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网址: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蒋介石历史研究者

网易考拉推荐

【水世界鸟兽人传奇---奇幻作品连载】 多米托与金蜘蛛 第一章 王娜 著  

2012-02-16 16:2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世界鸟兽人传奇---奇幻作品连载】 多米托与金蜘蛛 第一章 王娜 著  

       网易网址:  http://wangnaqieren.blog.163.com/ (直接访问)

 新浪网址:http://blog.sina.com.cn/u/2174884424 

                                              第一章   陌生国度

小松鼠多米托真是超级地顽皮,他刚上双层巴士火车不久,就悄悄跳离奥雅西西怀抱,独自遛出去,穿行在男生与女生腿的丛林里,笑眯眯地捉迷藏。嘿,难道不是吗?这里的每一条小腿,都是森林中的每一棵大树,躲在这里超级地好玩。对啦,我忘记告诉你,亲爱的朋友,我离开森林已经很久了,久到连回忆起来都要让我掉眼泪,真的,我好爱那片美丽的绿色大森林啊!

多米托在玩累之后,被奥雅西西用小手凶狠地抓回去,在小屁股上揍他一拳,然后生气地扔在她身边。他害怕女主人那双燃着火的蓝眼睛,毕竟今天做错事情的是他,他害得她整个下午都在找他。此刻他把自己蜷缩起来,做出一副低三下四模样,可窝一肚子气的奥雅西西根本不理他,在他得知自己认错态度没有获得女主人原谅时,干脆闭上眼睛在那里假装打盹,没过多久,多米托果然响起深沉睡眠的呼噜声。

天黑下来,空中双层火车开进戴维尔,多米托被奥雅西西拎到绿色大箱子上,跟着滚动的大箱子一起来到火车站广场,在那里等待乘坐弯角羚羊的马车。多米托开始还睡眼惺忪,刚才那一觉睡得实在太舒服,这会儿清醒过来却焦急难忍,弯角羚羊的梦幻马车怎么还没来呀,人人都在引颈张望,扭动嘴巴大吼大叫,想把戴维尔广场掀个底朝天。

一直过了很久,弯角羚羊的梦幻马车终于从天而降,那时广场上又传出一阵阵惊呼,接着就有数不清的二年级以上的学生,拖着滚动的大箱子朝马车奔去。眼尖的奥雅西西这个时候也建议三个小企鹅人朝那边跑去,否则,他们有可能坐不上弯角羚羊的马车。四个小企鹅人跑得风快,身后滚动的绿色大箱子不时地跳起来,那时候多米托就站在奥雅西西大箱子上,箱子滚动时的蹦跳让他东倒西歪,差点从上面悲惨地跌下来。“唉呀,慢一点!”他狼狈地趴在大箱子上,惊恐地喊道。

奥雅西西没听见,即使听见也不会理睬他,为了追到弯角羚羊的梦幻马车,她继续拖起大箱子拼命奔跑。多米托在上面的感觉,宛如在经历一场很可怕的地震,一会儿被抛到大箱子这一边,转眼又去了那一边,头和身子都被箱子的板壁磕得咚咚响,顿时除了引起一身疼痛之外,眼前还冒出闪闪烁烁小金花。“哇,太恐怕了!”他又喃喃自语。

一直等到奥雅西西与她同伴抢到马车坐上去之后,多米托的苦难经历才告一段落,这时他很安静地坐在大箱子上,像极很乖的孩子,跟着女主人一起去截维尔大学。今年是他第一次乘坐弯角羚羊马车,马车的平稳和阵容庞大,以及它无声无息前进的速度,使他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

马车踏上魔幻桥时,多米托又迷迷糊糊做起梦来,明年的这一天,他还会乘坐弯角羚羊马车,不坐海里笑眯眯的白天鹅小船,那是笨头拙脑的一年级新生坐的,我的女主人今年是二年级生,明年是三年级生,她是个非常聪明伶俐的大女生。啊哈,再见啰!他突然睁开眼睛,向魔幻桥下面那些昏暗的灯光得意地摆摆手。

就在这时,不知是前面的马车停了下来,还是后面马车走得太快,抑或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只见前面一辆马车,突然向最后一辆马车腾空飞撞过来,当时最后一辆马车毫无提防,也来不及刹车,四个小企鹅人差点被撞出车外。

虽然四个小企鹅人还是稳稳当当落在马车上,平平安安到达戴维尔城堡。但很不幸的是小松鼠多米托,由于身子太轻的缘故,马车相撞一瞬间,他被弹到魔幻桥上方的黑暗高空中,他在上升时,刚巧有一阵大风刮过,风势把他卷了过去,用它的双手玩弄一阵之后,又抛到更远更高天空,在那里,他接受了另一个风暴巨人更可怕的折磨,它哈哈大笑,把他当玩物抛来抛去,然后又将他扯长缩小,扭曲变形,最后乐不可支地将他砸在脚下。

现在可怜的多米托被砸在蓝色大海上,躺在一片绿叶中间,它是一种超级橡树叶,模样儿很像一艘漂摇船,在波涛汹涌的海面载沉载浮。

昏迷已久的多米托是如何醒来的,第几天醒来的,完全不知道,他软弱无力地躺着,浑身的伤痛使他无法动弹,整个身子像抽空似的,只能用眼睛勉强观察四周,当他看见周围都是海水,掀起山一般高浪涛时,心里的恐惧情绪又顿时达到顶点。“天啦,我怎么会在这里?”

多米托以为自己还在戴维尔火车站与橡树林之间的大海上,一定离学校不远,那晚他是在魔幻桥上被弹到天空的,不可能落到超过戴维尔大海以外的地方。他希望奥雅西西很快就会发现他,甚至来救他,她没有不救他的理由嘛,再说奥雅西西又是那么超级地爱他。

多米托在海上漂流七天,仍不见有人来救他,甚至没看见一艘橡皮小船,一叶打鱼小舟,他希望看见空中有一群海鸥飞过,也没有,蔚蓝的天空上挂出一轮金太阳,照在吐着泡沫的浪尖上,开出一朵朵小白花,但多米托无暇欣赏她,他的小鼻子在冒虚汗,双手与双脚都因麻木而冰凉,他实在太疲倦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死在海上。”

海水依然在快乐地喧嚣,海浪依然吐出白色泡沫,海风依然推波助澜将他绿叶小舟掀到远处去。

又过了几天,多米托仍然奄奄一息,他已经打消有人来救他的念头,只祈求下一阵雨后,让自己在清醒中安然死去。这些日子,海风吹得他头昏脑胀,强烈阳光又几乎将他晒化成灰,他祈盼甘霖降临,沐浴他那发热生病的身子。

甘霖像个傲慢的天使,躲在远处久久不肯露面,多米托每天看见的是,早晨从希斯海升起的一轮巨大火球,滚动着爬上天空,放射出惨白灼人的光芒,傍晚又是一个圆月漫步在那里,闪烁出冷酷的寒光。

直到某一天夜里,天空突然划过弯曲闪电,传来隆隆的雷声,远处的狂风夹杂着暴风雨直扑海面,多米托确实被倾盆大雨浇醒过来,但他的绿叶小舟颠簸得相当厉害,几乎就在一瞬间从深谷推上浪尖,然后再从浪尖滑向另一个深谷,这个深谷比前一个深谷坡度更长,浪尖也比之前的更高更尖,有好几次,多米托身子被高高地抛出绿叶小舟,随它一起滑行,身边是巨大的海浪,头顶是漆黑与金色天空,但他最后还是惊险万分地落在绿叶小舟上。

那一夜暴风骤雨和海浪的喧嚣从未停止过,绿叶小舟的颠簸更加可怜,多米托双手紧紧地抱住小舟柄,任那些小山一样的浪头从小舟顶上可怕地打过去,如果说绿叶小舟即将翻覆,他也会翻覆,他弱小的生命将与绿叶小舟一起共存。“这也许是我生命的最后一次搏斗。”他想,又见一个浪涛朝他劈头盖脑扑过来,顿时和绿叶小舟一起沉入吐出白色泡沫的海底。

在那里,海水的漩涡又把他和绿叶小舟推到海面,他以为巨大的漩涡会把他和小舟一起吞噬,没料到他在经受了可怕的折磨之后,又要面临更残酷的蹂躏。天空的闪电和雷霆就在头上炸响,高高的浪尖和瓢泼大雨就在他四周,像一张严严实实网包围着他,而他身下的绿叶小舟却在剧烈地摇晃,仿佛有十五级地震要将大海倾覆,让它化为乌有。

天啦!多米托是动物界最悲惨的小生灵,他只能住在大树上,躲开森林中大动物吃几颗甜松子,以最低廉的食物维持小生命,哪里能经受得起大浪、狂风、暴雨和闪电雷霆的肆虐呢?

在苍茫和横扫一切的大海上,多米托第一次流下伤心的眼泪。

多米托最后是如何被抛到一处僻静海湾的,连他都不知道,他乘坐的绿叶小舟被推到黄色沙滩上,破成千疮百孔,成为一堆散架的骨头。而多米托也半个身子栽进沙子里,两手摊开,双目紧闭,仿佛一副死后被活埋的悲惨模样。

多米托又昏迷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早晨才从潮湿的空气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还活着,惊讶得差点喊出声,后来他扒开沙子坐起来,简直快乐得想唱歌。不过他连走路都很困难,还是在沙子里坐很久之后,才弯腰慢慢爬到海边,在那里他又歇一会儿,才有力气蹲下去用双手捧海水,清洗那张满是沙子和污垢的脸,接着又仔细清洗全身皮毛,在这之前,他全身皮毛湿漉漉,像狼狈的落汤鸡,现在经过细心梳理,红棕色皮毛依然闪光发亮。

多米托是一只三尺高的帅气小松鼠,他原本很小,但在被抛上魔幻桥时突然变成大松鼠,现在他像极一位绅士,不论你从哪个侧面去看都很迷人。他头上拍一顶三片叶子金黄色香蕉帽,香蕉柄倒插在毛发里面,张开的三片叶子朝上,并向三面分开,像一朵金黄色花儿。他的右肩至左边腋下还挂起一个小书包,里面放着甜松子和别的小宝贝。他能够直立走路的双脚套有一双齐膝盖的小靴子,它是奥雅西西别出心裁的创意。

多米托再次坐在散架的绿叶小舟上休息,当他在吃下几颗甜松子,喝下几口酸酸水之后,渐渐觉得身上有了力气,曾经的伤痛也不再明显,于是他准备起身去询问当地人,去戴维尔城堡的路怎么走,他希望很快就可以见到女主人奥雅西西。

“多米托先生,等一等!”他刚转过身,小可乐就从一堆沙子里钻出来,张开小手拼命追赶。

多米托大吃一惊:“你是怎么来的?”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齐尔巴的绿青蛙也落到跟他一样的绝境。

“我要是知道就好啦,很可惜我什么也不记得耶!”小可乐狼狈极了,一身绿衣服又脏又破,胖脸黑得像木炭,走路一蹦一跳,十分吃力,有好几次跌倒在地上后,又迅速爬起来再蹦跳,又再次跌倒。

多米托有些不悦,他平时就不喜欢小可乐走路模样,看见会急出一身大汗,谁要是把这小家伙带在身边,惹出的麻烦总有一大堆,因他连走路这种最简单的事情都不会,你还指望他能做什么。“拜托!你不能跟我走路。”

“别丢下我,好心的多米托先生,”小可乐扑过来抱住他脚,仰起一张脏兮兮泪脸,“让我跟你一起走吧,相信我是一个不错的伴侣。”

“可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傻瓜!”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多米托哭笑不得,气乎乎掉过头往前走,海湾边黄色沙滩有好几公里远,他们一直走到中午才到达草地边缘,多米托坐下来休息时,小可乐还在大老远的地方,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爬着来到多米托脚边,一只手擂腰,一边将心脏剧烈地喘息着。

“别不理我,小可乐也很可怜。”他再次低头去吻多米托脚。

他起身离开他,小可乐这样低三下四使他受不了,现在他心情很乱。

他在草地上站了一会儿,看见那边有一棵低矮的夹竹桃树,树下开着几十朵单薄的小白花,整整齐齐地围住夹竹桃树,其中有一朵小四瓣花儿的个子最高,为欣赏初次见到小白花,他不由得朝她们走过去。“欢迎光临,多米托先生!”那朵最高的小四瓣花儿朝他灿烂地笑着。

“你是谁?”他停下脚步,皱起眉头。

“我是这些小花儿的头。”她指着比自己矮小的几十朵小花儿说。

“你怎么没住在花园里,而是孤零零落脚在这草地边缘。”

“我和我的孩子们进不了高贵人家的花园,只能住在这里。”

“你对这里满意吗?”

“开始不满意,但现在很满意。”

“为什么?”

“凡是希斯海里有人归来从这里上岸,我就是第一个看见他的人。”

“这对你有啥好处?”

“好处虽然没有,但看见人总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哦,难怪你笑得那么好看。”多米托说,“我想请问一下,这里去戴维尔城堡的路怎么走?”

“抱歉,先生,我不知道戴维尔城堡,我们这里是巴巴拉国。”

“巴巴拉国?”

小四瓣花儿肯定地点点头。

“你知道水世界帝国吗?”愕然很久,他才问道。

她又摆了摆头。

“我们住在水世界帝国,由一位伟大而善良的国王统治着。”

“我们住的巴巴拉国,也有一位女王统治着。”

多米托沉下脸:“巴巴拉国由女王统治?”

“难道你还怀疑吗?巴巴拉国的金蜘蛛女王可是相当精明能干的,听说她什么都有,她最最出名的东西是金蜘蛛盒子。”

“金蜘蛛盒子?”他像听见天方夜谭,快要惊跳起来。

“她每天抱住那个盒子,把玩那个盒子,凡是前去求她的人,她都把盒子里的东西扔一件给他,据说她就是利用那个宝贝盒子治理国家的。”

多米托听得稀里糊涂,他不太懂治理国家是怎么回事。不过慢慢地,他对金蜘蛛女王有了好感,她是那么善良,那么慈仁,他仿佛看见她那张宽厚的面孔,一定很像哈姆斯太太:“如果我想要一张地图,她会答应我吗?”

“唉哟,送你一张地图,太简单渺小的事情啦!她根本不可能拒绝你,别再多疑了,多米托先生。”

“有了这张地图,我就可以回到水世界帝国,回到女主人那里。她可是一个美丽的小企鹅人,跟她的同伴一起来自遥远的南极国。”

“相信慷慨的金蜘蛛女王能成就你美好的愿望!”

“多谢啦!我要告辞了,热情的小四瓣花儿。”

“路就在那边,你跟着它往北、往西再往南,最后准会到达目的地。”她再一次告诫他要小心哦。

多米托愉快地朝她送飞吻,小四瓣花儿和那些小花们都在朝他摆手儿,他和小可乐就在她们甜美的笑声中,轻快地踏上北去的道路,它是一条隐没在草丛中灰色石头路,弯弯曲曲去了天边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