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1号作品《权力的游戏》 32陈由豪纽约记者会  

2013-06-18 08:2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力的游戏   32陈由豪纽约记者会

——揭秘震惊海内外的三一九枪击案真相  王娜著

勇者无惧————chenshuibian

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直接访问)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 32陈由豪揭发chenshuibian - 企鹅人(奇幻童话作家) - 企鹅人书屋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 32陈由豪揭发chenshuibian - 企鹅人(奇幻童话作家) - 企鹅人书屋陈由豪在美国记者会上亮出证据

王者,使百姓富足

     霸者,使军人富足

        更次者,官僚富足

          最下者,只求自己享受

                                     ----姜太公 

 

 32陈由豪纽约记者会

    陈由豪是台湾的“十大通缉要犯”中第六名,据他自己说,他根本不是什么“十大通缉要犯”,这个罪名是chenshuibian强加给他的。可是chenshuibian却说,他是看了报纸才知道陈由豪是“十大通缉要犯”。

陈由豪自从变成“十大通缉要犯”之后,一直流浪在海外,仍然过着高级富人的生活,但是两千零四年总统大选的前半个月,他竟然公开接受“商业周刊”的访问,后又接受赵少康越洋电话访问。在这之前,他一直行踪成谜。赵少康问他为什么不公布他在美国纽约的地址,他的回答是,害怕chenshuibian派人来追杀他。

chenshuibian为什么要追杀你?”赵少康好奇地问他。

“因为他在选台北市长时,我给过他‘政治献金’,后来他当上总统后,标榜自己是最清廉的,天天追讨国民党的党产。我不是说国民党的党产不该追讨,我实在是看不惯他口是心非的嘴脸。他在台上说一套,背后做一套,。他说他是民进党内最清廉的人,实际上他贪的最多,我要在两千零四年大选投票之前,彻底揭穿chenshuibian的真面目。”

赵少康说:“那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应该透过视讯方式,向台湾媒体召开一次公开说明会,向台湾人讲清楚你认识的chenshuibian。”

据说陈由豪是在旧金山希尔顿饭店,整整包下一层楼,而且请了近百名保镖,保安工作做的滴水不漏,毕竟这样大阵仗的公开露面,怕引来台湾司法的注意,以致他在召开说明会时就被抓人。他还说,他一生中从来没怕过谁,但他很怕chenshuibian

陈由豪是台湾的“东帝士”集团的大老板,而且跟chenshuibian一直是好朋友,chenshuibian自从当上台北市议员之后,最喜欢跟同姓的有钱人交往,尤其是台南老家姓陈的人,更始把他纳为自己的弟兄,如后来的侍卫长陈再福,他的总统府秘书长陈哲男,外交部长陈唐山,前一任侍卫长陈再添,还有玉山官邸雇佣的司机陈德志。另外,他还最喜欢跟台南企业家结交,例如许文龙,张荣发,这些绿色企业家一直在背后支持chenshuibian,否则,他怎么会变成一条龙?

陈由豪说,chenshuibian一开始完全否认他拿了钱,后来等他拿出证据之后,chenshuibian才承认拿了陈由豪“东帝士”旗下东鼎,欢塘两个公司个五百万台币的现金,但到此为止,再也没有收过陈由豪的钱。可是陈由豪又说,他还有两笔钱各三百万的现金和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送给吴淑珍,另外,他还开了三百万支票给林嘉诚,六百万支票给民进党,六十万支票给chenshuibian。他还说给吴淑珍的钱,是他亲自送去的,陪同的人还有他的司机和民进党内的一位大老。为了证明他的话有凭有据,他向记者描述了吴淑珍在民生东路的住所内,方便她残疾而改建的无障碍厕所。

不过很蹊跷的是,陈由豪在召开记者会三天之后,吴淑珍的无障碍厕所立即改成另一个样子,吴淑珍要记者去拍照,指责陈由豪在说谎,陈由豪却反驳,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现在吴淑珍已经住今年玉山官邸,民生官邸的厕所在移走后,已经改变摸样。吴淑珍说他在胡说八道。

但不管怎么说,chenshuibian就是不承认他收过陈由豪高达四千万的“政治献金”,即使陈由豪至少拿出十张左右的支票影印件,他还是说陈由豪在做假,目的是打击他的总统大选选情,帮助连宋在国外造势。

当时陈由豪相当生气,他又第五次召开记者会,说“君子不以人废言”,要吴淑珍跟他一起接受测谎,还要连续三次问吴淑珍“你敢不敢?你敢不敢?你敢不敢?!”

陈由豪提出条件,请台湾的chenshuibian立即派人到美国来监督,他将聘请由美国政府认证的专家或机构,在美国所指定的任何一个地方测谎。但他也要派人到台湾,监督吴淑珍测谎。

吴淑珍却说:“他必须回台湾测谎。”

陈由豪说他不会回来,但坚持要吴淑珍跟他一起测谎,这样做才有公信力。

吴淑珍不屑地说:“他要测谎,自己去测谎,我不去测谎。”

“为什么?”记者惊讶地问她。

“我不随陈由豪起舞。”她冷冷地说,“再则,我现在要帮助丈夫选举,忙的很,没工夫。”

陈由豪见她耍赖,又气愤地抛出:“我要是没有送过她的钱,我去跳楼,她要是收过我的钱,她去跳楼。”

吴淑珍说“他要去跳楼,自己去跳好啦!凭什么要别人跟他一起陪葬?”

吴淑珍就是这样把陈由豪事情搪塞过去。再说,这种事情发生在选举的最后关头,而且chenshuibian的支持度随着“陈由豪政治献金案”在往下掉,chenshuibian是非说清楚不可。可是chenshuibian却叫吴淑珍去按铃控告陈由豪,说他“十大通缉要犯”在诽谤陈总统。

真是笑死人,陈由豪呆在国外,台北地检署即使受理了这个案子,可是被告陈由豪不到案,检查官如何查下去?

人人都说吴淑珍去告陈由豪是做贼心虚,缓兵之计。等到三二0投票之后,chenshuibian落选了,案子会撤消,chenshuibian选上了,陈由豪更没有好下场。chenshuibian对付敌人的攻击,向来就是以“拖”待“变”。

但民进党内对陪同陈由豪去送礼金的那位大老十分不满,在经过chenshuibian授意之后,他们指责那位大老是“内奸”“叛徒”。他不勇敢站出来指责陈由豪说谎,反而躲起来消失在人群中,从而增加了反对阵营的攻击力道。很多人要把这位大老揪出来,他吃里扒外,源源不断的供给陈由豪爆料资料,他应该遭到千刀万剐。

沈福雄一直躲到第十天才出来召开记者会,只说了一些对吴淑珍和陈由豪不痛不痒的话。当年chenshuibian要选市长,沈福雄领自己的朋友陈由豪去给chenshuibian送“政治献金”,是一件很美的差事,那时候chenshuibian夫妻感激得不得了。只差没给沈福雄跪下。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叫人不甚唏嘘。

沈福雄既不敢得罪chenshuibian,也不敢公开承认陈由豪的证据是对的,他选择逃避问题的方式,目的是让chenshuibian在这次选举中蒙混过关。但chenshuibian连任总统成功之后,当年民进党立法委员选举,他的幕僚去叫同党的同志暗中挖掉沈福雄的桩脚,让他落选。沈福雄落选后,准备了两年台北市长选举,因为他在民进党内是算温和派,在提名台北市长人选时,故意让他出局。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