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水世界鸟兽人传奇---奇幻作品连载】多米托与金蜘蛛》第三章 王娜著  

2012-02-25 07:5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世界鸟兽人传奇---奇幻作品连载】

《多米托与金蜘蛛》第三章  王娜著     

     

   网易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直接访问)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 

                                                              第三章   冰上芭蕾舞者

白美丽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大家庭里,有两个天鹅哥哥和两个天鹅姐姐,还有一对善良的天鹅父母。她是出生很久后才受到家里人特别宠爱的,因为她比几个哥哥姐姐长得美丽。她有一对圆圆的眼睛,还有一个最优雅颀长的脖子,她的翅膀也是所有天鹅中最漂亮的那一种,但最令人着迷的是她那身洁白无瑕的羽毛。

白美丽刚出壳时可是只丑天鹅,那时候身上羽毛极少,黄黄的,这里那里的瘦肌肉还露在外面,叫人看了真想哭,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丑陋的小天鹅。

天鹅爸爸和天鹅妈妈也相当没信心,恨不得把她扔得远远的,她的几个哥哥姐姐虽然不算漂亮,也绝不是丑陋之列的孩子,他们完全继承了父母强壮的身体和普通的天性,可这只最小的白美丽,他们连提起她名字都觉得羞愧。

天鹅爸爸难过地说:“不知道她遗传了谁的基因。”

天鹅妈妈悲伤地摆头:“反正我没有那么丑陋的基因。”

天鹅爸爸听后更加痛苦:“难道她丑陋的基因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对,是天上掉下来的。”

“你……在说什么?”天鹅爸爸惊讶地扭过头。

“我在说,上帝惩罚我们,才让我们生下如此令人作呕的孩子。”

“哦,小白美丽多么不幸啊!”天鹅爸爸脸颊挂出伤痛的眼泪。

“我们也很不幸。”

“我们毕竟老了,她还那么幼小,将来如何做人和嫁丈夫啊?”

“那是她的事,与我们无关。”天鹅妈妈冷酷地下结论。

白美丽除了受到父母的冷落,也受到来自几个哥哥姐姐的排挤。她在很小的时候,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跟在哥哥姐姐后面好奇地漫步。她的家在芦苇林里有一个地上大鸟巢,白美丽从出生到现在,从未离开过芦苇林和大鸟巢。可她的几个哥哥姐姐,每天都会离开这里,到不远的水汪汪天鹅湖里游泳戏水,那个地方从前是父母的天下,现在变成年轻人的天下。

起初,当他们离开大鸟巢,穿过芦苇林向外迈步时,并没有发现白美丽,他们不喜欢她,她除了太小和丑陋,还严重口齿不清,总是把妈咪叫成阿米,把爸爸说成八八,把哥哥叫成多多,姐姐是穴穴,几个哥哥姐姐一看见她就恼怒成羞。

那天他们刚跳进湖里游泳时,就发现她站在湖岸草地上,她矮小身子还莫如芭茅草高,但黄色绒毛在绿草中很特别,他们一眼便认出来。

她第一次离家在外,看见如此广大的世界,愕然得不得了,在今天之前,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几个哥哥姐姐每天在外面干什么,但又明白,他们每天傍晚回家时有说有笑,蹦蹦跳跳,甚至还会展开愉快的翅膀跑步,及至看见微笑的父母,会惊呼着大老远猛扑过去,向他们汇报当天的奇闻轶事。不过白美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拿超级羡慕的眼光看他们。今天她终于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原来这个水汪汪天鹅湖就是他们的游乐场。

“天啦!你是怎么来的?”白美丽正迷醉得稀里糊涂,没料到大哥双手叉腰站在面前,怒气冲冲。

“搬着两条小腿走来的。”她胆怯地回答,一边往后退。

“混蛋!我问你为什么来这里?这是大人才来的地方。”

“好奇,”白美丽嚅嚅嗫嗫,“这里景色太不一般了!”

“我要用拳头打瞎你的眼睛,还要把你赶回去!”他上前一把抓住她。

“别打瞎我的眼睛,我自己会走回去,大哥哥,放开我。”

“你这条赶路狗!我会把你的调皮行为告诉父母。”看见她快要哭出声,他还要高声地恐吓她。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千万别告诉他们。”她在他面前伤心地跪下,“如果你告诉他们,日后我就会被永久性地遭遇关禁闭。”

“滚回去!趁没有人看见你的丑陋之前。”他一把将她推倒在草丛里。

时间在漫长岁月中痛苦地流逝,两岁之后的白美丽,由于身体发生某种神秘的变化,竟然出落得比几个哥哥姐姐都还漂亮,尤其是她那身最洁白的羽毛,简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她白得像雪,又粉嫩得油光发亮,不论往哪儿一站,她就是上帝派下来的天使,美丽、善良而纯洁。

几个哥哥姐姐比从前更不喜欢她,由于她婷婷玉立,超凡脱俗,他们跟别人站在一起,除了公开诽谤她,还憎恨得牙痒痒,巴不得这个家里从来没有她。

而这时候她的双亲却为她感到骄傲,她是一位迷你小公主,敢与任何富家千金媲美,未来即使嫁给王子也不足为奇。于是他们开始教她跳水上芭蕾舞。

那种舞几乎所有天鹅都会跳,但要跳好它相当不容易,白美丽的父母也不是舞者中精英,他们只能教她一些简单的芭蕾舞动作,天真的白美丽倒是学得津津乐道。

天鹅爸爸一脸严肃地说:“会跳芭蕾舞,才算得上是最美丽的女孩。”

天鹅妈妈更是严苟指出:“做最美丽的女孩,必须会跳芭蕾舞。否则,仍然是一只丑天鹅。”

还是那个水汪汪天鹅湖,它狭长、辽阔而美丽,湖面微风吹拂,绿波荡漾,沿湖岸倒映着青青小草。天鹅爸爸和妈妈带着幼小的白美丽,踏着草地走下湖岸,扑通一声跳进湖里。“哇!好大的湖面啊!好凉爽的绿水啊!”白美丽笑眯起圆圆的眼睛,学父母模样在湖里游泳。

天鹅爸爸却焦急地看着她:“白美丽,不是那样摇摇摆摆地滑走,而是要先学会踩水。”

天鹅妈妈也很不满意:“孩子,踩水是学习芭蕾舞的第一步骤,你在做什么?”

紧张的白美丽立即将游泳姿式换成踩水动作,这个看似很简单的动作,却让她做得极其辛苦,因为她的两只小脚,无论如何都浮不到水面,更别提踩水,她急得满头大汗。“哦,爸爸,我太笨了。”她几乎要哭出来。

“慢慢来,亲爱的。”他耐心地安慰,“你站立的姿式不对头。”

“怎样做才算正确的?”

“像我这样,”天鹅妈妈提醒,“张开两只翅膀,让脚尖轻轻地垫起,然后左右摇晃,并加快脚下踩水动作,这样做就OK啦!”

“记住了,谢谢你,亲爱的妈妈,我来练习一遍。”她勇敢地练习四五遍还是不行,“怎么搞的,我老是要沉下去,仿佛身子是一块很重的大石头。”

“再练习,”天鹅爸爸鼓励道,“工夫不负有心人,铁棒也会磨成针。”

“你要将整个翅膀张开,把身子轻轻托起来,这样做了之后,你的双脚就会浮游在水面。虽然你的双脚是踩水,但绝不能让它负荷身子的重量。”天鹅妈妈的话总是最精辟的,一眼就看出自己孩子的毛病。白美丽听了她的话再去勇敢地练习时,突然找到那么一点点儿感觉,双翅向空中有力地张开,将身子往上轻轻地托起,这个时候双脚就可以浮游在水面。

不过这个简单的踩水动作,还是让白美丽足足练习一个月,不论父亲如何安慰她,母亲怎样提醒她,就是学不会,所有的踩水动作几乎跟浮游动作一模一样,她惭愧地掉下眼泪。“哦,我真是笨死了!”

但今天的白美丽除了会非常熟练地踩水,还会跳简单芭蕾舞,现在天鹅爸爸和妈妈已经不能教她了,他们的芭蕾舞底子太一般,而她正在朝复杂的芭蕾舞路上飞进,她想做一个真正的芭蕾舞者。

每天早晨天刚亮,白美丽总是第一个起床,洗刷完毕和享用过早餐之后,她就挥手告别天鹅爸爸和妈妈,一个人来到水汪汪天鹅湖。那片广阔水域是天鹅的美丽王国,那里除了成千上万的白天鹅,还有数不清的黑天鹅。白美丽却选择一个安静的小角落,独自练习芭蕾舞,拒绝跟别人在一起,一来怕生,二来又怕别人嘲笑她,她每天在那里练习得十分辛苦,连湖水和清风都袉被她热情感动。

“停下来休息一会吧,你太累啦,小白美丽。”湖水建议。

“你已经跳得非常之好了,根本用不着再练习。”清风咐和。

“亲爱的湖水先生,清风哥哥,可我一点也不满足呢!”她微笑着向他们致敬,之后又用脚尖在湖面旋出更奇妙的漩涡。

两年后白美丽成为家里和邻居眼里的明星,并且很及时地赶上一年一度的超级冰上芭蕾舞大赛,她的几个哥哥姐姐阻止她参加,天鹅爸爸和妈妈积极鼓励她:“你应该参加,为我们这个家庭争回大奖。”

白美丽对大奖格外着迷,弄不清楚它是什么东西,因为她从未参加过比赛,甚至连看别人跳芭蕾舞机会也极少,从小长大她总是一个人离群索居,独来独往,这回要去参加超级冰上芭蕾舞大赛,兴奋得几个月睡不着觉。“我一定要抱回大奖,让天鹅爸爸和妈妈高兴得跳起舞来。”多少个黎明,她仰望着天空晶亮的星辰自言自语。

天鹅妈妈给她做了一条粉红色雷丽丝迷你裙围在腰间,还有一顶同颜色布料的小花帽拍在头顶,她的双翅各套起五个修长的金色指甲,脚上有一双银色遛冰鞋。在天鹅爸爸和妈妈带领下,向今天目的地大踏步走去。

比赛场所设在一片绿森林中间,那里有一块巨大而雪白的旱冰池,镜子似的冰面闪射出天空的蔚蓝,以及周围青翠欲滴的绿树,它的四周还有近一百个台阶的看台,原来那里已坐满来自四面八方的白天鹅和黑天鹅大人小孩。他们当中有些人戴着圆形大草帽,有人胸前吊瓶罐装饮料,大多数手里拿起红、黄、绿、白各种颜色的加油棒。看台正前方挂出几个巴国红字:超级冰上芭蕾舞大赛。并用蓝草及花儿将大字醒目地装饰着。在它的正对面看台顶上,还有同样一幅标语:欢迎八方宾客光临,这些黄字也用绿色尤加利叶子包围在其中,周围还有很多升空气球。

白美丽第一次看见如此大的场面,吓得躲到天鹅妈妈背后:“我很害怕。”她抓住父亲衣角往下扯,身子在抖抖索索。

“怕什么?别人又不是老虎,”天鹅爸爸急忙握住她小手,向她斜过眼睛。

天鹅妈妈将她一把拎到面前:“把害怕踏在脚下,勇敢地往前走!”

白美丽走不动路,眼看又要跌倒下去,天鹅妈妈怒踢她一脚,她可没见过如此胆小的孩子,穿起一身漂亮衣服,做的事情比兔子还要丢人现眼。不过这一回她果然跌倒在地上,为了顾及颜面和平熄母亲怒火,她很快拍掉泥土站起来,突然间,胆怯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勇敢气儿自脚底升起,将整个胸间塞得满满的。

超级冰上芭蕾舞比赛早已开始,白美丽分明已经迟到,她在天鹅爸爸和妈妈指引下,悄悄来到比赛队员休息室,坐在窗前一张小动物扶手椅上,经过打开的窗口张望外面。休息室里还有别的比赛队员,孤独而胆怯的白美丽谁也不认识,当然也不会理睬他们。

她对比赛场上那对跳舞的黑白搭档天鹅充满欣慕之情,认为他们跳得棒极了,简直就是一对超级跳舞王子与王后,那男的潇洒如风,那女的优雅柔情,两人从场子这一头滑到那一头,再从那一头滑过来,四周看台上传来雷鸣般掌声,白美丽也站起来情不自禁拍着手。

“加油!汤加加!”“加油!红莎莎!”四周看台上,各种颜色的加油棒打得啪啪响。

白美丽现在才知道,他们的名字一个叫汤加加,另一个叫红莎莎,她猜这两个人,一定是今天的超级比赛冠军。

正当她想入非非之际,忽然比赛场上的高音喇叭传来她名字:“下面请黑霸天先生和白美丽姑娘上场。”她翻了翻眼睛问道:“黑霸天是谁?”

不管他是谁,白美丽都没有太多时间可耽误,她必须走出休息室,迈向比赛场,同大赛执行委员会分配给她的搭档一起,进行今天的超级冰上芭蕾舞比赛。但刚走几步,那颗幼小的心脏就开始怦然跳动,使她显得格外紧张,她从未见过如此之大的场面,猜测所有天鹅国里的人全部集中在这里,拿好奇和不信任的眼睛看着她,有人干脆将长镜头望远镜伸向她,因为她没有见过那种时尚超级玩具,当它是一根奇怪的干木头。

白美丽从西边休息室出发,黑霸天也从东边休息室出发,他是上一次大赛冠军。两组人马在旱冰场中间汇合。黑霸天从来没有见过白美丽,现在看见她也冷酷着一张脸,不把她放心上。白美丽涨红着脸,差点昏过去,后来为了该死的礼貌,才勉强向他抬起头:“先生,你好!”

他冷冷地碰了碰她手又拿开,他对她没兴趣,却对看台上的宾客兴趣盎然,他一边快乐地滑行,一边用黑色大翅膀朝他们挥手或送飞吻,他是个非常虚荣的大家伙,一上场就想制造出奇效果。

白美丽对他这种做法有几分讨厌,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拉着她手开始比赛,他却一个人在旱冰场四周跟看台上观众互动,让他们的加油棒拍得更响,让他们的嘘声和尖叫声冲入云霄。“真是倒霉透顶,我怎么会遇上他呢?”她脸色骤变。

正当她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胆量退出比赛时,黑霸天已经从大老远的地方朝她滑来,他身上的装束是黑皮衣黑帽子和黑冰鞋,看上去酷得像雕像,白美丽突然又有几分喜欢他,他比她父亲以及哥哥们不知要帅气几十倍。

他不管她小脑袋如何开小差,拉起她小手开始旋转,接着又一阵风把她带往别处。是的,他确实是最棒的跳舞王子,不过娇小而优雅的白美丽也不差,大多数天鹅都用脚掌跳芭蕾舞,白美丽却是用足尖跳芭蕾舞,她的足尖又尖又细,看上去像一根钢针,令人倒抽冷气和叹为观止,直呼天底下没有再比她可爱的白天鹅了。

“唉哟!她像极天上下凡的女神!”

“No,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尤物!”

“她那身粉红色雷丽丝迷你裙真漂亮!”

“No,她的芭蕾舞跳得才漂亮!”

“哇!她是一位天鹅国的王后!”

“王后万岁!”

“白美丽一百万岁!”

四周看台上各色加油棒的啪啪声,还有嘘声和尖叫声,以及无数的鲜花和彩色气球,一起向场子中间的白美丽飞来。他们认为黑霸天跳得并不好,白美丽才是第一流最顶尖芭蕾舞者。

为了向他们的最高赞誉进行汇报,白美丽一边跳舞,一边兴奋地微笑着朝他们摆手或送飞吻,她要将自己最迷人的芭蕾舞和真诚之心一起奉献给他们,因为他们才是她的最高裁判,那些坐在裁判席上的博士们根本不是。

如果超级冰上芭蕾舞能够很顺利地进行下去,今天的超级冠军一定是白美丽莫属,不论从她漂亮的外表装束,以及个人舞姿技巧的集中表现,白美丽都小心翼翼地做得完美无瑕,看台上传来一阵比一阵更热烈的掌声,扔下来一次比一次更多的鲜花和气球。

早在这之前,黑霸天酷脸已经恼火得煞白,他以为自己会再次获得冠军,没料到会被这个小丑八怪抢走,他对她简直恨之入骨,现在又看见看台和裁判组的人都向着她,他的黑眼睛一下子变绿,并燃起可怕的大火,如果喷出来的话,会把整个雪白如镜的旱冰场烧掉。为了不让别人发觉,他用粗糙的黑翅膀大手,迅速抓起白美丽升上天空,接着就朝绿森林以外的地方飞去,在愤怒地将白美丽扔到地上时,将一只最美丽的小翅膀撕裂开,他要让她从此自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一切都发生得非常突然,白美丽就奇怪地不见了,黑霸天也没有再回到比赛场。而本次冠军获奖者是一位叫安琪儿的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