墙壁太冷。”

金美姬:“那你去上面公寓楼,我要住在这里。”

梅兰:“你真的连租一间小公寓的钱都没有?”她迟疑片刻后问。

金美姬:“没有,我只能住在这种免费的地下室。

梅兰:“唉。”她叹口气。“我很想跟你在一起,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穷。”

金美姬:“没什么,你上去吧,以后我们每天都会见面,只有睡觉才不在一起。”

梅兰:想了想。“可是,我连睡觉都想跟你在一起。”

金美姬:“如果你有这样想法,那就只好委屈你。”

梅兰:“委屈就委屈。”她终于果断地下决定。“我决不跟你分开。因为今天是入学的第一天,对于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个人,我对她有十足的信心。”她也打开箱子,拿出东西来铺床。

金美姬:“谢谢你与我为伴。”

279华语大学校园

校园里林荫道上,金美姬在前面走路,梅兰在后面走路,走着走着,她突然看见金美姬,急忙奔跑上去。

梅兰:“你刚才去会计处交了学费,对不对?”

金美姬:一脸不高兴。“是呀,你呢?”

梅兰:“我也是去交了学费,可我没有看见你。”

金美姬:“那里人太多,你不一定看见我,我不是也没有看见你吗?”

梅兰:“没错。”

       两个人继续走路。

金美姬:边走边抱怨。“我简直没有想到,这所大学的学费竟然那么贵,吓死人。”

梅兰:有些吃惊。“贵?可我不觉得它贵。”

金美姬:“还不觉得它贵?你还要指望它怎么样贵法?”

梅兰:大吃一惊,很不解地看她。“你老是吵它贵,你到底交了多少钱?”

金美姬:“一万块。”她很生气。

梅兰:“什么?你一万块?”她把眼睛瞪成铜铃,难以置信。

金美姬:“你交多少?”

梅兰:“我才交五千。”

金美姬:“你在撒谎。”

梅兰:“我真的只交五千。”

金美姬:“可我为什么是一万呢?”

梅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金美姬站在那里直生气。

梅兰:看了她一会儿。“这样吧,我去帮你问一问,是不是会计处弄错了。把你的收据拿给我。”

       金美姬把收据拿给她,梅兰拿起收据又往后跑。

       金美姬站在那里愣怔着,过了一会儿,梅兰又从原处跑回来。

梅兰:边跑边说。“金美姬小姐,会计处没有弄错。”她手里扬着那张收据。

金美姬:还是满脸不高兴。“是吗?为什么收我一万块?”

梅兰:“因为你是台湾人,换句话,你是外国人,华语大学对外籍学生收费有特别的规定。”

金美姬:“这个该死的规定让我大大地吃亏,这不公平,很不公平。”

梅兰:“没错。”她气喘吁吁站在她身边。

金美姬:“不仅不公平,它还让我比美国人低一等,”她把那张数据撕烂扔在地上。“不,是不平等。”

       梅兰诧异地看着她发火。

280华语大学校园和教学楼外面

       早晨,金美姬和梅兰匆匆离开地下室,腋下夹几本书,爬上地下室楼梯,又走过长长的走廊,然后走进校园。校园在早上是阳光明媚,空气新鲜,到处绿得青萃。金美姬和梅兰走在校园里,跟其它大学生混在一起,梅兰很高兴,到处东张西望,金美姬脸上没有笑容,她绷起一张脸,跟别人一起走向教学楼。

梅兰:突然拉金美姬停下来。“金美姬小姐,我们马上就要进这座楼去上课,你的感想如何?”她笑得很快乐。

金美姬:冷冷地。“我没有任何感想。”

梅兰:“不可能吧,怎么会没有感想呢?”

金美姬:“我的感想是,我们马上要走进去上课。”

梅兰:“对了,这也是感想。”她拉她一起走进去。

      中午两个人又一起从教学楼走出来。

梅兰:边走边说。“今天叶教授讲的课,你听懂了吗?”

金美姬:“听得似懂非懂。”

梅兰:“可是我完成听不懂,他讲得比中国的刘姥姥的裹脚布还要长,还要臭。“

金美姬:“哼,你形容得很恰当。”

梅兰:“他的水平怎么那么差?”

金美姬:“谁知道。”

梅兰:“可是我在进这所大学之前,别人告诉我,他是这所大学最棒的教授,大多数人都不及他有水平。”

       金美姬无语。

       两个人走到一棵树下时,梅兰突然停下来。

梅兰:“金美姬小姐,你不觉得叶教授今天很奇怪吗?”

金美姬:“我不觉得他很奇怪。”

梅兰:“可是那老猴子讲课时,专注地望着一个人,似乎忘记自己要讲下去的内容。”

金美姬:“他望着谁?”

梅兰:“他望着你。”

金美姬:“我一直在低头作笔记,根本不知道他在望着我。”

梅兰:“他的确一直望着你。”

第15集

281华语大学餐厅

标准的大学生餐厅,里面有戴高桶帽的厨师和餐桌。梅兰端起一个托盘,里面有一份土司,一份煎牛排,还有一根香肠和一碗热汤,她在餐桌前坐下,很高兴地享受美味食物。金美姬也拿一块小面包走过来,坐在对面。

梅兰:抬起头,有些惊讶。“唉哟,你老吃面包?”

       金美姬点点头。

梅兰:“连一碗热汤也不要?”

金美姬:“我有矿泉水。”一个水盅里盛着矿泉水。

梅兰:“光用矿泉水下面包,你怎么吃呀?”金美姬不回答。

梅兰:过了一会儿又责备。“你太节约了,金美姬小姐。”

她不理睬,很冷漠地吃着。

282校园内一棵树下

金美姬背靠大树,闷闷不乐地看着头顶树叶。

金美姬:“我真的是太节约了吗……我真的不懂得买一碗热汤吗……我真的认为矿泉水比热汤好喝吗……”她眼神里盛满悲伤,几乎要流泪。“不……矿泉水没有热汤好喝……小面包也没有土司好吃……我也知道太节约会遭人嘲笑……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并不是要故意装穷的呀……女大学生装穷是最让人丢脸的事。”她又低下头沉默一会儿。

283校园地下室宿舍,夜

夜里,金美姬和梅兰各自坐在床上看书,金美姬认真看了一会儿,突然把目光移向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她自言自语。

金美姬:“我应该出去找一份工作。”

梅兰:吓一跳。“找什么工作?”

金美姬:“如果不去找一份工作,我马上就面临没有面包吃。”

梅兰:大吃一惊。“有……有这么严重吗?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难道你忘啦,今天晚上买面包和矿泉水的钱,我都是向你借的,虽然只有几块钱,可我拿什么来还你。”

梅兰:“区区几块小钱,我不要你还。”

金美姬:“即使你不要我还,我还是没有办法解决缺钱的燃眉之急。自从昨天交了学费,我口袋里连一个小钱也没有。”

梅兰:同情地望着她。“金美姬小姐,我没料到你会穷到这个地步。“

金美姬:“是啊,连我自己也没有料到,我会穷到这个地步。”

梅兰:“好吧,明天我会陪你去找工作,否则,我看你不高兴也会难过。”

金美姬:“对不起,梅兰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梅兰:“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她看了一会书,睡下。

      而金美姬还在看书。

284华语大学校园内

教学大楼门口,下课了,很多人从里面走出来,金美姬也从里面走出来,走下石台阶,来到校园。梅兰也从另一条路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在她面前停住。

梅兰:“我终于打听到一个工作,它就在离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走五分钟路程就到。”

金美姬:显得很高兴。“这么近?”

梅兰:“嗯,”她点头。

金美姬:“是什么工作?”

梅兰:“它是一家服装店,是一个中年女人开的,她正在物色一名服装模特尔,你知道服装模特尔吗?”

金美姬:“知道,就是卖衣服的女人。”

梅兰:“没错,服装模特尔就是卖衣服的女人。”她拉起她的手。“我们去看看吧。”

金美姬:“我不能这样去。”

梅兰:奇怪地看着她。“为什么?”

金美姬:“这身衣服太旧,我要回去换一套干净一点的。”

梅兰:“你害怕她看不上你?”

      金美姬点点头。

梅兰:“那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金美姬一个人往地下室走去。

285夫人服装店

夫人服装店牌子,在门口上方的彩灯上闪烁着。这是一间很宽敞的服装店,里面一迳挂着年轻女人的衣服,也有少数男人的衣服。里面装饰很不错,灯光也很柔和。里面除了叶夫人,还有一位姿色很普通的模特尔。叶夫人穿着很奇怪,那位模特尔站在远处,正在向一位男士讲解衣服。叶夫人坐在夫人台上。梅兰拉金美姬走进去。

梅兰:大方地向叶夫人鞠一躬,然后站在她面前,“尊敬的叶夫人,午安。”

夫人:“午安,梅兰小姐。”

梅兰:“谢谢你,叶夫人。”

夫人:“不用谢。你有何贵干?”

梅兰:“听说叶夫人正在招骋服装模特尔,有这回事吗?”

夫人:“有,你是来应征的吗?”她看了她一眼,“前几天我的一个服装模特尔走了,现在我急于要将空缺补上。”

梅兰:“不是我,我恐怕得不到你这个工作。”

夫人:“哪是谁?”

梅兰:笑着。“是我身边这位女同学,她叫金美姬小姐。你看她身材有多苗条多够格,”她拍一拍金美姬肩膀。“可以称得上一级棒。”

夫人:将目光转向金美姬,挑剔地看也片刻。“当然是一级棒。你在附近上大学吗?”

梅兰:“当然罗,不是大学生,谁会来兼差?”

夫人:“我知道有些大学生会来兼差,不过这份工作薪水很低。”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夫人:“虽然薪水很低,可是这份工作也很轻松。”

梅兰:“谁要工作轻松啊?我们要的是薪水高。”

夫人:“哪你们去另找高明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们啦。”

金美姬:焦急地补充。“不,尊敬的叶夫人,你别听她瞎说。”她向她弯腰致欠一下。“我很需要这个工作,我答应你的条件留下来。”

夫人:“很好,我喜欢你这种慷慨态度。不过每天只工作四个小时,晚上六点到十点,抽得出时间来吗?”

金美姬:“我想大概没问题。”

夫人:“当然,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另外找人。实际上,这里想读大学又想兼差的女学生多如牛毛。”

梅兰:“这么说,金美姬小姐今天是很幸运地获得这个工作机会?”

夫人:“可以是这么说。”

梅兰:“金美姬小姐,今天这个工作差点落在别人身上。”

金美姬:“有可能。”

夫人:“好啦,我要下班了,这里的工作就交给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那边的李小姐。”

金美姬:“你放心,叶夫人,我会把卖掉的每一件衣服都记在帐薄上,明天早上上班后,你可以去查帐。”

夫人:“我相信你是一位能干的姑娘,也相信你的行为跟你的外表一样漂亮,毕竟,你是一位女大学生。”

金美姬:向她挥手。“再见,叶夫人。”

夫人:“再见,金米西小姐。”她走出门去。

梅兰:“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没有伴吧。”

金美姬:“那边还有一位李小姐。”

梅兰:“可她是卖男士服装的,帮不上你什么忙。”

金美姬:“不过我也并不寂寞。”

        梅兰走出门口时,正碰上几个女客人走进来。金美姬这时已经穿上服装店模特尔衣服,走过去跟在她们身后,她们一边走一边看,她耐心而热情地跟她们讲解,还向他们展示自己身上的衣服。

286吴道理黑色办公室

        电视屏幕显字:一年后。

        吴道理坐在办公桌前,一边翻帐本一边接电话。

吴道理:“嗯……是……是。“他讲了一会儿后放下电话,接着又开始看帐本。

        金米西从外面走进来,站在门口。

吴道理:看见她。“进来吧。”

金米西:“你好,吴道理爷。”她向他鞠一躬。

吴道理:“你坐下还是站着?”

金米西:“站着。”她有些高兴。

吴道理:“好吧,你听清楚,金米西小姐,我查了一下帐目。这一年来,西门町八号的全部收入是三百六十万,除掉部份人工费用,尽赚三百万。也就是说,你一年赚了三百万,十年你就可以还清所有债务。”

金米西:大吃一惊。“什么?我还要为你在西门町八号工作十年?”

吴道理:冷冷地。“不是为我工作,而是为你自己工作,你要弄清楚这一点。”

金米西:“我在为自己工作?可是我连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她把黑眼睛瞪很大。

287西门町八号卧室

卧室里,金米西扑在床上放声大哭,还一边拍打着被子。她的哭声传进厨房,阿娘丢下手中活,急忙穿过客厅走进来。

阿娘:一边用围裙擦手。“阿呀,金米西小姐,你在哭什么?”她惊讶地走到床前。

金米西:“啊呀 ……我哭……我哭……,”她结结巴巴,依然用手拍打着被子。

阿娘:“你是在哭,我没有说你没哭,可是你到底在哭什么?”她又看了她一阵才说。

金米西:心情相当难受。“我哭……我哭……”她将被子拍打个不停。

阿娘:也很生气。“你说出来呀,谁欺负了你。”

金米西:“谁也没有欺骗我。”

阿娘:“哪你为什么哭?”

金米西:“吴道理爷说,我还要在这里为他工作十年,天啦,多可怕的十年啊?”

阿娘:“你就为这个而哭?”

金米西:“难道这还不值得我哭吗?”

阿娘:“可你今天即使哭干眼泪,他也不会知道。他坐在办公室里,不是坐在这座小别墅里。”

金米西:突然很生气地坐起来。“我没有料到你也是这么狠心。”

阿娘:“这不是狠心与不狠心的问题,即使我同情你,甚至跟你一起流眼泪,但是我也不能帮助你解决问题。”

288西门町八号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张玻璃桌,阿娘和金米西面对面坐着。

金米西:她沉思一阵之后,才掉头看着阿娘。“阿娘,你说我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透。”

阿娘:“你除了安静地呆在这里,并且全心全意地工作,别无选择。”

金米西:“天啦,我要在这里整整呆十年,我要把我的青春全部埋葬在这里?”她又快要哭起来。

阿娘:沉下脸。“不然又怎么办?”她看金米西一会儿。

      她无语。

阿娘:“你会逃走吗?”

金米西:看着门口一个持枪的保警。“可是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我即使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阿娘:点一点头。“这倒是真的。”

金米西:“你说我该怎么办?”后来,她思考一会儿后,突然从桌上抓住她的手。

阿娘:“你先留下来再说吧,总之,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日子还得过下去。”她也很凄凉。

金米西:眼睛噙着泪水。“可是这种日子会叫我过得多痛苦,多难过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阿娘,我不想做妓女。我不想做妓女!”

阿娘:“美丽的姑娘,我可怜的孩子。”她也陪她流着泪。

289寡妇酒吧

      一间浮华安静的小酒吧间里,有一张桌子,桌子铺着亚麻布,摆着花篮,还摆着两瓶外国酒和几样菜。吴道理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他喝了一杯又一杯。

      田征子沉下脸站在门口,她在那里看了很久才走进来,在他对面坐下。吴道理脸上也毫无表情。

田征子:“你一个人喝酒,不觉得孤独吗?”

吴道理:轻蔑地瞟她一眼。“有什么好孤独的,几十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喝酒。”他喝干杯子自己倒酒时,田征子抢着给他倒酒,他拒绝了。“我自己会倒酒。”

田征子:尴尬地看着他,看了很久,直到他喝光杯子才问。“你还要喝吗?”他没有回答。

田征子:“你怎么不邀请我喝酒?”

吴道理:“你要喝酒自己买酒。”

        田征子又是一阵狼狈。

        吴道理继续喝酒。

        直到他喝醉之后,她才走到一张桌子上打电话。

田征子:讲电话。“土豆,把车开到寡妇酒吧门口。”她放下电话后,愣怔吴道理一会儿,这时土豆走进来,两个人扶起吴道理,一左一右架出门,把他扶进停在街边的汽车里,接着汽车开走。

290吴道理黑色卧室

田征子和土豆把吴道理扶进卧室门口,他太高大太沉重,两个人颇费一番力气,最后终于把他安置在沙发上,他睡下,身上盖住毛巾。

田征子:“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回去吧。”她对土豆说。

土豆:“是,田征子小姐。”

田征子:“谢谢你。”她送他到门口,然后摆了一摆手。之后又回来坐在沙发上。

        拍几秒钟室内的静寂。

        田征子默默地望着他,吴道理突然坐起来,侧身子往地上吐几口。田征子急忙拿个痰盂接着,一边又给他耐心捶背。

        他哇啦哇啦吐一阵后,又睡过去。

        她依然坐在他身边守候着。

        早晨他醒来时,她则卷缩在沙发上睡过去,吴道理看了她片刻,将一张毛巾盖在她身上。然后走到洗刷间。过了一会儿,田征子醒来,看见身上的毛巾,很高兴地笑起来。

田征子:“嘿,我成功地化险为夷。”

291乡下电话亭和红包场化妆室

        花生走进电话亭拨电话,田征子红包场电话铃突然响起,田征子走过去接电话。

田征子:“谁?”

花生:“田征子小姐,我在乡下好无聊啊?”

田征子:“是吗?”她调皮地说。“乡下空气很新鲜,怎么会无聊呢?”

花生:愁眉苦脸。“这里没有酒吧,也没有咖啡,更重要的是没有你的粉红色红包场,空气新鲜又有什么用?”

田征子:“眨巴起眼睛。”空气新鲜可以吃啊?”她望着电话线。

花生:“光吃空气,人会无聊死的。”他声间很大。

田征子:“你回来吧,戏混子。”

 

河边小溪

河边小溪里,有一块大石头,田征子和土豆赤脚坐在石头上,脚都伸到溪水里,溪水在流淌,两个人看着溪水。

田征子:她指着远处。“看,水里有鱼。”

花生:看见了那条鱼,等它游走后,他说。“吴道理爷没有发现问题吧?”

田征子:摇头。“不,他发现了。”

花生:大吃一惊。“他发现了?”他望她一会儿,“这么说,他知道是我去了西门町八号?”

田征子:笑得很开心。“嘿,瞧你吓成这副样子。”她用一个指头戳他鼻子。“你真是个傻瓜,戏混子。”

花生:睁大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田征子:“意思是他根本没有怪罪在你身上,而是怀疑在我身上。”

       他仍然百思不解。

田征子:又笑着戳他一下鼻子。“他的人在西门町八号后院里捡到一张手帕,那张手帕是我的。”

花生:很惊呀。“那是我不小心掉下的,你承认了吗?”

田征子:“傻瓜,你想我会承认吗?我没那么愚蠢。”

292迈阿密市长办公室

迈阿密市长办公室,它是一座高大而漂亮的玻璃房子,位于一片美丽的花园当中,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上停着很多崭新的小汽车。一辆黑色豪华汽车突然从远处开来,嘎然刹住。尔后,一个四十三岁的男子从后坐钻出来,他手里拎个公文包。他是标准而严肃的美国男人,高大,健康,但有些微胖。他的司机兼秘书紧跟在他后面,两人正向市长办公大楼走去。

       走进大楼上了电梯,市长走进市长办公室,司机走进秘书办公室。

在市长办公室里,查尔斯放下公文包,脱下西装外套,坐在写字桌前的黑色皮砖椅里,过了片刻,他就埋头在一堆文件当中。

这间办公室十分宽敞、豪华、窗明几净,天花板上有柔和的灯光,写字桌上有两个白色电话机。查尔斯一边读文件,一边用笔在上面改动。

丹利:过了一会儿,他走进来。“需要水吗?查尔斯市长。”

查尔斯:“不用,谢谢。”他没有抬头。

        丹利看他一眼,又回去。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高大的美国人走来,他戴着墨镜,走路的姿式大摇大摆,嘴角浮现出嘲弄的微笑,显得满不在乎,接着他就拿下墨镜,出现在查尔斯办公室。

麦可:“噢,我的朋友,早上好,你正在忙碌些什么呀,抛开那些该死的文件,抬起头来愉快愉快,不然,它们会把你的脑袋弄昏的。”

查尔斯:急忙抬起头微笑。“是你呀?麦可。”他也很惊讶。

麦可:“当然是我,不然是谁?亲爱的查尔斯。”

查尔斯:“噢,我的朋友,你几时从华盛顿回来的,难道你是突然之间插翅膀飞回来的吗?”

麦可:摆了一摆,在他面前坐下。“不,华盛顿离迈阿密那么远,我即使突然之间插翅膀也飞不回来。老实告诉你,我是坐波音七四七回来的。嗯,我们至少有三个月没有见面啦。”

查尔斯:“你的记性不错。”

麦可:“我的记性向来如此。”

查尔斯:“对了,你最近又去哪儿旅行?”过一会又问。

麦可:把脚伸直放在茶几上,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那儿也没去。”

查尔斯:皱起眉头。“哪儿也没去?难道你一直呆在华盛顿?”他难以置信。

麦可:“我确实一直呆在华盛顿。”

查尔斯:“不肯安宁的朋友,你会心甘情愿呆在华盛顿吗?那你不闷出病来才怪。”

麦可:轻蔑地。“我不会无聊到闷出病来的。你知道我的快乐性格。”

查尔斯:“哪你又在做什么?”

麦可:“我找了个别女人,好好地谈了一场恋爱。”

查尔斯:突然吃惊得瞪大眼睛。“天啦,你又在谈谈爱?”

麦可:满不在乎。“不然怎么办?”

查尔斯:“既然那个女人是你的爱人,你怎么不把她带回迈阿密。”他停一会儿又说。

麦可:又抖起肩膀哈哈大笑。“带回迈阿密,我才不干呢?我会有那么愚蠢吗?”

查尔斯:“为什么?”他又很诧异。

麦可:“我们已经缘尽情散地分手。”

查尔斯:“什么,你们三个月就分手?”

麦可:“不是三个月,才七天,谈三个月恋爱会把我累死。”

查尔斯:“天啦,才谈七天你们就分手,这算什么恋爱呀?”

麦可:“快餐恋爱,速食恋爱,闪电式的恋爱。”他笑得很天真。“这该对了吧。”

查尔斯:“我不相信,麦可,我看你又是在瞎编故事。不过你喜欢拈花惹草这件事倒是真的。”

麦可:又把两只胳膊摊开在沙发靠背上,摆出一个大字。“不管我瞎编故事也好,胡说八道也好,这都是我自己的事,不是你的事。不过我还是要老实告诉你,在这个充满欢乐的世界上,就数男人拈花惹草最有意思。”

查尔斯:“你的感觉是如此,别人的感觉并不一定如此。”

麦可:“亲爱的查尔斯,你太正统守旧了,连有意思和没有意思的生活都不知道。”

查尔斯:“人知道得太多,会失去童真。”

麦可:“我的朋友,难道你四十三岁,还会有男人的童真吗?”

查尔斯:“有,在我的心的一角,感情方面我还留有童真。”

麦可:“唉哟,你是个奇怪的外星人。有酒吗?”他突然问。

查尔斯:“在那边玻璃柜里。”

        麦可走过去自己找杯子倒酒,喝酒。

293查尔斯大别墅

     一座像画儿上一样美丽、优雅、气派的白色大别墅,座落在一片花园中。远处有森林,有参天的大树,还有露天游泳池,有广阔的草坪,总之,这里犹如神话般神秘而美丽。

楼下漂亮的大书房里,书架上堆满金装书,还有写字桌和皮转椅,沙发和茶几,这里那里摆着一些优雅的盆栽盆景,给书房投下温馨的绿色。天花板吊着一盏枝形吊灯。查尔斯和麦可坐在弯腿沙发上,仆人进来给两个人倒咖啡。

吉姆:“查尔斯先生,麦可先生,请用咖啡。”

查尔斯:“谢谢,吉姆。”

吉姆:“不用谢。”他鞠一躬走出去。

麦可:喝下半杯咖啡后抬手看手表。“今晚你没有约会,是吧?”

查尔斯:不置可否地笑着。“我好久都没有约会,怎么?你突然关心起我的事情来?”

麦可:“我认为你和夏欣的关系很不错,所以才很自然提起这件事情来。”

      查尔斯不回答,鄙夷地耸一耸肩膀。

麦可:有些迟疑,但又很快笑起来。“这么说,是你首先不喜欢她。”

查尔斯:摇了摇头。“麦可,我的朋友,我不想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太复杂了,要是认真讨论起来,恐怕三天三夜都不会有结论。”

麦可:“我猜你们一定又吵架了,而且这次一定吵得很凶。”

查尔斯:“还是谈谈你最近的旅行计划吧,刚才你在车上告诉我,说你又要出国。”

麦可:“是的,我又要出国。”

查尔斯:“我真是很羡慕你,你老是出国,出国,一年没有几个月呆在华盛顿,呆在迈阿密。”

麦可:摆一摆肩膀。“这是我的命,有什么办法呢?”

查尔斯:“你的命太好了,好得让人嫉妒。”

麦可:“你会嫉妒我吗?”

查尔斯:“老实说,有那么一点点。”

麦可:“可是我也嫉妒你啊,你是一个民选市长,迈阿密市民都很爱戴你。”

294查尔斯餐厅

      一间中型餐厅,雪白的餐厅,长方形餐桌,天花板下悬着水晶灯。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查尔斯和麦可两个人在用餐。

麦可:边吃边说。“想不到,你的仆人还会做菜,我以为他只会倒咖啡。”

查尔斯:“吉姆是我从厨师学校挑选来的,他除了做仆人,还是一个很称职的厨师。”

麦可:“怪不得他做的东西这么好吃。”

查尔斯:“看样子你很少过家庭生活。”

麦可:“是的,我是单身,吃饭时也是单身。”

查尔斯:“我也是单身。不过我吃饭时我喜欢过家庭生活。”

麦可:“你办得到,可是我办不到,我的工作决定我很多时候都在东奔西跑。这种动荡的生活,既叫人兴奋,又叫人很不乐意。”

查尔斯:笑道。“必意你已经习惯了,我看你是既兴奋又乐意。”

      麦可一边吃一边喝酒,无语。

查尔斯:也低头吃一阵,后来才抬起头。“对了,亲爱的麦可,你这次又去哪一国?”

麦可:“我去的地方不是国家,是地区。”

查尔斯:“你去哪一个地区?”

麦可:“台湾。”

查尔斯:大吃一惊。“台湾?”

麦可:好玩地大笑着。“怎么啦?我的朋友,是不是因为夏欣是台湾人,你就不高兴。”

查尔斯:“不是不高兴,我是奇怪你为什么不去日本,而是去台湾,台湾有什么好?”

麦可:“我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去那里,否则,我怎么会去哪里?一个巴掌大的小岛。”

查尔斯:“你所谓的工作需要是什么?”他叉起一块肉吃下后问。

麦可:“这是我的秘密,我总不能把我的什么秘密都告诉你呀。”他喝一口酒后说。

查尔斯:“嘿,我忘了,你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干员,你一辈子干的事情总是神出鬼没。”

麦可:又大笑起来。“你说对了,我就是那个经常周游列国,到处飘忽不定,神出鬼没的家伙。”

查尔斯:也大笑起来。“依我看,你是个十足的花花公子,要是有女人爱上你,简直是倒全美国的大霉。”

295西门町八号

     麦可是一个二十八岁左右的美国年轻人,他长得很帅,身上也穿得很干净,一张脸上总是浮现出嘲弄得微笑,他是一个相当有教养而惹人喜爱的公子。这一天他在路过西门町八号,走过之后又回头来看了看门牌号,看了一阵又径直走进去。

麦可:站在花园里。“噢,这座乡间小别墅真漂亮。”他笑着自言自语,然后仔细打量。“对了,这种优雅小巧的别墅只有英国才有,美国才有,怎么这里会有呢?”

阿娘:刚巧从他身边走过。“它是一个英国老兵留下来的。”

麦可:“英国老兵?”他望着阿娘,“这里住过英国老兵?”

阿娘:“第二次世界大战,很多英国老兵战败后留在台湾,其中有一位思念家乡,在这里修起一座乡间小别墅。那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野废土。”

麦可:“原来是这样。”阿娘转身要走,他又叫住她。“阿娘,我听说这里有一个叫金米西的姑娘,她在吗?”

阿娘:“她本人就在里面,你可以进去见她。”

麦可:“我是可以进去见她,不过我要询问一下,进去见她需要什么条件?”

阿娘:“什么条件也不需要,你只要肯付台币就行。”

麦可:笑得很高兴。“我不但有台币,而且还有美金,阿娘。”

阿娘:也笑得很高兴。“那么,可爱的年轻人,你进去见她就没有困难了。”

麦可:“但是,我还是要再询问一下,谁是这里的总管,你大概不是总管。”

阿娘:“我当然不是总管,总管先生恰巧今天不在这里,他在他的办公室。”

麦可:“我怎么才能见到他。”

阿娘:“你有什么事?我可以打电话告诉他。”

麦可:“我想跟他谈一谈。”

阿娘:“走吧,先进去。”

西门町八号客厅

      客厅里,麦可和吴道理面对面站着。

麦可:“你好,你就是吴道理爷吗?”他摆出一副美国人派头,自信地笑着。

吴道理:很冷淡。“是的,麦可先生,我就是。”

麦可:“我来台北的第一天,就听说你的大名,你真了不起。”

吴道理:“这座城市太小了,一个人出名,他的名字就会传得很远。”

麦可:“的确是这样。”

吴道理:“你想喝一杯吗?我叫人送酒来。”

麦可:“不了。听说你的时间很宝贵,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吴道理:“你太客气了,麦可先生。”

麦可:“我想把金米西小姐带出去一下,你不会拒绝吧?”

吴道理:“你先交付五千美金,然后再把你的美国护照放在这儿。”

麦可:大方地。“没问题。”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和一本护照。

      吴道理拿走钱和护照后,阿娘又从门口走进来。

阿娘:“麦可先生,我们这里还从来没有人把金米西小姐领出去过,你是第一个。”

麦可:笑着。“是吗?阿娘,我果真是第一个吗?”

阿娘:“没错,麦可先生。”

麦可:“那么金米西小姐真够可怜,听说她在这里已经被关了一年多。”

阿娘:“整整一年又三个月。”

麦可:“照你这么说来,我是第一个来解放她的人。”

阿娘:“一点也不错。麦可先生,你真是个好人啊,金米西小姐一定会很高兴。”

麦可:“但愿她很高兴。”

阿娘:“你这个外国人,人又好,心又好,真是两全齐美,不可多得。”

麦可:“承奉你一番夸奖,给你。”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元美金塞给她。

阿娘:相当惊讶,又格外高兴。“你……你……你太大方啦。”她看看钱,又看看他。“它还是美金呢。”她吻了一下钱,弯腰鞠一躬。“谢谢你。”

麦可:“不用谢。”

阿娘:“如果我不真诚地感谢你一番,我就很过意不去。”她又再鞠一躬。

麦可:笑着。“好啦,阿娘,你领我去见金米西小姐吧。”

阿娘:“请走这边,可爱的年轻人。”

296西门町八号卧室和街上

在那间美丽、优雅、随地撒着玫瑰花的可爱卧室里,金米西穿着白长袍,赤脚坐在沙发上,她怀里抱住一只猫,用手轻轻抚摸猫的皮毛,偶尔俯下脸亲它一下。

金米西:“亲爱的猫咪,在我白天孤独的时候,只有你才肯陪伴我,没有人来陪伴我。”她低头亲了一会儿猫背。“为什么没有人来陪伴我呢?为什么我始终都只有一个人呢?我的姐姐哪里去了,那个漂亮的金美姬哪里去了?”她茫然地凝视天花板。“亲爱的金美姬,我并没有继承三千万遗产,我继承的是三千万债务,而你以为我继承了三千万遗产,所以才在一气之下离开我……你离开我之后去了哪儿呀?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是在台北,还是在台北以外的什么地方?……如果你在台北,你也应该来找一找我,我是不是有三千万遗产,你应该来找一找我呀,当你来找我之后,我们之间的一切误会都会解释清楚……对,金美姬,这是一场误会,的确是一场误会,我不仅没有三千万遗产,我还欠下三千万债务,多可怕的三千万债务呀,吴道理爷说我做十年妓女才能还清他。天啦,十年妓女,我一听见就会吓破胆。”她又停顿很久,用手轻轻擦着眼泪。“亲爱的金美姬,为什么你不回来找我呢?你若是回来找我,我就不会这么难过,这么伤心,更重要的是,我就不会这么孤独,我被关在西门町八号长达一年零三个月,这一年零三个月当中,我一天也没有出过门。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也不知道台北城里热闹不热闹,外界与我完全隔绝。当然这些还不是最要紧的,而最要紧的是我还要在这里住十年……天啦,十年是多少天啦?多少个小时啊?亲爱的金美姬,我连数都数不过来呀,你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帮我擦一擦脸上的眼泪?”后来她又在沙发上默坐很久,才突然丢开猫咪走向书桌。“我要给金美姬写一封信。”她拿着笔,铺开纸,坐下来。“我要把我现在的情况,还要告诉她遗产变债务的情况,统统告诉她,请她一定回来。”她很快写完信,贴上邮票和胶水。突然皱起眉头。“这封信往哪里寄呢?”她又把信往胸口贴很久,后来匆匆写下一个地址。“土豆先生。”她拿着信走到门口,一会儿土豆出现。“请你外出时,帮我把这封信投进邮筒里。”

土豆:“是,金米西小姐。”

金米西:“谢谢你。”

        土豆立即开车去街上,在街边,他看见一个邮筒,走上前去把信塞进邮筒。

        在卧室门口,这时阿娘领着麦可走进来,站在门口,金米西仍然赤脚坐在沙发上爱抚猫,一副可爱又天真样子。

阿娘:笑着。“金米西小姐,你好。”她向她弯一下腰。

金米西:“你好,阿娘。”

阿娘:“托上帝的福,我的确很不错。不过,我给你带来了一位先生,他是一个很漂亮的外国人。”

       金米西诧异地抬头看着那人。

麦可:“金米西小姐,你这间卧室很浮华。”他笑得很高兴,说话像唱歌似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玫瑰花。”

金米西:“是吗?美国没有这么可爱的玖瑰花吗?”她问得很冷漠。

麦可:“美国有很多很多的玫瑰花,但是它没有这么可爱。”

金米西:“它的可爱之处在哪里?”她不相信。

麦可:“它的可爱之处就在你身上。”

金米西:“我的身上并没有玫瑰花。”她笑了。

麦可:“可是你身上有比玫瑰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年轻与美丽。”

金米西:“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很会说话,不,是很会奉承人。”她有点不高兴。

麦可:“说话和奉承人都是我的一惯把戏。”他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阿娘:“好啦,我要出去了,请二位继续讲话。”她转过身。

麦可:“我们也要出去啦,阿娘,再见。”

阿娘:举起手。“再见。”

金米西:奇怪地看他。“我们去哪儿?”

297院子、巷子和街上、商店

麦可笑着上前拉起金米西,立即风风火火冲向门口,冲进院子。

麦可:“我要带你出去,我要带你到外面去。”他边跑边说,显得十分快乐。“我要带你到街上去。”这时他们已经冲出院子,奔跑在巷子里,巷子里有行人,行人回头奇怪地看着他们,以为这两个人是疯子。“你别整天都闷在家里,闷在家里会闷死。家里是监狱,虽然它不是国家监狱,但至少也是家庭监狱,你干吗要把自己关在家庭监狱里……走,我们上街去。街上有很多人,还有商店,商店里有很多东西,那些人和东西,都是你在家里见不到的。”他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到达巷子口,在那里停下来。一辆汽车从他们面前开过去。“瞧,那就大街。”他指着那边。

金米西:淡淡地。“我有一年多没看见过大街了,大街还是那么宽敞,真不可思议。”

麦可:望着她。“你真可笑。”过了片刻,他又拉住她往前走。走了好一阵,突然看见一家大商店。“我们进去看看,好吗?”

        她跟她一起并排走过去。

       商店很大,又很浮华,两个人连走边看,金米西看得很仔细,尤其是对那些高级时装,她用手抚摸,依依不舍,看了又看,望了又望。

麦可:低下头。“喜欢吗?”

      她笑着点了点头。

麦可:“我给你买一套。”

       她摇了摇头。

麦可:“怎么,又不喜欢啦?”

金米西:“不是。”

        一个服装模特尔站在那边。

麦可:招呼。“小姐,请过来一下。”

      那位服装模特尔跑过来。

小姐:“先生,你在叫我吗?”

麦可:“是的,这套衣服多少钱?”

小姐:“九千。”

金米西:大吃一惊。“太贵了。”

麦可:“折合美金是多少?”

小姐:“是两百块。”

麦可:“两百块还算便宜,这是巴黎今年最流行的款式。”

小姐:“这位先生很在行。你是美国人,对吧。”

麦可:“是的,我国的年轻女人很喜欢这种服装。对了,我要买下它。”

小姐:“你是买来送给这位美丽小姐的吗?”

麦可:“是的,小姐。”

小姐:笑对金米西。“哦,这位小姐真幸运。”

金米西:却突然沉下脸。“我不要,麦可先生,我不要。”

麦可: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

麦可:“耐心地。“是嫌样式不好看,还是嫌它质量太差。”

金米西:噘着嘴。“统统都不是。”

麦可:“哪又是什么?”

金米西:低着头,红着脸。“是……是……是太贵了,是我没有钱买它。”

麦可:“我不要你付钱,是我甘愿买它来送给你。”

金米西:“我还是不要。”

麦可:他则不管它,他向小姐付了钱,从小姐手中接过衣服,塞到她怀里。“现在它是你的了,要扔要穿随便你。”金米西确实很尴尬,她站在那里涨红着脸,很久才抬起头,用手不自然地理着衣服。

金米西:“我确实很喜欢,它是很纯洁的白色,我一向喜欢这种颜色。”她自言自语一阵,后来走进更衣室,羞赦地换上它,未了又看一阵镜子才走出来。

小姐:十分惊讶。“唉呀,这套衣服像是订做的,你穿上这么合身。”

麦可:“这回你变成真正的美人。”他将头扭来扭去笑看打量。

金米西:“真的吗?”她笑得很害羞。“麦可先生。”

小姐:“当然是真的,你像那些参加比赛的世界小姐。”

金米西:“我有那么美丽非凡吗?”

麦可:“你比她们还要美丽非凡,金米西小姐。”她热情地拉起她的手。

小姐:“我看下一次世界小姐选美比赛,我一定要参加。”

麦可:“对,你一定要参加。”

金米西:“谢谢,我真希望自己有那种好运。”

麦可:“嘿,只要你努力,好运就会跟着你。”他拉着她走出去。

298华语大学地下室

      夜里,梅兰躺在地下室床上看书,她边看边打哈欠,显得很疲倦。

梅兰:“唉哟,怎么还不回来?真是烦死人。”她关了灯睡下去,但睡了一会儿又打开。“不对,我关灯,她回来看不见,跌倒怎么办?”她愣怔一阵,又坐起来看书,但翻了好几本,没有一本看得下去,她又很恼火地扔下书,拉下脸瞪着门口。

      片刻之后,金美姬也从外面推门进来,她也显得没精打彩。

金美姬:“还没有睡?梅兰小姐。”

梅兰:没好气地说。“你没有回来,我怎么睡?”她气哼哼的。

金美姬:看出她不悦。“对不起,我以后回来得早一点。”

梅兰:“你十点钟下班,搞到十二点才回来,还说以后回来得早一点,这两个小时你在做什么?”

金美姬:“我在教室里看书。”

梅兰:大吃一惊。“你十点钟下班,还去教室里看书?”

      金美姬不悦地点点头。

梅兰:相当生气。“天啦,你简直疯啦。你是成心不让别人睡觉?”

金美姬:迟疑一阵才回答。“我没有疯,我也不是成心不让你睡觉。”

梅兰:“可你现在才回来,一个人开门关门,还让我开着灯等你,这不是成心不让我睡觉,又是什么?”

金美姬:“我也没有睡觉啊。梅兰小姐。”

梅兰:“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别扯上我的事。”

金美姬:“对不起。”她垂手站在床前。

       她不理她,气冲冲关熄灯,自个儿睡下。顿时地下室一片漆黑。

       金美姬在漆黑里站了一会儿,摸索着爬上床,和衣睡下。

       早晨,梅兰开灯起床,下床,穿起睡衣走进洗刷间,出来时换一身整洁衣服。之后她又在胸前抱起书本,望着床上金美姬。

梅兰:突然皱起眉头。“已经八点过十五分,你还不起床啊?”

梅兰:很生气地推她一把。“你也该醒来啦,都太阳照屁股了,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你又不是死猪。”

金美姬:她被梅兰推醒,揉着眼睛惊慌地坐起来。“什么事?”

梅兰:横眉冷眼。“什么事?你想不想去上课?”

金美姬:“我当然想去上课。”她急忙跳下床。“等一等,我去刷个牙。”

梅兰:“刷什么呀?已经来不及。”

金美姬:“不刷牙可不行,嘴会臭,我一定要刷牙。”她赤脚跑进洗刷间。

梅兰:气得一屁股坐在床上。“哼,简直是破讲究,还怕别人闻到臭,难道她会跟别人亲嘴吗?”

金美姬:“来了来了,我已经洗刷完了,穿上鞋子就跟你走。”她又从洗刷间跑出来,弯腰在床前。“我的鞋子呢?”鞋子被踢到床底下,她弯腰爬进去才拿出来。

梅兰:相当不满。“哼,你真够罗嗦。”

金美姬:“好啦好啦,我已经准备好啦。”她又在桌子上抓书,乱翻一阵,抱几本在胸前。“走吧,梅兰小姐。”

梅兰:抬手看表。“我们已经迟到半个小时。”金美姬不说话,跟在梅兰后面,轻轻关上门,走上地下室楼梯。

梅兰:走到校园时说。“你要吃早餐吗?”

金美姬:“不,我不吃早餐。”

梅兰:“可是我要吃早餐。”她做出很坚决样子。

金美姬:立即沉下脸。“你可不可以放弃这顿早餐,我们已经迟到了,还是赶快去上课要紧。“

梅兰:“这迟到是你造成的,我必须去吃早餐。”说完转身就走。

金美姬:在背后看她片刻,突然跋腿追上去。“好吧,梅兰小姐,我陪你去吃早餐,请你别生我的气。”

梅兰:“如果你今天晚上十点钟回来,我就不生你的气。”她仍然怒气来消。

金美姬:“好吧,我答应你。今天晚上十点钟下班,十点过一刻准时回来,我不会再去教室看书了。”

梅兰:“你要看书,就在宿舍里看,这样才不会影响我睡觉。你要知道,我晚上睡不好,第二天一整天都会头痛,如果老是头痛,我就必须考虑离开你,搬出去。”

金美姬:“知道啦,我不会让你搬出去的。”

299华语大学叶教授办公室和校园

办公室里有书架,书架上摆着书,有张桌子和皮椅,还有一些必须品。叶教授坐在书桌前。叶教授五十岁,又瘦又高,神情严肃,但是内心却是一个狼人。

梅兰同叶教授面对面站着。金美姬则在办公室外面等她。

叶中华:“梅兰小姐,你对我今天的授课内容,有意见是不是?”

梅兰:“没意见。”她不卑不亢,“叶教授。”

叶中华:有些吃惊。“没意见?”

梅兰:“真的没意见,我可以发誓。”

叶中华:“哪你为什么迟到一个小时?”

梅兰:“我到餐厅去吃了早餐,所以才迟到一个小时。”

叶中华:“可是别人也到餐厅去吃了早餐,别人怎么没有迟到一个小时。”

梅兰:“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没有迟到,而我刚好迟到。”

叶中华:很不耐烦。“我很想知道你迟到的理由。”

梅兰:也很不高兴。“没有理由,叶教授。”

叶中华:“你吃早餐之前在做什么?”

梅兰:“温习你今天要讲的课程内容。”

叶中华:又很吃惊。“你会温习我要讲的课程内容?”

        梅兰使劲地点点头。

叶中华:“看来你是一位很不错的学生,看来我是错怪了你。”

梅兰:“哪你以为我早餐之前在做什么?”

叶中华:“我以为你会躺在床上睡觉。”

梅兰:“我每天起床很早,从来不睡懒觉。”

叶中华:“好了,你出去吧。”他挥一挥手。

        梅兰转身走出去,用手捂住脸,差点笑出声。

叶中华:鄙夷地说。“她长得太丑了,我懒得跟她多罗嗦,我只喜欢长得漂亮的女大学生。”梅兰走到门口,她在那里碰上金美姬。金美姬拉她匆匆走进校园,在路边停下。

金美姬:“叶教授跟你讲了什么?”

梅兰:“还不是今天早晨,我们两人迟到那件事。”

金美姬:“他为什么没有找我去?”

梅兰:“我也很纳闷,他为什么只找我一个人,迟到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她左右扭着头。

金美姬:想了一会儿说。“很可能他把我忘了,或者他根本不记得我迟到这件事。”

梅兰:“不可能,我们两个人一起走进去,胸前还抱住很多书,他不可能只看见我一个人,而没有看见你。”

金美姬:又低头思考一会儿。“你是如何敷衍过去的?他没有批评你吧?”

梅兰:笑得很得意。“批评我?嘿,我才不要他批评我呢。”她扭了一会儿身子才说。“我告诉他,我在宿舍里温习他的课程内容,因此才迟到,他高兴得像小丑。”

金美姬:大吃一惊。“他真的像小丑吗?”

梅兰:“反正,那个样子跟小丑差不多。”

金美姬:“可你分明是在欺骗他。”

梅兰:“他那种人,就活该别人去欺骗他。”

教授办公室

他仍然一动不动坐在写字桌前,自言自语。

叶中华:“我为什么没有叫金美姬上我的办公室呢?老实说,我不是不想让她上我的办公室,而是我不想让她跟梅兰一起来。她长得太漂亮了,漂亮得令人心动,令人忍不住要多看她几眼,无疑她是华语大学的校花。”他停顿一会儿。“我以前玩过华语大学很多校花,比如夏欣就是其中一个。这一次,我也会玩这朵校花。”说完他站起来,目光穿过窗口,看着远处树下的金美姬,贪婪地咽了咽唾沫。

    300夫人服装店

       夜里,叶夫人服装店来了不少客人,他们有男有女,女的由金美姬照顾,男的由李小姐照顾。李小姐在给男客人讲解,女的由金美姬讲解,男的那边买了几套衣服,女的这边卖了十几套衣服,后来两个人都一起把客人送走。

客人:挥着手。“再见,漂亮的小姐。”

     “再见,小姐和先生们。“两个人也同时挥着手,笑逐颜开。

小姐:“金美姬小姐,今晚的生意很不错呢。”

金美姬:“是啊,要是每个晚上都像今天晚上,领薪水时,信封里就会多几张钱。”

小姐:“那是肯定的,多劳多得嘛,那是叶夫人的原则。”

金美姬:“我喜欢她这个原则”

小姐:“我也很赞成。”

        金美姬又走过去整理衣服,把刚才别人从衣架上拿走的衣服,再重新补上去,理了理,这时李小姐朝她走过来。

小姐:“今天晚上有点事需要办理,想先下班一下,你可以帮我照看一下我的业务吗?金美姬小姐。”

金美姬:“没问题,你走吧。”

小姐:“你千万别告诉叶夫人,说我没到时间就下班,叶夫人有时很凶。”

金美姬:释然地笑道。“不会的,我们是同事,我怎么会告诉她。”

小姐:“你真好,谢谢你。”

金美姬:“安心去办你的事,明晚再见。”

小姐:也很高兴。“明晚再见。”她边说边走向门口。

        叶夫人服装店没有客人,金美姬整理一会儿衣服,又在店里巡视片刻,后来看见时钟指着十点,才拿着衣服急忙走进更衣室。她脱掉身上的模特尔衣服,准备换上自己的衣服,但她才刚刚脱下衣服,一个男人的头就从门口伸进来,她立即吓得魂飞魄散。

金美姬:“啊。”她恐惧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好久才伸手捂住双乳。

        叶中华站在那里,他并未进门,却拉长一张脸,一眨不眨看着她。

金美姬:还在刷刷发抖。“你……你要做什么?”她连话也说不清楚。

        他还是直直地看着她,贪婪地看着她,仿佛没听见她说话。

金美姬:“真是活见鬼。”她羞愧难当,一边赤裸起身子站起来,当着他面穿上衣服,然后满脸怒气地推开他,朝服装店门口飞快地冲出去,即使冲出服装店门口很远,她仍然在懊恼地奔跑。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12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12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7号作品《红包场qiang sheng》第12集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